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生意兴隆,家庭沦丧

生意兴隆,家庭沦丧


我不得不承认,刚刚看完那些文件让我的感觉非常复杂。十分钟以前,一个男人来到我办公室,问道:「请问,您是伊索先生吗?杰克·伊索?」「是的。」「这些文件是给您的。」说着,他递给我一个大信封。我接过信封后,他又说道:「抱歉,麻烦您在这里签个字,表示我已经给您送达了啊。」他离开后,我打开信封一看,发现里面是我妻子米娅的离婚起诉书,她以我们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起诉离婚。我看完后,拿起电话拨了家里的号码。振铃响了四声后,米娅接起了电话。「我刚刚收到你那让我感到震惊的信件,你能肯定你真的要那样做吗?」「我不那样做还能怎么办?你不愿意接受我现在的样子,而我又不想改变自己,而且我也无法忍受你每天看我时的表情。」当然,她说得没错。我的确无法接受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如果她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话,我看我们之间真的是没什么希望了。现在,看来最实际的就是,在离婚的时候我要想办法保护我的财产和我自己。「嗯,如此说来,看来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会让我的律师及时跟你的律师联系的。对了,在我回到家之前,还请你尽量离开我们的房子,以免尴尬和不愉快的情况发生。」我对着电话说道。「为什么我非要离开不可呢?」「因为那是我的房子,我不想和一个整天想离开我、已经启动的离婚程序的一起住在里面。」「但我的律师说……」「我不管你的律师说什么,如果他不是个笨蛋的话,那就是你没有告诉他所有的事实。房子是公司的,而公司把房子租给了我,租房证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所以,拜托你一定在我到家的时候离开我家。今晚我下班会晚一些,所以你还有时间准备行囊,再见。」************这仅仅是事情的开始。第二天,我去见了我的律师,决定反诉我妻子的离婚诉讼。说实在的,我是挺气愤的,但也已经根本不在乎了。我得感谢我的父亲,他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手里握有公司57%的股份)同时也是非常有经验的税法律师,在他的指点下,我把自己的财产都变成公司的,再租赁给我,其中包括两辆汽车、一套房子、湖上小屋和一艘游艇。米娅能过得到的也就是孩子的抚养费、她的赡养费,但我会想办法尽量少支付这些费用的。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我的反诉文件送给了米娅,紧接着就在那天下午接到了她的电话,是在午饭后她打到我办公室来的。「你在做什么啊?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米娅在电话里气呼呼地问道。「我也没办法啊,米娅,现在的社会竞争非常激烈,我要想在生意场上保持良好的势头,就必须保护好我的名誉。如果让你起诉我离婚,还要帮你支付律师费用,这无疑对我的名誉是个很大的破坏。我不愿意这么做,就是因为你是个给钱就可以让男人上的妓女。不不,米娅,我们之所以离婚,就是因为你要做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可是,如果你反诉我的话,这件事就会被别人知道,而且我的家人也会知道了。」「那就不关我的事了,米娅。这些问题本来应该在你决定为钱卖屄之前就考虑清楚的。」************坦率地说,我不得不承认,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是有很大责任的。如果我对那些事情有足够的注意的话,还是能够在它发生之前制止的。事业取得成功的一大弊病就是,你把越多的时间用来工作,你就不可避免地越忽视家庭。在我们婚姻的初期,米娅就曾经抱怨过我留给她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为了缓和这样的矛盾,我开始带着她一起去参加各种商务应酬,比如商务宴会、贸易展览会、公司签约仪式和其他任何可能带妻子出席的各种活动。但是,参加这样的活动仍然不能解决米娅的问题,这是因为在这些活动中,我总是要和那些商务客户、公司老板和其他业务人员谈话、交流,根本顾不上她。但米娅已经比较知足了,她觉得只要能和我待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米娅是个漂亮优雅的女人,性情也非常随和,所以,在我在那些商务活动中忙碌的时候,她总能找到一些事情去做,或者找到一些人去交流,直到我结束自己的工作为止。