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我和儿媳

我是一所国内著名大学的某处的处长,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么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中国驻非洲某国的大使参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这短暂的团聚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两性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精疲力竭,在妻子肥嫩的肉穴里射尽我每一滴精液。

  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儿媳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后的健健没有固定的住房,同时也由于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

  儿媳的名字叫陶月,看上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小嘴不大,但微微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般配的。

  儿子是学计算器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天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两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

  儿子走后,我和儿媳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

  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需要非常强烈时,我就用手解决。

  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儿媳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阴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我的**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儿媳的内裤包在**上在卫生间打了一次手枪。

  第二天,儿媳可能也发现了问题,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儿媳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后,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阴毛。

  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

  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小巧的**。

  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

  我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表一测,三十九度六。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泄,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月月乐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么啊?」

  我说道:「月月,没想到你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你打针了。」

  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

  打完针,已到中午,我扶着月月回家。可有由于有病虚弱,月月懒散地靠在我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我的胳膊,左侧的的**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

  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胸部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于在病中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

  毕竟很长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月月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的**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月月可能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压在我胳膊上的**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完全离开。

  月月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月月的烧的终于退了,但仍全身无力。我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后,使她半躺半坐,我端着碗喂她吃药。

  回家后的月月又换上了睡衣,从睡衣上隐约可以看得出月月没有戴乳罩,小巧的**使胸部的睡衣被顶起,还可见到**的痕迹,下面可以看到小内裤的轮廓,月月的样子让我呼吸急促。

  「爸,你在看什么?」月月娇嗔道。

  我的脸一红,忙收回了目光。月月像孩子一样的看着我,当我用汤匙喂了她一口汤后,月月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间脸上一红,并低下了头。

  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我们之间,和这么年轻、青春、漂亮的少妇在一起,没有一点邪念,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道德和伦理限制着我的想法。

  我们天南地北地谈着,聊得很愉快,平时也真难得有时间和机会这么好好的聊一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晚上十点钟,我站起身要走,月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爸,再坐一会儿嘛,你帮人家看看还热不热嘛!」说着,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

  隔着一层衣服,我仍可能感觉到小**的尖挺和柔软,一剎那,我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小女人的需要。望着月月满是希翼的面容,一阵暖流流过我的全身,我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儿媳多待一会儿。

  月月的小手握着我的手,从小手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柔软激荡着我的心。月月凝视着我,我也看着她,一时间眼神传递着心灵的话语。

  好一会儿,月月才用低低的声音述说着健健走后她的寂寞,说着说着,月月一下子趴到了我身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望着月月泪眼婆娑,我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没有男性滋润的寂寞。

  儿媳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和医院消毒液的混合的味道,紧紧压在我胸腹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即便是隔着衣服,我好像也了如指掌,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

  儿媳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顶着,以至于我的大**都有痛的感觉。她轻轻抖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此刻**战胜了理智,其实不用她说,我的一只手已经搂住了月月的腰。儿媳呼着热气的嘴在我脸上寻找着,温湿的唇终于碰上我的嘴。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儿媳用力吸住我的唇,湿润滑腻的细长舌头带着一缕薄荷香气缠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

  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睡衣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儿媳光滑的小屁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儿媳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我两腿中间勃起的硬物,用手轻轻揉搓着。可能由于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爱抚了,当我的手沿着她臀沟向前探索时,发觉两腿中间已经湿透。

  我把儿媳抱起来平放在床上,毕竟面对的是儿子的媳妇,我走过去关了灯。回来快速脱掉衣服,和月月躺在一起,发现月月不知什么时候也脱掉了睡衣。

  屋子虽然黑,可皎洁的月光照进来,儿媳那挺立的双峰依稀可见,月月的身体是雪白的,完美的**微微的上翘,我只搓揉了几下,她的**便示威似的勃起,肿大的如同一粒葡萄。

  月月呼吸急促地把我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我的肚子上,躬着上身,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她的**,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含着她已经变硬的奶头,使劲吸着、舔着,月月的**和妻子的一点也不同,月月的**不大,但很有弹性。月月在我的舔弄下,小屁股在我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动。

  当我把两个**都舔遍时,月月的舌头又伸进了我嘴里,儿媳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贪婪地用舌头舔遍我嘴的每一个部位,连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进了我嘴里。

  好不容易挣脱了月月舌头的纠缠,我把嘴贴在月月的耳边说:「月月,你感冒刚好,身体行吗?」

  月月轻哼道:「人家要嘛!」说着用尖挺的**在我胸口磨噌着,手也向后抓住了我直立的肉茎,来回的搓着。

  当我用手抬起月月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肉唇早已湿透,我用手扶着我的已经硬硬的肉茎,用手分开儿媳的两片肉唇,顶了进去。

  「啊……好大啊……」儿媳不自觉地呻吟道。在**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剎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儿媳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

  **在紧小的**里进出了几次,我一使劲,**的头部终于顶在了月月的花心上,月月的身体一颤,「啊……」月月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

  每次**内的磨擦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听到月月的呼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月月的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我的肉茎完全地吞进小**中,溢出的大量的蜜汁也顺着我的**流到了我的阴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儿媳用兴奋的口吻呻吟着,同时从上面压着吻向我的嘴。

  「啊……好……我要了……」儿媳说完,使上半身向后仰,同时身体痉挛。与此同时,包夹我的**的**猛烈收缩,好像要把**吸入更深处似的蠕动。

  「啊……我也要射了……」我也同时达到了**,**一挺一挺地在儿媳月月的**内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后的儿媳无力地趴在了我身上。

  第二天晚上,当我下班回来时,发现月月正在厨房里做饭。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连衣裙,充份地暴露出她迷人的体形,细腰、肥翘的小屁股总是那么另人着迷。

