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和老板去旅行

和老板去旅行


这两日,齐婉儿的心总是感觉慌慌的,难以平静。“婉儿,到我办公室来。”“好。”放下电话,齐婉儿匆匆起身,走进了李梓络的办公室。“婉儿,你的脸色很差,不舒服吗?”李梓络边关心地问着,边示意她在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没什么。”齐婉儿淡淡回了一句。“维竣坐今晚的飞机回去。”李梓络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恩。”她点点头,脸上没有表情。“谢谢你。”李梓络凝视着她。她轻笑,美丽的眸子弯成半月形。“虽然很不甘心,不过……那家伙真的很爱你。”李梓络也笑了,有些无奈。他吐了口烟,在烟缸轻弹了弹烟灰,双眉皱了起来,“我很舍不得你这个能干的秘书,怎么办?”还是笑,她望着他的双目,眼神很坚定。“没有余地了?”李梓络又吸了口烟,样子看起来很是烦躁,“能告诉我原因吗?”“我的辞职信上写得很清楚。”她坚定地说,她必须要走,除了累,还有关绍明。“如果你是因为厌倦这个职位的话,我可以将你调到其他部门……”“我坚持。”齐婉儿打断了他的话,断然地说。李梓络掐灭了烟,凝重地呼了口气,说:“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那么我也会守信的。”“谢谢。”齐婉儿平静地说。李梓络迟疑了一下,又说:“婉儿,其实……你在担心什么?”被他这样一问,齐婉儿的心突然一惊,不知该说什么,与他对视着。“你……是不是并不打算和维竣在一起?”她怔住了,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婉儿,维竣是真的爱你的,你……也不要骗自己了。”李梓络说着,双目里流露着淡淡地哀愁,齐婉儿看着他,似乎这些天,他变了,沉稳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早些做交接。”她还是不想再去想这些事情,她需要时间,好好让自己静一静。李梓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说:“好吧。”齐婉儿对他礼貌地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终于可以结束,该是高兴的吗?她也不知道。下午的时候,齐婉儿去了人事部办了些必要的手续后便抱着自己早就收拾好的东西离开了公司。一个下午,她也没闲着,把车子开到二手车市场,以一个不错的价格卖了出去。之后又去了旅行社看了看那些自助游的路线,查了查机票,盘算着自己一路所需要的旅费,计算着时间,又买了些旅行的用品,一个人自得其乐。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她全身酸软地躺在沙发上,将买回来的东西都扔在一旁,一脸疲倦,但心却很舒服。此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刘宁的来电。“婉儿,你回到家了吗?”“刚到,累死了。”“喂,我现在在超市呢,刚看见有新鲜的大闸蟹耶,想吃吗?”“真的……”“馋了吧?听见你的口水流到地的声音了?”“别贫嘴了。”“那一会你到我家怎么样。”“啊……我都累坏了,要不……你买上来吧,在我家吃怎么样?”“唉,真是,懒死你了。”“刘宁最好了。”“唉……怕你了,我买上去就是啦,挂了啊……呀,蟹……夹到我了……不说了……”“喂……”齐婉儿还想问他疼不疼,结果手机那边已经忙音了,她看着电话,想象着刘宁被蟹夹的傻样,不由地笑了起来,也正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喂……”“婉儿,你在家吗?”“李总?”“在吗?我有事找你。”“恩……”李梓络的声音有些急噪,齐婉儿的心不禁抖了起来。没过一会,门铃就响了起来。“婉儿……”“李总……有事吗?”李梓络没等她问完,便推门进来,神色满是奇怪。“婉儿……刚才有人给我送来的……”李梓络将光盘递到她身前,疑惑地看着她。看着李梓络手中的光盘,齐婉儿呆住了,大脑顿时空白。“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梓络追问着。身子,在一瞬间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齐婉儿的手有些颤抖,但脸上却极力伪装着。“你不都已经看过了吗?还来问我?”那些都是事实,她不可否认。“你……”李梓络看着她的表情,有些生气,“你就这么不在乎吗?”“这些是事实。”她没有说谎,她必须承认的,就算不光彩。“为什么要拍这种片子?你需要钱?还是有人逼你的?”李梓络不甘心地追问。她该怎么答?这么真实的证据在面前,她再狡辩又有什么用?正如当初,所有人都不相信她一样,解释,会有用吗?“你回答我啊?婉儿……我不相信这是你拍的……”不相信?有用吗?那的确是她。“这里面的人确实是我。”