************有一次,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生意伙伴在当地一家酒店里举办了一个为期三天产品展销会,他们租用了酒店里的两个展览大厅和好几个大型套房。为了帮助他搞好那次展销会,我给米娅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将要忙碌几天,直到周四的晚上展销会结束的时候才能回家去。「那么,你为什么不带我去参加会呢?」米娅在电话里问道。「咳,那展销会对你来说非常乏味,他们的产品都是些我都搞不太懂的高科技设备,整个会场一点都没有聚会的气氛。」我说的并不完全是事实,其实我不想让她参加的真正原因,是那个公司有些不太好的名声,他们高薪雇佣了好几个应招女郎做为「女招待」来照顾他们最重要一些客户。在他们租用的几个大型套房里,起码有一间里面有吸食可卡因等毒品和群交淫乱等活动,我实在不想让米娅涉足这些的不法活动。但是,米娅一直央求我,最后我还是同意带她去参加展销会了。我们到会场比较早,在吧台那里喝了几杯酒,又点了几个小吃,这时我看到一个合作伙伴,是必须要应酬的。很快我们就深入地谈起了业务方面的事情,而米娅,像平时参加这类活动时一样,离开我去找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了。看着她离开我也没太在意,但是,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仍然没有看到她回来。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但米娅还是没有回来。在两个展览大厅里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我又开始去所有的女卫生间找,但还是没有找到她。现在,唯一没有去看的房间就是那几个大型套房了,我只能去那里看看了。上了电梯,我来到5楼,那里一共5个大型套房。先找了3个套房,里面都没有米娅,当我正准备去第四间套房看看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老熟人。「喂,哥们儿,还在做你的幸福已婚男人吗?」「我恐怕只能这样的了,汤姆。」我回答道。「老兄还是一派正人君子的做派啊?」「咳,我就是这般迂腐,只能老老实实的了,怎么?」「呵呵,告诉你吧,今年这次展销会上,有一个女招待那可是绝对的骚货,我可真实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骚的女人。这女人给男人做深喉口交的样子让你怎么都想不到,而且她自己也非常喜欢呢。我想,她的表演都能获得几个奥斯卡大奖了。如果不是你有这么幸福的家庭生活的话,我真想把这个女人介绍给你。」「啊,太感谢你还能想着我,汤姆,但如大家所说,我真消受不起呢。」与汤姆道别后,我正准备离开那个套房,这时卧室的门开了,我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说:「谢谢你啊,我的小甜心,这感觉实在太好了。」接着,又有个女人的声音回答道:「不,宝贝,应该感谢你啊,真是太棒了!」那个男人走出了卧室,回手关上了门,但我却已经僵僵地楞在那里了。那回答的声音好像是米娅的啊!但这怎么可能呢?那几个卧室都是给那些女招待准备的,也许是其中一个女招待的声音和米娅的有些像吧。我对着那扇紧闭着个卧室门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去别的套房寻找米娅了。但是,我还是没有找到她。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又返回刚才那个套房,找到汤姆,问他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刚才所说的那个可以做深喉口交的女人。汤姆笑着指了指那间紧闭房门的卧室,这让我的耳边又响了那个酷似米娅声音的女声。「她就在那个房间里呢。去敲两下门,那是暗号,然后把门推开一点,如果里面没有说让你别进去,那就说明里面没有别的男人,你就可以去享受那个女人了。怎么样,去尝试一下吗?」汤姆满脸淫荡表情地说道。「不不,不是真想去,只是好奇而已。」他耸了耸肩膀,眨着眼睛说道:「得了吧,我敢打赌你肯定想去。」说完就笑嘻嘻地走开了。我找了把椅子,坐在那间卧室的外面整整待了半个多小时,其间有三个男人进如了那间卧室,并先后带着满脸满足的表情离开了那间卧室。有两次,我几乎鼓足勇气走到门边,但就在我举起手准备敲门的时候又退却了。最后,我说服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米娅肯定不在卧室里,她肯定在展览大厅里着急地找我呢。