  我悄悄地走到她身后,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月月的身体一颤,随即靠在了我怀里,对我悄声说道:「爸,你一回来就欺负人家。」并回过头来微微张开了小口,我也伸过舌头吻了过去。

  和月月发生关系后,道德和伦理已不复存在,我的心里只有**和爱。

  我抱起了她,来到卧室,把她放在床上,脱下了她的小内裤,并分开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昨天,虽然和月月发生了关系,但没有仔细地打量过她的阴部,今天我要好好地玩弄一下可爱的儿媳妇那可爱的小嫩。

  月月的阴部也和月月本人一样长得很文静,上面是鼓鼓的**部,上面有片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阴毛,下面是浅红色的**,**很薄,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口周边黏着许多发白的粘液。**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儿媳在我目光的注视下,俏脸上布满了红韵,从红嫩的小**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

  「啊……爸爸,你……你别看了,羞死人家了……」儿媳的两腿想闭合,但在我两手的支撑下反而分得更开了。

  儿媳由于结婚不长时间和未生过孩子,两片薄薄的**仍呈粉红色。此时,**上部的那粒花生米也涨大起来。

  看着儿媳妇少女般的阴部,那种美丽的景色使我陶醉。当我的头靠近阴毛和耻丘时,闻到了诱人的气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少许的尿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发酵的味道。

  「爸……爸,别闻了,人家今天还没洗澡,那……那里很脏的。」月月呻吟着。

  **的气味使我更加兴奋,我的嘴靠近阴核,伸出舌头,轻轻舔着肿大的阴核,并向下把两片红红的**含入了口中。

  月月的屁股不断的跳动,呼吸也很急促,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我的舌头在**口轻舔着,逐渐便向**里面进军。月月的**越往深处越热,越加光滑湿润,月月**中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嘴里。

  可能由于一天未洗澡的缘故,月月阴部的味道特别浓,其实无论多么文静的女孩,小屄的味道都是一样的。月月平时看上去很文静,但在床上的表现和平时就完全不同。

  我慢慢的品尝着月月的阴部,舌头在**里缓缓转动。

  「啊……好舒服……别……别舔了……」又一股浓浓的阴液涌入了我嘴里。

  「我弄得好不好?」我抬起头来问道。

  「好……好极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月月回答道。

  「健健舔过你这里么?」我问道。

  月月脸色变得更红,可能我的问话使她害羞和兴奋,**口不停地张合,又一股浓浓的淫液从小**中涌出,流向了粉红色的肛门。

  「舔……舔过……」月月低声回答道。

  注视着儿媳丰满成熟的屁股沟,儿媳的肛门很细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肛门也在随着**不停地张合。

  我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露出里面的粘膜,当鼻尖靠近时,闻到淡淡的汗味,由于肛门上粘上了月月自己的淫液,粘膜上闪闪发亮。当我的舌头触碰到里面的粘膜时,月月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达到了第一次**。

  「快……插进来……」儿媳轻声请求着,美丽的小**和肛门因为粘上过多的粘液而呈现出**的景像。

  我扶着粗大的**对着红嫩的小口送了进去,我不停地抽送着,月月雪白的双腿盘挂在我的腰间,混圆的**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不停地刺激着我的**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

  月月在我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

  我只觉得**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包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现在很嫉妒儿子,有这么美丽的媳妇和令人着迷的**。

  我在儿媳的**上又吸吮了几口,抬起头来问道:「月月,是我的**大,还是健健的大?」

  儿媳妇的脸红红的,娇羞地用粉拳在我胸口打了一下,说道:「你要死了,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

  看到儿媳害羞的模样,我的**涨得更大,「你不说,是不是?」说着我把**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射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儿媳**深处的花蕊上,顶得儿媳身体直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嘴里只有「啊……啊……」的乱叫。

  顶了几下,我停下来,微笑着看着儿媳。儿媳的脸颊含春,满足地着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我笑着说:「谁让你不说了,你要不说,我就再来几下。」说著作势要插,儿媳忙求饶地说:「别……别……人家说还不行吗?你……你的……你的比健健大一号。」说着用手捂住了通红的脸,小**中又流出了少许的肉汁。

  我又开始轻抽慢插,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月月此时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我的肩头,另一条雪白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盘在我的腰部,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哎呦……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儿媳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儿媳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啊……嗯……对……就是那儿……」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儿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我只感觉到儿媳的**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随着**的拔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儿媳一对丰满的**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好一阵子以后,我终于在儿媳**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体里,儿媳浑身不停地颤抖。

  当我从月月的身体里抽出已变小的**时,儿媳仍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肿起的**间向外流出,我们二人相拥着睡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月月仍然睡在我的怀中,看着月月那清秀的脸庞,我禁不住笑了,老牛吃了儿子的嫩草。我的手再次光顾儿媳的小乳,捏着那粒粉红色的小**,心里想,还是年轻的少女好。

  儿媳在我的抚弄下醒来,禁不住又依偎进了我的怀抱。我的手轻摸着儿媳的小屁股,那里依然光滑,当我的手指进入臀沟时,发现那里仍然是汪洋一片。

  我把手指举到儿媳的面前摆了摆,儿媳的俏脸又红了,娇嗔道:「还不都是你!坏死了,弄得人家一身都是,你要负责给人家清洁干净。」

  我忙笑着说:「还怪起我来了,你没看到你刚才的样子,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月月在床上是那么凶猛和淫荡。」

  儿媳不依地在我胸口捶了一下说:「都怪你了,故意勾引人家。人家已经好几个月没吃到肉了,小洞里痒得不得了,你的**又那么大,人家的小**从来没容下过这么大的东西,现在小**还涨涨的。」

