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智斗黑牡丹

智斗黑牡丹


我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我决定改变称呼以示其重,今天的谈话不再称呼她‘杏姐’,而是称呼她李主任,更显得公事公办。我便将冼性感交待我的,变成我的话语,语气和态度上更加郑重,搞的李感性聚精会神,认认真真地听我说完。小吕,你放心吧,我这就去找行长谈去。很明显,李感性的心也是向着我的,我顿感阵线牢固,力量强大,战胜那些无赖的信心倍增。大约半个小时后,李感性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我一进门,看她的神态,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MD,不好,此事可能有一些波折,要不然李感性不会这么沮丧。我默不作声地坐在她的对面。李感性沉思了片刻,才轻声开口。我知道她这是在极力压制心中怒火。小吕,我刚才和行长谈了,不是很顺利。怎么?行长说行里没有这么多的奖励资金,看能不能少奖励点。行里没有这么多的奖励资金,当初为何制定这么个奖励方案。我也是这么问他,他竟然说没想到会拉来这么多存款。日,真他妈的无耻。(我守着李感性口出粗话,她也不在乎了,她也曾和我开骂过。哎,行里屡次都这么个弄法,以后谁还相信。就是,真他妈的无耻加无赖,一群双无分子。小吕,你看少奖励点怎么样?少奖励点是多少?1万。我靠,从50万直接撸到了1万,真他妈会砍,这又不是做生意。我觉得也很不公平,刚才我都和行长吵起来了。(李感性说完这句话,胸口剧烈起伏,想必当时争吵很是厉害。MD,这狗日的把老子的奖励几乎快给抹没了,竟又把李感性给气成这样,我心中的怒火开始不可遏止地腾腾上窜。杏姐,你别生气,我去找行长去,大不了闹翻,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道理在我们这边。(直到此时,我才将称呼给改变了过来,李感性也是维护我的。小吕,你先冷静冷静,我也冷静冷静,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件事。好吧。我从李感性的办公室出来就回到工位上,绞尽脑汁在思考着对策。这时,冼性感从外边回来了。我们两个又到了走廊尽头的无人区。我把李感性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冼梅听完眉头紧蹙,样子很是恼火。你打算准备怎么办?冼梅问我。我还没有考虑清楚。你还考虑什么?你现在就去找行长说理去。李主任说冷静冷静再说。还冷静什么?他们巴不得你冷静下去。李主任已经尽力了,你就别再通过她了,自己去找。冼梅说的很对,那些当官的恨不得我保持冷静,这事必须强硬起来。冼梅回办公室,我直接去了行长办公室。当我敲开门之后,那个一把手正在打电话。他看到我后,态度很是热情地边打电话边向我招招手让我坐下。等他打完电话,我单刀直入地问:行长,我是来问问那50万奖励的事。哦,小吕,我本想等会找你谈谈这件事,刚才你们李杏主任来问过了。是这样的,一是上级行还没有批下这笔巨额奖励来,二是我们支行还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个人奖励。小吕,对你的工作表现,组织上是有目共睹的,今后将会在政治上、名誉上对你开绿灯,把你作为后备干部来重点培养。我RI他姥姥的,这B不亏是当领导的。他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的确有其过人之处。他说的这番话入情入理,深入人心,竟使老子大受感动,怔怔地一时半会儿没有说出话来。他察言观色立即又接着说道:小吕,等上级行批下来后立即发到你手里,不过,你也要做好思想准备,单笔奖励超过10万的,批下来的可能性都不大,何况50万呢?听他话的意思,这件事不怨他,而是上级行的问题。话说到这个份上,已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我礼貌地起身告辞,他友好地将我送出了办公室。我从行长那里出来,本想直接回办公室去,但老远就见冼梅正在走廊尽头无人区等着我。我将行长说的话几乎原模原样地复述给了她,她越听越皱眉头,听我说完,她静静地考虑了好长时间,最后说今天先这样吧。我馋猫样地问她晚上能不能到我那里去?她白了我一眼。