于是,我又跑回到一楼大堂,在两个展览大厅里找了一圈,但还是没有看到米娅踪影。就在我准备再次上楼去那些套房看看的时候,米娅走进了展览大厅。「哎呀,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我找了好半天!」我埋怨道。「真对不起啊,亲爱的。刚好在这里碰到了我中学的一个女同学,就跟她一起去了她房间,和她以及她姐姐聊了一会儿,就把时间给忘了。现在咱们该回家了吧?」************在回家的路上,米娅喋喋不休地谈论着她的女同学,谈论着她们学校时的种种趣事。她说她的女同学已经离婚三次了,但她的第四次婚姻似乎很幸福,等等等等,听得我不胜其烦。直到回到家,我的耳朵才稍微清静了些,但我又想起了卧室里传出来的女人声音,真的很像米娅的声音。刚一进家门,米娅就急着去卫生间,她把手包往门口的桌子上一扔,就急匆匆地跑上楼去了。我脱下上衣挂在门后,和临时雇来帮我们照顾孩子的保姆斯特拉打了个招呼,准备付给她小时费。这时,我想起来我的钱包在上衣口袋里,就回到门口去取钱包。可是,我钱包里的钱不够,正好又看到米娅的包在门口的桌子上放着,我就拿起她的包,打开在里面找零钱。可是,我在她的包里不仅看到了口红、小化妆盒、眉笔等,还看到了一个避孕套,这让我感觉非常吃惊。我取了点零钱,再把包原样放好,付了斯特拉的小时费,把她送去了门。回来后,我给自己倒了杯酒,思考着那个避孕套的事。在生了第二个孩子以后,我和米娅决定不再要孩子了。因为我和米娅都不喜欢使用避孕套,我就去做了输精管结扎术,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避孕套。那米娅为什么要在她的包放那东西呢?听到卫生间里抽水马桶哗哗水声,有看见米娅走了过来,本来我想问问她那个避孕套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又怕误会了她而引起难堪,或者,如果她说出一个让我无法反驳的完美理由(我知道我肯定会被否定的)我又该怎么下台?「我们睡觉去吧,亲爱的?」米娅说道。「好的,我马上就来,亲爱的。」我举了举手里的酒杯说道。米娅去卧室了,而我还坐在沙发上喝着酒杯里的酒。喝完酒后,我正准备上楼去睡觉,突然注意到米娅的手包还在那个地方,便走过去再次拿起了它,打开后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次,我发现了6个避孕套和一万六千美圆!米娅可从来也没有装过这么多钱在她的包里啊!本来,我应该立刻去卧室找米娅问个明白,但我没有这么做。如果她真能给出符合逻辑的解释,那我们该怎么收场呢?毕竟,我私下检查她的包是不对,除了对她的怀疑,我还能做些什么呢?一个像米娅声音的说话声从那间卧室里传出来,而那个卧室是女招待为客户提供性服务的地方;汤姆说的那个喜欢为男人做深喉口交的妓女;米娅包里那些还未使用的避孕套和那么一大笔钱--这些巧合都该怎么解释呢?躺在米娅的身边,听着她沉睡的呼吸声,我几乎彻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在吃早饭的时候,米娅问我晚上是否还要去那个展销会,我告诉她不去了,因为我已把需要谈的生意都谈完了。接着,我问她为什么问这个。「喔,是这样,我昨天告诉我那个女同学玛丽说,今天中午要去请她一起吃午饭。我想,如果你还去那里的话,那我吃完饭就可以去那里找你了。」我心里一动,突然有了主意,就对她说道:「不,今晚我不去展销会了,但我晚上会回家非常晚,要和从塞尔科来的重要客户琼斯一起聚餐呢。你和你老同学好好玩吧,不必着急回家来。」其实,哪有什么琼斯和塞尔科什么的,此时我的头脑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其中一个说要我相信昨晚米娅并没有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而另一个却在那里大叫:「别傻了杰克,你已经被耍了!一定要想办法弄清真相啊!」上午匆匆在办公室忙完了工作,我就赶到展销会所在的酒店,看看米娅是否在这里和她的老同学约会。快到中午的时候,米娅果然来了。她走进大堂,直接走到那个展销会雇佣的一个女招待面前,两个人亲热地贴了下面。原来,米娅所说的那个老同学是个高价的应招女郎。两个女人站在那里又说又笑地聊了大约5分钟,然后有一个男人走到她们面前。那个高价应招女郎把米娅介绍给那个男人后,他们三个又聊了你分钟,然后米娅就跟着那个男人进了电梯。我看着电梯的楼层指示灯,他们是去了5楼的套房。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明白米娅在干什么了。虽然已经知道了米娅在干什么,但我还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于是,我朝那个刚才和米娅聊天的高价应招女郎走过去。