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淫男乱女之内裤情缘

淫男乱女之内裤情缘


早上八点,我散漫的游荡过公司前台,冲着漂亮的前台小姐挤挤眼睛。小妞立刻奉上甜美的微笑「王哥早!」我满意的朝她挥挥手,带着一种大老板的派头昂首走了过去。别误会,我可不是这家广告公司的老板。这可是一间员工三千人以上的大公司,在业界也是排名靠前的,在下一介屌丝,哪能有那个风光。本人名叫王有道,现任职上品广告公司的工程部经理一职。对了,你问广告公司咋会有工程部?嘿嘿,这个工程部的职能就是管理公司大厦的各种办公设备的维修和保养,诸如门窗啦,桌椅啦,灯光网络水电供暖无所不管,具体来说就是一打杂的,连上我这个经理,全部门总共就七八条枪,每天混吃等死的捱日子。要说我是怎么混到这个「肥差」上来的,那就说来话长了。不过我在公司资格非常老,也算是当年跟大老板打天下的元老,两千年公司配股的时候分到了百分之一点五的优先配额。当时发动亲戚朋友一起凑钱买下,所以现在也算是公司股东之一,虽然没法参加董事会,但等闲也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正是这上进无路,后退无忧的小日子。也就让我每天上班都懒洋洋的打不起精神,迟到早退更是常事,现任总经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我不要老在他面前乱晃就行。我自己没事也喜欢满楼乱串调戏小妹妹,免得呆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下的那几个悲催的鸟人发愣。我慢吞吞的走进电梯,伸手按了十二层的按钮,电梯门缓缓关上,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外面急促的响起来「请等一下!……」我下意识的按住了开门键,即将关上的铁门再次徐徐打开,露出后面一张宜喜宜嗔的笑脸来。这是一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漂亮姑娘,嗯,也许说漂亮有点谦虚了,总之就是那种让你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的类型,属于地球最稀缺资源排行榜排名靠前的范畴。她上身穿着靛蓝色的日式西装小外套,前面的扣子没系,里面的白色的大翻领白衬衫把高耸的胸脯裹得紧紧的,第二和第三颗扣子已经被蹦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开线脱落,暴露出里面隐藏的大白兔来。三指宽的小牛皮带把纤腰勒的盈盈一握,曲线玲珑的髋部和异常修长的美腿,把她整个人都衬托的如出水莲花般亭亭玉立。美人缎子般的长发在后脑松松的挽了个髻,粉红镜框的小眼镜遮盖了半个水晶珠似的美眸。也许是因为跑了几步,光洁的额头上带着微微的汗迹,水果般的樱唇细细的喘息着。「是小梁啊!你可又迟到了啊……」我色授魂与的咽了口吐沫,半尴不尬的没话找话,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她胸口上乱飘,靠!这妮子那里好像又大了啊!这还让不让公司里的老爷们儿们好好活啦!她被我看的小脸微微发红,眼光发虚的躲着我「没有呢……王哥你不是也刚来么!」「我迟到没事,你迟到可就要扣奖金喽!不过也没啥事,让大李那小子给你报销好了!」我无聊的打着哈哈,拿她男朋友开玩笑,试图掩盖自己那上下乱瞄的猥琐眼神。小妞闻言怔了一下,用贝齿咬了下下唇,别开脸小声道「别提他了,他才没那份心呢!」我看着她眼光一点点发散开来,似乎在思考什么为难的问题。就在我还想再聊两句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已经到了九层。小丫头好像躲瘟疫似的,没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急急忙忙的跳了出去,嘴里喊了声「王哥再见!」便一路小跑的跑开了。靠!难道我是妖怪吗?又不会吃了你,跑什么跑啊!郁闷地听着逐渐远去的高跟鞋声音,我恋恋不舍的探出头去,对着美人远去的背影惋惜的叹了口气。远远望着她那款摆有致的浑圆翘臀,居然把普通的西装裤撑的诱惑到极致,奶奶的李晓东!你小子还真是开发有功呢!这丫头名叫梁苏,是今年九月刚分来的大学生,市场部的新鲜人一枚。也是公司八卦新闻里的风云人物。记得她刚到公司的时候,可是引起了好一阵骚动的。虽然广告公司人员结构普遍年轻,象我这样三十好几的老帮菜不多,加上女员工比例很高,漂亮妹子本算不上啥稀奇物件。