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花容失色

花容失色


在关注此章节之前请《艳福天下》书号90488花娟非常紧张的来到彭总的办公室。拘谨的站立在房间的中央,她认为今天犯的错误确实不小,公司里三令五申的强调在工作期间不许上网聊天,否则做下岗处理,难道就这么下岗了?都怪那个该死的情圣,真的害得她不浅啊。“花娟,不是我说你,公司现在正在减员增效,火药味十足,你却顶烟上,”彭总点燃一支烟,“而且三令五申的不让工作期间上网聊天,你却不听。你是不是想下岗了?”“不。”花娟一听说下岗她条件放射的说。“我刚挂上号,就被你发现了。”“这不是你刚上不上的问题,”彭总虎着脸,说,“这是性质问题,我下的规定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你说咋办吧?”花娟一时无语,她也不知道咋办。怔怔的望着彭总,眼睛里满是期盼,似乎让彭总给她一次机会,因为她这份工作确实来之不易啊。“你是不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彭总严肃的问。“当然了,”花娟说。“谁愿意下岗啊。”彭川卫紧锁眉头思索开来。“彭总,只要不让我下岗,咋的都行。”花娟说。“是吗?”彭总猥亵的问。“恩。”花娟羞涩的低下了头,不敢跟他那邪恶的目光对视。其实花娟明白彭川卫那目光里的内容,但是她没有办法。因为现在对于她啥也没有眼前这份工作重要,她不知道如果她失去了这份工作会咋样?她不敢想象。没有生活来源对于她意味着什么?“花娟,你过来。”彭川卫命令着说。花娟低垂着头来到彭川卫身边,此刻她的心跳得非常的厉害,心,似乎要从胸膛里蹦了出来,喘息变得粗重了起来。而此时花娟的听觉变的非常的敏感。似乎地儿掉根针她都没听到。她不敢抬起头来,像一只等待宰割的羔羊一样,等待着彭川卫发落。“花娟,你知道吗?我非常喜欢你。”彭川卫满面春风的说。花娟的心提了起来,她更加紧张了,耳畔轰鸣起来。她听不清彭川卫的话语,只是机械的站立在他所坐的沙发边上。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彭川卫伸手把花娟拉进了沙发里,在她肩头上啪了啪。花娟惊出一身冷汗。“花娟有两件事,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过你。”彭川卫眼睛明亮的望着花娟,花娟非常害怕他这种目光。脸色绯红的低下了头。“你说。”“听说你跟陶明的关系不一般。是吗?”彭川卫问。这事花娟不好说,她没有想但彭川卫会问这个,她不知咋回答这个问题。“只要你把陶明拉给来入股,”彭川卫阴险的一笑,“我就扰了你。”“入股还用拉?”花娟惊愕的问。“我公司要改制,现在需要大量的资金安置下闲下来的人员。”彭川卫说。“但现在咱们公司很亏空。所以要引进外资才能把企业盘活,陶明材大气粗,如果能把他的资金弄过来,咱们公司就活了。”花娟这一惊非同凡响,原来公司还亏损呢,这是她不知道的秘密。“花娟记住,公司亏损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彭川卫说过的话后悔了起来,“如果你跟任何人说了,我就让你立即下岗。”花娟不明白今天彭川卫为什么直拿下岗来威胁着她。“我知道。”“这件事,你能办到吗?”彭川卫问。“这个,有点难度。”花娟说。“咋的?”彭川卫问。“这得看陶明的意思。”花娟说。“我是想让你想方设法的把这事办妥。”彭川卫剜了她一眼,跟他商量还用你干啥。我是想让你使计谋把这件事办成。“我要是办不成呢?”花娟突然来了勇气,因为她不想让她所依恋的人上当。“拿我只有第二个方案了。”彭川卫说着手向她屁股摸去,花娟一惊,站了起来,她看到彭川卫那光秃秃的头脑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非常恶心。“好吧,我试试。”花娟急冲冲的离开彭总的办公室。“你没事吧?”花缓刚回到自己的办公事庞影就像特务似的看着她,寻找她身上的疑点“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庞姐,你啥意思?”