她必须正视自己的过去,哪怕很丑陋。“维竣……维竣他知道吗?”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心狠狠地痛了起来,没有原因。“你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齐婉儿深吸了一口气,或许,她不需要解释,没有用的,关绍明肯定会让他们把她看得一文不值。“难道……你不在乎吗?万一维竣知道……他……”“知道就知道,我不在乎。”这是事情,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许多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改变的,她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过去,因为那是一道伤疤,丑陋狰狞的伤疤,而且,没有不透风的墙。“你……”李梓络咬住牙,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她已经不是他的员工,她也不需要有所顾忌。“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李梓络拿着光盘的手抖了一下,两张光盘跌落在地面。齐婉儿皱了一下眉头,也理所当然地想到了李梓络口中的他指的是谁,她冷冷地笑了笑,看着李梓络。“婉儿,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会替你瞒着维竣……告诉我……”“李总,我想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一切都是真的,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我只喜欢男人。”她的心好冷,好痛,但她,不需要任何人来同情她。“那维竣呢?原来你一直都在玩弄他的感情吗?你就如那个人所说的……是个婊子?你就一点都不在乎维竣吗?……”李梓络的声音很大,在怒吼着。“我就是一个婊子,怎么了?我不在乎,我什么也不在乎,我就是喜欢男人,我就是喜欢上床,喜欢做爱,喜欢和不同的男人做爱……”齐婉儿大声地吼着,歇斯底里。没有人会知道,那个时候的她受了多大的侮辱,但是,有人同情过她吗?没有,全学校的人都在垂骂她,骂她是一个荡妇。“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那是一个丑陋的伤疤,无法遗忘。猛一打开门,齐婉儿看见门前愤怒如野兽般的李维竣,而他的手上,也握着同样的光盘。笑,还是笑,除了笑,还可以怎么样?“维竣……”李梓络意外地看着他,“你……不是今晚的飞机吗?”“飞机……”李维竣冷冷地笑了起来,“我在候机室里收到这个,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幸好我回来了……才知道,原来被耍了……”心好痛好痛,仿如在滴血。她就知道关绍明不会放过她的,只是,他大概也想不到,她早已经无所谓了吧?“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大家好聚好散,我要休息了,请两位离开。”齐婉儿努力地装着一副平静的样子,冷冷地说。“我不会原谅你的。”李维竣的声音很低,沉沉的,却充满着怨恨。“哼……李先生,我看你是忘记了吧?”齐婉儿故意调高音量,“我们一开始也只不过是为了需求,是你违反了规则。”“你……”李维竣咬住牙,狠狠地瞪着齐婉儿。“维竣……”李梓络见状,上前拉住他。“如果没什么事,请两位离开。”她已经再也撑不住了,她的心好痛好痛,在淌着血。也在这个时候,刘宁提着几只大闸蟹走出电梯间,正好看见他们。看见刘宁的那一刻,齐婉儿的心揪紧了,“对不起,我有朋友来了,请两位离开。”刘宁看着齐婉儿奇怪的神色,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照她的眼神示意,缓缓走了过来。“这个就是你的新床伴吗?”李维竣的声音很冷,叫人发寒。“这跟你似乎没有关系。”齐婉儿扬起下巴,拼命地装出一副高傲的姿态。“你这个……”李维竣猛地一上前,一手抓住了她的下巴。“维竣……”“婉儿……”几乎是同时,李梓络和刘宁同时喊了出来。“婊子是吧?很多人都这么说我。”齐婉儿斜眼看着他,冷冷地接着他的话。“维竣……”李梓络拉住他,眼睛示意他松手。“放开她。”刘宁也上前。齐婉儿淡然地看着李维竣,笑了,没有表情,就是在笑。“哼……”李维竣猛地一松手,愤然离去,而李梓络也随之离去。他们离去以后,刘宁捡起在地面的四张光盘,关上了门。齐婉儿呆呆地坐在原地,眼睛空洞地看着门。“笨蛋,为什么不解释?”刘宁蹲下身子,摸着她的脑袋。眼泪,在瞬间夺框而出,再也忍不住。“笨蛋。”刘宁一把拉住她,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任她肆意地哭泣。