可身材脸蛋双极品,漂亮到她这地步的,公司里还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她刚上班的时候,不说那些憋得满脸青春痘的青涩小年轻,就算是我这样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老油条,那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乱扑腾了好久。等到打听出她和大学里的男朋友已经分手的消息,那些还没着落的,甚至已经有了下家的半大小子们立刻全都蠢蠢欲动起来,据说当时她桌子上的花多的根本没处摆。至于我们这些已经结婚的死会人士,就只能一边强作欢颜地嘲笑那些毛头小子,一边躲在角落里悔恨的咬自己舌头。不过这丫头好像有点不开窍,基本上无视了那些火热冒泡的雄性畜生。等到最后,她居然自己挑了一个最老实不过的李晓东处上对象了。记的他俩挑明关系的时候,那玻璃心眼镜片可是碎了满满一地。实话实说那李晓东确实有点配不上她,长得一般不说,性子也内向,家里据说是开小超市的,可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世。按别人嚼舌头的话说,绝对是标准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我对这一对倒是无可无不可,毕竟我做策划部副理的时候,李晓东刚进公司,他还在我手下干了两年策划,算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不管啥时见面都要喊我声师傅,算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小子抱得美人归,我肯定不能歪嘴。不过从心底里讲,我还真是点嫉妒他的,他妈的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这小子老实头一个,居然能泡上这么一个漂亮到逆天的女朋友,确实让人有点无语。要说我这个人,除了思想上有点腐朽外,平时还真没啥大毛病,烟酒都不重,也喜欢一帮朋友一块吃饭咧咧,有点那个朋友遍天下的意思。不过就是有一点不好,对自己下半身管理的比较放松,喜欢沾惹些花花草草的。现在的老婆秦丽就非常反感我这点,打打闹闹了两年,见实在没啥起色,基本上就和我分居了,还好我们没孩子。大家倒落的个自由自在,现在的我,事实上就是个超龄的单身王老五。说真话,刚开始见到梁苏,我还真是有点心动了。这小娘皮确实太招人爱了。反正我的婚姻也就差最后一道手续就会完结,要是使使劲把她泡了,下半辈子可就性福喽。你还别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下这张老脸就是长的年轻,加上远超现在小青年的社会阅历,没事装装深沉,还是很能吸引小姑娘的,背地里和我暗通款曲的小丫头,可不是一个两个。公司老人堆里人送外号「王大炮」可惜我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小李子拔了头筹,要说不嫉妒不郁闷那是说瞎话。不过我掩藏的比较好,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在他被嫉妒的同事孤立的时候,我还帮着说了几句公道话,搞的这小子非要请我吃饭,你妈吃饭就吃饭呗,他还非得把女朋友带上,这不整个气我么!过了一阵子,这小子还特意找机会神秘兮兮的和我说,他已经把梁苏「拿下」了,还说准备尽快结婚……靠!老子看着他那张幸福洋溢的脸,就你妈想要揍人!梁苏这丫头比他男朋友聪明多了,也许是女人天生的敏感吧,几次接触下来,就感觉我对她有点想法,从那以后就有点躲着我走的意思。还有几次借着开玩笑的机会,半阴不阳的说了些「朋友妻不可戏!」之类的小话。把我噎了个半死!唉!满脑子里全是这小妖精的影子,我无精打采的下了电梯,低着头沿走廊直奔自己的办公室。迎面一阵香风飘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柔软的身体已经撞进怀里来。「呀!」对面的女子被撞的身子一歪,手里的稿纸洒了一地。「你干嘛呀!大清早的,赶着出殡啊……」女人尖着嗓子骂了一句,凤眼一立,凶巴巴的就要连续开炮。我看事不好,赶紧一迭声的告饶「姑奶奶!小姑奶奶!你行行好,可别张嘴就骂人啊!大庭广众的,你得注意点形象……」女人这才看清是我,不由得把说话声音压低了一点「屁的形象啊!老娘的形象就是毁在你这王八蛋手里的!」她狠狠横了我一眼,弯下腰去拣地上的纸。我一边陪她一起蹲下来整理散乱的稿纸,一边出言反驳「得了吧孙大小姐!你是你我是我,俺老王可是从来都规规矩矩,没整过啥幺蛾子害你哦!」听了我这话,她猛地停下手,一点点地抬起头来,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饱含幽怨的望着我道「你还敢说没害过我?!你这家伙就不是好人!现在想跟我撇清楚了,当初早干嘛去了……」说着说着自己眼圈倒红了。