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永远的俏佳人(上)

永远的俏佳人(上)


稍早前,佳祺刚完成了毕业论文的完稿订正,正准备将资料整理送给委员和指导教授作最后的确认,两年来的修业,终於进入了尾声。正准备要关掉电脑喘口气,这时候,一双大手搭上了佳祺的双肩,亲暱的抚摸了起来。佳祺回头看,却是蔡头学长站在身后,佳祺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声说:「学长你怎么来了?」菜头更不答话,把佳祺拉起身来,拥在怀中,张嘴就吻了下去。佳祺似乎已经有点习惯了学长的霸道,闭上眼睛和蔡头吻了起来,也乖巧的张开嘴,让蔡头把舌头钻进口中,和自己的舌头交缠着,还不时吞嚥着蔡头刻意送进来的口水。蔡头也把右手从佳祺的腰移到了那丰余的酥胸上面搓揉,再用左手把佳祺的一只手拉往自己的裤子里,让佳祺缓缓套弄着怒涨的肉棒,两人就在没有人的研究室里面肆无忌惮的热吻和爱抚起来。因为天气逐渐炎热起来,佳祺今天只穿了白色的紧身细肩带和黑色短裙,黑色的胸罩隐隐约约透露出来,黑色的肩带就挂在白皙的肩膀上,特别诱人。佳祺一下子就被蔡头揉的气喘连连,过不多久,两人都有些情欲高涨。好不容易两人才分开,蔡头欣赏着眼前这个百看不厌的学妹,然后说:「学妹,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还记得…我们约定好的吗?以后私下相处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人在的时后,你都不能穿衣服的,现在把衣服脱了吧!我想要。」佳祺吓了一跳说:「在这里?学长!这不好吧…这是学校耶,我以为…我以为你是说在…在房间里的时候…」蔡头说:「学弟们下午才会进来,我等等把门锁起来就是了,你快点!把衣服脱掉摺好,给我保管,快点!要离开的时候再还给你。」佳祺害羞的胀红了脸,但是还是顺从的在蔡头面前,轻轻的把上衣、短裙脱了下来,摺好叠成一叠,然后在把内衣裤也脱了下来,放在一起,双手捧着一并交给了蔡头。蔡头满意的接过衣服,反身拉开置物柜,然后把佳祺的衣服、鞋袜等通通锁进柜子里去,然后把钥匙放在自己口袋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对佳祺说:「你站到中间去,把手放在背后,我想好好欣赏一下。等等要是不听话什么的,我就不给你钥匙了,到时后你就要光着身子回家啰!「佳祺就站到了研究室的中央,低着头,把双手背在身后,挺了挺胸膛,像个艺术品一样的供学长欣赏。佳祺这时候身上一丝不挂,只有脖子上仍然带着杨董送的那件脱不下来的金属项圈,还有两个丰满肥美的乳房上,钉着两个钢制乳环,灯光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以外,佳祺白皙的肌肤上没有任何遮蔽,完美的曲线和姣好的身材比例,让蔡头又癡又醉,裤裆都快被撑破了。菜头轻轻的摸了摸佳祺的脸蛋说:「我又给你泡了杯咖啡!你喝下去吧。」说着端了杯咖啡,一如往常的要佳祺当面喝下去。佳祺这时候羞红了脸,曾经亲眼目睹,学长泡给自己的咖啡,都是掺了弄出来浓浓的精液的「佐料」,但是自从上次在研究室,第一次和蔡头发生肉体关系以来,时至今日,已经陆陆续续喝下了不晓得多少杯了,那刺鼻的味道也逐渐习惯了。蔡头看着佳祺呆呆得出神,就捧着咖啡说:「快点拿去吧!时间不多了:」佳祺红着脸,接过了那杯咖啡,一手遮住两个暴露的酥胸,一手端着咖啡盃,就着嘴慢慢的一口口的喝。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有其事,佳祺发现这杯咖啡精液的味道和浓度竟然远远超过以往的量,佳祺喝的有些呛鼻。「好喝吗?还习惯吗?」蔡头笑笑的问佳祺。「有点浓…味道好腥…」佳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好想你,看着你的照片打了一晚上的手枪,通通都弄进去咖啡里面了,才会这样。