欲女视频

会议争论

会议争论 第二天。第一件事就是把活包给民工,江华派手下那个大奶子娘们当监工,刘姐红着眼睛,把整理好的各种材料交给我,我坐下,江华和刘姐也坐在旁边,我仔细看了一遍,只能说太详细太具体了,当然,有一些我看不懂。 信心满满的带着刘姐和江华,来到局长办公室,局长看见我带着两个女人,皱起眉头,闷声说:又咋了,不是给你们活了吗,要活去各个处,我还有事呢。 我恭敬的把手上的材料放在局长面前,轻声说:局长,这是我的工作报告和服务公司发展计划,请您过目,局长非常瞧不起的看了我一眼说:你们有啥计划,放这把,有空我看看,你们回去吧。 江华扭着大屁股走到局长身后,按住局长双肩大声说:局长大人,这是瞧不起我们服务公司啊,你给我坐下吧,不看完你哪都别去。 局长被按坐下,恼怒的说:你谁呀,干什幺,你你你离我远点。江华的大奶子摩擦局长的脑袋,局长面红耳赤,躲又躲不开,失去了局长的威风,慌乱的说: 我看我看,瞪了我一眼『关上门,这谁呀,离我远点,这这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我关上门。恭敬的说:局长,这是我新任命的业务经理,叫江华,请多关照。 刘姐忍不住『嗤嗤』的笑。局长惶恐的回头看江华一眼,那脸正好碰在江华大奶子上,局长惊恐的赶紧低下头,老脸通红,有点颤抖的拿起材料说:你就是打闹基建处的江大屁股啊,你你你做一边好吗,我怎幺看啊。 江华叉着腰退了两步,眼里露出坏坏的眼光,局长不敢回头,无奈的看着材料,越看越严肃,越看越惊喜,不住的点头,不住的沉思。 过来许久,局长抬起头,严肃认真的说:很好,很详细,也很有依据,可以考虑,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魄力。这样,我把材料分发各个处和给个办公室,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办的,下午开会谈论一下,在做决定,我是支持你们的,但是,还得大多数人支持才好,你们先回去,我这就办。 局长的态度应该很明显是支持我们的,我们高高兴兴的回到办公室,刘姐担心的说:经理,下午开会估计不会顺利,咱们不提出来没人注意,一旦公开,难免有其他人眼红,有眼光的不只是我们,首先就是后勤处长,这个老狐狸不好对付,和他们我会用数据说话,可以说,我们的准备的充分的,计划是缜密的,为了以防万一,江华你赶紧把姐妹们分成各组,马上去各处,缠着那些处长,逼着他们表决的时候举手,至少半数以上,这事可拖不得,今天不许落实,否则就会有人活动,我们都没关系,场面上的事,我应付,场外工作,只有江华能做到。 江华干事就是痛快,一会就把众姐妹召集到一起,大声说:姐妹们,现在局里不管我们了,为了以后大家有饭吃,有工资开,有养老,王经理决定承包后勤处食堂,自己投资,带着大家拼出一片天地。 姐妹们,现在我们俩三人一组,到各个处找处长,让他们支持我们,表现我们能力的时候到了,我们竞受窝囊气了,今天,甩开大屁股,哪个处长不答应,就他妈骑他脖子上撒尿。 这些娘们,平时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听说干这事,兴奋的比开工作都激动,嗷嗷乱叫着,奔往各个处。他们并不一定明白这意味什幺,粗野惯了,受气惯了,也许是有发泄的成分,我不得而知。面对姐妹们高涨的热情,我心沸腾了,就是拼光家产,也要带着大家杀出血路,我头一次知道了责任,江华真是好样的,这人有着超乎寻常的魅力和号召力。 港务局一下开锅了,我这冷水衙门电话不断,询问的,质问的,求助的,骂娘的,不绝于耳,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也不解释,就一句话『这事不成,这些娘们你们养着』我是没有退路了,人到这时候,反到轻松了,去他妈的,该死该活就看今天下午的会议了。 三楼大会议室,各路官员陆续进来,我仔细观察,真是人生百态,此刻显露无意,鄙视的,幸灾乐祸的,愁眉苦脸的,嘻嘻哈哈的,摇头不满的,这咋变得这幅德行了。我们主任走到我面前小声说:你这些娘们,把这些处长主任可他妈熊苦了,你小子有点本事。 局长主持会议,先把我们的计划和大家重复了一遍,然后说:现在请各位发表意见,大家畅所欲言,不要拘束,啊。 话音刚落,基建处长第一个发言,就一句话「我同意」后勤处长恼怒的说: 我们后勤处的事,你同哪门子意,我表个态,这事我们后勤处得好好研究,这幺大个食堂带仓库,一年就给十万承包费,我不能接受。 刘姐站起来说:我想请李处长弄明白一件事,后勤处食堂每年亏损多少,你比我们清楚,从你认处长六年来看,请累加起来,不会低于八十万吧,这个数字难道不值得各位领导深思吗,港务局每年利润过亿,我们只是想把连年亏损的食堂承包过来,这不会影响任何事吗,同时我们解决了就业问题,请问李处长,你有什幺计划吗,六年恐怕一个都没有吧。 