我一看事情要往自己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赶忙叉开这个话题「别介!别介啊宁宁,最近哥不是忙吗……」可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她在腋下狠狠的扭了一把「哎呦!」看着我在那愁眉苦脸的猛揉肚子,孙宁宁忍不住噗哧一笑「活该!就你这花言巧语骗女孩子的德行,早晚得遭报应!还忙呢,你那冷槽衙门有啥忙的啊!不是忙着和曹阳那小骚蹄子一起滚床单吧!」我被她抢白到了点子上,脸上讪讪的有点挂不住,幸好脸皮够厚,知道在这个时候只能咬牙挺住,不管对方证据多么充分,就是不能松口,否则事后拉账单可有的受了「哪有!我都四五天没见她了」我嘴里胡乱扯着谎。「可你都一个多月没找我了!」少妇怨气冲天的摇着我的手,手指上的戒指铬的我手心生疼。「还不是上次被你老公抓奸给闹的!」我看看四周没人,把声音压的只有我们俩个人能听到「妈的正爽呢,被他在楼下一嗓子差点吓萎了!」孙宁宁咬着牙呲呲笑起来,脸红红的强忍着不敢放声「那你就至于再不敢找我了么?他又没抓住什么真凭实据……」我扶着她站起来,一只手环过她的小腰,在她圆大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嗯,又软又弹手感不错。伸头在她耳边小声嘀咕「我可不想再跳一次二楼了,何况小弟弟又没爽出来……!」「死鬼!」孙宁宁扬手拍了我一下,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满是娇怒的白了我一眼「那又不怨我,谁知道你半个多小时还没完事啊!」「男人持久是女人的幸福啊!你居然还不满意?我没爽,你可是爽歪歪了……」我淫笑着盯着她的眼睛。她扇子似的假睫毛忽闪着,眼睛媚的能滴出水来,想来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旖旎情景。一只小手捏着我的西装领子轻轻把玩着,用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道「我十一点有个会!」我嘴一咧,看来今天又要辛苦自己的小兄弟了,算了!没办法呀,男人有时就是这么命苦。走廊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急忙松开她的腰,故作冷静的从她身边檫身而过,眼睛假装看着正前方,嘴里小声说「半个小时后,在这层楼的女卫生间等我!」「嗯!」她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看也不看我,扭着小腰朝电梯方向走了过去。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她短裙包裹下心形的大屁股,欣赏它大幅度的左右摆动。靠!还真是够丰满的啊!我收起心思,摇头苦笑着向办公室方向走去。这个孙宁宁,是公司齐副总的秘书,也算是上品的老员工了,人还没到三十岁,长得很甜,特别是一副少妇的丰腴身材特别吸引眼球。她和老公常年关系很僵,大抵算是一名深闺怨妇,三个月前被我找准机会乘虚而入,顺利的上了床。不过这女人还算光棍,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有时候欲望强烈了一点。加上她那个操蛋老公确实混蛋,搞的我也挺同情她的,算是我现在比较常来往的女伴了。大家在一起玩玩,纯粹是性的交流,没有什么额外的道德压力,彼此都很舒服。至于她说的那个曹阳,是隔壁大厦的总务一枝花,在被梁苏狠狠打击之后,算是我新的救命稻草。最近一个多月一直比较馋这个女人,也通过业务联系认识了。不过她老公是个南方人,很着紧自己老婆,每天都车接车送,也不喜欢她出来应酬,我一直也没什么机会下手,真是颇为遗憾的一件事。心里合计着一会和孙宁宁的偷情计划,我慢悠悠的踱进了挂着工程部牌子的办公室,里面八张办工桌后面只有五张坐了人,不过没人对我的迟到表示惊讶,大家都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负责水电的于二宝抬头冲我憨笑了一下「王哥来啦!」。我也冲他点点头。走进自己带着玻璃的小隔间,把自己扔在皮椅上,打开电脑先上网,OUTLOOK上几十封未读邮件一个个点开看看,很好,没有什么领导布置工作,这就意味着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麻烦。剩下最后一封邮件了,发件人居然是李晓东,这孙子搞什么鬼,以前有事他可都是直接杀到办公室来的,今天怎么玩起电邮来了。顺手点开一看,里面就孤零零的一行字「师傅!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好么?」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