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淫荡的楠

淫荡的楠


老张是公司里的清洁工,主要负责厕所卫生,尤其是女厕。为什么尤其是女厕?因为老张喜欢女厕里的味道,尤其喜欢女厕纸篓里的东西。说老张是变态,真有点委屈他,50来岁的大男人,因为老婆早逝,十几年没有过性生活了,换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老张胆子不大,没几个钱,接触女性的机会少得可怜,更别提肌肤之亲了。老张憋得难受啊,十几年,可苦了下面那根大棒子了。幸运的是老张这份工作能见到不少漂亮女性,还能接触女性的贴身物品,甚至一些她们的分泌物。老张每天最兴奋的事莫过于下午下班后打扫女厕所了。常年的禁欲,让老张对女性的身体充满了渴求,对女性的哪怕是一点点接触肌肤的物品都充满占有的欲望。每当捡到来例假的卫生巾,老张都会欣喜若狂,把它贴到嘴边,呼吸着那浓烈的味道痛快地打个手枪。有时候运气好,还能在纸篓里捡到丢弃的破丝袜,甚至内裤。能拣到丝袜尤其是内裤的时候,老张更像是中了大奖一样地兴奋。厕所的纸篓,简直成了他的礼盒。经过这些年的「收礼」经验,老张渐渐摸清了公司里几位美女的例假日期,甚至能区分出她们下体的味道了。公司里,楠无疑是最令老张垂涎的女人。楠每天的穿着是公司里最性感的,楠不论初夏秋冬都是穿着超短裙、丝袜、高跟鞋,和开领低胸套装,而且楠的内裤还总是丁字裤。不但如此,她给老张的「礼物」也是最丰厚的。卫生巾、护垫暂且不谈,光是各式丝袜和内裤,老张从她身上就已得到不下十几条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内裤和丝袜都是没有残破痕迹的「上等货」。有时候,丝袜上会有细长的水渍痕迹,内裤上也总会有大片的水印;还有时候,内裤或是丝袜上甚至会有白色的粘稠液体。老张觉得楠是个很骚的女人,因为哪怕是闻一下甚至仅仅是看上一眼楠的这些东西,他的鸡巴都会迅速膨胀到极限,呼吸急促,口干舌燥。老张认定,此生若能操上一回楠这样的性感美女,死也值得!可老张也明白,凭他这样低贱的身份,身居要职贵为高级白领的楠,一定连话都不屑跟他搭上一句,甚至不会正眼看他。老张几次想鼓起勇气和楠搭个话,都临阵退缩了,现在老张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然而,越是这样,老张的心理和生理就越憋得慌,越欲火焚身,越急不可耐。今天是周五,下班早,公司里已经没几个人了,老张觉得差不多不会有人来上厕所,就开始着手打扫卫生。谁知刚迈进女厕所,就有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脚步声叩叩叩叩地渐渐逼近,老张正纳闷,楠的身影已经已经闪现在老张的面前,她头也不回地奔进厕所的小隔间,嘴里说道:「老张,我急,你先打扫外面啊。」老张应了一声,扭头打算出去,心里却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嗯……嗯……」突然,厕所隔间里传出一阵由小渐大的呻吟声,老张顿时愣住了。渐渐的,声音声开始变得急促,也越来越大了,老张这下听清楚了,这分明就是楠在呻吟!「嗯……哦……啊啊……」楠在隔间里浪声叫着,全然不顾外面还有老张在,老张听得那个兴奋啊,鸡巴别提有多硬挺了,这可是他头一次听到楠叫床的声音,头一次啊!随着呻吟的逐渐变大,愈发急促,一阵伴随着淫水的抽插声咕唧咕唧地从小隔间里传出来。老张实在受不了了,可他,可他还是没那个胆子冲进去,他的手伸进裤子里攥着那根硕大的鸡巴,快速地撸着套着。「噢噢噢……啊啊啊啊……啊……」楠突然声音高了几个分贝,像浪尖一样顿时升了起来,又长长地回落,渐渐消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喘息声,女人撩人的娇喘。此刻,老张手里竟已满是粘稠的精液了,许久未受过这样的刺激,他怎能受得了?不一会,楠从隔间里出来了,脸色通红,衣服凌乱,右手手指上满是透明的粘液,借着灯光的反射,显得淫靡而性感。老张呢,站在厕所门外,盯着一分钟前才高潮过的楠,口干舌燥,当然,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也满是白色粘稠的液体,而这些,楠也看在眼里。楠迟疑了一下,走到水池边洗手,边洗边对老张说:「老张啊,刚才人家不小心把隔间弄脏了,你去打扫一下,好不好啊?」老张一听,更兴奋了,这不是明摆着暗示我吗,我倒要去看个究竟。他一面色迷迷地笑着,连声说好,一面三步并两步地钻进刚才的小隔间。