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少妇软语

少妇软语


气喘吁吁一跑进家门,白芸就冲入卫生间,掀裙扒裤,圆翘的白屁股蛋尚未落定,“哧……”的水声已然响起。接着,哧哧淅淅半分多钟,才逐渐势弱,转而滴滴答答。少妇憋得通红的一张俏脸,这才稍显轻松。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后,她看了一眼还缠在膝弯的内裤,霎时脸上又飘起一朵红云。可怜的内裤,底部几乎湿透了,白色布料上渗着微黄的水渍,正中还有一道白浊的液痕。“都怪那个流氓林老师……他怎么那么大胆,在公车上也敢那样……”少妇一边羞怒地在心里埋怨着,一边小心擦着羞处,发觉卫生纸从娇嫩处拉出一条白丝,又羞羞啐了一口。她心里骂的林老师,是她们学校的体育老师,40多岁,人很健壮,说话流里流气,专爱跟女教师开些荤玩笑。但他也很知趣,不大敢跟像白芸这样正经的女同事耍黄调。可是今天下班回家,凑巧跟白芸坐同一班公车,又凑巧被拥挤的人群挤到白芸身后,肉贴肉的……现在想起那情形,白芸心里还扑腾直跳——他太大胆了……无耻!原本以为只是拥挤环境造成的暂时尴尬,可渐渐,她清晰地感觉到贴在自己臀肉上的那东西在故意轻轻移动、摩擦着自己的臀沟,还在变大、变硬、变烫!她这才相信报纸、网上说的什么地铁、公车色狼是真的,尴尬的是色狼还是自己的同事!本来,身高的差别(林老师有175cm上下)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得逞,可自己今天又偏偏穿了双恼人的8公分高跟鞋!就像是她自己特意把屁股抬高了8公分,去够那色色的硬东西一样……以后再也不穿了!她更后悔自己今天穿了件薄薄的连衣裙,里面又是丁字裤,而那流氓穿的是耐克运动短裤,料也肯定很薄——那感觉,就像自己光着屁股,屁股沟里夹着一根色狼的肉棒……太下流了!这流氓老师平时一定没少在公车上干这勾当!下面随着车的摇晃隐蔽地摩擦着,上面却附在她耳边若无其事地说些学校里的事,旁人还以为他们真是关系很好的同事呢。她怪自己太胆小,不敢声张。“不过……也许是这几天接近排卵期,自己那方面特别敏感?或者,2个月前青岛那些羞耻的事情,使自己变得……”她红着脸再也不敢想下去,只记得当时自己沉浸在臀肉和肛门周围传来的痒痒酥酥的迷醉感之中,还有那陌生壮男阳刚的低音和气息,在她耳际鼻间流淌、扩散……那会儿她只感到浑身酥软无力、摇摇欲坠,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堕落的快感!迷茫之间,她做了个令她现在都无法原谅自己的羞耻动作——借着车子一次不急的刹车,踮了一下脚跟,还向后翘了一下屁股!后果可想而知——那粗大凶猛的男根顺势顶入了她的腿根正中!虽然隔着裙子、裤子好几层布料,但从羞处湿濡的嫩肉上,她还是清晰地感觉到那流氓东西的坚硬和热度。霎那间,她只感觉自己浑身抖了几下,小腹深处抽了几下,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接着就是腿间一片湿淋淋……由于当时脑子一片空白,白芸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内裤上湿漉漉的到底是自己漏的尿,还是那种水。又想起上次在青岛被秦书记弄得失禁的事来,芳心一颤,羞得连镜子都不敢看了。“死流氓!