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公关的威力

公关的威力


广茂宾馆是一家豪华宾馆,李晴带着忐忑的心情乘着电梯来到,8856房间。在门前她停了一会儿,想控制一下自己的紧张的心情,此时李晴的心砰砰的乱跳,好像做了坏事的孩子。她四周环视,长长的走廊显得很空旷,电椅间时不时有人们进进出出。她又回过头来望望眼前紧闭的房门,不知道陈文来没来?想到她要跟一位男人单独的在一个房间里相处,心便狂跳不止。李晴有些害怕,她真的不敢敲那扇门,似乎那扇门里有一个魔鬼,只要门一开,就会把她吃了。李晴在徘徊和犹豫起来了。就在她举棋不定的时候,一首《香水有毒》的歌声把李晴吓了一大跳,这是她手机的铃声。她慌忙将手伸进她挎在间上包里,摸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号码,是陈文打来的电话。“李晴,你到那了?”电话接通后陈文心急火燎的问。李晴犹豫一下,她不知道咋样问答陈文的问话。是如实的噶他,还是有所保留。“咋不说话啊?”陈文更加着急;“我到了,就在门外。”在陈文的催促下,李晴终于告诉了他,自己就在门外。“好的。”陈文边说话边打开了房门。房门开的那一刹那,陈文正在给她打手机,这种浪漫的氛围使她感动。如果陈文在李晴犹豫的时候不打她手机。李晴也许没有勇气敲开这扇门,也许会转身离去,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么阴错阳差的巧合,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把李晴拽进了陈文所订的房间里。“快请,李晴,你咋才来?”陈文将李晴让进房间里,“我把饭菜都准备好了,你饿了吧,去卫生间洗洗手吃饭吧。”李晴望了望桌这丰富的饭菜,而且都是从饭店现做的,因为那些包装都是纸制的饭盒。李晴没有想到陈文会这么周到,心细得跟女人似的。这使李晴非常感激。“把包放下。你去洗手回来吃饭。”陈文说。李晴来到洗手间,这个宾馆的洗手间很豪华,都是白瓷砖镶嵌的,十分洁白明亮。李晴洗完手在烘烤机上将手烘干,然后来到客厅。“快请坐。”陈文殷勤的拿起酒,将茶几上放着的两个酒杯满上。说。“来咱俩好好喝喝。”李晴拘谨的做在沙发上,陈文挨着她坐了下来,李晴穿了一条红色的短裙,雪白的肌肤大面积的裸露出来。十分性感动人,使陈文,心猿意马,喘息如牛。李晴也非常紧张,因为她毕竟单独跟陈文在一起。心里砰砰的直跳。“来喝酒。”陈文将酒杯端到李晴面前,说。“这杯酒是你的。”“我不会喝酒,”李晴尴尬的一笑。说。“你喝吧,我陪着。”“那怎么行啊,”陈文打开一个个的饭盒。一股诱惑人胃口的菜香扑鼻而来。“就咱俩,你在不喝酒,我自己喝有啥意思?”“陈哥,我真的不能喝啊。”李晴说。“我用这呸酒陪着你。你看咋样?”“咱们也不是没在一起喝过。”陈文说,“你别蒙我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酒量。”“那是逢场作戏,不喝不行。”李晴嫣然一笑的说。“今天你别强迫我好吗?”“那好把,”陈文很通情达理的说,“不行,你喝葡萄酒。咋样?”“不用,我就用这杯白酒陪着你,但是我不一定把它都喝了,我用它做的样子,你看行吗?”李晴说。李晴把话说道这份上,陈文还有啥说的,他们就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酒到深处陈文的话也多了起来,手也不来势起来。“陈哥,没事我回去了。”陈文将他的一只手搭在李晴裸露在外的肩上,嬉皮笑脸的说,“忙啥的,这酒还没喝完呢。”李晴躲着他的孟浪。将他那只落在她肩上的手拿了下来。然后娇嗔的说。“陈哥,你不要这样啊。”陈文又凑了过来。伸手去摸她的大腿。李晴吓得慌张的躲避,然后惊慌的说,“你再这样我走了。真是的。”陈文听说她要走便更加急了起来,上前抱住了李晴,将她摁在沙发上,李晴在他身下使劲的蹬着腿,急忙的喊。“你干什么,你疯了,快放手。”陈文并不松手,而是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向她的两腿之间摸了过去,李晴慌忙的用双手捂住她的双腿之间。使陈文不得要领。陈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李晴,我喜欢你,你让我进去。”“不行,你不能这样。”李晴寸土不让的护着自己的领土,不让外来的势力侵入,“李晴,你想不想办事,”陈文的手摸到她的大腿根处。在她丝袜跟内裤的断接处抚摸起来。李晴的那截肌肤比较细腻凉爽,使陈文浑身燥热了起来,同时也冲动了起来,他的下身像铁一样的坚硬起来。“办事也不能这样啊,”里晴依然护着自己的下身,她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来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是啥逻辑?”