臭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那事……晚上我们校友聚会,正好上级行有个干计财的也去,我问问她这笔奖励资金到底划过来没有。嗯,好吧,你去忙去吧。哦,李主任也和我一块去。冼性感和李感性都毕业于本省同一所重点大学,是名副其实的校友。只不过李感性大学毕业的那年,也是冼性感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年。唉,这两个让我魂牵梦绕,牵肠挂肚,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飞了的两个艳色绝丽的大美女,竟在老子最需要女人的时候搞TM的双飞,一块飞去聚会。在老子最不需要女人的时候扎堆般双抽。双飞挨闪,双抽瘪干。冥冥之中似乎两大美人商量好了般,靠时将老子干靠个没完,险些得上前列腺炎。抽时将老子彻底抽干,连个底儿也不剩。老子左手一抓右手一挠,双手空空,孤单落寞地独自回家。进得家门刚刚将方便面下好,手机响了起来。MD,是黑牡丹来的电话。吕大聪,你在干嘛?哦,是芳姑啊!问你话呢,你在干吗?我在加班。是吗?当然的啦。在家里加班吧。我在单位加班。哦,是吗?MD,你个浪蹄子怎么不相信老子。要是相信你,我就不是芳故了。黑牡丹,找我什么事啊?(我故意拖着长腔说。没事,你忙吧。……还没等我说话,这丫就挂断了电话。MD,今天小爷特烦,你这*浪蹄子少来烦偶,偶更不能做那对不起冼性感的事。以后上不上李感性都是另说的,何况你这个比公共汽车还公共的喷泉广场。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吃方便面,呼哧呼哧吃了一半,手机又响了起来。八嘎,又是黑牡丹的,这丫今天怎么这么黏糊。喂,吕大聪,还在加班吗?嗯,当然在加班。那要加到什么时候啊?要加到二半夜,好多工作今天必须做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老子一直很勤快,你不过没发现罢了。不对,你说的不对。我说的怎么不对了?你不勤快,但你的*弟弟是很勤快的,勤快的都快当劳模了。我RI,你这娘们敢*扰老子,等那天老子好好收拾收拾你这浪蹄,看你还敢*扰不。哈哈……(MD,不对,很不对头,这丫哈哈的一阵狂笑怎么听的还有回音?吕大聪,你TM的敢戏弄姑奶奶?给我开门。(这一声吼叫,震的老子耳朵嗡嗡直响。正当我惊慌失措之际,房门传来了哐哐的砸门声。晕,狂晕,这丫原来已经过来了,就在门外边。西洋镜拆穿,死猪不怕开水烫,MD,还怕了你不成。我慢条斯理地起来去给她开门。房门打开,这丫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双手倒背,仰着浪脸,大摇大摆地进来了。鼻子里连连哼着,嘴角抿着,眼睛里充满了捉弄的狂笑,又是一副别开生面的B儿郎当。我嘿嘿坏笑着,没有说什么,又一屁股坐在了破沙发上。二郎腿一翘,吊儿郎当地看着面前的B儿郎当。吕大聪,你这小王八蛋,你不是在单位加班吗?这不刚刚回来嘛。放屁。真的,刚刚回来。睁眼说瞎话,我给你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你房子里有灯光。……小王八蛋,跟姑奶奶玩这些皮儿汤,你还嫩点。刚才和你开玩笑嘛。开玩笑?放狗臭屁,你就是躲着不见我,奶奶的。不对。什么不对。你不该骂奶奶的,你该骂姑奶奶的。我要骂姑奶奶的,不就成了自己骂自己吗?这点儿帐我还是算得过来的。你这个*浪蹄子,是不是好几天没有挨插了,那个地方了?MD,老子今天插死你。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没有丝毫的进攻动作。不但没有进攻动作,还直往后趔趄身子。这丫太过雷霆,老子还真有点儿怕怕。她看到我往后躲,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放浪形骸地呵呵大笑。她几个*呼呼的小浪步,来到我身边,紧挨着我坐了下来。*房故意蹭着我的左肩,惹得老子几欲控制不住,直想就在这个爆了皮的破沙发上爆插她。刚将她抱住准备按倒,忽地想起了冼梅,心中惭愧起来。冼梅为了我的事殚精竭虑,焦头烂额,她现在正在利用校友聚会的机会帮我解决难题,而我却在这里乐悠悠地准备大逛喷泉广场,简直连牲口也不如。想到这里,我急忙将燃起的熊熊欲火极力压制下去,平静地对黑牡丹说:黑牡丹,你吃过饭了吗?吃过了。怎么吃的?哼,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请客,那家伙胖的像个皮球,色迷迷的三角眼让人看着极不舒服。