  我抱起了儿媳走进了洗澡间,身体在温水的沐浴下是那么舒服,我和月互相洗着对方的身体。经过**的洗礼,二人的感情好像进一步接近了。

  月月在水的冲刷下也恢复了活力,她恶作剧地让我平躺在地上,两手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着,直到我的**再度立起。然后月月站起来,仍旧站在我的身上,低着头看。

  正当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忽然从她的胯下喷出一条水流,冲在我的胸口和小腹上,那是温热的,同时也冲走了我身上的泡沫,原来她尿在了我身上。

  月月一面尿尿,一面移动身体,故意让尿落在我勃起的**上,再从腹部和胸膛上来回移动,直到尿的力道衰弱,然后才蹲下来,骑跨在我的脸上,将**的肉缝压在我的嘴唇上。

  我不禁张开嘴,伸出舌头去舔那粘有尿味的水滴,小水滴是那么温热,带着少女的体温,有少许咸味,我不禁把舔到的尿液含进了嘴里,吞了下去。

  月月的呼吸逐渐急促,小屁股在我的脸上不住地扭动,我也觉得月月的肉缝间的尿味逐渐消失,出现了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禁不住又把她压在身下,将我身上最坚硬的部份送进她身体上最柔软的地方去。

  从此我和月月就像夫妻一样同睡同起,对外是公公和儿媳妇,在家是夫妻,甚至比普通夫妻**的花样还多。

  直到有一天,我的儿子健健回来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和月月的恋情要结束了。

  当天晚上,当月月和健健洗完澡进到卧室之后,虽隔着一层门,我仍听到了两人的接吻声,不一会儿就听见月月「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及男女之间**发出的水渍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再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健健低声说道:「受不了了吧?**,我操……干死你……」

  月月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短促的轻叫。

  很快,两人同时「啊……啊……」地叫了几声后就没有了动静。

  又再过一会儿,就听见健健低声问月月:「月,你的**怎么好像比以前大了?」

  月月低声回答:「我怎么知道?是你的**变小了吧!」

  听到这儿,我禁不住偷偷笑了,答案只有我和月月知道,是我的大**使月月的**变得宽松了。

  儿子回来的几天,月月请了几天假陪着健健,小两口每天都甜甜蜜蜜的,当然每天都少不了**。

  一天星期六的中午,健健说:「爸,今天没事,咱们两个喝几杯,也感谢你这几月在家照顾月月。」说着要下楼买啤酒,月月忙说:「健,顺便去超市买些菜。」健健答应一声就下楼去了。

  当儿子一关上门,我和月月相视一笑,我明白了月月的用意,是有意支开了健健。啤酒楼下就有,但要到超市就远一些,来回需要二十几分钟。

  月月扑进了我怀里,说:「快一些,他快回来了。这几天都想死我了!」说着,温热的小嘴已经堵住了我的嘴。

  我抱着月月,发现月月经过这几个月的**,变得更加丰满了。我的手在月月的两腿间伸进裤袜去摸到了那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月月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月月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舌头不停地在我嘴里进出。

  「你看,都硬成这样了。」我把月月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

  月月的小手抚摸着我的粗硬的**,忽然低下身来,把我的**含进了小嘴里,用嘴唇夹紧**来回摩擦,舌头也在**上来回地舔着。几天没有射精,**涨得很难受,**受到儿媳小嘴的攻击,变得更粗更硬了。

  「啊……别……别舔了……快射出来了……」强烈的刺激使我不由得发出哼声,快感贯穿全身,小嘴的紧迫感使我有了射精的**。

  儿媳依依不舍地吐出了我的**,舌尖上的唾液和**上的唾液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液线。我让儿媳双手扶着餐桌,圆翘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身后,把她的裙子撩起来。

  月月穿的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小内裤的中央已经湿润了。

  我把月月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把玩了一会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一只手扶着粗大的**,对准月月已经张开小口的阴门顶了进去,「啊……」月月轻叫了一声。

  想着月月美丽的身体每天让健健玩弄着,我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妒意。我一边抽送着,一边说道:「小骚屄,这几天让健健干还挺好吧?」月月没有说话,但小屁股却向后迎合着我的**。

  「你的骚屄是不是让他干得很舒服?」妒意使我把整支**齐根插进了月月的粉红的小**,并不时地把**顶在月月柔软的花心上研磨着。

  月月「哼……哼……」地轻哼着,有气无力地说道:「人家……人家就让健健……干……干了几次,他的……他的……没有……你的……大,人家的……心……里……总想着……你……你……」

  我不再说话,开始不停地抽送。渐渐地月月的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及我的身体打在月月屁股上「啪!啪!」的声音。

  月月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我感觉到月月的小**里面紧紧地收缩了几下,压迫着我的**,我也快速地再抽送几下,打了几个哆嗦,趴在月月的背上不动了。

  好一会儿,「噗!」的一声,我拔出了湿漉漉的**,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月月微微肿起的**间流了出来,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儿,弄湿了白色丝袜。

  好半天,月月才从**中回味过来,她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健健才回来。

  真是像人们常说的那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和儿媳的奸情终于被健健发现了。那一天,我从单位提前回家,因为我知道月月今天休息在家。当我回家时,发现月月正在家里收拾家务。

  今天的月月下身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裤子紧紧地贴在身上,显示出她那肥翘的小屁股和修长的双腿;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一小段雪白的腰部。

  几天没和月月**,我的**早已涨得又粗又硬,月月看到我时,眼睛也不禁一亮,对我飞了一个媚眼。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样,猛扑过去抱住了月月,一只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只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

  月月也紧紧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过我的双唇渡了过来,在我嘴里不停地搅动,小手也隔着我的裤子抓住了**。

  经过一阵狂吻,月月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的嘴,我的手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她两腿中间柔软的阴部。