花娟白了庞影一眼。“没啥意思,我的关心你。”庞影说。“那个色狼会轻易放过你?”“庞姐,你无聊不无聊?”蛤娟不满的说。“以后少拿这件事说笑。”庞影吐了一下舌头。打趣的说。“看来事情很真的挺严重,要不你不能跟我急眼。”“我不理你了,你没正经的。”花娟有些生气的说。她知道庞影好拿她开玩笑。下班后花娟给陶明打了个电话,约陶明出来,陶明在电话里面支支吾吾使蛤娟很不满,她忽然想起来,昨晚陶明就因为有事没有跟她在一起,这跟以前的陶明不一样,是不是她跟他上过了床,感情就走到了尽头?花娟琢磨着。“花娟下班不走,还想啥心事呢?”庞影已经收拾好,准备回家。“这就走。”花娟慌忙的关了电脑。收拾桌子上的文件。然后跟着庞影走出办公室,她们在大门旁的打卡机打完卡,边说边笑的走出了大门。这时,庞影向停在离单位不远的一辆轿车走了过去,回头对花娟说,“花娟对不起,我有个约,先走一步了。”花娟望着那辆轿车面面相觑,没承想庞影也有情人。花娟望着庞影钻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绝尘而去,心中无限酸楚。她落寞给陶明打手机,通了以后只有彩铃声,陶明就是不接电话,这更使花娟郁闷,她的电话陶明居然不接?这出乎花娟的意料之外。花娟暗然神伤。回到家,花娟直接就把电脑打开,冯明没在家,这使她心情非常舒畅,因为她在上网期间最不喜欢有人在她的身边,现在她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所有的不快,通过上网都在烟消云散。花娟心情美好的上了她的网号,她在线的网友很多,但没有情圣。这时网友们相继的跟她聊了起来。这时有一个帅哥的头像在晃动,并且发出滴滴声,花娟用鼠标点击那个晃动的头像。只见一个叫做云雾的网友在跟她说话,这是个新加来的网友。云雾:你好,在家吗,能聊吗?红颜:能,我在家,你那。你是那里的朋友?云雾:跟你一个市的,你喜欢啥?红颜:上网,交友,你那?云雾:跟你一样,你的万能感友多吗?红颜:多啊,多得我多记不住。云雾:那你能记住我吗?红颜:我为什么要记住你?你跟其他的万能感友也没有啥特别的。云雾:我会让你记住我的。你老公爱你吗?红颜:爱啊,咋的了?云雾:没咋的随便问问。你是从事啥工作的。红颜:白领,你那?云雾:原来是小白!你的生活质量一定和优越是吗?红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云雾:我在网上上班。网络在我的家,红颜:网虫。云雾:就算是吧。你网恋过吗?红颜:没有,你那?云雾:有过,而且轰轰烈烈。红颜:真的?云雾:恩,你有情人吗?红颜:有啊。云雾:你们相处几年了?红颜:我想问你的问题行吗?云雾:你说。红颜:你们男人是不是得到女人后就对女人变的冷谈了?云雾:那可不一定,其实男人跟女人越上床感情越亲密,不会是你情人出现了问题吧?红颜:不知道为啥,以前他对我可热情了,有求必应,现在居然打电话他都不接,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云雾:他会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了?要不然不会不接你的电话的,如果他跟前有别的女人,接你的电话就不方便,所以他不接你的电话。花娟有些沉默,也许这个网友说的对。陶明身边真的有人了,会是谁呢?庞影?她想到了庞影。想到了陶明的企图,她不觉得大惊失色,这时冯明醉醺醺的回来了,进了房间他就吼,“花娟,你回来就知道他妈的上网。明天我把这台电脑给你砸了,你信不信?”“你喝多些猫尿?”花娟白了他一眼。“一点出息都没有,还男人呢?”“你再跟我支棱,你打死你,”冯明竟然撒野了起来,他薅住她的头发,就是一巴掌,打得花娟两眼冒金星,楞在哪里。关注《艳福天下》书号是30488第40章 网友见面在关注本章节时我向大家推荐一本书《有做才有爱》花娟没有想到冯明敢打她,这使她非常恼火,“冯明,你会为你今天的举动付出代价的,”花娟吼道。冯明打完花娟,酒劲就醒了,他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不知所措,他的被花缓的吼声弄醒了,有些绝望的望着花娟。