天啊,老张的嘴张得老大,看着隔间里的一切:地板上正中央、门板上都有水喷溅的痕迹,几滴小水珠在门板上汇聚成一条线,顺着流下,滴到地上,后面的纸篓,篓口边缘耷拉着一条长长的肉色丝袜,丝袜上的水渍隐隐可见,而纸篓里,一条白色的蕾丝丁字内裤揉成一团,上面清晰地展露着大片水印。老张看到这些,抓起丝袜和内裤,大口呼吸着上面新鲜的淫荡气味。而外面,楠已从镜子里看到后面隔间里一切,包括老张再次被迅速顶起的裤子。「老张,是不是很难打扫啊,要不要我帮你呢?」楠一面对着镜子补妆,一面翘起圆滚的臀部,把超短裙绷得紧紧的,大腿内侧,竟有一股细水急急地淌下来……听着这挑逗的话语,看着这撩人的景象,老张这回终于克制不住了,他冲过去,从后面抱住楠的腰,下体「啪」地一下撞倒楠的翘臀上,把她狠狠顶到了水池边。他用力地把楠的裙子撩起来,由于力度过于狠,嘶啦一声就把它扯破了,洁白浑圆的屁股展露在老张眼前。「啊,老张,你要干吗?!轻点嘛……」,楠受到如此突如其来的力量,慌张地娇嗔道。她同时感到老张下体的肉棒已像炮弹入膛一样深陷自己的屁股沟,虽然隔着裤子,但滚烫的热量足以击垮她,使她瘫痪。一股兴奋顿时袭来,老张胡乱而匆忙地解开裤带,刚退下一点裤子,当大鸡巴跳出来的霎那,他已经掰开楠的阴唇,重重地充满力量地死命插了进去,那感觉,就像雄壮的战士狠狠投出致命的标枪,不容一点反抗和妥协。黝黑的大鸡巴顿时被柔软的嫩肉紧紧包裹住,就连丰满的大阴唇也被急急带了进去,骤然的剧烈摩擦,把楠的骚逼磨得啧啧作响,巨大的龟头在里面穿刺着嫩肉,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子宫壁上,连同外面硕大的肉袋撞击着阴阜,一同发出了「啪……啪……」的声响,老张一把扒下楠的外套,扯掉内衫的扣子,嘴巴一下咬上那对大奶子,楠奶子上两颗熟透的红豆被猛烈地舔着,承受着舌尖一波一波的挑逗和戏弄,老张的口水像泛滥的洪水冲刷着这对高耸震颤的双峰。楠被我干了,楠被我干了,老张心里想着,越想越兴奋,动作也越猛烈,屁股前后不断挺动,任凭鸡吧在楠的逼里面用力抽插,快感来得那么强烈,那么势不可挡,老张这个硬朗的大汉,终于干上了自己做梦都想干的女人,欲望,他要把这欲望如炸弹一般爆发在这个女人身上,他要干烂她,干破她,干死她!!「啊,干死我……!」楠的快感丝毫不比老张来得弱,她的下体感觉如同遭遇了凶狠的猛兽,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不在乎她的肉体,不在乎她的想法,只是在拼命操她,干她,蹂躏她!剧烈的摩擦和快速的抽动把她骚逼里的淫水一股一股抽出来,挤出来,她心甘情愿被这头猛兽操死、榨干!「啊……啊啊……快……对……用力……用力操我……!!」猛兽听着娇声浪语的刺激,力气更为凶狠,抽出鸡吧,把楠的身体反过来面朝自己,狠狠又操了进去,硬生生把楠的身体顶了起来,悬空紧贴在水池边的墙上,而猛兽粗糙的双手正拽着两个大奶子,用力地捏着揉着。楠的身体就这样被他挑在空中,随着鸡巴的抽动迅速上下起伏着,秀发在空中荡漾,双腿淫荡而有节奏地摆动着,高跟鞋的鞋跟不时磕碰在墙上或地板上,发出诱人的脆响,两个大奶子被吸盘一样的手掌紧紧吸着捏着,在手指间不断变着形状,胡茬配合着蹭过敏感的肌肤,刷子一般扫动着楠的心窝。「啊啊……干死我了……老张……老张……我的好老公……求你别停下……用力……啊啊啊……」,平时楠连正眼都不瞧一眼的面前的这个老汉,如今却被她骚浪地叫着老公!老张这辈子哪受过这等淫语刺激的挑逗,顿时蹬直了腿,成倍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楠的身体也起伏地更加剧烈,由于她的整个身体重量都压在肉棒上,每一次抽插都深入透彻地干得她痛快而欲罢不能。「啊啊啊……快……我快来了……老公……我的好老公……把我干死吧……啊啊啊啊啊……!!」老张闷吼一声,急速的抽插快得让人窒息,顷刻间数百下地发泄在楠的骚穴里,猛烈地砸着里面每一寸每一厘骚肉!突然,老张大嘴一张,抽送嘎然而止,紧接着是一股强烈的不可抗拒的快感,如潮水一般宣泄在楠的粉嫩湿滑如水帘洞般的骚逼里!!楠的双眼紧闭,嘴大大张开,感受着滚烫的浓精喷泉一样从骚逼深处向更里面喷射,那个力道,简直要把她的身体也射起来,把她射上天去!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一共接连十几下,直到最后一滴射尽,楠和老张才逐渐瘫软下来。当老张把鸡巴一寸寸拔出楠的骚逼的时候,一股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缓缓涌出,甚至还与鸡巴连着淫靡的细丝,在厕所幽暗的灯下泛着亮光,证实着它们的主人……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