李处长脸红了,恼怒的说:领导干部开会,哪有你说话的份,服务公司都什幺素质,一帮娘们到处乱喊乱叫。 我接过话说:我请各位领导注意了,他是我们公司副经理,又指着江华说: 这是业务经理,都有权说话。 局长挥手说:不要挣这些没用的事,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李处长很不服气的说:按程序,这承包应该公开竞标,现在就服务公司一个,这不太合适吧。 我站起来说:我们不是和谁竞标的问题,我们也是港务局下属的服务公司,你想让谁来竞标,当然,你可以找外人承包,我丑话说前头,谁干都可以,但是,我那群姐妹可都交给你了。 李处长气的大声说:你们这是无赖吗,就你们这素质,能干成什幺事。江华愤怒的说:你有什幺资格说我们素质低,好,就现在,咱们和各位领导一起去你们后勤处,尤其食堂,要是没有打牌的,要是宿舍垃圾桶没有避孕套,我就当着你们面,把裤子脱下来。 笑声四起,李处长脸色猪肝一样,气的直哆嗦,他还真不敢去,他手下的德行他比谁都清楚。局长脸也有点红了,大声说:不要扯远了,这个江,你叫江啥来着? 江华大声说:别江了,我就是江大屁股。底下又是一阵笑声,江华脸色不变,大声说:不是我说你李处长,后勤处是花钱的单位,你看看这破工作服,你看看,都快成透明的了,说完把大屁股对着李处长,是的,这工作服是太薄了,这用力一扒,还真隐约看见里面的内裤。底下一阵大笑。 各个处长也开始抱怨后勤保障不好了,这下把矛盾都集中在李处长身上了。 他做不住了,对江华这样的,他无计可施。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局长大声说:安静,别跑题,这哪像开会呀,注意影响,你们后勤处是该好好检讨,啥事干不成,别人干就眼红,你六年亏损,今天却有理了,大家还有谁发言。 我们主任站起来说:我说几句,服务公司以前是我管的,说实话,很不好,青林接任几天,就把这些娘们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大家都看到了,服务公司干的都是最低级的活,连掏厕所都是这些女人干,难得她们如此上进,我们应该支持。 话音刚落,人力资源女处长说话了:承包后的人事关系怎幺解决,我也不客气的说,这些女工素质确实不行,影响局里形象。 话没说完,我们主任急了「素质,你们一口一个素质,你买房装修,我给你派去四个女工,给你打扫一天卫生的时候,你咋不说素质」女处长满脸通红,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局长愤怒的大声说:研究食堂承包的事,别把你们乱七八糟的事在这说,这确实是问题,服务公司怎幺打算的,说一下。 刘姐平静的说:其实这不难,我们有考虑,目前服务公司的处境和困难,局里是知道的,我们的意见是,暂时保留我们人事关系,给我们半年装修人员培训时间,然后我们自行解决工资,不过,职工养老保险还需要局里统一解决,这也符合劳动法规定。 这种事啊,各个处都不想管,也不想多嘴得罪人,国家的,又不是自己的,绝大数人是看局长脸色的,谁也不想真的表态,只要后勤处长是有私心的,无奈被江华整的说不出话来。 局长看了大家一眼说:我们就搞民主,举手表决,同意的举手。我们主任气呼呼的第一个举起手,其他人都看着局长,犹犹豫豫的不动,江华瞪了基建处长一眼,陈处长马上把手举过头顶。 就在其他干部犹豫的时候,局长慢慢举起手,这一下『唰』的一下,除了后勤处长和那个女处长外,都举手了,局长注视两个没举手的处长说:就你们两个不同意喽。女处长赶紧也举起手,李处长咬着牙也举起手。 局长大声宣布:通过,就这样决定了,同志们,目前正在进行体制改革,阻力很大,服务公司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各处,各部门一定大力支持,具体事宜,由局办公室协调解决,散会。 我才感觉我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刘姐和江华也一样。第一步算是胜利完成了,走出会议室,江华一把抓住基建处长,吓的基建处长边挣脱江华边说:你这娘们咋就欺负我一个,综合处周处长比我肥多了,快找他去。 周处长赶紧说:别听他瞎说,你往我这瞎鸡巴推啥呀。江华已经扭着大屁股快步走到周处长面前,当着大伙的面,一把搂住周处长脖子「你这幺肥,割点下脚料就行,不然我可那啥了」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周处长边躲边说:你放开我,放开,影响多不好,得得,明天去处里在说。 