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若花落雨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一)夜战

  北方的秋夜,天气已是凉的很。这座古老的都市却繁灯初上,喧嚣好似一刻 也不肯停下。李若雨快步走出假日酒店的大堂,茅台的劲还真不小,任他酒量极 好,两瓶下去脚步也轻浮了许多。

  「肖盈怕是等的急了。」李若雨心中想到。

  穿过转门,只见一身黑衣的肖盈正站在门口。

  见到李若雨走来,忙快步上前,问道:「李总,没事吧?客人走走了吗?」

  李若雨笑笑回答道:「早该结束的,碰到市里的一位领导,多喝了几杯。走 吧。」

  肖盈忙拉开停在边上的宾利车门,李若雨坐进了后座,肖盈驾着车,疾驰而 去。

  酒店的两个迎宾看着远去的车灯,一个说到:「那妞真靓……」

  另一个啐了一口道:「羡慕啊?那是花雨集团李总的司机,你小子这辈子是 别想啦。」话虽说着,眼里却尽是艳羡。

  李若雨闭目坐在车里,肖盈的车开的又快又稳。明天要去趟国土局,席间王 市长答应了西郊的那个地块,可得尽快落实,夜长梦多。忽得想起转眼肖盈跟了 自己两年了,这妮子不但人漂亮,车开的好,身手也十分了得。只是……在床上 却不擅久战,每次都几乎被自己干得晕死过去。

  想着想着,小腹处热气缓缓升起,欲念抖生。说也奇怪,这几年来,自己几 乎每日无女不欢,若是一日无性,便慵懒乏力,这是他妈什么怪病?

  正想着,只听肖盈问:「李总,今天回哪里?」

  「回新世界的别墅吧。」若雨答到。

  「雨,雨哥,肖盈有些嗫嚅。不接别人吗?」

  「不接,雨哥跟你二人世界。」李若雨伸出了手在肖盈嫩滑的俏脸上摸了一 把。

  肖盈满脸晕红說道:「雨哥,你还是接个人回去吧,我,我今天实在是不行 了,昨晚差点死了。你饶了我吧,愿意来陪你的美女无数,等我养养再陪你,雨 哥。」话音已极为娇柔。

  李若雨却也心疼这妮子,心里盘算着喊谁来陪自己。

  忽听手机短信铃响,拿出电话看了眼信息:「冤家,我来了,你有空吗?」 傅姐。

  若雨大喜,心道:「今晚有着落了,有了这美妇,待咱肏她个片甲不留。」 忙回信息:「我回新世界的别墅了,姐姐快来救命,我叫司机在门口接你。」

  过了会,信息回复:「等着吧,姐姐拼了。」

  若雨哑然失笑,吩咐肖盈:「我先进去,你在门口接个人。」

  肖盈轻笑问:「哪位?」

  「傅姐。」

  「哦,雨哥又要战妲己啦,小心纣王找你算账哦……」

  李若雨笑骂了肖盈一声,车子已到了别墅,下车上了楼。

  深夜,城市的上空弥漫着昏黄的灯雾。空气中仿佛透着一股淫靡。

  南郊这块原本的荒地,现在也密布了高档的,中档的的楼盘,快的好似火箭 般串升的房价。

  新世界花园的一栋双连别墅的卧室里,伴随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回荡着 妇人摄人心魄的浪叫。

  酥软的床上,一具丰满雪白的肉体正骑跨在男人腰间上下套弄,浑圆的长腿 分在两侧,高耸的大奶子如同白兔般跳动。肉滚滚的肥臀像充了电的马达拼命耸 动。套弄间隐约可见一根粗大壮硕得骇人的阳具,令人惊异的是这根阳具竟是绝 无仅有的雪白色!

  美妇全身赤裸,只有颈间的项链和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昏暗的灯光里闪耀。乌 黑的秀发便如刚洗过般贴在后背上,胴体透着一层薄汗,显然已是激战了许久。

  「啊……啊……好弟弟,雨……姐姐不行了。舒服死了……」妇人显是到了 要命的时候,肥厚的花瓣每被巨物抽插一次,都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淫水把 二人的性器交合处染得湿滑无比。

  「啊啊……唉唉……啊……干死我……老公呀……啊啊……哥哥……啊…… 太爽了……」妇人爽的已是胡言乱语。

  李若雨躺在身下,双手玩弄着美妇的玉乳,腰间却没闲着,阳具不停的向上 抽送。

  美妇奋力扭动着细腰肥臀,只觉得小穴内酥麻透顶,阴精蓬勃欲出,知道自 己的第三次高潮又要来了。

  「好人,姐姐……姐姐要来了……」美妇又用力套了几下,身子一僵,玉颈 向后仰去,一股阴精喷在了李若雨的阳具上。

  男人却仍未尽兴,抬起身来把美妇压在身下,双手握住柳腰,将两条白嫩的 美腿分在身侧,对准有些红肿仍在流着淫液的蜜穴,将巨物插了进去。

  妇人此时早泄的没了丝毫力气,只是任凭男人肏弄,口里不断的娇吟。

  李若雨将胸膛压在妇人丰满柔软的乳房上,大嘴吻住樱唇香舌,巨阳像打桩 机般抽插着小穴,每下都直入花径深处,顶在娇嫩的花蕊上。

  「唔……唔唔……」妇人忽地鼓起余勇,挺起肥臀,迎合着插弄,只觉得小 穴里的阳具越来越热,烫得自己欲仙欲死,猛地李若雨腰身一挺,精关一松,阳 精射出,美妇浪叫一声,瞬间又上高峰,四肢如章鱼般缠住男人,又泄了一次。