死流氓……”她一边红着脸搓洗内裤,一边在心里恨恨地把体育老师骂上几十遍、几百遍……做好饭、烧好菜,白芸像所有贤惠的妻子一样,坐在电视机前消磨时间、等待丈夫。看看钟都6点多了,丈夫田浩还没回来——这死浩子,刚升副科长没几天,就忙得屁颠屁颠的,把老婆一人晾在家里,看我晚上怎么折腾他!嘻嘻……想到“折腾”一词,白芸的脸又泛红晕了。青岛回来近两个月,由于田浩很快就升了秘书科副科长,新官上任爱烧火,忙得有时都十一、二点才回来,夫妻那生活的质量可想而知了,连数量都大幅缩水——两个月才做了6次!“这死浩子!自己不行,还笑人家被秦书记……那个了以后,变得越来越需求不满了。死相!哪有这样笑老婆的?人家……就是变得有点敏感了么……像今天公车上……真羞死人了!不过……那林……的那根东西真的太粗壮了……比老公要粗大很多,好可怕哟!有点……有点像秦书记那老流氓的……还有那声音、气味,都跟浩子完全不同……哎呀——要死!我怎么会想这些!我……是不是真的变淫……哼,下流死了……”想到“那根东西”白芸不由夹了夹腿,扭了扭陷在沙发里的小圆臀,感觉羞缝里湿濡濡的好难受。于是又想起在青岛游玩的最后一天……李老板租了一艘豪华游艇,送他们去薛家岛沙滩玩。秦书记说自己有点累,要在游艇里休息,只留下叶薇和白芸,说是陪他说说话、散散心——当然谁都知道他的用意。叶薇在大连开过小游艇,这种大的掌握起来也并不费力,就开着游艇绕岛慢驶。后甲板的大躺椅上,白芸像只温顺的绵羊,坐在秦书记的腿上任其摸弄。起先还扭扭捏捏、躲躲闪闪,到后来,她也只好认命了……不得不承认,老流氓真是太会摸了——那可以抓起篮球的大手,一覆在她饱满娇嫩的乳房上,那强悍、那粗糙、那温热,就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酥酥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使她一下子软倒在他怀里……接下来,在她无力的反抗和娇羞的挣扎中,当然是让秦书记又一次尝尽销魂滋味。而白芸,也在海浪声和自己下面“咕叽、咕叽”羞人的水声中,又一次体会了幕天席地做爱那惊恐刺激、高潮迭起的滋味。一次高潮后,她软软地趴在秦书记身上轻喘。秦书记挺了挺还插在她里面的大肉棒,故意让她听那羞人的“咕叽”水声,戏言“小馒头发大水,小书记要被淹死了”羞得她一通粉拳乱捶。但其实她自己也奇怪,怎么那么多水?屁股、裙子、书记的下身、躺椅、甲板,到处都有。怕自己又失禁漏尿,还悄悄摸了摸那些水,两指一搓,还有点粘性,不像是尿,可为什么会那么多?和老公做的时候,连被单都没弄湿过啊?“是不是你迷上了这条粗壮的小书记,才会发那么多骚水,哈哈哈……”“下流……”“下流?哈哈……以后——你这些骚水只准为我一个人下流,知道吗?”“美得你……”那天起她才知道,其实书记并不高高在上,也可以向他发发嗔、捶捶拳头。后来,游艇泊在岸边僻静处,白芸慵懒地倚在栏杆上,远远地眺望着正和其他人在海滩玩水的丈夫,屁股却向后高高翘起——因为那根不知疲倦的粗物又要插进来了。趁着秦书记正在兴头上,她抿抿嘴下了决心,然后回首可怜兮兮地对书记撒娇:“以后我的……那些水可以只为你流,但要参加那种换妻聚会,太羞人了,我……实在接受不了,阿浩也是这个意思……就是,只让你……哦!轻点么你……”美人软语相求,秦书记当然一口答应。从青岛回来才一个月,田浩就被提拔为市府办公室秘书科副科长。秦书记也很守信用,这2个月来,再没有让他们夫妇去参加那种聚会,白芸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喜事接二连三,秦书记还把自家隔壁原来秦俊的单元“卖”给了他们。