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公私记

公私记


此刻,「她」静静地吊在架子上纹丝不动,「她」那晶莹的脸庞上不时反射着镭射灯光,一阵红又一阵绿。在这个喧闹而迷醉的地方,也许只有灯光才能微微的影响到「她」。迪斯科的音乐和旷男怨女的舞步并不怎么让「她」在意。是的,「她」的命运并不为自己左右。不久,就有人把「她」轻轻地放下,又有人把「她」轻轻地托起。在走廊昏暗迷离的灯光下缓缓地移动。突然从左边的包厢里撞出一对烂醉的男女,几乎就要将「她」撞上。「她」并没有介意,也丝毫不在乎他们喷播的酒气。事实上对于这些「她」完全没有感觉。于是「她」又缓缓地前行,只是偶尔发出叮咚清脆的声音。随着门被轻轻地打开,「她」被放置在大理石台面上,围绕着「她」的有大颗深紫色的车厘子,被雕刻成花瓣的橙子,散落在周围的开心果,还有「她」熟悉的绿茶。砰的一声,「她」的搭档率先被唤醒,金色又裹着气泡的汁液缓缓的流入「她」姐妹们的身躯。最终「她」也被灌满,这熟悉的味道,柔滑的感觉也慢慢将「她」唤醒。突然「她」被一只粗暴的手抓起,在空中只停留了几秒后,被重重地砸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粉身碎骨。一只可悲的高脚杯。从「她」的离去中,我们的感官开始回归。此刻的花萘,正在瑟瑟发抖,惊慌失措的她低着头忍受着这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无耻的嘲弄。香槟的水滴从她湿漉漉的头发上流到了惨白的面庞上,和泪珠交融后,继续往下滑落。顺着她细长白皙的脖颈来到了胸襟,水滴在选择了一番后,往阻力更小的右边滑下,本来应该是那件丝薄的吊带衫来阻挡得,只是它已从右肩滑下,米色的小文胸接纳了这混合的水滴。妈妈桑闻讯赶来,满脸堆笑道:「哎呦,高少爷,消消气。谁把你惹到发这么大火啊。」「X他妈的,这个不长眼的东西。老子抱她一下,她像针扎了似得。让她喝一杯,头摇地跟个拨浪鼓。这是你手下的姐吗?」高少爷怒不可遏。妈妈桑继续赔笑:「高少爷,这是新来的,不懂事。你消消气。」一边说,一边朝边上的茉莉闪个颜色。「是啊,高少爷,花花正经的第一天上钟,还是个雏。啥都不懂,你太热情了,她怕。」茉莉边说,边贴着半边身子,往高少爷身上凑。气头上的高翔林岂肯善罢甘休,「少来这套,今这事,没这么容易过关,让她跪下,给老子喝三杯,叫声爷。」花萘,何曾见过这个架势,惊慌失措的她象尊泥塑般杵在那里,除了掉眼泪,啥不会了。妈妈桑,扯着花萘的胳膊说:「还不快去,乖乖的。高少爷要是气顺了,这事还好说。要是发将起来,拔你层皮都是轻的。」与此同时,隔壁洗手间里。靠在洗手台上的歌晓正在催促道:「他妈的,别含着不放了。松开。」蹲在地上的女人,似乎意犹未尽,正卖力的含着歌晓的老二,前后吞吐。这女人满脸媚态,极不乐意地说:「哥,你都多久没来找我了啊,可把我想死了。今天说什么也要让我好好服侍服侍你。」言毕,还不忘把歌晓的老二整根又塞回嘴里。「我说你是不是死心眼啊,赶紧滚蛋。」歌晓推开她,拉起门襟。从洗手间出来的歌晓,正好看到举着杯子,抖得像个树叶似得的花萘。笑嘻嘻的对着高翔林说:「高哥,这货还这是个雏啊,高哥好运气啊。」「NND,碰到个丧门星,就知道哭。」高翔林骂骂咧咧。歌晓给高翔林端上一杯酒,「高哥,喝了这杯咱走吧,犯不着发这么大的火,这傻B不识抬举,让她后悔去吧。」高翔林已经索然无味,「MD,走走走。这鸟地方。」茉莉在一旁赔笑道:「两位少爷,别走啊。妹子好好陪你们乐乐。」