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春色无边

春色无边


「副理,电话!副总找。」我正在埋首和一大堆出货期程和产能之间的矛盾奋战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是我领导的小组里面的一个年轻美女助理小静叫我。我打了个手势,请她把电话转到我的桌机上来。「萧副总好,我李正杰。」「Jay ,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明天我要和郑总报告。他妈的,这样下去第一季的检讨我们处准备要被提出来检讨了,唉……」电话那头传来头儿的焦躁的声音。萧副总是我们处里的头,是个老好人,永远工作放在任何事情上面的他,有着紧张兮兮的个性,三不五时总会担心过度,一旦有绩效下滑,或者事有任何风吹草动,总是看作天塌下来似的。因为当初我进公司的时候,萧Sir 还是负责带我的经理,也因为他这种处处从细处着手的态度,让他升上了处长的位置,而我也自然而然的鸡犬升天了,被他拔擢到带领一个五人小组,成为全公司最年轻的副理的位置,于是公司也自然而然把我归类为萧头儿的人马。「唷!阿杰,萧头又找你去商讨对策啦?看来我们智多星又要升官了呢!嘿嘿,将来可要好好的提拔小弟呀!」当我挂下电话,拿着记事本经过王老鼠经理的位置的时候,又被他狠狠地酸了一顿。我白了他一眼,也不和他争辩,谁都知道王老鼠刚好是萧副总死对头、公司里面人称邓王爷邓副总的人马,动不动都找机会修理我们。唉!有时候会想到,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却还要这样窝里斗,也是无奈,但是人在江湖,就算不愿分派系,别人还是会把你贴上标籤. 「萧副总,请问您找我来什么事情?」我进到萧头的办公室。「阿Jay 来得好,这是我们工厂传来的报告,MT机台昨天晚上加班的时候又挂掉了,妈的,总是在这个时候找麻烦。这批货要是在不能如期出手,违约金都赔不完了,到时候看我们被老总K 死了我,你……你今天快点排看看,看有什么货可以缓点出的,先调产能出来把这批快过期的尬过去……」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每天处理这样出货的工作,这种号称屎坑的任务就是小弟我的宿命,弄得好没赏、打破要赔的那种。看来我今天晚上又得睡公司了。和萧副总讨论完之后,我回到办公室,把消息带回给组里面的几个年轻人,几个刚毕业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连忙拍胸脯说要陪我一同奋战,不离不弃,哈,又不是兄弟像球迷咧!我只把两个人留了下来,其余的都放下班去了。然后我打了通电话给女友佳祺,和她说我要加班的事情。电话那头传来失望的声音:「阿杰那你就不能来接我了唷?好吧,那我自己想办法回家去吧!」佳祺今天晚上去参加音乐会,原本希望我可以去接她回家,顺便到夜市走走逛逛街,看来恐怕又要落空了。那满怀不满的声音我听了也心疼,但是工作呢,就是出卖灵魂和生命换取金钱的玩意儿,只能说声无奈。挂上电话,轻轻叹了口气,隔壁王老鼠经理吹着口哨收拾着桌面,然后在准备下班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大红人,你好好干吧,公司将来就靠你了。」真是讨人厌的家伙,算了,资历比我深职位也比我高,就不和他计较了,只是我连招呼也懒得和他打,低头做我的事情。