120 平米的三房,才40多万,简直是半卖半送!秦书记还让中行的方行长给他们办了零首付的按揭贷款。这幢楼原来准备作市府大院职工公房的,但现在经过房改,有了产权证,而且房子是去年刚交的,秦俊才住过一年,装修全新,家具电器一应俱全。这样的房子,市场上起码值一百万!真是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只是有一点让白芸芳心不安——它和秦书记的单元之间开了一扇门。秦书记解释说,他爱人瘫痪多年,几成植物人,一直在乡下老家疗养,为了节约,自己和儿子只雇了一个保姆,所以打通两个单元,一则方便保姆打理,二则父子俩也有个照应。“现在好了,我的秘书就住在隔壁,还有小……白老师,我就不怕没人照顾了。保姆也可以省了,哈哈……”“看书记您说的,别说这房子等于您送我的,就论我的工作本职,照顾您也是我们应该的,呵呵……”想起丈夫那种受宠若惊的表情,白芸心里真有些不舒服——难道他听不出书记的言外之意吗?搬进新家这几天来,像现在这样独守空房的时候,白芸时不时就会想起自己在游艇上对秦书记说的话来——“那些水可以只为你流”便又羞又悔,羞悔之际,下面就会真的潮湿起来。2个月来,除了搬家那天,白芸就再也没见过秦书记了。旁敲侧击向老公打听,好像书记也没提起过她。“真是奇怪,这秦……老流氓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升了阿浩的职,那种荒诞聚会也不勉强我了,房子半卖半送,还在那里开了扇门,不就是图……哎呀,我这是干嘛呀?这样不是更好,我也……乐得自在,哼!”看着那扇门,少妇的表情时羞时恨,陷在沙发里的小圆臀不时扭扭,一双杏眼水汪汪的。午夜,文化局市场管理处处长李永刚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李处长点燃了第三根烟。客房的门敞开着,那个叫马琳琳的女人半裸着躺在床上接电话,时不时还在床上滚来滚去,发出嗲嗲的笑声,听得李处长心烦意乱;主卧室的门紧闭着,里面隐隐传出妻子“咿咿、啊啊”的呻吟声,听得李处长更是坐立不安。今天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三天前,他亲自把妻子送到秦书记卧榻的龙腾山庄的豪华套房。他以为前任局长霍头神神秘秘对他说的,只是个幌子而已——哪有书记大人跟你换妻的啊?但那副局长的位子,舍不得妻子,怎么套得来呢?所以最后还是狠狠心,亲手把泪眼婆娑的妻子交给了书记。谁知出来后,秦公子还真把他拉到了隔壁套房,里面还真有好些局长处长的老婆和情人。熟人老俞和他老婆郑老师竟然也在其中!老俞有些尴尬,郑老师却大方地挽起他的手说欢迎他这位新成员,性感的睡裙里面竟然连胸罩都没戴。第一次抽签后,李处长和一个县长太太进了房间。大概是由于第一次,他紧张得硬不起来,好不容易硬了,刚抽送没几分钟,却因为那位太太提到秦书记让他想起了妻子,一下子就软了。那太太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那眼神里的不满和鄙夷,却让他感到自尊心受到强烈挫伤。好在第二轮的自由搭配,他选择了熟人郑老师。这回他足足干了二十分钟,创了自己的记录——不知是因为郑老师的体贴和技巧,还是给朋友老俞戴绿帽的奇异快感在作祟。