尽管我是个正人君子,但我也并不是不接触那些应招女郎,因为生意上的关系,有时候我也需要她们来帮我招呼我的客户。所以,我和那些应招女郎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玛丽,就是那个高价应招女郎,看到我朝她走过来,就笑着说道:「喂,杰克,你怎么也来找我了?难道想违背你的忠贞的结婚誓言吗?」「不会的,玛丽,我可不是轻视你啊,但你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刚才和你站在一起聊天的那个尤物才真正吸引我呢。」「你说的是米娅?噢,你眼力真不错啊,我想她肯定是你喜欢的类型。」「以前好像没见过她啊,是新来的吗?」「呵呵,太新了,昨天晚上才是她第一次接客呢。」「可她一点都不像应招女啊。她看上去像个结过婚的良家,也许还有了几个孩子呢吧?」「你眼睛真够毒的,杰克。她的确结过婚了,还有两个孩子。她来做这个只不过是为了刺激而已。」「刺激?」「是啊。我们曾经在一个学校读中学,当年她可是个挺疯狂的女孩子。我们已经有很多年不见了,昨晚我们刚好在这里碰上了。我们聊了一会儿,我告诉我现在在做什么,她说这事听上去蛮淫荡的。所以,我向她介绍了我的一个客户,我想她一定喜欢和陌生男人做的。后来,那些男人告诉我,米娅绝对够放荡,大家都很喜欢和她玩呢。你肯定也会喜欢她的,杰克。怎么样?要不要我替你安排一下?」「不不,谢谢你,玛丽。你说得有一部分是对的,不是我会喜欢她的,而是我曾经喜欢过她。」「你什么意思啊,杰克?」「我的意思是说,我曾经喜欢过我妻子。麻烦你给米娅带个话,告诉她今晚回家后可能会有些麻烦了。」玛丽的脸色变得通红,她已经听明白了我说的意思。「回头见吧,玛丽。」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了。************那天晚上,米娅没有回来。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我的秘书呼叫我说道:「有一位里奇夫人希望见您,她说有些私人问题要谈。」「请你看一下我的日程有什么安排?」「45分钟后要开一个电话会议。」「好的,那让她进来吧。」我站起来打开门,惊讶地看到是玛丽走了进来。她伸出手来和我握着,然后说道:「谢谢你在百忙中接见我。」我示意她坐在椅子上,然后回到我办公桌后坐下,等待她开口。「米娅现在我家。她很害怕回家。」「为什么?难道我有暴力倾向?」「她很害怕面对你,所以我过来看看,是否我能帮上忙。」「你怎么觉得你能帮上忙呢?」「嗯,因为我对所发生的事情负有责任。」「不,玛丽,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情,米娅也不是小孩子了,她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不管怎么说,杰克,是我把她带进那样的事情的,我真不该那样做。米娅喝多了--那里又那么乱--我该等她清醒了再跟她说那些事情。如果她没喝那么酒的话,杰克,她肯定不会那样做的,我敢肯定这一点。我和米娅是老同学,以前经常和她一起参加聚会,知道她是个比较疯狂的女孩子,但没想到她已经结婚做了妈妈了。我跟她说了我做应招女郎的事情,希望她也能尝试一下。她咯咯笑着说,如果她真的做了的话,那她老公非气死不可。我说那也不一定,我老公就觉得我跟别的男人做爱很刺激。每次我给老公听我被别的男人轮奸细节时,他都硬得要死,如果哪天晚上我不出去和男人肏屄的话,他一定是一直缠着我跟我做爱。我跟她说了这些,并告诉她,有三个女人和我一样,她们的老公听到她们和别的男人性交的事也非常兴奋。」玛丽接着说道:「但米娅仍然对我说不,说她不能那么做。我们又喝了三杯酒后,有个男人走到我们跟前,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上楼去。我告诉他再过几分钟我就上去,并请他把米娅带上去,让她在楼上参观参观,在上面等着我。他们走后10分钟我才慢吞吞地上了楼,就是想给他们点时间让那男人干了米娅。等我上楼后,就看到那男人已经把米娅扒光了按在床上,正在舔吃她的阴户。事情就这样开始了,而一旦开始,就没有充分的时间让米娅考虑她正在干什么,是不是应该这么干,她已经没时间去顾虑那么多了。你应该了解她,杰克,如果她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是不可能那么干的。」「据我所知,玛丽,当我昨天早上离开这里的时候,米娅的头脑是清醒的。同样,当她今天到这里来并跟着那个男人上楼的时候,她的头脑也是清醒的。」「是的。可是,不幸的是,杰克,当她清醒以后,她清楚地明白她很喜欢那么淫乱的性交,所以她还想再做下去。」「是吗?」「我想是的。