  我看着月月,问道:「月,想我了吗?」

  「想,想死人家了。」月月回答道。

  「你这个小**,是想我了,还是想我的**了?」我戏虐地问道。

  月月的脸又红了,羞涩地回答:「当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了。」第一次从清纯的儿媳口中听到「**」一词,我的**更加硬了,没想到平时文静的儿媳也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词汇。

  「快,快一点嘛!一会儿健健就该回来了。」月月催促道。月月说着脱下了牛仔裤,我愣了一下,原来我一点儿也没说错,月月还真是个小**,月月的牛仔裤里面什么也没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你……你里面……里面怎么不穿点东西?」我奇怪地问道。

  月月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人家本来是等健健回来的,可没想到你先回来了。」

  「原来是想让别人干你的,我说打扮得这么妖冶,你这个小骚屄。」原来月月是等健健回来,一想到这儿,我不仅妒火中烧。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沙发,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欣赏着月月那圆滑光洁的小屁股。

  从臀沟中可以清楚地看见月月已张开小口的**和紧紧闭合着的菊花,小小的**和粉红色的菊花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这种诱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头去舔食那迷人的**和两片**,当然也不会放过那小小的菊花。

  月月一定是刚刚洗过澡,**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洗得干干净净原来是等待别人来干,虽然这个人是我的儿子,但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月月那已经潮湿的小**上吐了一大口唾液,并在月月肥嫩的右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月月「啊……」地叫了一声,我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小**!」我故意把勃起的**在月月的**上和菊花上轻轻碰着,同时双手把玩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点儿……」月月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这个小**,没人干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说着把黑红的**从月月紧紧的屁股缝里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门。

  在月月**里肉汁的润滑下,我的**一下就齐根进入,**狠狠地顶在月月的花心上,顶得月月两腿一软,「啊……」地叫出了声。

  我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月月的t恤里面去抚摸月月那小巧的**,随着我的抽送,月月的**也在胸前晃来晃去。

  我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此时的月月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嘴里不停地「啊……嗯……」开始唱歌了。

  可能是我们两个太兴奋、太投入了,直到我在月月的**里射了精,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健健回来了。站在门口的健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和月月,一剎那,我的满腔**全部跑光,三个人都没说话,屋里静极了。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只觉得脑中空空一片。让人费解的是健健和月月并没有争吵。之后的几天,我总是早出晚归,尽量地避开小两口。

  直到有一天,我很晚才回到家里,刚刚走进卧室,门一响,月月也跟着走了进来。月月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细声说道:「爸,健健让我跟你说,你不用太自责,事情既然发生了,自责也没什么用。健健……他希望咱们家还像以前的老样子。」

  月月顿了顿,接着说道:「爸,我把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从头到尾全部都告诉健健了,你……你不会怪我吧?」月月说完,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又小声说道:「爸,那我回去了。」

  从此我和儿子、儿媳的关系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谁再也没提起我和月月的那回事,家里又有了天伦之乐。当然,我和月月没有再发生那种关系。

  两个月之后,健健再次被派到国外学习,临行前,健健把我约出去进行了一次谈话。

  谈话内容如下:健健说:「爸,月月把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我说:「我知道,月月和我说了。」

  健健说:「爸,你心里也别总想着那件事儿。说老实话,当时我打开门,看到你和月月正在做……做那种事,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平静下来一想,一男一女在一起,发生那种事情也很正常。这毕竟是每个人的一种本能,每个人的一种正常的生理需要。这次我走,还得劳驾您多多照顾月月,当然,我说的照顾不是单指生活上的,如果您愿意,你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和月月发生关系,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满足月月的生理需要。」

  看到我不相信的样子,健健笑了一下,然后问道:「爸,你是不是怀疑我说错了,或是你听错了?」我点了点头,健健接着说:「爸,其实看到你和月月发生关系后,我也想了很长时间。月月是个好女孩,和我的感情也很好,但缺点就是离不开男人,月月表面看上去很文静、很清纯,但骨子里很淫荡、很骚,即使不和你发生关系,她也很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那种事。其实这也不能怪月月,主要是我在家的时间太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其实就是我总在家,以我的身体,也很可能满足不了她,在家的这几个月,我就感觉到我的身体状况不如以前。我很爱月月,我希望她幸福,当然包括在性的这一方面。如果真的她在外面有了男人,不但会给我们家庭带来声誉上破坏,甚至会泄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病,很可能还会使她变心,离我而去。因此,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家里内部解决,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亲的人,你们俩发生关系,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反而令我安心外出,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我听了健健的一番歪道理,虽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想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

  我和月月把健健送上飞机后,回来的路上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一进家门,月月一下就扑进了我怀里,用小手轻轻摸着我的脸,用一种含情的目光看着我,柔声说道:「爸,健健是不是跟你说了?」

  我故意说:「说什么了?」

  月月小脸一红说:「健健没和你说吗?他说他走了之后,咱们两个可以……可以在一起。」

  我故意说:「在一起干什么?」

  「你说在一起能干什么?当然是做那种事情了。」月月说。

  「做哪种事?」我问道。

  「不来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东西放进人家的东西里来嘛!」月月娇羞地说。

  我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小女人,望着她那绯红的脸颊及渴望的目光,我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软的唇上。我们像疯狂了一样,猛烈地吻着,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就像两只小狗在打架,进进出出,一会儿在我嘴里,一会儿又在她嘴里。

  我们就这样搂抱着走进月月的卧室,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其实这两个月的禁欲生活,我过起来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总是晃动着月月那俏丽的身姿,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月月°°我的儿媳妇。

  当我把粗大**送入月月那迷人的**内里,我禁不住舒服地长长出了一口气。月月的**依然是那么紧,紧紧地夹住我的****之间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月月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地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好让我干得更深。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我们两个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两个人连在一起的阴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湿漉漉的。