“婉儿……对不起……”她哭了很久很久,他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许久,她终于平静了些,他将她抱到沙发,而他而在旁边的目地板上坐了下来。“为什么不解释?”“解释,有什么用?那是事实。”齐婉儿空洞地说着。“对不起,婉儿……”齐婉儿诧异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婉儿……其实那天……我……”齐婉儿睁着眼,看着他。“那天,我在学校门前看见你,他们把你带走了,我也好奇地跟踪过去……对不起……婉儿,如果那时我强壮些……他们就……”刘宁说着,喉咙有些哽咽。齐婉儿不敢相信地看着刘宁,脑里开始回忆着那天。记得那天,艳阳灿烂,关绍明的助手照常来接她去见他。可是,也在那天,她才知道,关绍明一直在骗她,一直在玩弄她的感情,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毁了她,要她在心灵上和身体上都受伤。他们把她带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场,几个男人逼着她吃了药,然后,强奸了她。她没办法反抗,只是依稀地看到一个背影,还听好殴打的声音……原来那个被殴打的人是刘宁。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伸过手,抚摩着刘宁的脸:“不关你的事……”真的,不关他的事。“婉儿……对不起……”刘宁轻搂住她的身子,内疚地说。“不用道歉,真的,我没事。”那天以后,关绍明将全过程都拍了下来,刻录成光盘,还拍了大量的照片,并且将这些照片传进了学校。那个时候,她的爸爸很生气,要去起诉他,结果被关绍明气得心脏病发,在住进医院以后没多久便与世长辞,而她,在关绍明收买了校方领导以后,根本就没有人听她的辩解,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说她是婊子。她的世界,在那一年,一片漆黑。齐婉儿开始在准备,购置一些适当的旅行物品,找一些值得去的路线,本来打算只是跟团出行的,不过卖了车子以后她就取消了这个念头。卖车的钱再加上这些年的存款,如果她自助出行,旅途住青年旅社的话,这些钱也差不多可以花三到五个月,但是,去旅行之前,她必须要完成些事情。如果没记错,那天在关绍明的别墅里,她的确听到他说有人要花高价买下那些光盘的,但那个人到底是谁?她还是猜不透,可能连那个人也意料不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让人白花钱了,真是过意不去。不过,依关绍明的性格,他一定会主动来找她的,所以她尽管等着就是。不出她所料,这天,她就接到了关绍明打来的电话。“我的好婉儿,怎么样?听说你不在汇立工作了?怎么了?被人舍弃了?”一听到关绍明那恶心的声音,齐婉儿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过,她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她。“是啊……关少爷,人家……真的好可怜……”齐婉儿嗲声嗲气地撒着娇。“我就说嘛,那些人都不懂得欣赏你,怎么样?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哦?”一听到这句话,齐婉儿微微翘起嘴角,紧跟着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还是关少爷你了,对吧?”“呵呵……算你识相。”电话那头,关绍明自大地笑了起来。齐婉儿皱了皱眉头,觉得他的笑声很让人反胃,不过,她还是忍住,嗲声嗲气地继续说道:“那么关少爷……是不是也要给个机会让人家报答你的大恩呢?”“呵呵……你真懂我心啊!”“那当然,婉儿也想你了嘛……”齐婉儿心里暗笑,趁热打铁,接着说:“明天下午,我在远乔酒店等你啦,千万别让人等太久哦。”挂上电话,齐婉儿的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暗暗祈祷着不要出什么乱子。她不想要报复他,她也没那份心思,她只不过想要个明白。按照约定,齐婉儿早早地去到了远乔酒店,开了间总统套房,乖乖地在房间里等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关绍明敲开了房间门。一开门,齐婉儿便伏上前,妩媚地撒娇道:“关少爷,怎么让人家等那么久?”看关绍明的样子,他是只身前来的,进门后还很谨慎地环视了房间的四周。“哟?你还真会见风使舵哦?前几天怎么没这样对我?”关绍明口气很冷淡,但双眼还是不由地瞟向齐婉儿诱人的乳沟。齐婉儿娇气地搂着他的手臂,身子故意向前倾着,好让他更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性感,而另一只手则在他的腰际摩擦着,“那是,谁叫关少爷最懂得人家呢?前两天是因为有金主养着,我拿了人家的钱当然要守点规矩啦,但是……”齐婉儿将关绍明拉到床边,双唇贴在他的耳边,轻喘着气,“关少爷最明白人家了,一两个男人……怎么喂得饱人家啊?