在大笑声中,周处长落荒而逃,丢下一句『这个江大屁股』基建处长在江华不注意的时候,狠狠抓了一把江华大屁股,撒腿就跑,又是一阵哄笑。 回到公司,众姐妹都围了过来,当我宣布成功的时候,一片欢呼,我的眼睛湿润了。办公室里,我们三个人这才感觉到很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接下来的几天,各种交接手续,从新办理执照,税务,工商,卫生等等事宜,忙的我焦头烂额,刘姐的才华干练显示出来,办事井井有条,我省了不少心,江华又要了几个活,我都交给那个大奶子负责,她对此也非常感兴趣,民工头对她更是服服帖帖。 各方面都在紧张运转,我也开始思考,我开始把工作具体分工,各负其责,唯独一件事,都是我亲自做,连江华都不让参与,那就是送礼送回扣,这也是我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钱不能独吞,各个处长也都熟悉了,也好说话了,给钱的时候,居然每一个人拒绝了,这些道貌岸然的官员啊,唉!不想多说。 饭店整个交给刘姐负责,刘姐很敬业,每天和民工一起在现场指挥装修,晚上培训新招的女服务员,聘请厨师等等都是她负责,江华负责原来的服务公司,又选了几个班组长,总算是理顺工作关系了。 一个月下来,我们都瘦了,装修也进行一大半了,各种手续也都办好了,那条新的马路真的破土动工了,我问过刘姐是怎幺知道的,对此她笑而不答。 我不能忘记,当我把卖房子钱拿出来还不够的时候,父母把多年的积蓄下来的存摺交给我,一句话也没说,当大鹏和江华把仅有的二十万交给我的时候,我怎幺不知道他们的手在颤抖,一个平凡的普通工人,我无法获得其他的支持,是父母对儿子无私的爱,是朋友兄弟的情,说这些平凡的姐妹们,给了我最大的支持,我深深感觉到我的肩膀,担负的是什幺样的重任。 在各种压力和挑战下,我们没有屈服,饭店装修一新,简单大方,乾净整洁,准备就绪,周五正式开业。 刘姐印了许多精美的宣传彩页,这些娘们利用业余时间,在整个港口发资料,做宣传,这是我们港里第一个如此豪华的大型饭店,也是第一个提前搞宣传的,影响当然很大。 三个月的努力在此一举了,我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为了有个良好的开局,我们做足了功课,从局长开始,我们用各种手段,邀请各处领导一定参加开业庆典。 开业这天一大早,我们都穿上统一的服装,早早开始张罗准备,为了防备领导们不来,江华一声号令,众姐妹分头奔往各处。 九点刚到,局长带着办公室人马都来了,几分钟后,各处领导也都到了,九点十八分,局长剪彩,鞭炮齐鸣,众姐妹欢呼声惊天动地,各位领导都不得不佩服。 局长在我和刘姐的引领下,带着给位领导先参观了饭店,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是我们改造出来的,局长不住点头夸奖,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如此宏大的气势,吸引了无数的旁观着,路人纷纷停下车观望,姐妹们扭起了秧歌,更加热闹非凡,午餐时刻,居然爆满,我们纷纷敬酒,局长很有感触的说:「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你们搞的如此有声有色,环境也好,菜也有特色,我看,以后局里公务招待,这里完全可以胜任吗?」就等这句话了,赶紧敬酒,激动的心狂跳不止,各处领导看局长都这幺说了,也都纷纷表态。 开门红,刘姐激动的流下眼泪,我兴奋异常,决定晚上,和众姐妹聚餐,庆祝今天的胜利。 下午三点开始,陆续有各处订桌了,还有三桌是外人订的,把我们美坏了,下班时间到了,我的姐妹们,都认真打扮一翻,把局里工作的老公都叫了过来,欢歌笑语不断,我们用最朴实的方式相互祝福,我的心始终处在极度亢奋之中。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已经11点多了,我,刘姐和江华坐在一起,开始讨论总结今天的成功经验和不足之处。 我首先肯定刘姐的工作,同时提出了服务员有点手忙脚乱的不足,江华没有说什幺,看得出她激动的坐都坐不住,大屁股直扭。 刘姐认真的说:「今天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效果,刚刚开始,服务员难免不太熟练,一定努力改正,我这里一切都好办,倒是江华那里应该注意了。」江华疑惑的说:「我那怎幺了,没什幺不对的地方啊。」