昨天她和9个客户性交了,我想,如果她不喜欢的话,那么当第一个客户干过她以后,她就会爬起来跑回家去。可是她没跑,那就说明她也很享受被男人们轮奸。」「她可真会享受啊。」「别这样,杰克。好好思考一下。说不定你也会喜欢让米娅感到刺激的事情呢。我不知道你的性生活是什么样的,但在我从事这行前,我们夫妻的性生活已经非常乏味了。现在,我丈夫真是一天都离不开我,总是一边听我讲着卖淫的事情,一边兴奋地和我做爱。」说着,她站了起来,「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杰克,我很抱歉给你带来的痛苦。其实,我一直都非常喜欢你,杰克--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告诉你吧,米娅真的非常爱你,请你给她个机会好吗?」「谢谢你来这里跟我说了这么,玛丽。」当她的手拉住门把手的时候,我对她说道:「玛丽,把她送回家吧。我们早晚得面对面地谈谈。」「好的,杰克,我会告诉她的。」************晚上我下班回到家里时,米娅已经回来了。她端着一杯酒呆坐在沙发上,我进屋的时候她并没有看我。我给自己也倒了杯酒,然后坐在沙发对面的椅子里。几分钟后,米娅说道:「难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是一个头脑进水做傻事的人。」「真对不起,杰克,我并不是有意要那么做的。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做了那样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想会发生那样的事,也不愿意它发生--但它还是发生了。」「当然,任何人都可以买到那样的服务,米娅,但以后的两天是怎么回事?就算第一天晚上你喝多了,喝醉了,但后两天你肯定没喝醉,你还不是照样和那些男人在酒店的套房里淫乱吗?」米娅沉默着不说话,但就在我想起身离开的时候,她又说道:「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嘛,杰克?」「我想知道真实的东西,米娅,我要你如实告诉我你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可能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但我们必须诚实面对。」「好吧。其实,真实的事就是我的确不知道那天该怎么应付发生在卧室里的事情。那天,玛丽让我去楼上等她,我就去了。我确实喝多了,也不知怎么的,在等玛丽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个男人趴在我两腿之间吸吮着我。你知道的,杰克,我那里非常敏感,一旦被男人抚摩、亲吻,我就会迅速兴奋起来。后来,那个男人就肏了我,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当玛丽走进那个卧室的时候,我正被第四个男人肏着。玛丽见状,就说,一看就知道我非常享受被男人们轮奸,还说我如果去卖淫肯定会大受欢迎,因为床头柜上已经堆积了不少男人们留下的嫖资了。她的这些话和男人们不停的肏弄,让我感觉非常刺激,也非常兴奋。男人们付费来肏我,这让我变成了一个贪得无厌的淫贱婊子,我好像很喜欢这种感觉。男人们进来得越来越多,我的想高潮也越来越多,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享受。后来,玛丽制止了更多想肏我的男人,她说要替我控制一下,让我回归一个好妻子的角色。后来,她要我第二天去酒店找她,她把我挣到的钱给我。」「你挣到的钱?」「是啊,杰克,我挣到的钱。玛丽把我介绍给了那个组织她们卖淫的男人,他安排和很多客人来肏我,然后付给我费用。」「哦,你包里的那些钱就是他们支付给你的?」「那些是小费,杰克。第二天玛丽又给了我一千美金,作为我前一晚接待客户的报酬。加上那些小费,一共是一万六千美圆。其实,也不是钱的事,主要是我一想到那些男人竟然会付钱跟我做爱我就觉得很刺激。第二天,玛丽问我是否愿意在不醉酒的情况下卖淫,看看我是否还可以像醉酒的时候那样觉得刺激。」「那你做了,会感觉到刺激吗?」「是的,我感觉比醉酒的时候更刺激、更兴奋,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天,玛丽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告诉我你去了酒店,并知道了我做的事情。那时,我已经接待了四个客户了,并还想接待更多的男人,但我知道已经没时间了,我必须在你下班前赶回家去。就在我穿衣服的时候,玛丽进来,跟我说了她和你的谈话。听了她的话,我觉得就没必要急着回家了,就在那里一直待到凌晨四点,然后和玛丽一起去了她家。」