你快点喝吧!「佳祺皱着眉头,杯子里面的咖啡杯底剩下的几口,沉淀满满的都是不溶於水的精液,形成一团浓浓的像是痰一样的浓稠的黏液,在加上刺鼻的腥味,更是令人难以形容的诡异。「学妹,快点,剩一口了。不要浪费我一个晚上弄出来给你的精华!又不是没喝过,害什么羞呀。「菜头不耐烦的催促着。「好啦…」佳祺埋怨的看了蔡头一眼,张大了嘴一口气把精液给吞了下去。菜头深情的看着佳祺,缓缓的把佳祺遮在胸口上的手拉下来,全裸的佳祺又被拥入了菜头的怀中,菜头接着吻上了佳祺的嘴,双手用力的游走在赤裸的身体各处,疯狂的爱抚着佳祺的全身,佳祺被蔡头这粗暴的动作弄得意乱情迷,用舌头回应着蔡头的吻,一支手不自主的又套弄着蔡头早已粗硬的肉棒。「跪下来,帮我口交,快点!」蔡头扶着佳祺的肩膀往下压,让佳祺跪在自己面前,肉棒直挺挺的就插往佳祺的嘴,然后双手紧紧的抓住佳祺的头开始奋力的抽插。佳祺这时候双手轻轻的环抱扶住蔡头的臀部,闭着眼睛让蔡头的肉棒任意的抽插着自己的嘴。经过了十多分钟,佳祺感觉蔡头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大,龟头也开始分泌出一些液体,於是佳祺突然露出恶作剧般的眼神,抬头看了蔡头一眼,轻轻的用舌头去绕蔡头的肉棒!蔡头这时候欣赏着佳祺美丽又淫荡的脸,再也忍耐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吼,浑圆粗壮的屁股一颤一颤的抖动,终於在佳祺的嘴里泄出了浓浓的精液。*******************************

   「学长…可以不要这样吗…好丢人…」佳祺不断的扭动身子挣扎。原来蔡头让佳祺上半身趴在一米高左右的研究室桌子上,双手反在身后,接着用一个不锈钢制的「∞」字型金属手镯,将佳祺的双手手腕反在身后锁在一起。那个金属的手镯是两个紧临的圆圈一体成型的手铐,固定好了之后需要用螺丝起子将螺丝锁住,并没有钥匙孔。所以除非有旁人协助,用螺丝起子转开螺丝才能打开之外,被固定住的人绝对没有办法自行松开。接着,蔡头又用了童军绳将佳祺的上半身紧紧捆绑,绳头绕过去绑在桌子的四个角落,把佳祺上半身牢牢的固定在桌面上,佳祺的双脚也被大大的分开,脚踝和大腿分别被固定在桌子的两只脚上。佳祺双腿成大字型的大开,上半身紧紧地被捆绑在桌子上,双手固定在身后,一动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宰割。「还没,别急!」蔡头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拿了一个布条,把佳祺的眼睛捆起来。「不要…这样我看不见,我会怕!」佳祺抗议着。菜头得意的抚摸着这个得意的傑作,而佳祺全身赤裸的趴在冰冷的桌面上,双腿大开,全身被捆绑的不能反抗。「学妹,你这个毫无防备的样子真的好美,这时候,要是随便哪个人进来都可以直接强奸你了,你知道吗?就算奸完了你也不知道是谁干了你!」「不要…不要…把我放开呀…我不要被强奸!」「别怕,学妹,我要先放进去了!我才舍不得你给人家奸了呢,因为我要先干你。噢!爽!我又干进去了…我要干死你…「菜头扶着佳祺的腰,毫无阻碍的长驱直入!佳祺因为眼睛被捆住,显得异常的刺激,也不自觉得大叫起来:」阿…阿…学长…你…我又被你…喔…被你干了…好…好刺激…我受不了了…这样不行…真的不行啦…「无人的研究室里面登时春光无限,只留下肉体碰撞的抽插声音和桌子被震动而发出的声音。菜头扶着腰从后面猛烈的进攻着无法反抗的学妹,肉体啪啪啪的拍打声配上佳祺高亢的叫喊,逐渐的让蔡头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学妹…你好骚唷…水好多唷…是不是喜欢被人家这样强奸呀!」「才没有…是你把人家弄成这样还说…」「你想不想要被大家轮奸呀…要不要叫大家进来看看你这样子呀?