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公主

公主


离开了第一位主人,只要有机会,我就在各种场合寻觅自己新的主人,友情的实在是属于可遇不可求,完全要靠缘分。发廊和卡拉OK的小姐可以满足初级的需要,可对我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我开始接触职业SM的圈子,我接受了许多收费女王的调教,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们都无法征服我的心,一种失望的情绪已经开始在我心中扩散。这时公主出现了。 公主是上海很有名的一位收费女王,经过几次的邮件交流,我终于和公主约定了现实调教的时间。 07年的2月,气温比往年要高了一些,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在市中心的一家四星级宾馆开好了房间。先洗了一把澡,然后给公主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在哪个房间。挂了电话,我独自站在窗口,面对外面的延安路高架,想象着即将到来的调教。此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公主发的。“主人已经出发,奴儿跪候,记住是跪候。”因为以前和收费女王的经历,我并未理睬公主的话。 大约20分钟后,房间的门铃响了,我透过猫眼确认是公主后打开了门。公主戴着一副墨镜,一身的OL套装,看上去显得很干练,正是我理想中的那种气质。 公主进门后,我将房门关好,刚一转身,公主飞起一脚就踢向我的下身。我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并没有被踢中关键部位,出于对女王的尊重,我给公主跪下了。 “你好大的胆子,主人叫你跪候你居然敢不听?”这是我听到公主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蛮好听的。 我没敢顶撞她,但是心里在嘀咕“你还不是我的主人呢,我干吗要跪着候你啊。” “给我爬过来。”公主命令道。我朝着她爬去,到了她面前,她叉开了腿。我顺从地钻进了公主的胯下,脑袋过去了,身体却被她用腿夹住了。“停。”我只好停了下来。公主翻身骑在我的背上。“驾。”随着她的吆喝,我驮着她向沙发爬去。公主其实很轻,我并不感到自己很吃力。一会儿功夫,我就爬到了沙发那儿。 公主下了马,坐到了沙发上,我跪直了身体,注视着她。墨镜后面的那双眼睛应该也在注视着我吧。10几秒之后,公主的声音传来了。 “你看上去很傲气啊,你今天是干什么来了?”绝对不是质问,听起来就象是邻家女孩的语气。 “我来给您调教的,希望有什么能让您开心。”我回答。 “你?想让主人开心的人可以从这儿排到南京路。”骄傲的语气。 “我比他们强。不信您试试。”我同样骄傲地辩解道。 “哦,是伐,主人倒要看看你有多强。你可千万不要让主人失望哦。”她的声音强烈地刺激了我的神经。 “请女王随意调教。”我终于低下了头,轻声地回答公主。 “倒茶。”她开始使唤我。我爬到酒柜那儿,拿了杯子,去卫生间洗干净,又用热水烫了,最后倒了一杯公主选的矿泉水。膝行到她面前,双手捧给她。公主看起来很满意我的行为,因为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什么也没说。她从包里拿出香烟,女士的那种,我赶紧为她点上。等到她第一口烟徐徐吐出,我给她磕了个头,请求道“请女王允许我为您舔干净高跟鞋。”她用一种潇洒的手势表示同意。我为公主搬来了脚凳,她把脚翘在了凳子上,我低头认真地开始舔她的鞋。从鞋面开始,一边舔,一边悄悄地看她手里的香烟。只要烟灰一长,我就凑过去,抬头张嘴,公主就会将烟灰弹在我的嘴里。 就这样公主抽完了烟,静静地看着我舔干净了她的整双鞋。也许她也休息好了,从包里取出一条带着项圈的狗链给我套在脖子上。站起身来,牵着我开始玩遛狗。她在前面走,不时的回身冲着我晃晃她的脚,我总是象狗一样扑上去,要舔她的鞋,喉咙里还发出狗的那种声音。