  「啊……啊……」伴随着月月忘情地呻吟,我也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紧紧的顶在月月的**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长时间的禁欲,使我的精液特别多,月月的小**已容纳不下,在我粗大的**还紧紧地塞在月月**中时,仍有不少的精液顺着**和**之间的空隙流了出来。满足后的月月的阴部一片乱,到处是白白的精液和一片片的水渍。

  我搂着月月的身体,月月把头靠在我怀中,我用手轻抚着月月光滑的后背,说道:「好长时间没这么快活了。」

  月月了轻声说道:「我也是,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地**了,也很长时间没吃到你这条大鱼了。」

  我追问道:「健健干得你不快活吗?」

  月月脸一红,娇嗔道:「你总是问人家这么害羞的问题。」

  我说:「我们两个都像夫妻一样了,还有什么事不能问?你快说嘛!」

  月月这才回答道:「反正和健健在一起,没有和你在一起好。」

  我说:「我怎么个好法?」

  「你每次把人家都操得很舒服。和你在一起,人家每次都过足了瘾。」月月小声说道。

  「那天,我和你被健健发现的那天,你和健健怎么了?那天健健好像一点儿也没生气。」我问道。

  月月的脸色更红了,把脸往我怀中一藏,抱紧了我,害羞地说道:「不告诉你。」

  我很好奇,追问道:「好月月,求求你,快告诉我吧!」

  「你真要知道?」月月问道。

  「当然了。快告诉我吧,我要急死了!」我说。

  「也没什么,那天我们两个的事被健健发现后,健健当时真的很生气。后来我把我另外一个洞给健健了,健健就不生气了。」

  「另外一个洞?」我有些不解地问。

  「笨蛋,就是人家屁股上的洞了,也就是人家的后庭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我看了一眼月月,用不太相信的口气问:「你的屁眼真的能容得下健健的**?」

  月月把头靠在我怀里,幽幽地说:「有什么办法,还不为了你!为了不让健健生气,刚开始真的有些痛,可后来健健弄了一会儿就不太痛了。到后来就是又麻又痒,把人家弄得好难过。」

  我很好奇,说道:「月月,你让我看看你的后面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月月说道。

  「让我看一下嘛!」说着,我起身份开了月月的双腿,月月也配合地抬起屁股,这样一来,不但月月鲜红色的**一览无遗,而且连粉红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来了。

  月月的菊花我以前也看过和吻过,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仔细地欣赏过,粉红的花纹向四周放散着,中央有一个很细小的黑洞,刚刚射过的精液沿着**流经过这里,使粉红色的粘膜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亮,细小的肛门彷佛也随着月月的呼吸一张一合。

  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儿**中的粘液,然后把手指轻轻插入了菊花之中。手指进入之时没有太多的阻力,随后就被一层温暖的粘膜所包绕。

  月月在我手指进入的一剎那,嘴里「啊……」了一声,不禁又挺了挺可爱的小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会儿,月月就晃动起了屁股,并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现在我才真的发现小小的肛门是月月的兴奋点之一。

  当我把手指从月月那通红的肛门中抽出来时,手指上已经粘满了粘液。我看了看白羊一样的月月,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调侃地说:「人家都说小护士最纯洁,我看小护士表面上很纯洁,背后也挺淫荡。」

  「爸,你就会侮辱护士,我们护士才不像你说的样呢!」月月娇嗔地说。

  「像不像,看看我们的月月就知道了,不但和两个男人发生关系,就连小小的屁洞也让人开发了。」我笑着说。

  月月的脸又红了,细声说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让健健干了后庭之后,心里总是不舒服。」然后又用细小的声音对我说:「爸,你想要的话,也来插人家的后庭一次吧!」

  月月红着脸说:「不让你干一次,你心里总是不太舒服,你干了人家的屁眼,你们父子俩就扯平了。」

  月月说得我蠢蠢欲动,**不自觉地站立起来,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地说:「月月,你真的不怕痛?」

  月月说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说着用双手抓着双腿,向两侧大分开,不但鲜红的**看得清楚,就连鲜红的菊花都显露了出来。

  我心里也想试试月月的屁眼,就用手扶着**,再次爬上床,用**沾了一些粘在月月**上的粘液,对着月月屁眼顶了过去。

  月月在我顶上去的时候,也配合着我把双腿尽可能的弯向胸前,双手用力把自己的两片臀肉拉向两侧,使小小的屁眼被拉成了一个细小的洞。

  当**进入细小屁眼的一剎那,我感觉一个小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自己的**上,比**更加紧缩的压迫感,同时月月也「啊……」地叫出了声。

  我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肛门上的肌肉把**压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还是快感。当我把整个**全部插入后,又慢慢抽了出来,然后重重地顶了进去。

  月月「啊……」了一声,随着全身一颤,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呻吟道:「爸你慢……慢……一些,你的……肉……**……太大了。」

  我于是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是慢慢地插入,再慢慢地抽出。我可以感觉到**每次都碰到直肠粘膜上,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进入前面的**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月月逐渐适应了我的**。

  我的**被月月细小的肛肉夹得已接近**的边缘,但我拚命抑制住射精的**,享受摩擦带来的美感。我每次都全根进入,我的阴部和月月的屁股撞击,不断发出「啪!啪!」的声响。

  月月也不断地抬高屁股使**更深地进入,前面**溢出的蜜汁顺着我的阴囊流向床上,月月的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十分钟后,月月的身体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的**中更是涌出了大量的淫液,「唔……」我感觉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点,再也抑制不住,把**紧紧地顶住月月的屁股,**在月月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后的我和月月互相搂抱着躺在一起,我的手放在月月的**上,月月任由屁眼中精液自由地流出,流向床上。