有谁想到我们系花研究生会这么下流的姿势被肏,你是不是很兴奋呀!」「不要…学长…我不要被看到…这样我怎么作人…」「学妹…你就是公共厕所一样的妓女…我一定要找人来轮奸你…你是我的老婆…也是公厕…知道吗?」「喔喔…呜呜呜…不要…好硬唷…学长我被你…我被你插得很里面…」「学妹…准备啰…又要再射一次啰…这次要全部射给你啰…」蔡头在干了几十分钟之后也准备要完事了。「好…学长…给我…给我…」佳祺被征服的忘了还有我这个男友,似乎已经很习惯了被蔡头授精的滋味,被干到忘情的呐喊。「我们天天作…这样射进去,你会怀孕的唷…可以吗?」「没关系…学长…给我…我已经…我已经…我已经…」佳祺突然吞了口口水,强行将要出口的话吞了回去。差点就将自己已经怀孕了的事情说出口了,好再强忍住了。因为佳祺知道若是给蔡头学长得知了自己已经怀了小孩,一定会强逼自己马上登记结婚,佳祺心里似乎还有一丝丝犹豫。「学妹…怎么了?你想说什么?我快要射了…」蔡头正在紧要关头。「学长…随便你…你想怎样都好…我要到了…阿…好烫…学长…我又被你射了…呜呜呜…我死了…我高潮了…」女友佳祺又一次的在体内射精结束这场和学长淫乱的性爱。*******************

   「学长,快把我手松开啦!这样我没办法穿衣服啦。还有我等等晚上还要…还要和…和我男朋友阿傑约见面吃饭…拜託你快放开我…衣服还在你柜子里耶。「佳祺全身赤裸着坐在研究室的位子上,虽然蔡头已经帮佳祺松绑了,但是还是没解开「∞」字型金属手铐,也不让佳祺穿衣服。而刚刚才激烈性爱完的肉穴里面的精液顺着大腿,缓缓滑滴落到地面,研究室的椅子也被沾湿了。菜头不理会佳祺的抗议,在一旁把玩着佳祺的手机,酸溜溜的问说:「刚刚在干你的时后,有好几通未接来电,打电话来的是你男友吗?我们的事情,你怎么和男友交代呢?」「学长…我…我…拜託…先给我点时间处理好吗?」佳祺扭动着身体说。「佳祺,我爱你。不要一直让我等好吗?我希望可以快点和你结婚,你只要点头,我们马上去试婚纱,就算你还不想那么快结婚,我们也可以先登记,再补宴客、办婚礼,我都尊重你。」蔡头从身后抱住了佳祺的腰,身手缓缓的揉着佳祺的酥胸,轻声的对着佳祺耳边说。佳祺似乎有点犹豫,但是略略挣扎一下。蔡头顺手抽了几张湿纸巾,开始把佳祺肉穴里流出来的精液和弄髒的地板、桌椅擦拭乾净。「先放开我,我今天…今天和阿傑有约,我想…我打算找阿傑谈谈…你快放开我啦…」佳祺哀求的说。听到佳祺这样说,蔡头心里头有点酸溜溜的,不甘愿的说:「你是不是还是爱着你男朋友?所以才迟迟不答应!这样子的话,好,你既然今天要去和他见面,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的条件,不然的话,我就放你自己在这里,你就自己光溜溜的想办法回家吧!」佳祺只好无奈的答应了。*****************************我在公司里面的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闷闷的坐了下来。最近我在工作上的表现,让我成为了公司最年轻的副理,而且在副总的关爱之下,今年秋季会议中预计会被提报成为下一届的经理的候选人之一。而我的死对头,老鼠经理竟然也预计可以升上协理的位置。虽然我们两人平日不和,但当此时,老鼠最近竟也对我装熟起来了。我刚坐下来,思考着女友的事情。佳祺自从上次被我和美君从杨董的游艇上救了下来,虽然逃过一劫,但是又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女友佳祺还是选择暂时离开了我身边。距离那件事情之后,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也没联络了。而我辗转从美君口中得知,女友佳祺和系上的菜头学长走得非常近,甚至一连好几天都往蔡头家里跑,两人也时常单独相处,依照这个状况,我似乎已经渐渐的失去了佳祺。