王老鼠经理看我都不搭理他,讨了个没趣,哼了一声就离开公司了。王老鼠准备开车的时候,想着想着等等下班后要去哪里玩呢?突然想起了一个坏主意,回头看看我在专心地加班,王老鼠贼兮兮的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喂,我是佳祺,你哪里找?」电话那头传来女友甜美的声音。「嘿嘿,小老婆呀,你在哪里,想我吗?」王老鼠那猥琐的声音透过电话震撼了佳祺的内心。「嗯……原来是你。不是说好不再见面吗?你找我什么事情呢?」佳祺沉默了一阵子,听出了是王老鼠的声音,不自觉的感到不安。「我想你呀!小妞。你男人今天恐怕要要睡公司加班了,他刚刚应该有打电话给你吧?既然他没办法陪你,身为同事应该帮忙他代替他做他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呢?嘿嘿,今天就让我代替他去陪陪你吧!怎么样?你现在人在哪里?我马上开车过去接你。」王老鼠将车子开到了台北小巨蛋广场的前面,远远就看到佳祺俏立在路边。今天佳琪穿着一袭黑白相间的连身小洋装,裸露出姣好的双肩和深深的大V型乳沟,及膝的长裙款式,配上高跟鞋和白色的丝袜,微微的淡妆在夜晚显现得那样的标致和迷人。王老鼠将车子开到女友的旁边,打开车门说:「上车。」佳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了副驾驶座。一上车,王老鼠就很自然地将一只手放在我女友的大腿上来回地摸索,一点也没有客气,嘴里还说着:「小老婆,晚餐吃了吗?等等要去哪里吃个饱呀?嘿嘿!」语带双关的调戏着女友。佳祺有点不悦地压住老鼠那只邪恶的手,阻止他再往自己的裙子里面侵犯,一边讪讪的说:「谁是你小老婆?我那次只不过是……不过是不小心和你……和你……你千万不要以为我对你有什么意思。」王老鼠经理这时候也把车子开到了附近的森林公园,看看四下无人,就把车子停了下来,佳祺疑惑地看着老鼠,老鼠突然一把抓住佳祺的下巴,用力地吻了下去。女友吓了一跳偏过头去,但老鼠这人对付女人是很强硬的,要亲就亲,用力扯开女友的双手,抓住女友的头就吻了下去,女友粉拳搥打推挤着王老鼠,但还是力气不敌,很快地就被制伏了。老鼠疯狂地吃着女友的唇蜜,舔花了女友的粉底和淡妆,最后趁女友一不注意,双唇微张,「咻」的一下被老鼠的舌头钻进去了,这时候老鼠也不客气了,疯狂地在女友的嘴里面绞弄着。过不多久,女友也被吻得意乱情迷,不自主地双手搭上了老鼠的肩膀,舌头也不自觉地和老鼠纠缠在一起了。老鼠王也不客气,腾出右手轻轻的爱抚着佳祺的酥胸,女友不知不觉地又被这个调情圣手弄得娇喘连连。意乱情迷之后,女友突然奋力地推开老鼠,喘了几口气,强作镇定的说道:「停……我们不能这样了,我有男友的,你快住手,送我回家。」王老鼠说:「小老婆,别那么急着回家,把衣服给脱光了,快点!」女友不敢置信地说:「什么!你……说什么!」老鼠用力地拉着女友薄薄的小洋装说:「少废话了,快把衣服脱掉,不然我会用力把你的洋装扯烂,让你光屁股走回家去,半路上铁定被拉去草丛轮奸。我说到做到,脱是不脱?」女友吓了一跳,知道老鼠似乎是来真的,一时之间愣住了。老鼠用力地扯着女友的洋装说:「看来你是要我来硬的了,好,我数到三,一、二……」「好……我……我脱……你别扯我的衣服……我脱就是了。」佳棋羞耻地不敢看老鼠,低着头慢慢地把钮扣一个一个松脱,把一身连身的洋装给脱了下来,没穿胸罩的女友,全身只剩下耳环、项炼、丁字裤以及丝袜配着高跟鞋。女友把洋装交给了老鼠,双手环抱着赤裸的酥胸,低着头不敢看老鼠的脸。「嘿嘿……几天不见,还是一样那么诱人的身体,真是令人犯罪。