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尾声

尾声


陈萧原迅速冲到客厅,拿了一张西班牙语的流行乐CD。这张CD是陈萧原开车时偶尔听到后买的。快节奏,吵嚷,夹杂说唱和背景女声的呻吟。显得非常暧昧,迷乱甚至情色。然后充满着淫欲的邪恶的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Eri的电话。拨通后两边都没有说话过了5秒钟,陈萧原默默的挂断电话。一切都是陈萧原和Eri他们谈好的那样。 当音乐开始萦绕在整个卧室的时候,陈萧原从衣橱里拿出安安的一条彩色丝巾,走到床前,狠狠的压住安安的双手,紧紧的缠绕了几圈,然后牢牢的把安安的双手交叉过头顶的绑在了床杠上。然后打开抽屉取出圣诞出差时航空公司飞机上新发的墨绿色的绒布眼罩,把安安迷人诱惑的双眼慢慢遮住,再把松紧带绕在安安头上。陈萧原退后一步,欣赏着属于自己的美丽的安安,象一个堕入敌人之手的性感女精灵,被捆绑住而再无法保护自己。而身体被剥的只剩最后一点点可怜的防线,暴露着火辣的身。酒精象毒药一样使她丧失斗志,甘心沦落,无可奈何的任人玩弄。 陈萧原开始缓慢的随着嘈杂的音乐节奏,从上到下一边吻,一边轻重结合的爱抚着安安。脸,肩膀,肩胛,腰,小腹,腿内测,小腿一直到靴子上部。安安对前戏的反应,陈萧原再熟悉不过了。当安安开始呻吟的时候,陈萧原的进攻对象已经开始转向安安提拔柔软极富弹性的乳房,偶尔滑过乳头。当安安开始扭动被绑住手的身体,同时显得焦躁的交替屈起腿,摩擦大腿,陈萧原知道,安安想让自己快些去进攻安安现在最需要滋润的地方。可是陈萧原并不着急,仍然伴随着安安的呻吟,抚摸着腿和小腹。偶尔突然用整个手掌插进安安两腿之间,然后用中指隔着内裤滑进小峡谷里,每次都激起安安重重的喘息和略有之后的大声呻吟。陈萧原的手指已经感觉到安安那里又湿又热。 陈萧原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不去想今天会发生什么。他告诉自己这一切本身也是不可避免了。其实他内心还在逃避着一种深深的自责。与其说是自己的变态性幻想,倒其实不如说是自己其实自始至终都对接下来要发生的有一种野草般疯长的邪恶的期盼。正在此时,陈萧原已经看见Eri他们已经都走进了卧室。于是,这场游戏终于开始了。 一共来了3个人。Eri,梁和熊。另一个不知什么原因,也许因为害怕顾忌退出了。3个人显然已经在客厅把自己脱到只剩一条Boxer的内裤。由于音乐的缘故,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陈萧原竟然都完全没有听见。他们一进来立刻象当时的包强一样,呆立着目瞪口呆,贪婪的看着床上近乎裸体的呻吟着的安安。下面已经齐刷刷竖起了帐篷。安安的双手已经被牢牢绑在床上,眼睛,耳朵都察觉不到任何异样,反倒是在酒精的作用之下,放纵着自己的感官情欲。但是Eri他们仍然显得有点害怕和顾忌,僵直在一旁。裸着身体的陈萧原也有点不知所措。此时气氛有点异样。大家都尴尬着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时安安象是故意要打破这种尴尬似的,长长的嗯了一声,主动翘起左腿,轻轻绕过陈萧原的身体。这样安安主动打开了她的双腿,让陈萧原在她双腿之间。陈萧原知道,安安想要他进攻她的最后的城池。 Eri他们立刻绕道床边。此时安安两条光洁的长腿向两边屈起打开。一双大绒毛靴子仿佛是两个大枷锁,压住安安的腿分开在两旁。而安安最神秘的地带,只隔了一层蓝色的已经被浸润了的比基尼内裤,完全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陈萧原忽然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或是说犹豫了。