突然公主一脚把我踹翻在地,跟着她的鞋跟准确地踩在了我的乳头上。一阵剧痛使我的身体有点蜷缩。 公主调侃的说:“这就受不了了,还吹牛比人家强,象这种程度,马路上随便抓一个都可以做到一动不动。” 好胜使我咬牙停住了蜷缩。身体慢慢平躺开来,公主却索性将整个身体的重量缓缓地加了上来,最后她的双脚分别踩在我的双乳上。剧痛让我的脸涨得通红,双手捏紧,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公主笑眯眯的看着我提醒道:“啧,啧,你不要这样嘛,只要你承认和普通的奴是一样的,我就饶了你。” 我还嘴硬:“就不一样。” 公主脸一沉:“我要转圈了,你忍着一点。” 恐惧的我赶忙说:“不要,求求女王,不要!” 公主做了个鬼脸说:“好吧,看在你刚才伺候我还算用心的份上,让你先缓一缓吧。” 说完公主离开了我的身体,自己走到了沙发那儿坐了下来。我赶紧爬到她的面前,她把狗链从我的脖子上取了下来,命令我平躺在她的面前。 等我躺好,公主说道:“来,我帮你活活血。”说完她把项圈带钉子的那面放在我的乳头上,跟着一只穿着美丽高跟鞋的脚又踩在项圈上来回揉动着。“啊,啊”我不住的惨叫着。公主停止了揉动,对我说道:“对不起哦,我不太会按摩的。这样吧,我给你把淤血放了好伐。”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几根针,俯下身要给我来个乳头穿刺。 要是我能看到自己的脸,大概脸都是绿的了。我翻身跪在她面前,乞求着她。 公主一副关心的样子对我说:“放了血就好了,真的,这可是科学道理啊!放好以后用热的蜡烛油一滴,保证没问题。”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这么尝试过,对于我来说这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听着就已经足以让我吓得发抖。 “不,主人,您饶了奴才吧,奴才一定好好伺候您,再也不敢无礼了。”我用颤抖的声音乞求公主。 “我又不是你的主人咯,我还很佩服你呢,这么厉害,真是金刚不坏的身体啊!”公主的声音充满了嘲讽。 我的防线崩溃了,我磕着头对公主说:“主人,您就是奴才的主人。” 公主收起了笑容,摘下了墨镜,尊贵地看着我,骄傲的说:“你想清楚了?” 我重重地磕了三个头,低声回答“主人,奴才叩见主人。” 公主用鞋尖勾起我的脸,得意的看着我。“哼,不叫女王了?下贱的东西,肯承认我是你主人了?” “是,主人,奴才是公主的奴才。” 啪的一记耳光,公主严厉地训斥道:“去把短裤脱了,主人的奴不能穿一点东西在身上。” 我这才想起我一直都还穿着短裤,动作迅速的把自己脱光后,我又跪在公主面前,低着头,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公主吐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奴才,主人现在想听鞭子抽在你身上的声音。你说呢?” “是,请主人随意。”我低头回答着。 “乖,主人会轻轻的,就打10鞭,你帮主人数着好吗?” 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魔鬼,除了答应,我还能够做什么?当然我还可以结束调教,可是我选择了服从。我趴在床上,公主起身取出一根红色的蛇鞭,忽的一声,鞭子带着风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疼的我“啊”的一声刚叫出来,突然想起她要我数着数,“一”我赶快补充。 “啊一是几呀?” 我知道这一下算是白挨了,只能说“是奴才笨,数错了。” 公主好像很心疼的跺了下脚,“你哪能会数错的啊,主人就想打你10鞭呀,这怎么办啊。” 面对这样的主人,我还能说什么呢。“是奴才不好,请主人重打。” 公主好像又开心了,“嗯,真乖,这次可不要再数错了。” 她打的很快,也很重,不过幸好我这次一点都没数错。 “谢谢你。”公主好像很真诚的对我说。我抬头看了看她,觉得自己就象一个白痴。 公主又调皮的想了想对我说道:“主人看你乖,决定赏赐你圣水,免费的哦。” 