对吧?”“哈哈……”关绍明淫荡地笑了起来,色眼转过来,充满淫意,“那既然这样,也就是说我一个人也喂不饱你咯?”死色鬼……齐婉儿心里暗骂着,但脸上还是一脸的妩媚,“关少爷,你真坏……人家的意思是李家的两兄弟……不如你嘛……”说着,一手伸向他胸前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着。“哈哈哈……你要是早听我话回来跟我不就没事了?”关绍明说着,一只手搂住了齐婉儿的肩,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伸向了她半裸着的美丽胸脯。眼看着那只大色手就要伸到,齐婉儿一把抓住了,“哟……关少爷,别那么着急嘛?今天让人家侍侯你……好不好……”显然,关绍明受不了齐婉儿的耳语,身子已经在发着抖,嘴角带着淫笑。见到关绍明的样子,齐婉儿浅笑了起来,他这个人,比任何人都色,以前爱他的时候不觉得,后来一想起来,才发现他很淫荡。不过,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女孩,现在的她,足以叫男人销魂。她一边亲着关绍明的耳垂,一边将关绍明拉向床的中央,慢慢地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突然,关绍明推开了她:“婊子,你不会耍什么花样吧?”一听到这句话,齐婉儿的心震了一下,但还是当做没事地,脸上装做不满的样子:“哎哟,关少爷,你可是堂堂的大老板,婉儿拿什么跟你耍花样啊?婉儿只是一心想要讨好关少爷,可是……”说着,齐婉儿装着可怜地要掉泪的样子。关绍明看着齐婉儿,尽管还是半信半疑,但一看到她火辣的身材,不由地兴奋起来:“好好……知道了知道了,是我多想了好吧……别哭了……”“可不就是你多想了吗?人家……可真是想你了……”齐婉儿说着,又将他压在自己身下,柔软的身子极力地磨蹭着,也感觉到关绍明的下体已经有反应,于是,她一下子抽身。“怎么了……”关绍明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她。“关少爷……人家想玩点新鲜的……怎么样?”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贴身裙脱下,将自己的火爆身材展现在他的眼前,好让他分散注意力。果然,他真的很好哄,双眼发着淫光,直勾勾地瞪着她看,一眨不眨。齐婉儿故意摆着性感撩人的姿态,弯下身子,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子拿了起来。然后,她俯下身子,让自己的肌肤接触他敏感的肌肤,慢慢地磨蹭着,轻轻喘着气,另一只手则拉住关绍明的手,将绳子套紧。起初,关绍明还为她的举动想要反抗,但一看见她俯身吻着他的性感样子,他便给迷住了,任由齐婉儿又将另一只手套紧,最后,双手被绑在床头的两边。“你这个小坏蛋……”关绍明看着她丰满的双乳,直吞口水。见到关绍明陶醉的样子,齐婉儿心里暗笑着,俯下身子,让自己的双乳贴在他的胸前,媚媚地笑着:“恩……人家就喜欢这样嘛……”好,关绍明现在已经被她完全迷住。齐婉儿又拿出准备好的眼罩,一边俯在他耳边吹气,一边将眼罩带好。“关少爷……人家……想要了……”齐婉儿一边慢慢才从他身子离开,一边打着手势。只见一位身材比例相当完美的女郎从浴室走出,接替了齐婉儿,俯在了关绍明的身上。“婉儿……”关绍明显然被女郎侍侯得很满意,双手无力地抓紧了床上的被单。“喜欢吗?关少爷?”齐婉儿站在床边,鄙视地看着他。“喜欢……喜欢……”关绍明低喘着,似乎很满足。齐婉儿的嘴角轻轻撇了撇,不屑地看着他,问道:“关少爷,能告诉人家,是谁那么赏识人家的杰作,还要高价买呢?”女郎俯下身子,含住了关绍明的欲望,他一下子绷紧了身子,嘴上有些语无伦次:“舒……小姐”关绍明,这个可恶卑鄙的男人。当年,她十八岁,母亲和别的男人跑了,剩下她和父亲相依为命。十九岁那年,关绍明闯进了她的生活。那年,她才刚进大学,他用了一年时间去培养一段感情,就是为了折磨她。出事的那天,他告诉她,将一切都告诉她,包括他的怨恨。与齐婉儿母亲私奔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关绍明最爱的女子的父亲。在她母亲与那女子的父亲私奔以后,那女子的母亲精神变得失常,有好长一段时间总是疯疯癫癫的。上一代人的过错,破坏了两个正常家庭,只是,谁也意料不到,那女子的母亲在一次间接的疯癫时,拿菜刀在那女子身上砍了十几刀,当场死亡。而关绍明,就是为了给心爱的女子报仇找到了齐婉儿。他把一切的错都归结在了齐婉儿的母亲,如果没有她母亲与那女子父亲的私奔,这一段悲剧是不会发生的,所以,他恨她,他要将那女子死时的痛苦加倍地施加在齐婉儿身上,他要她沉沦。齐婉儿冷冷地看着床上的关绍明一眼,将刚才脱下的裙子穿上,对女郎使了个眼色,女郎点了点头,她便走到套房里的会客室坐了下来。等待,等待,齐婉儿清楚地听见关绍明恶心的叫声,想必是已经到了,她便走进了套房的寝室。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