花娟夺门而去。冯明茫然的楞在哪儿,当他反映过来冲出房间来到街上喊着,花娟的名子,四处寻找,然而在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中跟本没有花娟的影子。花娟冲出家门,肺子简直都气炸了。冯明居然敢打她,这使她意外。望着车来车往她不知道去哪里,街上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她掏出手机给陶明打电话。“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花娟对着手机直发呆,陶明从来不关机。今天是咋的,总总迹象表明,陶明都很不正常。“小姐,你去那?”一辆出租车停在她的身边,司机探出头问。“上哪?”花娟自言自语的叨咕着,其实她也不知道去哪,现在她只想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找个知心的朋友倾诉衷肠。她又拨了陶明的手机依然是关机。手机里那女声使她无比绝望。“小姐,上车啊。”司机催促着。花娟打开车门坐在司机的后面的座位上,“小姐,去哪?”司机问。“随便一个地儿。”花娟冷漠的说。司机打开车里的灯,从后视镜里仔细的打量花娟,然后莞尔一笑,“小姐,我不是那种人,我是司机。”花娟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问。“啥意思?”“我给你找一个,你们就在我车里做,我躲出去,完事后,给我几十块钱的小费可行,”司机掏出手机,查找手机上的号码。“停车,”花娟喊着。“你把我当成啥人了,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就凭我这一身名牌,能是做鸡的吗?”司机面面相觑的望着花娟不知所措。花娟打开车门,使劲的看上,“见鬼去吧。”司机看走了眼,他有些慌乱,一踩油门溜了。之所以司机这样,那是昨天晚上,有一位小姐打他车,车子行使到半道时,小姐说,“大哥,我告诉你,我可没带钱。”司机说“妹子开啥玩笑,就凭着妹子这身打伴也不想是没钱的主。”小姐说,“今晚没开壶,要不大哥让你来一点,顶这车费了。”“小姐,我是靠车来养家糊口的人,”司机说,“这事我不干。”小姐说。“那就这车钱先欠着,等我有生意的时候再给你。其实,我也不容易的,现在啥都在涨价,就干我这行的不涨,这人肉都没有猪肉金贵,”小姐痴痴的笑。这时有人拦车,由于天黑拦车人并没有看到车里有人,再说司机也没有把空车的牌子放下,空车牌子依然亮着,司机将车停了下来,按理说,车上有客人司机不应该停车,但是这次例外,司机估计拉这位小姐十有八九拿不到钱,所以他就把车停了下来。一位男人钻了上来,他回头一望,“咋还有客人?”“一位搭车的小姐。”司机说。“小姐?”男人又回过头来仔细的端详着小姐。“大哥有心情?”小姐温柔的一笑问。“师傅把车拐进那片小树林里,我要跟这位小姐做个生意。”男人说。司机有些犹豫,男人掏出一张老人头。“把车停好后,给我望望风。”司机只好把他俩拉但那僻静的小树林,他将车子停好后,和下去等。司机觉得这个生意还算划算,不用费油,就把钱赚了,夜色中他望着他的车,车尾灯还在亮在,车在忽闪忽闪的上下摆动着,使司机产生了暧昧的念想。司机也有些冲动,但他转念一想,还是以挣钱为主,家里还靠他供个大学生呢,使他不能有半点非分之想,就他这样拼命的忙乎还有些紧巴呢,别说的另外的奢侈了。现在的学校简直就是抢劫,把他抢得血本无归。“师傅。”出门打开,车里的男人在喊他,他慌忙的过去。“完事了?”他打开驾驶室的门问?“这个小姐很好,”男人望着他,“要不你也来一下?”“我看行。”小姐搭腔的说。“不不不……”司机慌乱的说。“大哥,人挣钱为了啥啊?”小姐开导的说,“该潇洒就潇洒。”司机不理他们开动了车子。这时小姐跟那个男人谈笑风生的聊了起来,似乎刚才啥事都没有发生似的,司机盯着小姐,在心理嘀咕着,这个小姐刚做完,竟然跟没事似的,真是匪夷所思。男人下车之前对司机说,让他给他留意点小姐,因为司机接触人多,并且把手机号码给了他,有小姐想做的给他打电话。