  这场盘肠大战才告结束,二人交项而眠,沉沉睡去。

  清晨的阳光刺过窗帘,李若雨睁开睡眼,抻了个懒腰,直觉得浑身爽利无比 却见床上的美人不见了踪影,扫视一圈,见内衣还在床头,知道妇人是去洗澡了 于是点了根烟,想了想今天的日程。

  正想着,只见妇人裹着浴巾走入了房内,见若雨醒了,坐到床边,在若雨脸 上香了一口,笑道:「小冤家睡的香吗?」

  李若雨一把抱住了妇人,搂到床上,笑道:「有姐姐这样的美人睡的怎能不 香?」

  「呸!差点被你弄死,你那东西那样巨大,也不知道轻点。」美妇娇嗔,眉 宇间却尽是春情。

  「对了,傅姐,怎地有空来看我?」男人道。

  「哦,我在这有个通告,是个访谈节目,上午10点要去电视台录,也是想 你这冤家,就来了。」

  「西安的生意好吗?有我能帮忙的吗?」男人问。

  「还好啦,对亏你给租的新店,生意还不错,真的谢谢你。」妇人由衷说。

  李若雨看着怀里的美妇,闻着清爽的沐浴后的香气,这美人已四十有三,儿 子都十七了去了英国读书,除了卸妆后眼角有些许细纹,杏眼樱唇,皮肤白嫩, 隆胸翘臀,细腰长腿,活脱脱一个花信少妇,在床上也是风情万种,实是个不可 多得的腻友。

  美妇心中却另有番感慨,自己年轻时便是举国闻名的美人,仰慕者不计其数 后来偏嫁了个拙夫,事业也江河日下,直到前年一次酒会遇到了李若雨,这年轻 男子不但英俊多金,处事又极老成,给自家的生意帮了大忙。胯下那阳物更是犀 利无比,用过方知自己这前半生是白活,总算老天有眼,在自己姿色未尽之时送 来了这人,想着想着,心中甜蜜畅快,胴体渐热,小穴里也痒了起来。

  李若雨扯下妇人的浴巾,含住一只猩红的乳头,一只手伸到妇人胯下,拨开 阴毛,挑弄着那颗肥嫩的珍珠,妇人早已情动,两片肥厚的大花瓣微微张开,肉 缝里淫水潺潺而出,娇躯不安的扭动着,轻叫着:「若雨,若雨。姐姐一会还要 办事,下午要赶飞机,你,你不要搞姐姐了。」话虽如此,淫水还是不断流出。

  李若雨哪管这些,替妇人翻了个身,把妇人高翘的丰臀拉想腰间,对着殷红 的肉缝,猛的插了进去,肏弄起来。

  美妇哪受得了这般刺激,小穴里被塞得毫无缝隙,阴道的嫩肉被刮得又麻又 痒,淫液随着抽插缓缓溢出,只好把丰臀拼命向后顶。口里浪叫着:「好弟弟, 好弟弟,啊……哎呦……太大了……干死我了……嗯……哦……」

  李若雨扶着丝缎般的丰臀,冲锋勇士样的大力抽插,小腹撞击屁股的啪啪声 夹杂着美穴里咕唧!咕唧的摩擦声,壮男艳妇,肉搏连连,若雨耸动臀部以三浅 一深的速度加紧进出美妇的小穴,娇嫩的肉壁一再包围、紧箍、吸吮着那根火烫 的巨龙,而大蟒头那节突出的肌肉与肉壁相互摩擦、轻刮着,把一阵阵、一波又 一波的酥麻的快感由下而上传遍两人全身。

  二人肏弄了半个时辰,美妇被插得浑身酸软,哼哈的叫着:「唔……唔…… 弟弟,我要来啦,你,你还没射吗?」李若雨拉起美妇的上半身,握着两个硕大 的乳房,阳具一刻不停,仍在下面大力插弄,这女人的保养也真是到家,年过不 惑,两个大奶子却依旧坚挺,小穴也紧窄湿滑。又弄了一会,妇人泄了身,李若 雨才把阳精射在妇人的美穴深处。

  二人歇了一会,妇人起身穿衣,对男人说:「我走了,录完节目我直接飞了 啊,小冤家记得去看我。」

  李若雨调笑道:「我倒是想,就怕姐夫不欢迎我。」

  美妇人白了他一眼,腻声说:「好弟弟,要是你想,就算他在旁边我也让你 干,就怕你没那个胆子,咯咯。我走了。」

  男人喊了声:「等等,我叫肖盈送你。」

  妇人点点头,忽地说:「你的小美人司机可疼着点,昨天我见她走路腿都合 不上,定是你干的好事。」

  李若雨干笑两声,有些尴尬。二人又缠绵了一会,肖盈到了,妇人才恋恋不 舍的离去。

  一小时后,肖盈回到别墅,李若雨早已穿戴整齐,告诉肖盈直接去公司。

  肖盈调皮的向他伸了下舌头,说:「妲己娘娘走了,好像很满足哦。」

  主从二人轻佻一阵,向市内赶去。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