把手放下来,让我看清楚!」女友顺从地把手放在大腿上,坚挺的酥胸上,乳头上还挂着两串老鼠替女友打的乳环吊饰,在夜灯下闪闪发亮。「真是淫荡的肉体呀!现在的研究生都像你这样淫荡吗?」老鼠把玩着佳祺的酥胸,欣赏着自己在佳祺酥胸上挂着的杰作,双手任意地在这具美艳的肉体上游走爱抚,忍不住又吻上了佳祺的小嘴。「呜……不要……经理……这里好多人……我们……不要在这里……」佳祺羞耻地央求着老鼠。「小老婆,那我带你去开房间,今天一定要干到你腿软才放过你!」老鼠发动着汽车,把车开往郊区的快速道路去了。途中路过一处山边,老鼠打开车窗,一把将佳祺的洋装丢了出去,然后关上车窗。佳祺吓了一跳说:「你干嘛?那是我的衣服耶!你……」老鼠下流地笑了笑,说:「你不需要那个东西。我不许你穿衣服,在我眼中你这样子是最美丽、最适合你的装扮。」车子停在北海岸的白沙滩中,此时一轮明月高挂天空,四月天的夜风袭来,难得带给人春天暖洋洋的气息。老鼠打开车门,佳祺被老鼠强牵着手拉出车门,就这样赤裸裸着身体在无人的沙滩散步。老鼠为了不让佳祺一直用双手护住胸口,就拿出麻绳,用纯熟的技巧把佳祺赤裸的上半身五花大绑,双手固定在身后。面对老鼠这样的恶整,佳祺也只能口头发出抗议之声了:「你干嘛呀?你这是什么……不要绑这么紧,好痛唷!」老鼠得意地说:「你不懂,我这招可是标准的五花大绑,古代妇女要是不贞节的话,偷汉子被抓到就是这样脱光衣服捆起来游街呢!是不是很适合你呀?」女友瞪了老鼠一眼,但是听到偷汉子,不由自主想到我还在加班,她却被男友的同事带出来玩弄,不自禁的一阵脸红。就这样老鼠带着女友在海边踏浪漫步,佳祺被捆绑得很紧,加上脚上还穿着丝袜配高跟鞋,还有黑色的丁字裤,在岸边走路一整个颠颠簸簸。好不容易来到一处礁石的沙滩,老鼠拉着佳祺坐下来,拿出两罐H 牌啤酒,和女友一同喝着酒看海,老鼠还贴心的帮女友打开瓶盖插上吸管,放在沙滩上让女友俯着头就可以啜饮。两人就这样欣赏着夜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天南地北的从课业工作聊到家庭和人生规划,最后聊到了性方面的问题。突然老鼠问佳祺说:「小老婆你说说看,你第一次和人做爱是什么时候?爽不爽呀?什么感觉?」女友酒过三巡,红扑扑的脸显示着有些许醉意,加上老鼠的双手又不时地在身上各处游动,搞得女友心痒痒,听到老鼠这样一问,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刚满十八岁没多久,那时候就给之前男朋友给破了身。」「真的是天生的小淫娃,刚满十八岁就迫不急待地要和男人搞,真可惜那时候不认识你,不然我真想帮你破处。」「我……我那时候也不想那么快就和男人发生关系,只是我之前男友力气也很大,突然像发了疯一样。我只记得那次好痛喔!之后做了好几次之后才比较习惯……」女友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这样说来你是被强暴的啰?谁叫你生着一副欠干的样子,是男人都想要插你的头香,狠狠地征服你。不过好在我现在认识你了,以后我一有机会就会好好地来插你的小穴,这样你就不寂寞了。」老鼠无耻地说。女友白了老鼠一眼,说:「你不是结婚了吗?整天这样乱搞不太好吧!」「没办法,我老婆怀孕了,加上她哪有你这么风骚淫荡啊?嘿嘿,不怕让你知道,公司里年轻的女孩我几乎都弄上手了,包括你男友部门那个风骚的小妞小静,我有一次趁她加班的时候就在茶水间里搞上了她,只怕你男友还不知道吧?哈哈,即便是现在你被我弄上床了,你男友还不知道你给他戴绿帽了呢!