哈哈,你怎么不和他上床?滚你奶奶的,你以为本芳姑就这么烂吗?即使上床,也得相中了才上。那家伙简直就是个鼓足气的气蛤蟆。看着就恶心,还和他上床,哼。他要给你买车,送你金钱,给你别墅,你还这样吗?送啥我也不干,姑奶奶还没将钱看得这么重。黑牡丹说这话我信,她虽然色浪,但必须得让她看上眼才行。她相中谁上谁几乎百分百。但如果她看不上眼,对方上她的机会几乎为零。这丫的男女关系是乱,但乱归乱,却是很有原则性,乱而不烂。黑牡丹的老爹是个小企业主,哥哥在老家还开了个酒店,是当地有名的大户。黑牡丹这样只是思想前卫,贪玩的表现。青春年少莫羞涩,应趁稚嫩浪疯颠。涉帅猎俊潘安貌,身边美男裙下倒。这首诗是黑牡丹嘴上经常念叨的,据她自己说是进入大学校门第一天作的。我估计这丫在中学时代就已经作好了,只不过到了大学后,充分施展罢了。她媚目勾魂地瞅着我,慢慢向我靠近。MD,她这媚目不是勾魂,而是直勾*弟弟,勾的高姓小丸丸拼命欢跳着加班加点制造着精华。我被古欠之火迷乱了心窍,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刚要迎媚而上,忽地一下,冼梅似乎来到了我的身边,在旁边愤怒地注视着我,我立即又老实起来。黑牡丹这时已经闭上双目,伸着红红的嘴巴来亲我。我往后一躲,伸出左手,左手掌迎住了她的肉肉嘴唇。这丫以为亲到了我的嘴唇,开始吸吮起来,舌头也伸了出来,直接舔住了我的手掌。MD,舔的老子的手掌的。过了几秒钟,这丫感觉不对劲,急忙睁开了眼,这才发现亲的是我的手掌,顿时有些恼怒,伸手就将我的左爪打开。吕大聪,你他奶奶的到底怎么回事?我伸手指了指剩下的那半碗方便面,说道:黑牡丹,你吃饱了光想着淫欲了,老子现在肚子还空空如也呢。呵呵,好,你快吃吧。MD,快吃?门都没有,老子还就非得来个细细咀嚼慢慢吞咽,拖得一时是一时。她看我吃饭,就起身开始参观我的窝,每个房间都巡视了一遍,转了几个圈后,她忽然对我说:吕大聪,你住的房子不小啊,房间空着多可惜,我们两个在一起住吧。我一口方便面刚刚嚼碎准备吞下肚去,她这一句话让我将这口嚼碎了的方便面都喷了出来。刚说和你一起住,你就喷饭,你是被吓的还是高兴的?哈哈……我的样子确实很狼狈,急忙将喷出的细碎方便面打扫干净。黑牡丹,你她妈的开什么玩笑?你过来和我一起住,要是让我对象知道了,还不得剥我皮抽我筋。啊?你有对象了?嗯,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能没对象嘛?想当剩男也当不上啊。呸,你算什么优秀男人,你可别寒碜我了。RI,你嫌我寒碜你,那你还勾引我干吗?NND。哈哈,你这小王八蛋不算优秀,但却很可爱。你少她奶奶的在这里和我耍贫嘴,等我吃完饭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说完这句话开始慢慢腾腾地吃剩下不多的方便面,心中则是惶惶然起来。如果冼梅聚完餐再跑到我这里来,发现有这么个性也淫也的浪蹄子在这里,那我就惨了,不但丢美人还TM丢江山。越想越焦急,但又不能强行将黑牡丹撵出去,那样太也没礼貌,毕竟是同学,还曾经云雨过。如果让她继续留在这里,后果真的很危险。她如果卯足劲勾引老子,就凭老子这点薄如蝉羽的意志力,不用她很勾引,就会把她抱上床海办。MD,这种事处理起来真是破费心思,破伤脑筋,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倒是把方便面喝了个底朝天。算了,既然没有办法,那就顺其自然吧,该死上口下巾朝上,索性破罐子破摔。我刚从洗手间洗完手脸出来,黑牡丹的手机响了起来。黑牡丹一看来电显示,立即呈现不耐烦的神情,连接也没接就直接挂掉了。黑牡丹,你手机响了怎么不接?烦。烦也的接嘛,别这么没礼貌啊。滚边去。(MD,这丫竟让我滚边去,老子是为你丫好,好心当了驴肝肺。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她还是直接按了免接键。连着又响了好几次,她最后竟关机了。我一看她那样子,心中立即有了主意,禁不住内心嘿嘿直乐。黑牡丹,你怎么关机了?如有急事,你岂不坏事。能有什么急事,我不关机就会被他烦死。黑牡丹,你可是明星级人物,你要关机了,地球可能都要停转。你他奶奶的少拿本芳姑寻开心。刚才是谁给你打手机?卞鲁宁。卞鲁宁?……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前几天我碰到的那个和我同行的小伙子?不是他还能有谁。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