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计划与实践

计划与实践


他不可能找不熟的人。风险太大,他也不愿意。他只有一个人选:包强。包强是他的多年朋友加同事,东北人,相貌身材还算可以。而且陈萧原知道包强一直垂涎安安。因为陈萧原和安安曾经闹过一次别扭几乎分手,陈萧原只得住到包强家。哥们之间几倍酒下肚,包强曾经提起:“既然你们要分手,我不瞒你说,安安就是我要的那种。 结婚不要,操操是够爽的。兄弟已经赚到了。想开点。我也真想操啊。“当时陈萧原告诉包强他拍过很多安安的裸体照片,包强甚至提出愿意以一切条件交换。但后来两人很快就复合了。但是每次包强见到安安,都会不经意间嘴上占点便宜。安安被很多男生追过,觉察到包强的调戏。她和包强关系一般。一方面她也挺感谢包强对陈萧原工作的帮助,偶尔还会请他吃饭,但是内心也有点点讨厌厌烦包强,在陈萧原面前都是直称他是癞蛤蟆,每次陈萧原和包强在一起,安安偶尔还会找个理由离开。但是陈萧原觉得包强是铁杆好友,而且也知道包强的各方面底细,越是安安讨厌,越觉得刺激。更重要的是,陈萧原的工作其实是包强推荐的。这是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这个工作对陈萧原来说太重要了。所以陈萧原心理总潜意识要感谢他,似乎亏欠了他似的。 趁着自己没有后悔,陈萧原约了包强下班喝酒。包强压根没想到会有这种美差事。愣了几分钟后才努力抑制自己心理的狂喜。有着共同的目标,两人迅速约好了所有细节。陈萧原告诉包强所有要注意的地方。时间就定在这周五,恰恰周六是包强的生日…… 于是理所当然的从包强的生日派对开始了。安安挨不过面子也勉强同意去了。派对上人很多,包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粘在安安身边东拉西扯的聊天,这使得安安有点厌烦,始终冷冷的不愿多说话。陈萧原故意拿了杯在角落和别人聊天,偷偷观察着安安。安安无疑是人群中最靓丽的。又是黑色的职业装。刚刚从公司赶来。今天穿的是套裙,脖子上还围了块丝巾,淡妆让她在灯光下令人着迷。包强在她身边色眯眯的样子显得格外丑陋,而安安却环顾着四周,似乎在想法脱身。陈萧原拿了一杯龙舌兰酒,拉了几个朋友,走到安安身边,挡开包强说:“周五周五,来喝一杯”。安安酒量很差,由于性格火辣直爽,也会喝一点,但很容易醉。但大家一起哄,正好又可以躲开包强,也没多想,就一杯下肚。陈萧原偷偷对包强使了个眼色,包强深吸一口气,不被人注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鸡巴,走到一旁。陈萧原知道,包强已经期盼的无法控制了。 酒会结束后,包强先离开了酒吧。隔了30分钟左右,陈萧原戴着微微有点醉意的安安回到家。终于熬到周五,轻松下来,晚上的活动只有一项:sex。一进屋,两人就默契的亲热着一起走进浴室。冲完凉后,陈萧原围着毛巾先出来,假意要查收一下邮件,趁机给包强打了电话。而此时包强已经回家冲完澡又冲到陈萧原家楼下守候了。安安此时仅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批了调浴巾在床上无聊的换着频道。陈萧原看着性感漂亮的安安,心理涌起一丝愧疚和犹豫,但是强烈的变态的性幻想已经牢牢占据了他的头脑。 他想,就这一次,拍一些照片。以后就用照片来幻想,绝不重复。于是他故意想野兽一样冲进卧室,扑到安安身上。安安笑着娇滴滴的缠着他的身体,触摸着陈萧原早已硬起的器官。两人爱抚亲吻了5分钟,陈萧原一把抓住安安的双手,举过头顶铐在了床杠上。这是他们经常玩的项目,安安顺从的被固定在了床上再也无力保护自己。浴巾已经被撤掉,安安的上身已经赤裸。两个乳房随着身体微微颤动。下身还穿着内裤。性感修长光洁的两条腿放松的交叉着。陈萧原接下来象往常一样给安安带上眼罩。这个眼罩还是他们俩一起旅游时飞机上拿的。安安很喜欢带眼罩,觉得很让人放松,确实,这样安安的害羞会少一些,而且也愿意陈萧原开灯欣赏安安的侗体。拍裸体照也不会那么排斥。但是今天戴的眼罩,却比以往有了更深的意义……陈萧原又回身打开音响,播放早已准备好的爵士CD,一方面可以盖过万一出现的可疑的声音,又可以分散安安注意力。同时陈萧原颤抖的拨了包强的电话……然后默默的挂掉…… 陈萧原又侧身拿出相机,凑到安安的耳边轻声说:“拍裸照让别人欣赏好不好”。安安调皮的轻声呻吟:“不要……”。陈萧原继续说,我让别人一起来操你好不好。