哈哈哈哈……「女友脸色红润的骂道:「哪有像你这样无耻的,真是色狼!」老鼠看到女友生气的样子十分可爱,于是拿出了单眼照相机,把女友的头发拨了拨,说:「你真的好美、好性感,让我帮你拍几组艺术照好了。我毕竟也是有学过摄影的,让我们留下美好的回忆吧!」「我……我这个样子怎么拍艺术照呀?」佳祺低头看了看浑身赤裸的自己,面对镜头一整个不自在。「没关系,放心把你交给我处理吧!」老鼠摆起专业的样子,一下要女友露出诱惑的表情,一下要女友站在海浪中让风吹着头发,一下要女友躺在沙滩上,露出仿佛性爱中的表情……佳祺听从着老鼠的指示摆出了一个又一个淫荡诱人的姿势,到后来连自己也有点动情起来。这场淫乱又媚惑的户外摄影,就在老鼠逐渐高涨的性欲中持续进行着。************两人离开了北海岸后,开车回到我在市郊的公寓楼下。老鼠准备要把陌生的车子开进我家公寓的地下停车场,这时候一个叫做余伯的守卫把车子拦了下来,隔着车窗对着老鼠说:「先生,不好意思!您是访客吗?这地下室只能让住户进入唷!」老鼠摇下车窗,对守卫笑了一笑说:「我是送12楼住户林小姐回家的,」指了指副驾驶座上全身赤裸满脸通红的女友说:「这是林小姐,你自己问她!」余伯看到了副驾驶座位上赤条条被五花大绑的佳祺,吓了一跳,因为有时候女友会下楼来倒垃圾或者是和我同进出,自然认识余伯。只是余伯看到女友和一个陌生男人开着车回家,加上女友全身没穿衣服还被麻绳捆绑,尤其是酥胸上还挂着乳环吊饰,平常美艳亲纯的学生妹变成一个淫娃荡妇,不由看得痴了。「余……余伯伯……这是我男朋友阿杰的同事……王经理,他送我回来……可以让车子开进去吧?」佳祺羞耻的不敢看余伯。「这……这……这样的话,请王先生登记一下。」余伯也看傻眼了,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王老鼠就下车去警卫室里登记资料。这时候,余伯伯偷偷的绕过车头到佳祺的窗外,轻轻的对着佳祺说:「林小姐,可以和我说说看你这是在干嘛吗!男朋友不在,你和王经理两人是……」「请……请你不要和……和我男朋友说好不好,拜托你了……我……」女友哀求着说。「嘿嘿,好吧,伯伯帮你保密。只不过……嘿嘿……妹妹你身材还真的不错耶!想不到平常一副可爱的模样,竟然有这样的一面。那等王经理离开后,你找时间来找伯伯好好谈一谈好吗?我就不告诉你男友。晚上就祝你们」玩得愉快「啦!「回到房间,老鼠再也忍不住了,用力地一把抓住女友的手臂往房间拖去,把女友用力地摔在床上,顺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咬牙对着女友说:「我要干死你这个骚货!还要在你男友的床上干你,贱人……」「喔……老公……你……轻一点……不要……我不要……我会坏掉……」「嘿嘿……干死你!小老婆,我要插死你……哈,在你男友的床上干你真的好爽!」老鼠无耻地笑着说。原来老鼠载女友回到我的公寓,除了遵守诺言送佳祺到家还送上了我们的床上去。女友仰躺在床上,仍然被五花大绑,双腿被老鼠架在肩膀上奋力地抽送,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插入再拔出来,带出来的淫水和精水沾湿了我的床单。「干死你!贱货,你男友在加班,然后你在他床上被我干,他知道了会不会不要你了呀?」老鼠羞辱女友的问。「不要……我不要……老公……是你强奸我……救命……你插得太深了……我会死掉的……我不行了……「女友受不了老鼠这老手,没多久就被插得汁水满盈、叫春连连。「嘿嘿,没插你两下就叫我老公……看来你真的太淫荡了,我要代替阿杰来惩罚你……小老婆……等等我要干大你的肚子!」