先前的包强,因为很熟悉,而且恰恰是包强很想得到安安确不可能得到,陈萧原的淫妻幻想和炫耀欲能得到很大的满足。然而面对Eri他们,由于先前的陌生,又因为年纪的略微差距,陈萧原觉得很不情愿。可是同时,陈萧原想到自己的安安要被这样3个不熟悉的血气方刚的男孩子玩弄,又禁不住色欲充满了头脑。 正在犹豫之际,Eri也许早就经验丰富了,竟然已经似乎完全放开,轻轻走到安安身旁,对陈萧原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不要动,然后忽然一把拉住被安安压在身下,不易察觉的露出一小截的的胸罩带子,熟练的一扯,然后顺势另一只手抓住安安的胸罩一拉,整个胸罩已经随着安安的一声呻吟,被扯掉捏在Eri手上。陈萧原吓了一条,一下子从思考中回复过来。Eri鲁莽的对他的存在似乎满不在乎的举动让陈萧原意识到:今天接下来发生的事已经不可避免了。这一场游戏已经按照商定了的开始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绝对不能让安安察觉正在发生的事,这也迫使陈萧原即使想退出,也已经很难了。而且由于安安露脸的裸照还在他们手上,加上他们的协议和陈萧原的心底肮脏的幻想,陈萧原只能让这一切继续。 安安的乳房随着胸罩被扯掉,一下子脱离的束缚,富有弹性的抖了两下,即使是躺着的姿势也显得很饱满,顿时成为现场5个人饥渴的目光焦点。安安除了蓝色比基尼内裤,已经赤裸裸的了。 Eri很想去扯掉安安最后的防线,但也显得有点犹豫。而另外2个则满眼喷火的盯着安安的身体。象是想把安安的内裤融化掉。这时陈萧原心情有一丝懊悔,害怕,沮丧,但似乎更多的确是炫耀,邪恶。他得意的颤抖着双手拉住蓝色比基尼内裤的两头,轻轻一扯。蓝色的小三角裤顿时失去形状缩成一小块,似乎想做最后的挣扎而拼命要守卫最后的神秘阵地,但是马上被陈萧原拉起,脱离安安的身体,丢在了安安被绑缚着的手边。安安本来就是大大的分开着修长的双腿。此时的安安,除了UGG的绒毛靴,已经全身一丝不挂,分腿裸体呈现大家面前…… 音响里正好一首歌曲结束,卧室里一片寂静。大家饥渴的目光的焦点,都在分开两腿,全身赤裸被绑在床上的安安身上。安安轻微的左右扭动了一下身体,双腿象是无力举起可爱的大绒毛靴,任由它们向两边分开。中间的花丛,浸润着自己的爱液阴户肉鲍,都毫无保留的静静的被欣赏着。 又一首音乐想起来了。暧昧的女性和声,象炒豆子似的墨西哥音乐,裹着浓浓的色情,充满了卧室。陈萧原起身象是故意让大家看清楚安安赤裸的肉鲍。但是随着陈萧原的起身,安安羞涩的把膝盖并拢,靠在床上,而小腿套着大雪地靴还叉开着。陈萧原立刻弯下腰,用双手粗暴的撑开安安的膝盖内测,把滚烫的舌头按在了安安的女性生殖器上,轻重结合的添着。 似乎是想本能的炫耀自己的本事,陈萧原使出浑身解数,让舌头,舌尖在安安的肉鲍上来回翻滚。而安安大声的呻吟着,用力绷直全身,时而忽然扭动一下,象是要摆脱,但又更像是要迎合,尽情的享受着下面传来的一阵阵无穷的快感。而Eri已经毫无忌惮的脱掉内裤,露出怒然挺立的肉棒,一手还抓着安安的胸罩,一手旁若无人的开始套弄。其他人也陆续脱掉自己的内裤,开始套弄自己的武器。谁又经得住这种场面的撩拨? 陈萧原此时得意的看着这么一副奇怪的画面:3个陌生的大男孩对着被分腿裸体绑住的安安手淫,愈加卖力的用舌尖探寻攻击着安安的最终性感地带。 看到他们很自觉的象预先在咖啡厅经过谈判商定好的那样开始自我手淫,陈萧原也其实开始放松下来。而最放纵自己陶醉其中的确还是安安。她完全不知道,在自己最隐秘的卧室,竟然在3个几乎是陌生的,在自己手下干活的大男孩的眼皮地下,放纵的享受着最隐私的性爱。而自己的裸体,包括自己的阴部被玩弄的样子,都毫无保留的被观赏着。 陈萧原开始仅用舌尖着重进攻安安最“怕”的阴蒂。撩拨,快速轻触,按压,用力添过,缠绕。