前面缠着歌晓的那个女人,也贴着歌晓不放,「哥,我不让你走嘛,今晚人家要你疼我。」「死一边去。」歌晓一把推开了那个女人。极不耐烦的高翔林,踢开茶几,一把推开还愣着的花萘。临走,对着妈妈桑嚷道:「别指望,本少爷还会来你这玩。」落寞的包厢里,妈妈桑冲着花萘喊道:「瞧你个死样,坏老娘的生意,赶紧滚蛋,别再让我看到你。」茉莉搂着花萘,不住的安慰,:「小姑奶奶,要我说你什么好,你就不是干这行的料。」又对着妈妈桑赔笑:「妈妈,你也别生气,高哥那边,我哄着,准保财神爷还来。」从「爱情海」KTV出来后,歌晓开着保时捷卡宴一路飞驰。车内,歌晓熟练的点上两根烟,递给高翔林一支,「哥,要不去我的「滨海临景」哪里。」看着不言语的高翔林,歌晓又说:「最近,我哪又在拍几个广告,那批新来的小模特真不错,要盘子有盘子,要条子有条子。我给你招呼几个过来,咱晚上好好乐乐?」高翔林,不置可否。歌晓明白他心情还不顺。抄起手机就拨了出去:「喂,郑丽丽啊,叫上露娜,还有冰冰她们几个。等下我来接你们,一起到我那去。开个酒会。啥?有,都有,要K有K,要糖有糖。快点啊。」「哥,不是吹啊。这几个小骚娘们,真不错。」打完电话歌晓不忘给高翔林吹嘘。正在发闷的高翔林,突然手机响了。少顷,对着歌晓说:「三儿,我不去了,等下把我送到四季城。」「哟哥,我那你不去了?」歌晓一脸惊讶。「嗯,烦哪。」高翔林言辞简短。四季城是J市的高档公寓区,夜晚的小区里,十分幽静。每栋独立的住宅都相隔较远,私密性非常不错。进入电梯,高翔林略略冷静下来,今天这个电话来的比较突然,一般这么晚了,他是不会来这里的。叮咚,电梯到了。高翔林收回思绪来到单元门前,刚按下电铃,房门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位青年女子,她娴熟地引进了高翔林。高翔林四仰八叉的往客厅的沙发上靠下,把皮鞋甩掉。说道:「这么晚了还把我叫来干嘛?」那女人不慌不忙的端来一盘刚切好的水果,又插上几支牙签。也不搭腔,又去煮咖啡去了。高翔林,叉起一片水果往嘴里送。惬意地品尝着多汁的果肉。女子也过来坐在他身旁,拿着一块热毛巾给高翔林擦拭。「看你这有气无力的样子,好像还特别郁闷啊。」女子声音娇嫩无比。高翔林很是享受,「说吧,什么事情啊,这么晚了还让我来。」女子笑意盈盈:「好事啊,老爷子今天又喘不过来了。葛医生来了,看了一下午。」高翔林噌一下坐直了身体,脑袋里转得飞快,对着女人说:「未必,都这么着好几回了,也没看他单独找我,吩咐什么。」「这次不一样,葛医生走的时候,让老爷子,这次一定要住院了,或者要歇在家里,不能再去公司了。」女子娇娇的说。又说:「我看你这两天,就回老爷子哪里,多陪陪他。以备不时之需。」高翔林自是知道这话的分量,两眼闪过一丝亮色。叉起一块水果就往她嘴里送。握着女子的小手,神情十分赞赏,夸道:「小妮子,你在老爷子身边,我就是放心。」「你也只会给我口头嘉奖,也不看有什么实际行动。」小女子娇嗔到。高翔林一把抄起她的小腰,贴着耳边,宠爱的说:「是不是又想我了啊,」左手不住的往她的股间摩挲。女子娇笑盈盈,口口声声说着:「别闹。」但是身子在高翔林的怀里不住的腻滑。高翔林咬着她的耳垂,已经把她整个揽到腿上,双手往高耸的胸部不停的探索。女人的发髻已经松散下来,娇声轻喘。臀腰扭摆着隔着高翔林的牛仔裤磨蹭着。双手往后搂着他的脸庞不住抚摸。高翔林的嘴一刻也没有停下,一会儿是女人耳垂,一会是她的秀发,一下子又移到了女人后颈。夹杂着鼻息,节奏越发有力。女人的小衬衣,已经松开了好几颗扣子,白色蕾丝胸衣,也已经只有半边还照在原来的位置。