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下岗女工之后的生活

下岗女工之后的生活


南方某城。从纱厂的布告牌转身回家,依敏拖着沉重的脚步。下岗就是失业,依敏的丈夫早她几个月就下岗了,这几个月来,全靠依敏一人独力持家,她的眼神茫然,不知如何面对今後的生活问题!二十三岁的依敏已经结婚四年,她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交代母亲抚养,丈夫达刚下岗之前是钢铁厂的工人,俩人虽然都有技术特长,但下岗之後却一无用处!且不说当今已经不是在家里纺纱织布的朝代,“全民炼纲”的故事也已成笑谈!吃惯大锅饭的达刚,失业之後是一筹莫展,原来是堂堂的正式工人,他拉不下脸皮去做沿街叫卖的小贩,只有整天在家里唉声叹气。纯良的依敏很爱她的丈夫,她不忍心再去责备他,刺激他。然而,她妈妈带孩子的所费不能不给,小俩口也需要生活费。迫不得已之下,依敏去找比她早一个月下岗的工友柳晴。柳晴比依敏大一岁,她已经在一间“盲妹按摩中心”找到工作,现在独自住在单身公寓的一个小单位,依敏去他家里找她时,两个比亲姐妹还亲的女友,高兴起来肆无忌惮、谈笑不拘。然而,当依敏要求柳晴替她找工作时,这位大笑姑婆般的柳姐,不禁皱起眉头,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依敏,不容易啊!我下岗几个月了,收入好一点的工并不易找,否则我也不需要到“盲妹按摩中心”工作了。依敏奇怪的问:“柳姐,你又不是瞎子,在那里做,充其量也不过是做些文书工作嘛!有什麽不好呢?”“文书工作?”柳晴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以为我还在纱厂做啊!我在那儿是扮成失明按摩女,替男人做按摩啊!”依敏道:“那里不需要一些其他的职员,比如招待员之类的吗?”柳晴答道:“有是有,但已经有人做了,我初时也是做带位的,但最後还是受不了金钱的诱惑,才下海做了按摩女郎!”依敏想了一下,又问道:“柳姐,按摩女郎要培训不,我做得来吗?”柳晴笑道:“傻妹子,你当然行,不过┅大姐自己已经堕落了,不想拉你下海!”“堕落┅下海?”依敏不解地说:“柳姐,你们是在船上做按摩,会有危险吗?”柳晴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但立即又收敛笑容,认真说道:“依敏,你从学徒工做起,端的是金饭碗,吃的是大锅饭,你还不知外面的世界的黑暗,大姐现在干的是在出卖皮肉的工作啊!”“按摩当然是皮肉的工夫,不出卖怎麽有工资领呢?”依敏反问。“大妹子,我真不知道怎麽对你说好,总之你不适合啦!我们谈其他的吧!”柳晴想扯开话题,但依敏不肯,又说道:“柳姐,我这趟来找你,主要目的就是找工作,你既然有办法,就尽量帮帮我吧!”柳晴瞅了依敏一眼,说道:“不是我不帮你,那可是陪男人上床的事,你一脚踩下去,就永远洗不净你的清白了!”依敏这才恍然大悟,临走时,她呆呆地被柳晴送出门口,柳姐再三叮瞩一定要保守秘密的话,她似乎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一个月过去了,依敏找工碰了几次壁,她着急了。她不禁寻思道:柳姐做得来的,自己应该也做得到吧!陪男人上床,还不是好像和老公私下做的那回事,说实在的,自己也曾经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有过性幻想┅而家庭的经济问题,已成燃眉之急,想到这里,依敏下了决心,她拨电话给柳晴。柳姐再三劝阻,终於还是答应依敏,带她去见见经理┅第二天,依敏告诉她丈夫达刚,她去了一家“盲人按摩中心”做带位。达刚本来对职业还在高不成低不就的,见到妻子找到工作,一种由男性自尊心引起的无形压力,促使他挺而走险,他加入了一个小走私帮,干贩卖漏税香烟的工作。三个月过去了,小两口的家庭经济起了很大的变化,手头显着地比以前松动了。可是,小夫妻间的房事也比较以前起了变化,本来,她们每隔三两天就欢好一次,而且非常和谐,许多时候,依敏还会主动去挑逗达刚。但现在,依敏每次下班回家,都非常疲累,上床时,达刚向她求欢时,她只是敷衍了事,并不如以前的雀跃,因而使丈夫觉得味如嚼蜡。不过,达刚也很体谅妻子,他认为她工作太累了,因此趴在她身上随便捣弄一番,得以发泄过後,也就算了。在依敏心里,她也不是有意冷落丈夫,她天天过着皮肉生涯,也实在是真正工作太累了,她在丈夫面前又不敢假装高潮,怕被识穿反而不妙。有这麽一次,达刚的同事阿林对他说道:“喂!人一世、物一世,想不想去享受一下,我知道一个好玩的地方,一起去玩,会更划算哩!”阿林如此这般地讲了一堆话,达刚想到最近和妻子房事不太和谐,终於也心动了。阿林所说好玩的地方,原来是一家“盲人按摩中心”,达刚一见到门口的招牌,心里不禁一愣,因为他想起自己的妻子就在这种地方工作。