直至今日,我终於鼓起勇气再次拨打佳祺的手机,虽然没有接,我又发了通简讯给她,希望可以见个面把事情说个清楚,我不得不承认,一个月没有见面,我还是非常的想她,我心中默默下定决心,如果有任何可能,我会试着努力挽回佳祺的心。想着想着,突然肩膀上被拍了一下,老鼠端了一杯咖啡坐在我身边。我正闷得发慌,不想搭里他,但是他却露出一附下流的嘴脸笑着说:「老弟,虽然我虚长你几岁,也比你混的久,但咱们两最近在公司里面也算是同步登科,算是有缘份,别老是对我摆张脸吧!我们哥俩一笑泯恩仇吧!」唉,也对,想想我们都是出外讨生活,公事上的不和也不过过往云烟,老鼠这人虽然讨人厌,但自己又比他好到哪里去呢,恩恩怨怨何必老挂在心上呢?想到这里,不自禁的叹口气说:「经理说的也是。」老鼠看到我态度软化,於是打蛇随棍上的说:「小老弟,最近看你魂不守舍,怎么,女朋友摆不平吗?闹分手呀!」我没气的点点头说:「差不多意思。很久没见了,晚上约见面谈谈。「老鼠笑了笑,摆出一副老鸟的姿态对我说:「老弟,我也见过你女友,叫作佳祺的吧!那清纯的俏学生妹。这种年轻的学生妹最是心性不定。但是老弟,我在女人堆里打滚的经验比你丰富太多了,让我教你一个乖,要让这种女人回心转意,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离不开你,只有一个方法。要不要试试看?」我耸了耸肩膀说:「经理请指教。」老鼠得意的说:「也没什么,就是干她。她要是每提一次分手,你就狠狠干她个一次、两次,不够,就再来,直到她的肉体被你玩完全全的征服之后,身心都会臣服於你,到时后就再也不会提离开你了。若不这样,反过来,要是她被别人征服了肉体以后,你就永远失去她的心了。「听到老鼠这样下流的说法,本来正想狠狠的吐槽回去,但是转念一想,想到女友被杨董等人硬上了之后的改变,似乎也有点道理。老鼠看我默默沉思,突然笑了笑说:「这样吧!当作我送你的礼物,这罐你拿去吧,我从一个老中医生那里弄来的。你今天晚上,和佳祺见面之后,废话就不多说,直接开到汽车旅馆里面,也不用徵得她同意,衣服扒光了就上,把这喝下去了之后,你整个晚上都会性欲高涨,连续作个七八次以上没问题,要是做得不够你的小弟弟还会站直直抗议整晚唷!你今天晚上就把她搞定。哈,我就是靠这东西征服了众多女人,真不骗你。好啦,老哥哥我要回去上班了,加油呀!「说完了之后,老鼠就离开了。留我一个人,默默的把玩着从老鼠那里拿来的那瓶药水,仔细着想着老鼠说的话,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我握着瓶子的手越来越紧。**********************************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我把车子缓缓的开到了校园后门,靠近女生宿舍的偏僻侧门。因为放暑假了,也没多少人进出。当我车子缓缓靠近的时后,就看到只有一个熟悉又美丽的身影,穿着平口露肩的黑色紧身无肩带上衣,露出了雪白粉嫩的双肩和臂膀,下半身穿短黑皮窄裙和黑色丝袜搭配绑带高跟凉鞋的俏佳祺,独自静静的背靠墙壁站在路灯下,慢慢靠近一看,只见佳祺背靠着墙壁,抬起一只脚,弯曲着膝盖,脚掌向后蹬踏在墙壁上,双手却背在身后而且盖着一件白色的小外套,若有所思的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发呆。我开了车门,按了两声喇叭,佳祺才回过神来,看到了我的车子,这时后佳祺脸色有些害羞,犹豫了一下,用那只踏在墙壁上的脚用力蹬了一下,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胸口丰满的酥胸随着上下起伏,然后缓缓的踩着高跟鞋,背着两只手,向我的车走来。等到佳祺跨上我的副驾驶座之后,朝着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嗨!好久不见,接下来,要去哪里呀?」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