次日回家时,老婆美芬脸红红的,眼睛有点肿,走路有点撇脚,问她话也不搭理,一进家门就躲进卧室半天不出来。李处长看在眼里,有些心疼了。结婚十几年,儿子都上初中了,他还从未想过有一天妻子的身体会被第二个男人占用。十几年了,对老婆的身体早已熟悉得令他再也提不起兴趣,每月那么一两次性生活也多是完成任务而已,宁可自己在外面偶尔花钱买销魂。可现在老婆的身体真被别的男人享用,他又有些舍不得了。正当他开始有点后悔,没想到今晚书记竟亲自登门,还带来了自己的情人马琳琳——明摆着是老色狼食髓知味,要再搞他老婆!先是几分钟冠冕堂皇的客套,其中稍带着关于年底县局级位置调整的模糊许诺,有希望又不十分明确,然后就是“太累了”、“会不会按摩”之类的暗示。最后,可怜的老婆在他的眼神恳求下,还是扭扭捏捏、羞羞答答跟着老色狼进了卧室。作为补偿,书记情人主动把他拉进客房,开始挑逗他。马琳琳是个年轻女镇长,才33岁,一双凤眼鹅蛋脸,长得有点像刘晓庆。精干泼辣,充满活力,在床上更是主动热情。可李处长偏偏无福消受,被她搞得没几下就射了。还好马琳琳毕竟是官场中人,看出他心系妻子,就安慰他说刚开始换妻都这样,慢慢就会习惯,进而享受其中滋味儿,还让他先躺着休息一下,等会儿再来。“书记那边还长着呢,估计得折腾一宿,我们还有大把时间呢……”想着马琳琳这句话,李处长心烦意躁,躺了一会儿,借口到客厅抽烟,其实想听一下老婆那边的情况。听到主卧室里老婆“咿咿啊啊”的呻吟声,他直生闷气——已经有十来年没听过老婆的这种声音了,老色狼真有那么好吗?刚还哭哭啼啼呢!心里又对秦书记想不通得很——放着这么多年轻漂亮的情人不搞,怎么就迷上我家那黄脸婆了呢,都快四十了,脸上虽然还没皱纹,但也没马琳琳好看啊?秦书记可不怎么想。上次在龙腾山庄干过一次后,他就对这个渐近中年的人妻爱不释手。起先羞答答哭啼啼的,一上手,才发现正是深闺怨妇初逢甘雨,几次高潮下来,竟直抽筋、翻白眼,那淫水更是撒得满床都是。事后穿上衣服,又是一副娇娇可人的淑妻模样,正是他喜欢的类型。秦书记搞女人,按他自己的话说是“到了一定境界”了。他注重的已经不是单纯的相貌身材了,他所要东西的更全面,不仅屄貌要美,屁股也要圆白耐操,还有人妻的性格、羞耻度、配合度等等,都是他品尝的重点。他认为女人一生其实有两种初夜:一种是少女时处女膜被戳破,大多女人都经历过;一种是婚后失贞,被丈夫以外的第一个男人插入屄洞,生理上虽没什么改变,但心理上的骤变却绝不亚于处女膜的撕裂。这第二种初夜,因为混杂了羞耻、堕落、新鲜、惊险、刺激等多种使人上瘾的感受,有悖传统道德,所以令很多女人望而却步。也就是说,女人的第二种初夜少之又少,弥足珍贵。一个男人有机会享受到这种初夜,无疑是一种幸运和荣耀;而在以此为嗜好的男人看来,拥有多多益善的“人妻初夜”绝对是一笔不亚于金钱的财富。秦书记就是个“人妻初夜”的富有者。尤其是这些财富大多建立在同僚、下属的身上,每当看到他们唯唯诺诺、想巴结又舍不得老婆的可怜模样时,秦书记心中的征服感、满足感,真是——很高、很空前!当然这一点,在门外偷听的李处长是绝对体会不到的。今晚刚进房间时,美芬还是那副害羞委屈的模样,但被秦书记搂在怀里揉摸没几下,就软绵绵逆来顺受了。对39岁的女人来说,美芬的乳房算是保养得很好了,肥白圆润,摸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人妻的感觉。乳头异常敏感,稍稍一搓身子就颤,被书记大嘴一含一嘬,更是浑身乱扭、“嗯嗯”直哼。再一摸她裤裆,早已湿湿一片,书记心里直乐。甜言蜜语剥光人妻,书记并不着急上马,两指一并,只在她肉洞里挖弄。