安安娇滴滴的扭动着半裸的身体:“不要……不要……”。安安配合着陈萧原的幻想,但是她没有想到,今天这些都是真的。后者是陈萧原自己期盼的,而前者是陈萧原也没有想到的。1分钟后,包强已经出现在卧室门口了。陈萧原进屋的时候特意没有关死门。包强已经蹑手蹑脚的溜进了家中,而此刻已经呆立在半裸的安安的床前。他梦寐以求的却无法得到的安安此时已经玉体横陈在他眼前。 墨蓝色的眼罩使得安安完全不知道卧室里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一个她认识且略有厌烦的男人。酒精和音乐的作用,加上对陈萧原的完全信任,使得安安完全沉浸在对性的期待中,丝毫不会怀疑到自己将被3P。 眼罩下仍能辨认出安安美丽的脸庞。几乎完全赤裸的侗体展现着美丽的曲线。一对极具弹性的乳房随着安安的身体的每一次移动而颤动。双手被交叉一下牢牢的绑在床沿,完全再无法保护自己。从美丽光洁平滑的腹部,慢慢往下到小腹。即使是躺着,美丽的女人的曲线仍然勾勒出安安的细腰和臀部,安安全身只留着一条紧贴在平滑的小腹上,勉强包裹住神秘地带的白色紧身内裤。 修长的双腿紧绷到脚背,趾尖。似乎有点不安,又似乎充满情欲的交替微微屈起。包强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 他马上就有机会完全占有安安了! 陈萧原示意包强退到卧室门口,怕万一有情况,包强可以迅速躲在外面。同时他开始了对安安的进攻。 从耳垂,脖子,肩膀,乳房,细腰到修长的大腿,小腿,脚踝,趾尖。安安开始呼吸沉重了。陈萧原不断的变换进攻节奏,然后开始用手指隔着安安内裤,快慢结合的摩擦安安的阴户。很快,伴随着安安的呻吟,内裤已经开始渗出水来。陈萧原得意的瞟了一眼包强,发现包强已经性急的把自己脱光了。也许为了逃跑方便,包强竟然都没有穿内衣内裤。下面“愤怒”的挺立着充血肿胀的肉棒,像是饥渴难耐的饿狼发现了羔羊。包强的目光饥渴的盯着安安,嘴巴半张着。他们俩是一直的朋友,常一起去运动,互相坦诚相见也丝毫不觉意外。但两个肉棒都这么血脉喷张的高翘着的,还是第一次。陈萧原轻轻哼笑了一声,狡黠的盯着包强,停了几秒钟,然后双手慢慢滑过安安的修长的长腿,然后轻轻的用手指勾住了安安的内裤的两侧,非常缓慢的轻轻的往下拉。安安轻微的全身颤了一下,不易察觉的稍稍抬了一下屁股,于是包强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安最后的那道防线开始崩溃。 首先露出的是安安一小撮黑黑的小芳草,随后隐约可见内裤已经有点湿了。慢慢的内裤被拉到膝盖,滑过小腿,绕过一个左脚脚踝,挂在右脚绷得笔直的脚背上,最后被陈萧原完全脱下,顺手丢在了包强的脚边。包强痴痴的看着垂涎已久却自知自己不可能得到的安安,双手过头顶被牢牢固定在床上,眼睛虽被蒙住,但还是能分辨出精致美丽的,不知是酒精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红润的脸蛋。身体已经被剥的精光,美丽迷人的赤裸侗体期待着被享用。包强轻轻的捡起安安的内裤,深深的闻了一口。一股清香让他陶醉。还未等他回过神来,接下来的一幕几乎让他无法控制:陈萧原轻轻抓过安安的双腿,慢慢的分开放在两侧,然后转身得意的狡黠的一笑,挪开身子故意让包强看清楚。此时包强清清楚楚可以看到的是安安正面全身完全一丝不挂,两条修长紧绷到趾尖的双腿屈起大幅度的分开,大腿中间一览无遗的展现出安安渗着清白色液体,粉嫩粉嫩的美丽肉鲍。包强有点紧张的走进几步,但看到安安手被牢牢绑住,眼睛被蒙上,在音乐声中轻轻的呻吟着,完全一副无法保护自己,准备放任别人玩弄的样子,一下子兽欲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包强贪婪的把目光紧盯着安安的神秘花园,只见黑的略略发蓝的一小片阴毛下,安安的花朵似的肉鲍,淌着一些清白色的液体。粉嫩的阴核顽皮的稍稍突起,大小阴唇中隐约可以见到神秘的淫穴。此时,陈萧原在一旁令人羡慕的对着安安的裸体快速的按动着相机的快门。一张张安安全裸分腿照留在了相机里。陈萧原随后侧过身,向包强示意了一下,低下头开始用舌头进攻安安。 一阵进攻后,安安已经无法自持的呻吟了。戴着微微的醉意,尽情的享受着下面传来的一阵阵电击。安安扭动着赤裸的侗体,似乎要摆脱被玩弄的命运,却一阵阵迎合着陈萧原的舌头和手指。包强目不转睛的看着安安的粉嫩的小肉核被陈萧原的手指快慢结合的撮弄着,淫穴口不断流出爱液。呻吟声越来越大,渐渐变的无声的干涩。