  从此后,月月的三个小洞都被我占据了,但我用得最多的还是小屁眼,因为那里最紧,感觉最好,月月彷佛也喜欢上了后庭之乐。

  二个月后,健健从国外回来,健健一回来,我只好退居二线了。当晚小俩口很早就进房间里去了,我偷偷地站在门口偷听。

  只听健健说:「月月,这些天想我吗?」只听月月小声说:「想!」「都哪儿想我了?」健健又问,「人家全身都想了。」月月骚媚地说。

  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吸吮的声音,随即月月就开始呻吟起来:「啊……别……

  舔了……」随后就听到男女**时发出的特有声音。

  健健边干边问:「月月,这些天爸在家干得你舒服吗?」月月只轻轻「嗯」

  了一声。

  我听到这儿,**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枪。

  我们一家仍欢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月月却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月月换衣服时都小心地怕我看见,但现在月月有时就在我和健健面前大方地换衣服,再也不顾忌露出身体的某一部份。有时,月月洗过澡后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什么也没穿,甚至连乳罩和内裤也省略了。每次看到这些,我的**都会立起来。

  一天晚上,当我躺下的时候,忽然月月只穿了一件小内裤走进了我的房间,望着月月**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月对我笑了笑,说道:「爸,健健他说,你一个人太寂寞了,让我过来陪陪你。」

  我心里一热,说道:「这小子,心里还想着老爸。」

  月月也笑着说:「爸,人家心里也想着你。」

  我打趣地说:「是你心里想着我啊,还是下面的**想我了?」

  月月妞妮地在我怀里扭了扭说:「人家心里和下面都想了嘛!」

  当然我们两个免不了又一番大战。以后就形成了规律,每隔几天,月月就过来陪我一次,让我在她的小**和小屁眼里发泄一番。

  一天晚上,我和健健坐着看电视,月月在洗澡。健健说道:「爸,你觉得月月近来怎么样?」

  我不知道健健想说什么,问道:「什么怎么样?」

  健健说:「我觉得月月的**比以前更强烈了,每次都要让我在她的前后两个**中射精,我真有些承受不了。」

  经健健一说,我也觉得是这样,虽然我隔几天才和月月干一次,但每次下来也都是精疲力尽,一个男人要应付两个**,就像要对付两个女人一样。

  我笑着说:「谁让你把她的后庭给开发了!」

  健健一脸的苦像,说道:「爸,当初我只是想尝尝鲜,没想到月月却喜欢上了。」

  我说:「那你想怎么办?你自己可要当心身体。」

  正说着,月月从洗澡间出来,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和黑黑的阴毛都看得很清楚。健健压低声音说道:「爸,我想既然咱们两个都和月月发生关系了,那就不如我们两个一起上。」

  月月看到健健一面和我低声说着什么,一面不停地瞄着她,就走过来坐在我和健健中间,娇嗔地说道:「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

  健健看了看月月,笑了,把一只手放在月月的**上揉捏起来,说道:「我们正在夸你呢!」

  月月扭了扭身体,不自然地说:「别……爸还在这儿呢!」然后又撇了撇嘴对健健说:「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准没说我什么好话。」

  我看儿子小俩口的小儿女态,刚要站起来走,健健拉住了我的手说:「爸,你别走。」说着把我的手放在了月月的另一个**上,我立刻触手温热柔软。虽然以前也没少摸儿媳的**,但在健健面前还是第一次。

  健健接着对月月说:「真的没说你什么坏话,我刚才和爸在商量咱们三个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

  月月看了看健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红着脸说:「你们父子要一同上阵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

  健健怂恿地说:「好月月,试试嘛!」说着抱起月月,来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就脱掉了月月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体裸露出来。

  健健边摸索着月月的**,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我没动,健健不禁着急地说:「爸,你快把衣服脱掉啊!」

  事以至此,我也只好脱掉了我的衣服。

  脱掉衣服的父子二人,我的本意是让健健先来,毕竟月月是他老婆,但健健却让我先干,弄得我们两人你推我让。

  月月看到我们两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对我们说:「你们二人都不先来,那我先来。」

  月月两只手各握着一支**开始套弄起来,一会儿就把我们两人的**撸得通红发亮,**也突了出来。月月让我和健健靠在一起,将两个**的**靠在一块,张开嘴把两个**一起吞了进去。一刹时,月月的小嘴里被塞得满满的,我可以感觉得到月月的小舌在我们两人的**上扫来扫去,一会儿就弄得我们父子俩的**硬到了极限。

  此刻我的心里**高涨,健健可能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从月月的口中抽出了**,趴到了月月的屁股后面,舔起了月月的阴部。一时间,房间里只有嘴巴吸吮发出的「渍……渍……」声音和从鼻孔中发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声。

  当月月吸吮得我将要喷发时,我从月月的嘴里抽出了**,拍了拍健健的肩膀,示意我们二人换一换。

  我让月月仰躺在床上,健健跪在月月的头上,把粗大通红的**送入月月的嘴里,我则跪在月月的两腿中间,把月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两侧,月月的两片**上和小**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满了健健的口水,泛着光亮,当我把嘴贴上了月月鲜红的**的时候,立即一股口水和阴液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我也顾不了许多,伸出舌头在我儿媳的**、尿道和**上一阵乱舔,最后舌头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月月的在我舔弄下早已淫液横流,身体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动,嘴里不时地发出「唔……唔……」的轻吟声,嘴里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健健的**。一会儿,只见健健全身一抖,**在月月的嘴里一阵跳动,一会儿就见月月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精液。

  我再也忍受不了,抬起身来,用手扶着布满青筋的**,对着月月那一张一合的肉穴的小口,屁股一沉,顶了进去。

  月月「啊……」地一声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吐出了健健的**,两眼半,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边的床单,胸部不停地起伏,火热的**紧紧地包裹着我的**。