舌尖和安安的那一小块粉嫩粉嫩的小肉突起疯狂的起舞着。安安的呻吟顿时成了一种象是有点略略滞后的,自嗓子深处发出的,沉重干涉的,充满挣扎,享受甚至绝望的,被抑制住的干喊。同时全身从被绑住的双手,到分开的套着绒毛雪地靴的修长双腿都崩的硬直,有时连陈萧原都抵不过那种力量,不得不用双手用力顶住两膝内测,顶向两边,让双腿最大范围分开,暴露出完全不设防的阴户。 安安正在Eri面前尽情享受着今天第一次高潮。 等到安安稍稍缓和下来,陈萧原暂停动作,抬起头,得意的欣赏着安安已经湿透了的肉鲍: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安安的粉色湿润的阴唇随着大幅度分开的双腿略微张开,里面微小羞涩的淫穴口微微的偶尔一张一合。清清的淫液似乎还在慢慢流出。整个美丽的阴户,连带旁边一小撮黑黑的草丛完全湿润,期盼着等待着。外阴唇突起到上面交汇一起,包裹着稍稍突出的阴核,上面也沾满了唾液和淫液。安安的全身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脸,乳房和胸口现出明显的红润。两条玉腿仍然绷直分在两边。 陈萧原又爱抚了一边安安,然后一只手用力把安安左腿顶开,一只手开始熟练的沾着安安的淫液,拨弄起安安的那突起的小肉球。顿时,伴随着安安沉重的喘息和呻吟,又一次向高潮的冲刺开始了。 几次的反复表演,安安在Eri面前已经享受了2,3次连续的高潮。带着醉意,安安开始呻吟:“操我吧……不要玩弄我了……不要了……插进来吧……”。陈萧原注意到Eri他们的手淫已经时断时续了,也知道他们已经快受不了了,于是停下来让开身子,做了个手势和Eri换了个位置。此时Eri马上拿起陈萧原丢在椅子上的几个安全套中的一个,熟练的套在挺立的央棒上,正面面对着被缚住双手,分腿全裸等待被轮奸的安安。 Eri扫了一眼陈萧原,然后仔细又盯了一会全裸的安安,用上手抓住安安露在绒毛靴外的小腿,霸道的分到两边,最大限度的暴露出安安的阴户,然后看着自己的肉棒终于缓慢的滑进了安安的阴户,伴随着安安的一身啊~,深深的插入安安的体内。 陈萧原紧张的盯着Eri的动作,生怕安安有任何察觉。但显然,安安已经完全沉醉在连续的高潮里,此时正享受着来自阴道的麻痒。 Eri的阴茎很粗,长度平均。他每次动作并不快,但每一次都很有力,而且都深深的插到底。每次都能得到安安一身呻吟作为鼓励。Eri紧盯着安安被蒙住双眼的脸,不知心里在想着些什么,但是可以想象他此刻巨大的满足感:能够肆意占有公司里如此的美女!很快,Eri稍稍加快了一点节奏,然后慢慢拔出肉棒,轻轻把安安双腿放下交给早在一旁跃跃欲试的梁。自己悄悄挪开身子下了床到一边。一切都是Eri答应陈萧原的那样。 梁默契的接过安安的双腿,但是出乎意料的忽然低头笨拙的模仿陈萧原添了安安的阴户几下,一脸坏笑的抬头扫了大家一眼。陈萧原怒目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象Eri一样分开安安双腿,把早已套上套子的肉棒急急的插进了安安的阴户。 此时在一旁的Eri看着这一幕,不停的用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当看到梁把肉棒插进去的瞬间,Eri轻轻干吼了一声,随着肉棒的跳动和手急速的几次套弄,Eri射精了。顿时可以看到,避孕套前端的空隙,马上被白色的精液填满。Eri等了10秒钟,熟练的拔出阳具,摘下套子打了个结,拿在手上。 陈萧原估计了一下,Eri其实在安安体内抽插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过40秒钟。他很“默契”的按照事先的约定,只真正享用了安安的肉体一会,以最大的避免事情被发现而不可收拾,同时按照保证的那样带着安全套,外射。 陈萧原略带满意的转过头看着正在用力操安安的梁。