「你知道吗?玛丽的丈夫看到她卖淫回来非常兴奋,急切地舔吃着她被男人们灌满精液的阴户。而且,他要想要舔吃我的阴户呢,但我拒绝了他。如果玛丽不在家的话,也许我真会让他用舌头帮我清理肮脏的阴户呢,但玛丽在,让她老公为我做那个,总觉得有些怪。玛丽事先没跟我说她要去你办公室找你,是回来后才告诉我的。」我听着她的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米娅又接着说道:「现在你想怎么办,杰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米娅,因为我从来没有和一个做妓女的老婆相处的经历。」「对不起,杰克,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那样做了。我爱你,杰克,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爱你,希望继续和你生活在一起。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我向你保证!」************我也深爱着米娅,而且,她还是我孩子的妈妈,所以,我尽量想忘记和原谅米娅所做的一切。从她那方面来说,自从她有了那两天的婚外性生活以后,整个人显得更加性感可爱、更加充满激情、和我做爱的时候也更加疯狂,这些似乎都掩盖和消除了她的罪恶感,也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真的可以继续下去了,只要她不再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就好,反正那个展销会早已经结束了。可是,有一天我偶然发现了一些东西,让我的想法再次发生了变化。那天,我去米娅的汽车后备箱里找一个修车工具,却在无意间发现里面放了一个大包,大包里有她的睡衣、性感内衣和一大盒避孕套。这些发现让我产生了疑问,不知道她背着我又干了什么。第二天,我就雇佣了一个私人侦探,他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弄清楚了米娅到底在干什么。每天,当我上班、孩子上学离开家后,米娅立刻出门,去万豪酒店与一个男人约会。他们在酒店大堂见面后,就一起上楼去了432房间。我要那私人侦探继续工作,要拿到最无可辩驳的证据,比如照片和录音。侦探花了两周时间,终于把这些证据送到了我的手里。那些证据表明,米娅在第一周有三天时间、在第二周有两天时间做为高级妓女去酒店向那些商人们卖淫。我得到的证据中有两盘她和嫖客们谈话和做爱的录音、三盘她接到嫖客召唤的电话录音和一盘她和一个嫖客在希尔顿酒店床上性交的录像带。当我把这些证据放在米娅面前的时候,她痛哭着乞求我的理解和原谅。她抽泣着说道:「这就像吸毒一样,杰克,一旦粘上就会上瘾。我必须那样做,我需要那种刺激和高潮。我爱你,喜欢和你做爱,但和别的男人性交并从他们那里得到报酬可以让我达到更多的高潮。我也企图制止自己去卖淫,向上帝保证我真的那样做了,我已经把卖淫的频率从每天降到每周两次了,我会努力停止卖淫的,请你别离开我,我会停止卖淫的。」我也想相信她,向上帝保证我真的想相信她,但她绝对无法停止卖淫的,她已经卖淫成瘾了。不久,她卖淫的频率就从每周两天变成了三天,然后变成了四天、五天,后来她甚至整个周末都不在家,直到周二才回到家里。好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该结束了,我再也不想谈起她了。为了孩子们,我们仍然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但也仅此而已。后来,她给我送来了离婚起诉书,而我又反起诉了她。现在,我们就这样生活着。我对我的律师说,如果她放弃孩子抚养权的话,我可以支付她律师的费用,也可以把反起诉的理由从她出轨、卖淫改变为我们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这样她就可以继续和她的朋友和家人保持良好的关系,掩盖住她做为妓女的事实。现在,我的律师正在和她的律师就这个问题谈判,但我不知道是否能成功。从我的观点来说,这个故事中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公平的,就是玛丽感染了性病,并把那病传染给了她老公。我听说她老公的身体感染得很厉害,特别是他的嘴巴,因为他每次在他老婆卖淫后回到家,都要用嘴巴和舌头从他老婆的屄里舔吃那些嫖客射进去的精液。我还是有一些喜欢玛丽的,所以很替她庆幸她得的不是艾滋病。不过,由于她把我妻子变成了妓女,我也很高兴她终于得到了这样的惩罚!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