但是,不等达刚多想,阿林已经走进去,他只好也硬着头皮跟着进去。达刚心里还在担心会不会遇上她妻子在这里做带位或者什麽的,已经有个穿旗袍的年轻小姐迎上来打招呼。阿林似乎对这里蛮熟的,对那女郎说道:“娟娟小姐,什麽时候你也下海捞银,我可是第一个捧你的场哦!”那个叫娟娟的女郎笑着骂道:“死阿林,别打咱的坏主意了,死了你条心吧!今天想要那一个盲妹替你做呢?”“你不下海,我只好照旧了,还是我那颗掌上明珠吧!不过今天我带朋友一起来,你就叫珍珠姐妹一起来吧!”“哦!我知道了,你带朋友一起来,可以享有特惠优待,还可以交换┅”“知道啦!快安排嘛!”阿林截住她的话。俩人打情骂俏一翻,便被带到浴室去冲洗一番,换上“制服”,也就是一条短裤和一件纯棉布的浴袍。从浴室出来,他们被带到一个厢房,这是只有柔弱红色灯光的房间,大约只有十平方米左右,屋里没有床铺,只摆放着两张一米宽的床褥。达刚和阿林刚躺到床褥上,门口一亮,便有两位带着墨镜的小姐推开门,摸索着走进来。在两个盲妹推门进来的一刹,达刚浑身一震,因为其中一个盲妹的脸形身材,和他的妻子依敏一模一样!不过这时她戴着墨镜,不能作肯定,而且门很快就关上了。“阿珠,我又来捧你的场了,阿珍,你先招呼我朋友,一会儿玩交换!”室内仍然是灯光十分柔弱,不过,阿林认得向她走来的盲妹不是酷似她妻子的另外那个,因为这个盲妹比较丰满,而他妻子比较苗条。“阿珠来了,让我先替你把衣服脱了!”是邻床的盲妹在说话。“老天!”达刚心里暗暗叫苦:“这不正是我老婆依敏的声音吗?原来她是扮盲妹做按摩女郎,啊!难道时下的所谓按摩女郎,都是借按摩为名,卖肉是实?”达刚几乎想跳起来,他要看清楚邻床的按摩女郎是不是自己的老婆,要把她拉回家去问问清楚┅但他刚坐起身来,就被人摸到衣钮脱去浴袍,接着他被扶着卧下,连身上唯一条短裤也把褪掉,这突然的惊异又使他呆住了。达刚第一次被妻子之外的女人脱裤子,而且是脱的精赤溜光,胯间的肉棒立时勃了起来,呈一柱擎天状态,他本能的伸手去掩,但阿珍却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趐胸。达刚不禁又冷静下来,他记起自己也是出来“走私”,假如触破阿珠的机关,和她吵起来,自己也同样是理亏的,於是,他安静下来了。替达刚脱裤的按摩女郎是阿珍,不过达刚和她素未谋面。她把达刚的短裤放在一边,也把自己白色的制服脱下挂起来,转身便开始玩弄起他的硬物起来,她一边捏弄着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儿,一边自我介绍并问道:“我是阿珍,这位先生,您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吗?”达刚不敢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包你很舒服的!”阿珍说道:“我们一般都是替先客人手放一次,再开始按摩,按摩过程中还会再用口做一次,假如你还有兴致,我们可以让这里和你做出一次!”阿珍说话的当儿,把达刚的一只手拉到她的阴户摸了一把。“哇!这次爽死啦!”达刚兴奋得差点儿出声,心里又想:“要被榨乾了!”阿珍说完,竟拉着达刚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去,接着便握住肉棒上下套弄。达刚突然被一个陌生女郎摸弄阴茎,紧张得把双手所捉住的女人奶房紧紧抓捏着,那条粗硬的大阳具如灌足料的肠子,随时会爆裂似的。阿珍软绵绵的手儿继续握住达刚肉棒上下套弄,并用嘴巴含着龟头。达刚那曾试过阴茎放入女人的口腔,他是又新奇,又兴奋,激动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发颤,捉住阿珍的手把她的乳房捏得变形。达刚实在忍不住了,他尽管阿珍刚才告诉他“手放”但他做梦也没想过把精液射入女人的嘴巴了,他本能的想挣开,却被紧紧捉住,那股握力促使他失禁似的爆发,双腿一直,一股浓浓精液直冲阿珍的喉咙┅阿珠含着满口精液,然後吐到一块湿毛巾上,再抹抹嘴对达刚说道:“放出来了,你喷得好劲啊!舒服了吧!好享受还在後面,现在开始按摩了。接着,阿珍由头做起,两只柔若无骨的手儿轻轻在达刚的脸上揉搓,看她摸摸索索的样子,又酷似真正的盲人似的。达刚忍不住搂住这个女人的头,低声在她耳边问道:“你是扮瞎子┅”“嘘┅”阿珠的手儿捂住达刚的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这事可不能张扬出去,其实这里光线暗,我们戴着墨镜,跟盲人也差不多,你的样子如何我都不知哩!“她果然是扮盲的!”达刚立刻想到邻床的盲妹也有可能是阿珠扮的,他不由得把眼睛望过去。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