  我开始不停地抽送,屋里响起了「扑哧……扑哧……」的交响乐。健健一只手玩弄着月月的**,一面侧过头,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和月月的结合处,看着我粗大的**在月月的小**中进进出出,儿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抚弄着他自己半软的肉茎,脸色也红红的。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着,儿子特别的兴奋,脸色也红红的,肉茎不一会儿就重新胀大起来。

  在儿子目光的注视下,我则卖力地操干着月月,月月的**开始不规则地收缩,像小孩的小嘴在吸吮一样,把我的**吸吮得异常舒服。我也很快地达到了高峰,在月月的高声呻吟和屁股的抖动中,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儿媳妇的**尽头。

  当我从月月的**中抽出仍然硬着的**时,小股的白色精液也像小溪一般流淌出来,粉红色的肉唇配上白色的溪流异常地好看。

  健健很快补上了我的位置,他用手扶着**沾了沾从月月**中流出来的精液,把**又插了进去。我看着儿子把我的精液当成了润滑剂,**又跳了跳,我把**放入了月月的嘴边,月月配合地把**含入了嘴里,用舌头清理着**上粘着的精液。

  看着儿子屁股的前后挺动,听着**之间「啪!啪!」的撞击声,以及**和**摩擦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我真很感谢儿子和月月。

  一会儿,我的**在月月的口中再度变大,我让儿子停下**,让他仰躺在床上,叫儿媳妇骑跨在儿子的身上,我用手扶着儿子的**,让月月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则伏到月月的身后,用手扶着**,找到了月月的小屁眼,顶了进去。

  平时进入月月的屁眼,虽然也感觉到紧窄,但**进出并不困难,但今天月月的前面**插入了健健的**,当我的**进入到月月的屁眼里时,就感觉到异常的紧窄,我进入的一刹那,月月的全身一抖,嘴里大声地叫道:「啊……好胀啊……」

  我和健健的大**此刻都深藏在月月的体内,隔着直肠和**中间的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不但互相传递热力,还依稀领略到另一人的**在不停跳跃,你推我撞,碰来碰去。此刻才感觉到女人的**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在放入两条**的时候,里面的空间也是很小的。

  我和健健开始**,一时间,两条**前后夹攻,你推我撞,飞快得令人目为之眩,**和肛门口的一块嫩皮被拉扯得里外乱翻。月月双手撑在健健的胸口上,好像不堪重负地不停地摇着头,嘴里「依呀……啊呀……」不停地唱着歌,双眼半闭,媚眼如丝,身体被撞击得高低耸动,胸前一**房也跟随上抛下甩。

  月月很快就达到了**,全身不断地抖动,随即瘫软在了健健身上,我和健健都可以感觉到月月的**和屁眼里也是一阵阵猛烈地收缩。我和健健又使劲地**了多下之后,几乎同时顶住月月的肉壁射出了宝贵的精液。事后,我们三人并排躺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以后,我们三人不再互相回避,不论何时,只要有需要,或者我和月月在健健面前,或者健健和月月在我面前,都可以公开的**。但玩得比较多的还是三人同时**。

  再以后,我们三人乾脆搬到了一张床上,每天我和健健都搂着美丽的月月,享受着**带来的快乐。

  7个月以后,月月怀孕了,我和健健并不在意这是谁的孩子。一年后,月月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

  生产后的月月更加美丽,身材微胖,更显出了少妇的成熟性感。当然,我和健健也更加珍惜月月,月月也把爱都给了我们三个男人,性和爱的快乐仍然延续着。

  儿媳月月的屁眼(续)

  月月生产后,对性的要求更强,不但晚上我和健健必须有一个人和她**以外,有时就连白天也会要求,我觉得可能是与哺乳期体内的激素分泌增加有关。

  健健由于最近忙于一个先进路由器的开发,每天都回来得晚一些。一天,我提前回到家里,月月刚把孩子哄睡。月月生产后,体形比以前胖了一些,身上赘肉也多了起来,尤其是两个**房,总是鼓涨涨的,乳晕和**都变得很大、很黑,怀孕时隆起的小腹仍未完全消失,两片**也由于生产变得很肥厚,颜色也由原来的粉红色变成了紫黑色。

  月月看到我回来,笑着扑进我怀里。月月穿着一件不长的睡衣,仅仅能遮住肥嫩的屁股,为了喂奶方便,月月是不戴胸罩的,下面只穿了一件小内裤。

  月月扑进我怀里,用她那巨大的**压在我的胸口,舌头熟练地滑进了我的嘴里吸吮着我的舌尖。我的手顺着她的腰部向下滑去,伸手撩起了她的睡衣,在她丰满的屁股来回抚动。

  我们亲热了一会儿,我发觉月月的**之火就猛烈的燃烧起来,小内裤已经湿润。我撩起了月月的睡衣,进行每天的必修课,那就是帮月月吸奶。月月的奶水很多,小家伙又吃不完,因此每天都是我帮着吃。健健一开始也有帮月月吸,可后来健健总说月月的奶水里有一股异常的味道,再也不肯吸了,这一重任便只落到了我一个人的头上。

  当我把月月又大又黑的**含入嘴里,微一用力,一股甜甜的奶水便涌入我嘴里。我吸吮着儿媳的乳汁,儿媳像抱着孩子一样把我的头抱在怀里,一脸享受地任我吸吮。有时月月在喂我吃奶时,也戏谑地说:「乖儿子,来吃妈的奶。」

  每当这时,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温馨。

  当我把月月的两个**都吸得差不多空了时,我发觉月月的两腿之间已经湿了。每次我吸奶时,月月都会产生一种性的冲动。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床,屁股向后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把她的睡衣拉向上面,脱掉已经湿润的小内裤。月月产后,屁股比以前大了不少,我用手打了一下雪白多肉的大屁股,挺着已经粗硬的黑黑的长棒,对着月月潮湿的小**就顶了进去。