秦俊特意为他下载的日本AV片,他无聊时也看看。别看小日本其他方面让人讨厌,在色情上,还真让秦书记佩服。敢作敢为的女优,花样百出的淫具,最令书记着迷的还是“潮吹”他在那些人妻中一试,还真有一些女人有这种喷水现象。三天前初干美芬,就惊讶于她的喷水量。现在细细挖掘,才发现真正的潮吹应该是美芬这样的:喷水的形状像喷泉的顶端,水势无力而呈朵朵绽放之态,水质不清而带点浑白,最重要是它出自屄洞,而非尿孔。很多日本片里都是直射而出、水质透明,那根本就是失禁,或者老早就憋着、拍片时故意尿给你看的。“嗯,改天要跟阿俊、小刘他们探讨探讨,嘿嘿……”待美芬喷了两次、抽了两次,秦书记这才提枪上马。在跪趴的人妻身后时快时慢抽送着,听着人妻实在压抑不住时的声声娇喊,他感觉自己就像驰骋疆场的大将军。他爱不释手地摸着人妻那颤巍巍泛着臀浪的肥白屁股,还用拇指沾了些屄口淫水,揉按起那可爱的肛门。甫一接触,那些褐色小皱褶就不耐地一伸一缩蠕动起来,好像既喜欢又不习惯的样子。第一次在龙腾山庄,就发现她对肛门特别敏感,所以他决定今天就给它开苞。借着淫水的润滑,拇指一使劲,滑了进去,指节马上被肛门口像橡皮圈一样箍得紧紧的,美芬发出“不要!哦——”的一声呜咽。再一使劲,整根拇指都进去了,里面软软滑滑很娇嫩的感觉。秦书记心中大快,一边用粗于常人的大拇指扣弄人妻肛门,一边加大了大屌在屄洞里的抽插幅度。只听“咕唧、咕唧”水声大作,人妻大量粘稠的淫液被大屌挤了出来,四处飞溅,绵绵不断。被自己大屌搞出潮吹来,秦书记还是第一次遇见。心中更是大爽,几次强忍射意,愣是把她操得在抽搐中又来了两次绝顶高潮。最后,人妻实在支持不住,白眼一翻,身子软软往前一趴,兀自一抽一抽地喘着。大屌随着人妻的前趴,“啵”的一声弹了出来,又带出不少水花。秦书记顺势坐在人妻腿后,抽出拇指,掰开屁股一瞧,肛门口已经有点变大了,正紧张地蠕动。心里大喜,握起大屌对准人妻肛门压了上去,狠狠一顶,还没等晕乎乎的美芬反应过来,硕大的屌头和粗壮的屌身全操了进去。只听“啊——”一声惨叫,本来软绵绵的人妻一下全身绷紧,脖子反射性地向后仰,屁股夹拢扭摆了几下,想摆脱这突如其来的痛楚。谁知越夹越疼,越扭越有想拉大便的感觉,在书记的好言哄慰之下,只好逆来顺受,放松身体任其施为了。但随着书记的缓缓抽送,几分钟下来,痛楚感慢慢麻木了,取而代之的是肛门里面异常的扩张感和心理上的屈辱感。只有正常性经验的美芬从来不知道肛门也可以用来性交的,强烈的羞耻和罪恶感使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同时,一种异样的、淫邪的兴奋感也在心里偷偷升起。慢慢地,美芬不由自主地向后翘起屁股,微微扭摆起来,但这回不是摆脱,而像是迎合,鼻子里发出“嗯——哼——”像苦闷又像舒服的哼声。秦书记感觉人妻肛道壁上滑腻腻的,还似乎想反抗入侵,不时收缩蠕动,使自己的大屌像套在橡皮洞里,那感觉说不出的美妙!再看人妻,似乎也慢慢开始享受操肛的快乐,哼哼翘臀配合起来,心中大乐,欲火更是高涨,就加快速度,大操特操起来。操到爽时,秦书记想起了自己的“初夜理论”——看来还得加上肛门开苞,这应该也算是女人的另种初夜吧?再看看床单上地图一样的大滩水迹,忽然又想到白芸。“嗯,白芸小美人的屄水也很有潜力,好好挖掘,说不定也能撒这么多,然后让她自己看,羞死这个小馒头!还有她那诱人的小肛门,迟早也给她开了,哈哈……”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