他其实很讨厌梁。一来梁是第一个和他联系的,而且梁长到比较矮小,一直似笑非笑,显得非常狡猾猥琐。同时梁刚才的突然举动很让陈萧原不爽。但是现在他也只能非常郁闷的看着梁充满征服欲的用双手挡着安安双膝内测悬空撑着趴在安安身上。这样安安的双腿也是被最大范围的打开着,向上暴露出阴户。而梁的充血的肉棒肆意的在安安的阴户里来回抽插。安安由于腿被梁这么撑开,阴户和整个屁股被迫只能稍稍向上抬起,这样梁可以插入到很深。也许安安接受着这样的压迫和刺激,随着梁的每一次深插,回应着一声呻吟。而被缚住的双手,象是知道自己竟然被手下的实习生轮奸,无可奈何的扭动着。梁忽然停了一下,松开一只手,抓起先前被脱掉扔到安安手边的蓝色比基尼内裤,往安安微张的嘴里塞。陈萧原几乎要愤怒的跳起来。但是意想不到的是,安安竟然稍稍张开一些嘴,配合的让梁把内裤全部塞进安安的嘴里,然后晃动了几下美丽的脸,“呜~呜~ ”的发出让人心生怜悯的似乎很无奈的悲鸣。梁重新撑开安安的腿,面露得意,邪恶和满足征服的看着安安,继续开始来回抽插着。 陈萧原看着安安。安安被蒙眼绑住,双腿被顶的大大分开高举着,屁股被迫抬起。可以清晰的看到阴户里插着的梁的阴茎,随着梁的动作,露出一截,马上又完全没入安安体内的来回抽插着。美丽性感的安安就这样被一个小丑似的令人讨厌的人,抓住,绑住,剥的精光肆意的玩弄抽插发泄。2分钟过去了,陈萧原怒火中烧,真想一拳把梁打下来。就在此时,梁忽然快速抽插了几下,慌慌张张的拔出肉棒。陈萧原已经看到,梁的肉棒前端明显一涨一涨,而避孕套前端也迅速的被梁的精液填满。 陈萧原为了把握局面,努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而这是,安安似乎也被梁突然拔出阴茎弄的有点不舒服,轻轻嗯了一声。而下一个实习生已经乖巧的连忙上去爱抚起安安的双腿。安安虽然没有肉棒插在体内,但是确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两条腿最大限度的向两边分开,整个阴户略略向上正对着下一个实习男生:熊。熊脸上仍然凝固着惊喜的一边爱抚着安安的双腿内测,一边近距离的观察着安安的整个肉鲍。此时的肉鲍已经完全湿透,清楚的看到,粉色的极其娇嫩的浸在液体里的肉,围出的微微张开的小小的阴道口。 熊长到象他的姓一样,很粗壮。但是也许由于他是3个当中年纪最小的,性格看起来还很腼腆。近距离看着安安最神秘的地带,竟然只顾呆看,似乎不知道应该接下来做什么。当然,这种事不需要担心。一会,熊就抓过安安的一条腿,高高屈起举起,不知是否是源于害羞,熊故意让安安的大绒布靴正好遮住了自己的脸的一侧。另一只手撑在安安的腰边,同时用一边膝盖顶在安安的另一条腿的大腿内测。这样安安又被完全禁锢成一种双腿分得很开的被奸姿势。 陈萧原看到躲在靴子后的熊,心中暗笑了一下,忽然受到什么启发似的,急急忙忙悄悄打开抽屉取出照相机,不顾其他人的目光,无声的拍起照来。对,陈萧原忽然想,我也要强行把他们的样子也拍下来,不管今后做什么用,陈萧原总觉得应该拍下来。似乎是要抓些对方的把柄,又或是满足自己的终极幻想。 陈萧原开始担心拍照会不会被Eri等人拒绝,导致场面失控。但是出乎意料的是,Eri确已经完全放开,也顾不上自己也裸体,竟然主动在镜头前比划起姿势来。其他几个人看Eri这么high,也无所谓似的看陈萧原拍照。陈萧原有意又或是装作无意的主要拍着安安被固定成如此分腿全裸的样子被一个曾在她手下实习的男人操着的样子,同时也把所有3个人都拍了照片。 当镜头对这梁的时候,梁充满轻蔑的举起打了一个结,装满梁的精液的避孕套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让陈萧原气的差点把相机砸在他都上。这时在梁的比划下,Eri和梁都把自己的避孕套放在安安身边的床上,摆了个姿势让陈萧原拍摄。