陈萧原看安安已经完全沉醉了,偷偷示意包强接上。他刚让开,包强立刻扑上去,先贪婪的把安安又从头到脚看了一边,仔细看了看安安的整个阴户,这才在陈萧原的催促下开始重复陈萧原刚才的进攻。而此时被捆绑住双手的安安丝毫没有想到,她全身全裸着,双腿分开,下身的神秘地带正超近距离的面对着她一直有点讨厌的猥琐的人,还配合着让他玩弄自己着。 此时陈萧原已经偷偷再旁边默默的拍照。电子的声音早就被调成无声。于是一张张自己的女人被朋友添着阴户的火辣的照片留在了相机里。 几轮进攻后,安安已经几次高潮了。不时呻吟着:“进来……操我……玩我……”。陈萧原看了一眼包强微微颤抖着的阳具,知道他已经无法控制了。于是示意他插入。包强回头用眼神确认了一下,仿佛在说:“够哥们”。急不可耐的分开安安的双腿抗到肩上,低头看着自己的阳具慢慢的插进了他一直幻想的安安的阴户里…… 安安完全不知道,也绝对不可能想到,现在的她,水嫩的阴户正紧紧包裹着包强的强有力抽插着的肉棒。自己正在被包强操着!随着包强有力的冲击下,安安扭动着被牢牢绑住的身体,绷直着全身,脚尖挺直被包强抓在手上,大声的呻吟着。而陈萧原在一旁默默的用相机摄像着。 包强盯着安安戴着眼罩的脸,仿佛充满着仇恨似的占有欲:安安,我终于也上了你了!现在你又能如何阻止我玩弄你操你呢?!包强偶尔用力又有些心虚的抓几下安安的乳房,扛着安安性感修长光滑的两条长腿,向两边分开着,充血肿胀的肉棒贪婪的在安安的肉穴里抽插着,时不时轻轻的无法控制的喘着气,好在被音乐声完全盖过,而微醉的沉浸在性快感里的安安也丝毫未察觉到操自己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几分钟后,包强忽然加快了频率,还没等陈萧原反应过来,包强看似痛苦的拔出阳具,而充血肿胀的阳具还在做最后的搏动,一股股白色粘稠的液体被挤出龟头,射在床上。而安安的阴户里也流出不少包强的精液。陈萧原是同意包强不带套的。因为他不担心包强有任何不健康,而且安安现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受孕。但是事前还是约好是最后看着安安被陈萧原操自己手淫射精,这样最不会被安安察觉,而且自己女人被别人内射还是让陈萧原很不爽。但是面对安安的包强,控制起来确实太难。包强戴着歉意意犹未尽的继续抚弄着自己的阳具轻轻退下来,陈萧原赶紧丢下相机接上去继续爱抚着安安,而安安丝毫未发觉自己已经被别的男人内射了,还轻轻咬着嘴唇呻吟:“快来……嗯……”。 此时包强顺手轻轻拿起相机,示意帮陈萧原拍照,然后迅速按下了快门。他拍的角度,都正好是安安正面全身全裸的样子。两条修长的腿大张开着,中间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展现着。而小穴里还在流淌出包强的精液。安安还在呻吟着催促着,陈萧原赶紧示意包强赶紧退下,然后马上把自己已经等候多时的肉棒,轻柔的又滑进了安安那意犹未尽的淫穴里,开始了有力的抽插 .陈萧原满足于自己一手策划的性幻想终于成真,安安被别的男人操过的现实,让他脑子里有一丝愧疚,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很快,陈萧原满足的吼了一声,一股精液倾泻而出,射进了安安的身体。而此时包强已经如同约好的那样,已经蹑手蹑脚的离开了陈萧原的住处了。 狂风暴雨后的陈萧原满足的解开绑住安安的绳子,摘下安安眼罩,深深拥吻了安安美丽的脸庞,似乎带点歉意又似乎带点邪恶。然后看着安安踮着脚走出去冲凉。他猛然想起了他的相机,要赶劲处理一下,万一安安要看就完了。可是他却发现相机不在床边。他心一凉,赶劲翻身下床,发现相机在进门处的茶几上。也许包强帮他拍完照片,又去看了一眼,然后放在地上?陈萧原不傻,床上的真实侗体不多看几眼,花时间冒险看照片?他马上意识到,相机里所有的照片都已经在包强的iPhone里了!这是包强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已经几乎确信,自己漂亮女友最近几次被他拍的裸体照片加上很多身着内衣摆pose拍的性感照片,已经全部流落到他的朋友包强那里,更让他抓狂的是,有一次拍了一些安安刚被内射后,正面分腿全裸的照片里,安安的眼罩已经被他当时调皮的摘了……而虽然多数戴着眼罩,可是眼罩又哪能完全挡住安安漂亮的脸蛋。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