司机觉得这活挺划算,当我看到花娟以为她是小姐呢,就说出上面的一番话,遭道花娟的白眼后,他慌忙的逃了。花娟漫步在华灯闪烁的街头上,心情有些好转,如果跟自己所爱的人漫步在这夜色中一定非常浪漫。都市里的夜晚像个华装艳抹的女人。由于花娟每天都很忙碌,忽视了眼前这美好的良辰美景,现在当这美好的景色映入她的眼帘时,由于心情不好,使这美好的景色大打折扣。都市的夜并不宁静,非常的浮躁和喧哗。到处弥漫着歌声和饮食男女的说笑声,路上车辆依然川流不息,街上被五彩缤纷的灯光装饰着跟节日的一样。流光溢彩,霓虹满面。这时,花娟路过一家网吧,她便钻了进去,她还是第一次进网吧,被这里的气氛弄呆了,这里更加喧哗,都是年轻人,他们大声说笑。脏话乱飞。花娟想离开这里,但已经进来了,她就要找个位置坐下来,再说她现在也没地儿去,不如上网聊聊天。老板对她并不热情,以为她是来找人的,这里经常有她这样的妇女来找孩子,直接影响的网吧的生意,比如孩子们刚刚玩上,父母没有好脸色找了上来,还能要钱吗?所以网吧老板对于花娟这样年龄的女人很是反感,但花娟不同,她气质高贵,穿着光鲜,不像是来找孩子的。“老板,给我个座位。”花娟喊道。老板慌张的过来,手忙脚乱的给花娟一张卡,并且将电脑打开,然后退了回去。他在打量着花娟,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还真没有来上过网的。花娟将网号上上,很快就有人点击她,她对着闪烁的头像用鼠标去点击,原来的云雾,云雾:刚才你咋突然下了?是不是老公回来了?花娟想,这个云雾的网友非常敏感。他咋知道老公回来了。花缓说。老公回来怕啥的,我是有事才下了,你还没下?云雾:早呢,刚几点就下啊。我的夜生活是从网上开始的。红颜:哈哈,网上咋跟夜生活牵扯在一起了?这时又花娟的耳麦又滴滴的响了起来,但晃动的不是云雾,她用鼠标点击晃动的头像,原来的情圣。情圣:你在哪上网?红颜:网吧,你咋才上啊?情圣:有个小妹想跟我KK,所以来晚了,你咋在网吧,不在家上网?这时云雾的头像又晃动起来,同时耳麦里传来滴滴声。云雾:网络太好了,在这里啥都有。包罗万象。红颜:有老婆吗?其实花娟故意跟他开玩笑。云雾:当然有了,你不就是我老婆吗?情圣:你是不是在跟别人聊,咋不理我啊?花娟就这样周旋在这俩个网友之间,把刚才的不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红颜:情圣,你竟吹吧,那有那么多的MM让你泡。情圣:你不信,就凭我情圣没有泡不到的妞,就看我想不想泡。我靠。云雾:老婆。你咋不吱声,生我气了吗?花娟被这俩情种逗得咯咯的笑,她身边的网迷们不时的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花娟只好收敛笑容,但她在心里偷着乐。红颜:云雾,我可不是你的老婆,你多大了?云雾没有花娟大。红颜:云雾我比你大,我做了了你老婆。云雾:没关系,我就想找个比我大的女人,比我大的女人会疼人。情圣:红颜,又咋的了,你在那个网吧?我去找你。红颜:你敢吗?情圣:你说。给个手机号。红颜:不给,凭你的感觉,看你能不能找到我。情圣:好的,你说,你在哪里?花娟告诉了他网吧的名子后,就后悔了,但她转念一想,网吧里这么多人,他也不认识她,咋能找到她呢?这么想她就释然了。花娟继续聊天。红颜:云雾,你有女朋友吗?云雾:有过,现在年轻人谁没处过几个。红颜:处到啥程度?云雾:上床,对了,你喜欢一夜情吗?要不咱来个一夜情好吗?花娟心想,这个还没有比她大的青年人咋有这歪心眼,她正在发楞时,只见一位陌生的男人像她走来。“你好,红颜。”男人向他伸出了手。花娟懵懂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些不知所措,这就是情圣吗?他咋知道她就是红颜。简直神了。“走吧红颜,”情圣说。“我的真名叫齐天,你那?”花娟神情茫然的很他握着手,这简直太意外了,花娟居然不经意的玩笑话却引来这个意外的幽会,这就是网友见面吗?她不敢想象,不知道是跟她走还是不走?正在徘徊。“走吧,咱们出去坐坐。”齐天拉着花娟的手就往外走,花娟一惊,但很快就顺从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