高翔林的手很会抚弄,揉搓着半球的大手,两根手指夹着「樱桃」往外拨弄。用力恰好,发硬的樱桃像要要被他挤出水分似的肿胀得发红。另一只手当然是往下了,女人的小西裤早已经左右松开。黑丝下是一条风情万种的小内裤。三角地这里正好印着调皮的人脸小圆球图案。隔着黑丝看这只小圆球的嘴脸,煞是好玩。它一会儿被捏成了扁状,又被揉成了一条线,过会儿又被塞进了小缝里。正当高翔林的手要绕开它往里钻的时候,女人抓住了手,转过脸,气喘不平的对着他说:「死样,你这次怎么谢我啊?」兴奋的高翔林心中暗想:丫,真是会挑时间开口。高翔林刮着她高翘的鼻尖说:「这事干成,大功一件,我马上把这套房过户给你。」女人媚笑不已,带着挑逗的口吻说道:「那你还不来干。」视角从桌子上往沙发那边望去,透过咖啡壶上蒸蒸的水气。首先看到是,女人一头长长的秀发沿着茶几边上散落开来垂到了地毯上,犹如随风杨柳一般摇晃着。杏眼飘荡,似睁似闭,睫毛卷翘,微微抖动。她的眉头皱着,但显然不是痛苦的表情。鼻尖上似有汗珠凝结,仿佛摇摇欲坠。檀口微张,丁香小舌刮拭着粉嫩的嘴唇,不时传出嗯……呀……呢喃。下巴也像似随着这节奏声上下摆动。好一张「莺燕桃花娇,蝶舞春情浓」的脸。再往上看,雪白的脖颈上系着红绳的鸳鸯玉佩在不停的晃荡,一刻不歇。胸膛上圆润的白玉香乳,一只顶着红樱桃在剧烈摇晃,另一只正被含在嘴里。这张嘴一会儿在拉扯她,一会有用舌尖拨弄她。如果把视角调到俯视的角度,正好看到。高翔林双手提着两条白皙的长腿,正在挺弄。一根玉茎在雪白的臀胯之间进出。龟头顶着蜜穴节奏明快的进出着。摩擦间,「噗嗤,噗嗤」的靡靡之音不断传来。玉茎一进一出之间把「红唇」翻进翻出,女人的阴部长的很美,「红唇」娇嫩欲滴。每一次进出都好像要把她们撕扯下来一样。高翔林的阴茎粗,龟头大,冠状沟刮擦着阴道的时候特别来劲。胯下之人不时的弓起身子,配合着阵阵快感,像似痉挛一般。高翔林挺插了一阵,就躺坐在了沙发上。他知道,这女人会来服侍他。果然,女人坐了上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熟练的往下一座,性器又重新肉贴肉地连接起来了。高翔林把头埋进了女人的胸部,像一只在树洞里啃食蜂蜜的熊。大片的口水抹在女人的胸部,灯光照射下晶莹剔透。玉茎笔直的耸立起来,女人的「红唇」上下翻滚。往下时,「红唇」被折进去,包裹的严丝合缝。往上时,宽而大的红唇被扯出来粘贴在玉茎的两侧,稍带着扯出条条白丝。如此上下翻飞,白丝被鼓捣成白浆顺着玉茎淌到下面两颗「肉枣」上围成一层层白衣。桌上的咖啡壶已经叫了好几次,但是这会儿,谁又会去在乎它哪。咖啡「咕噜咕噜」得翻腾声,掺杂着肉体交响曲的「咿呀,嗯咛」,好像是一幕歌剧,又像是郊外的野鸣。好事近高潮。高翔林让女人平躺在地毯上,又是一阵根根到底地抽插。匆忙中高翔林拔出阴茎抵住女人的两团肉球。女子也娴熟地用胸器包裹住玉茎挤压揉搓。少时,一股股浓浆便喷播在她的颈项之间。高翔林握着阴茎在乳头上擦拭干净。刚想起身,就被女人一把抓住。「今天,你好凶悍哦。」她痴语道。高翔林点起一支烟,长舒一口:「湘湘,快点起来吧,咖啡壶都要烧干了。」次日早晨,躺在床上的高翔林抚弄着湘湘的头发,思索着家里这摊子事。湘湘对着他说:「翔林,老爷子那边你这几天要殷勤着点。公司里,我盯着。」高翔林回应:「嗯,我知道。还有,你在公司里一定要盯着姓何的,她进公司后就没少给我下绊子。那个陈平滑,也不是个好东西。最近一直在给我打哈哈,倒是很会测风向。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