这倒应该承认,事先商量的调教里面并没有这个项目,再说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只好驮着她来到了卫生间,她让我躺在地上,脱了裤子就对着我的嘴,天哪,直接圣水。此前我还从未接受过这项调教。也许我真的有天赋,居然一滴都没漏出来。公主擦了擦,以一种迷人的姿势将厕纸直接就扔进了我的嘴里。对我笑了笑,柔声说道:“洗个澡吧。” 我看着她走出去,赶快给自己冲了冲,可能她也是即兴发挥吧,圣水的味道很重,我忍不住呕吐起来。由于我习惯在调教当天不吃东西,所以呕了几下也就好了。我又刷了刷牙,然后走了出去。看到公主我知道又有什么不对了,她的目光很严厉,我赶紧跪下,心神不定的看着她。 “你把圣水吐了?”听了这话,我的脑袋“嗡”的一声。 “多少奴想喝都喝不到的东西,主人看你奴性不错,特别赏赐你的,你居然敢吐了,你说吧,应该怎么办。”怎么办我哪儿知道啊,我想了一会儿,磕了个头对公主说道:“请主人惩罚。”恐怕这也是我唯一能回答的了。 “算你还知道错,打15鞭。”公主的判决。我又准备趴在床上,没想到公主从包里拿出了绳子。我的双手被她反绑在背后,整个人捆得就象粽子,除了打滚估计别想动弹。 还是那条蛇鞭,有了此前的经验,我想鞭打很快就会过去的,总觉得比起虐乳来,鞭打我更容易承受。没想到公主这次专门抽打我的手,手指每挨一下都让我钻心的疼,应该说和前一次相比她已经手下留情了,可是我的痛苦是我接受那么多次鞭打以来从未感受到的,我还不敢躲闪,怕引来更残酷的惩罚。别说数数,除了咬牙闷哼,我恐怕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在公主并没有计较这个,15鞭打完就收了手。此时的我疼的眼泪都已经出来了,心里对公主的恐惧难以表述。 公主给我松了绑,我发现我的手指已经明显肿胀了。公主得意的对我说道:“滋味怎么样?主人知道这很不好受,专门为你准备的惩罚方式,以后你要是再做错什么,应该明白会有什么结果。” 我拼命地给公主磕头:“谢谢主人调教,奴才记住了。” “好了,过来吧,要不要主人再给你活活血?” 听了这话,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一句也不敢答应。公主开心的笑了,这是她进门以来我所听到的最得意的笑声。她把裤袜褪到膝盖命令我给她脱袜,我小心地用嘴完成了这个任务。“给我洗脚。”又一项命令随之而来。 我赶快取来了热水壶和茶杯,将热水倒在茶杯里,用嘴试了试水温,含了一口水开始吸吮公主的脚趾,吮完一个脚趾就把水咽下去,再含一口水吮下一个。吮完脚趾,又含着水轻轻用舌头舔她的脚面,然后是脚底。公主很惬意看着我。双脚终于这样都洗好了,我又驮着公主来到了卫生间,开了水龙头给她洗了一遍。帮她穿上拖鞋,跟着她回到沙发那儿。 “刚才洗脚的方法是谁教你的?”公主问我。 “没人教,是奴才自己想出来的。”我跪着回答。 “算你用心,起来吧,今天的调教就到这儿了。” 我给公主磕了个头,长出一口气坐了起来。公主点了支烟对我说:“你确实比一般的奴要好。”我正在揉自己的手指,听到她的评价,感到自己所做得一切都没有白费。 激动的我赶紧回答:“能成为公主的奴是奴才的荣幸。” “嗯,主人会看你的表现的。”公主高傲的回答我。 等她抽完烟,公主穿好了丝袜和高跟,收好了工具,对我说:“主人走了。”我爬在她的身后,送到了门口。 门关上了,我又认真洗了遍澡,躺在床上,胸口乳头很疼,背上鞭痕累累,手指更是一碰就钻心,内心却很满足,这就是被公主调教后的结果,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感觉。 可惜,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我和公主的主奴关系没能维持太久,但是仅有的几次调教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还有永远的天使存在的话,公主很可能会是我现实中最后的主人。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