  月月的身体我相当熟悉,我把**尽量地顶到**的尽头,月月生产后,就连**也变得多肉柔软,可能是**的皱褶增多的缘故,把**包得很舒服。月月的水也很多,我只**了几下,就有一些**从我俩性器的接触处流了出来。

  月月双手扶着床,在我的一顶一顶之下,她的身体也向前一耸一耸,小嘴里也「好人……哥哥……」的开始乱叫,我的身体和她肥大的屁股相撞也发出「啪啪」的声响。

  十多分钟后,我加快了动作,只觉得月月的**深处好像有一只小嘴在啃咬吸吮着我的**。月月这时也已接近**的边缘,肥大雪白的屁股不停地向后耸动,让我的**插入得更深。我又抽动了几十下,终于在月月**尽头一阵阵的收缩挤压下射出了我的精液。**后的我和月月相互搂抱着又温存了一会儿。

  由于我和健健在白天都要上班,家里就没人照料月月和孩子,在月月的提议下,把月月的母亲从外地接了来。

  月月的妈妈也就是我的亲家母,她今年也就四十五、六岁的年纪,由于现在的下岗风潮,很早就办理了提前退休,在家也闲来无事,因此当月月让她来的时候,很快就来到了我们家。

  月月长得很像她妈妈,月月妈看起来一点也不老,月月以前曾说过,她妈妈退休前是一个企业的会计,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月月妈的身材依然很好,只是臀部有些肥大,臀肉也有些松驰,但仍不影响她的美丽。

  月月妈来了之后,很快就和我和健健熟悉起来,有时也和我闲聊,从闲聊中我知道月月妈叫张影。

  月月妈来了之后,我和月月的**就被暂时搁置起来,有时只有在月月妈睡了之后,月月才偷偷的溜进我的房间偷情一次。

  健健这小子自从月月妈来了之后,表现得倒挺好,总是「妈、妈」的甜甜的叫,在家里对月月的照顾也很好。月月自从和我的**减少了,和健健**就多了起来,有时大白天两人也关上门**,而且有时声音还很大,弄得我身上痒痒的,月月妈有时也被这种声音弄得脸红红的。

  健健很会讨月月和她妈妈的欢心,总是往家里买这买那,而且我发现儿子的目光最近总是围着月月妈转。这小子也挺淫邪的,难道这小子想把月月妈也……

  我的想法也不是空穴来风,有一天,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月月妈在厨房里做饭,我发现健健好像随意地来到厨房,站在月月妈身后,我用眼角的馀光看着他们,我发现健健居然把手放在月月妈的屁股上,月月妈也只是扭了扭肥大的屁股,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有一天,我和健健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意的说:「健健,自从月月她妈妈来了之后,咱们两个真是轻松了不少。」健健点了点头,我说:「你注意到没有?月月妈长得还真挺年轻,她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很漂亮。」健健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亮了亮。

  有一次我和月月**时,我说到了健健和她妈的事情,月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母女让你们父子都上了,不是更好吗?这叫一家欢。」

  一天晚上,我已睡着,忽然被叫醒,一看是月月,我一把搂住月月,原以为月月是来和我偷情的,没想到月月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说道:「你跟我来。」

  拉着我来到月月妈的房门口,让我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到里面一阵阵「啊……啊……」的呻吟声,仔细一听,是月月妈在呻吟。

  一会儿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怎么样,舒服吗?」月月妈轻声说:「好儿子,把妈干得舒服极了!再深一些……」

  我回头在月月耳边轻声说:「是健健?」月月点了点头。我拉着月月回到我的房间,关上门,把手探进月月的两腿之间,发现那里已经湿透了。我问月月∶「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月月摇了摇头。

  我让月月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我站在床边,把月月的屁股拉向床沿,对着她的肉穴就刺了进去。月月可能也由于听到健健和她妈妈偷情而特别兴奋,今天小**里的水特别多。

  我一面狠干着月月,一面对月月说:「月月,表面上看你妈挺文静的,没想到骨子里跟你一样,挺骚的。」

  月月一面迎合着我的**,一面细声细语的说道:「可不是吗,没想到我妈也这样,那么大岁数还那么骚,准是在家的时候我爸没喂饱她。」一说到她妈的骚样,月月就特别兴奋,小**里的水就流个不停。

  我说道:「月月,不知道你妈的**有没有你的紧?」月月挺了挺屁股说∶「你操我妈一下不就知道了?再说,我妈都让我爸操了二十多年了,没准在外面还背着我爸偷人呢!她的骚一定是又大又肥。」我说:「月月,你妈的屁股挺肥的。」月月一脸妒忌地说:「那还不是被人给操的!」

  我又再狠狠地操了月月几下,月月的**里面一阵收缩,我射精了,月月也「啊……啊啊……」的**了。

  第二天,我看到月月妈的时候就有些冲动,月月妈却还像以前一样和大家快快乐乐的。

  从此以后,月月和我**的次数多了起来,健健和月月妈也有几次偷情,大家都当作没事的样子,但月月妈始终不知道我和月月的关系。

  一天,就我和健健单独在屋里,我故意问:「健健,月月说你最近和她在一起**的次数少了。」健健看了看我,小声说:「最近我有些累,爸,你多陪陪月月吧!」我笑了笑,对健健说:「你小子,连对你老爸都不说实话。你是不是把月月的妈妈给上了?」

  健健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我,说道:「爸,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得意的说:「你小子有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

  健健凑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爸,你不知道,月月妈的身体很好啊!屁股肥肥的,顶起来真是舒服;**也和月月的不一样,像要把人吃掉一样。尤其是阴部,亲起来味道浓极了!」

  又过了二个月,月月已经休完产假上班了。这一天,月月休息在家,我也早早地回到家里。月月妈看到我和月月都回来了,就回房间睡觉休息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