老鼠越抽送越奋力,最后把女友扶起来放在床边,让她狗爬背对着老鼠,老鼠一只手扶着佳祺的腰部,一只手用力地搓弄着戴着乳环的两个酥胸,用力地从后面奋力地顶肏:「你阴道很紧……夹得我很爽……骚货……」老鼠用力地肏着女友,一边用言语污辱着她。女友被奸淫的越来越亢奋,再也忍不住嘶吼出声:「啊……我要死了……我要被插死了……救命!饶了我……啊……我泄了……我……不……「女友在一阵冲刺之中被插上了高潮。接着老鼠看到女友眼角泛着泪光,不知道是爽还是痛苦,更激发了兽欲,突然看到床头放着我和女友的合照,心生一念,抓住女友的头发,让她看着我们的合照说:「看看这个,你不是很爱你男友吗?怎么现在又在床上让我给干了!是不是?」女友羞耻地闭上眼睛说:「不要……拿开呀……我不要……你走开呀……」老鼠用力地拍打着女友的屁股说:「我不但不会离开,我要狠狠地干你一个晚上,我现在还要在你里面射出来,以后我会找机会再当着你男友面前干大你的肚子,看他还要不要你!」女友一听吓了一跳,翻过头来哀求老鼠:「不要……你不要这样,不要让阿杰看到……」老鼠不理会,把女友的头按在床上,狠狠地说:「闭嘴!我一定要把你这骚样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好紧……喔……我也快要受不了了……我要射进去你的里面了……你准备吧……」「不要……住手……呜呜呜……给你干已经很对不起……我男友了……你拔出来……不……啊……好烫……喔……你射进来了……我……我死了……」女友被老鼠的精液烫到也泄身了!老鼠紧紧地抓住了佳祺的腰,让精液全部都灌进去后才缓缓地拔出肉棒,倒在床上喘着气。女友也趴在老鼠的身边喘息,精液沿着大腿缓缓滑落,滴在我的床单上。「你真是令人百干不厌啊,宝贝。」老鼠抽着一根事后菸,摸着女友的脸蛋说。「你很讨厌耶!第一次叫你不要射我脸上,沾到头发很难洗,你又不听……刚刚又说危险期不能内射,你也照样射进来……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女友生气得撇开头抱怨地说。「嘿嘿,小老婆,谁叫你长得太美、太淫荡了,我才忍不住。好啦,我这就帮你松绑,等等帮你洗个澡好吗?」「不用了,我自己洗就好了,请你爽完了就快点离开吧!」女友冷着一张脸说。老鼠意犹未尽地说:「你真棒,我下次一定还要来搞你,不但我要来搞你,我还想和同事一起来,让阿杰戴更多的绿帽,你说好不好呀?」女友吓了一跳,挣扎着起身:「你敢!不准你这样!」老鼠看到女友惊慌的样子,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说我敢不敢呀?小老婆,难道你想要男友看到你在沙滩上那些骚样的照片吗?这样吧!难得你男友彻夜加班,择日不如撞日,我就找我的下属来一同享乐犒赏一下,顺便也帮你男友喂饱你。哈哈哈哈!」女友胀红了脸说:「王老鼠,你这个小人!」老鼠不理会女友,拨起了行动电话说:「小刘吗?我老王。还记得阿杰的那个学生妹小女友吗?对对对……尾牙上看过的那个骚货大奶妹……对,我今天晚上搞上她了……对,没错……没什么……那娘儿自己犯贱……哈哈哈!想要一起来搞她吗?马上过来,地址你抄一下……掰掰!」老鼠挂断电话,女友一脸愤恨,仿佛想要把老鼠给吞了的样子,这个样子更激起了老鼠的淫念,缓缓地挺起了肉棒,往女友身边靠过去说:「小刘要过来玩3P之前还有点时间,让我再来一炮吧!」说完抓住女友的大腿用力地分开……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