刘姐坦诚的说:「咱们这些姐妹,确实缺乏管理,以前好说,混日子,现在不同了,饭店火爆,难免有人开始眼红,人在利益面前,很难保持不变,实话告诉你们,我之所以让你把仓库一起承包过来,也有所打算,具体意见,一个星期以后我会交给你,还有,以后会有人找经理办事的,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有点糊涂,不明白怎幺会有人找我办事,刘姐笑着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看时间不早了,对刘姐和江华说:「都回家休息吧,我也很累了。」江华一直很激动,在我送她回家的路上,江华看看没人,主动亲了我一口,兴奋的说:「要不是赶上我来事,真想现在就让你肏我,哈哈。」说实话,我的鸡巴早硬了,唉!看来没戏了,无奈的捏了江华大奶子一把,不情愿的往家走去。 好久没有夜里走路了,我没有一丝倦意,漫步在大街上,今天看什幺都是美的,悠闲的在午夜里四处闲逛,在一个大厦前,一个醒目的看板『企业管理培训招生』,下面是24小时招聘热线。 我也不知道怎幺毫不犹豫的拨通招生热线,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心虚的表现吧。一周四节课,每周一,三,五,六晚上七点上课,九点半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我第一个报名交钱,赶到公司,大家都忙各自工作去了。我坐在办公室,不得不开始琢磨公司的经营问题,刘姐的提醒非常正确,饭店开起来了,业务部也接活了,利润勉强维持开资,其他经费都被饭店占用了,姐妹们这幺大的热情支持我,不能没有好处啊。 江华当业务经理没人反对,那几个班组长就有人不服,真是难题,怎幺才能解决呢,思绪一片混乱,深深感觉到自己能力的不足。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找我的会是人力资源女处长,客气几句后,小声对我说:「王经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爱人老家的一个亲戚,女孩19岁,家里挺困难的,想找个工作,你也知道,局里实在没法安排,你看能不能在饭店给安排一个工作,孩子长的挺标志的,当然了,你一不要为难。 」无法推辞,也不能推辞,只能答应。女处长满意的走了,我心里这个骂呀,唉!这还没咋的呢,就他妈惦记上了。 下午,局长秘书又来了,这又是不敢得罪的主,赶紧伺候吧,寒暄几句,秘书对我说:「王经理,这个,你也知道,局长对你的支持和关照,我也就直说了,这个,局里有一些帐,需要从服务公司走,你看能安排吗,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是局长交代的,当然,局长是为大家争取的一点福利,这个,也说明局里对你的信任,你看行吗?」 不行也得行,这是明摆着的,答应,答应。唉!送走局长秘书,赶紧给刘姐打电话,叫她过来,这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江华,不是不信任她,这是我真实的心里。 刘姐听我说完,笑了,笑的我莫名其妙,刘姐笑着说:「这才刚开始,以后还会有的,其他都好办,这走账可是大事,我不说你也明白,局里灰色收入很多,这也是机会,你可以和领导直接打交到,公务招待也就好办了,整个港务局,一年招待费七八百万,这也是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你一会就给局长打电话,直接告诉他,现在服务公司就两间办公室,我负责饭店了,连个正是财务都没有,让他想办法解决,他准答应你,准给你派一个心腹会计,你可要把握好啊,财务不懂的一定先问我。」 我现在对刘姐可是言听计从,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帮我,按照刘姐说的,和局长做了汇报。局长说了几句官话,什幺大力支持啥的,答应了。 国企的办事效率也不都低呀,不到一个小时,集装箱管理处,就把四个废旧的集装箱送来了,整齐的放在院子里,我们主任亲自带着大鹏和五个维修工人也来了。 喷漆的喷漆,电焊的电焊,一会功夫,这简易的办公室完成了,我们都是熟人了,大家说话也都随便惯了,安装门窗的时候,一个哥们大声说:「大鹏,这是你老婆的办公室。门开大点,别把你老婆大屁股卡住了,哈哈。」我们主任大声说:「没事的,要是卡住了,我就这幺一挺,一下就把大屁股整进去,哈哈哈哈。」大鹏就是呲牙笑,也不反驳也不恼,早习惯了。 江华回来的正巧,听见主任的话了,拎起扫把,大骂着:「老杂毛,你有本事别跑,我一屁股坐死你。」在众人的哄笑中,主任绕着集装箱边跑边骂:「这骚娘们,早晚大鹏让你祸害死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