陈萧原从取景框里看到,背景是安安被绑着,双腿被固定分开,一条腿套着大绒布靴子翘的老高。嘴巴里被堵着自己的比基尼内裤,下面门户被熊的阴茎不断进进出出抽插着。身体旁边躺着象征战利品的两个充满精液的避孕套。仿佛在强调已经被两个不同的男人轮奸玩弄到内射。而梁和Eri丑陋的站在前面,目光还紧盯着正在被操着的安安的赤裸的身体,目光中充满着一种征服完毕的不屑,得意甚至是鄙夷。 而此时熊已经自觉的放下安安的腿,慢慢拔出涨的巨大的肉棒,滑下床。背过身看着安安全裸的身体,盯着分开的双腿中间,手还在不停的套弄着肉棒,一会精液便喷涌而出,兜在避孕套里。 安安并没有收拢双腿,象是仍然期盼着下一个男人的插入。陈萧原迅速放下相机放进床边的柜子里,向Eri打了个手势。Eri也识趣的捡起避孕套,招呼着梁和熊,恋恋不舍的悄悄的离开了卧室。 陈萧原长出了一口气。今天的事情终于结束了。这时他看了一眼自己勃起着象在向他抱怨的阴茎,微笑了一下:看来还差一点结束。于是熟练的扶住安安的双腿,慢慢将阳具滑进安安的已经被3个实习生摧残的阴户里,开始有力的抽插。 可怜的安安沉浸在音乐,情欲和酒精中,到现在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被3个在自己手下干活的年轻实习生轮奸了。反倒是象埋怨“陈萧原”刚才抽出肉棒,用修长的双腿一下子缠绕到陈萧原背后,象是再不想让陈萧原离开。陈萧原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换来安安一声销魂的呜~。享受,享受,享受…… 忽然正在此时,已经穿戴整齐的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进入到房间。还未等陈萧原反应过来,梁已经轻轻伸手拉开陈萧原放相机的抽屉,迅速拿起相机,又犹豫了半秒钟,顺手拿出散落在抽屉里的两张8G的SD卡,迅速走出了卧室。 陈萧原尽管阳棒还深深的插在安安的阴户里,但整个人几乎要跳起来。可是他注定就是个输家。他不能让安安察觉。他不能让事情失控。相机里的SD卡是他新装的,但是那两张SD卡,陈萧原都记不清楚有多少张在最近一年里拍摄的安安全裸,半裸,生活的照片。陈萧原匆匆抽插了两三下,不顾安安极度的扫兴,轻轻说,“啊,等一下,我去拿一个……我去拿,……我去拿一块毛巾……你下面太湿了……”然后拔出已经开始低头的阳具,冲出卧室。可是客厅了出了被放在茶几上被拔去SD卡的照相机,已经没有半个人影了。陈萧原清醒的认识到,安安的几百张裸照,露脸,戴眼罩,半裸照,生活照,已经全部无可挽回的外泄了……浑浑噩噩的大半年过去了。期间陈萧原和Eri联系了两次。其实事情已经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平息了。Eri主动交给陈萧原那天晚上陈萧原拍的他们的照片,象是作为某种,其实对男生来说毫无实际意义的抵押。他也很坦白的告诉陈萧原安安的裸照他们不会销毁。但是发誓绝对不会外流。事实上,陈萧原后来再也有见过他们3人。而每次深夜几乎例行公事般的上各个流行的成人网站上搜寻,出去包强先前流出的涂白的裸照,再也没有发现安安的照片。但是陈萧原沮丧又有点变态的兴奋的直到,3个陌生的男生,也许还有他们的朋友,随时随地都可以在电脑里欣赏漂亮的安安的最隐秘,所有细节毫无保留的全裸照片。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陈萧原已经和安安结婚了。包强也得到了邀请。而结婚前夜,陈萧原还收到一封“祝福”的电子邮件。祝福的话是写在一张照片背景上作为附件发来的。而照片上,安安仅穿着棕色皮靴,眼神迷离,全是赤裸被绑在床上,双腿分开露出刚被内射的肉鲍。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