“我凭啥给你贷款啊。”陈文依然在她那大腿根上抚摸,摸德李晴心惊肉跳,口干舌燥,浑身渐渐的软了起来,但她在警告自己,不能软,一定要坚持下去,决不能让陈文得逞,那样就不是她李晴了。“贷款就得把我身体给你吗?”李晴使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这样的话。“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陈文依然在她那禁区抚弄着。“干啥都得付出代价的。这就是市场。”李晴仍然在他身下扭动着身提挣扎着,而陈文依然不想放了她,他俩僵持在那里。“李晴,这几十完的贷款不是那么好贷的。我得冒一定的风险。”陈文的手在她的大腿上动了动“你要想贷款,得给我一定的补偿,”“这是,你也不能强来啊。”李晴依然护着她的禁区,“最起码得我乐意啊。”“李晴,其实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坏男人,我是真的喜欢你,才对你这样的,”陈文的手从她裙子里抽了出来,李晴慌忙的将她前言内子下摆摁住。“我不是对啥样的女人都动情的,我的眼光也很高的。”李晴一声不吭望着他,看他还耍啥伎俩。非常警惕的防范着。陈文看到自己不能得逞,便从李晴身上爬了起来。李晴见陈文起来,她腾的一下从沙发里坐了起来,接着站了起来,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裙。拿起沙发上的包,就想往外走,却被陈文给叫住了。“李晴,你不想贷款了吗?”陈文问。李晴忽然想起她此来的目地和使命了,突然站住了,有些惊愕的望着陈文。有些发蒙,当她明白过来后霉便说。“想贷你也不给贷,还提它有意思吗?”“我没说不给你贷啊。”陈文说。“是你不想贷。”“我是干啥来了,我就是为了贷款而来。”李晴说。“你咋知道我不想贷啊?”“想贷,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了。”陈文说。“啥态度,必须跟你上床吗?”李晴白了他一眼,陈文静静的凝望着眼前这位穿红色短裙的女人,她是那么的美丽,典雅。孤傲,妩媚,使陈文令眼相看,在人的身上不光有性,还有其他的东西。陈文觉得不能小瞧这个女人。李晴站在房间的中央,不知道自己是走好,还是留下来好?正在犹豫。“你先坐下,”陈文说,“这件事咱们慢慢的商量。好吗?”李晴只好坐下了,因为她好是惦记着这项贷款,因为这不光是贷款这件事这么简单,直接决定公司的走向与发展。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可是为了得到这个机会她就得发出失身的代价吗?人生真是太残酷了。干什么事都要付出代价,而且越是不好办的事,代价越太,难道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得出买自己的身体吗?“李晴,你可以走,我不拦着你。”等李晴坐下后陈文说。“不过贷款的事,就会到此为止,这一点你考虑清楚,有些时候人不能耍小孩子脾气,面对着沉重的决决策面前,得冷静的面对。深思熟虑的思考。不能因为你本人的一时冲动影响整个公司的利益,你可直待,你今天来是代表你公司而来的,不是你的个人行为。”陈文太老到了,他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使李晴顿时茅塞顿开。是啊,她是代表公司的利益而来的,怎能因为她个人的行为给公司造成损失呢?那样就得不偿失了。李晴惊吃了一身的冷汗。不知咋样弥补这个失误。“咋样,李小姐想通了吗?”陈文不再管她叫李晴而是叫李小姐,这就更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了。李晴不言语,脸颊绯红了起来,陈文的话像他那无耻的手一样,将她扒得一丝不挂,使她失去了自己的尊严。陈文望着害羞的李晴,知道自己的话产生了效果,而且在李晴的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地震,使李晴乱了阵脚。老谋深算的陈文把李晴看得是这么的透彻。使他非意,因为只要他这种攻心的策略进行下去,李晴就会缴械投降。李晴的心理防线的溃败,她弄不懂自己将如何面对,这种尴尬的境界。陈文咋会这么大言不惭,恬不知耻的跟她讲解这件讳莫如深的事情。陈文继续说。“李情,你可以不必马上答应我。我也不会强迫你的,强迫的没有意思,我要彻底的征服你,从心里到肉体的那种,而不是简单的性。”李晴被陈文的话弄得面红耳赤。脸红的像块红布。“我先会去。改天再谈好吗?”李晴说。“好吧,你去流随意。”陈文说。“我说过,我不会强迫你的,有一天你回自动来找我的,会自己乖乖的把自己脱得精光投进我的怀里的。”“你。”李晴的脸更红了,她羞涩的说不出话来,心理满是羞愧和委屈。“李晴,现在是市场经济,我想没有几个人不为金钱所动。”陈文意味深长的笑道,“你也一样,你这身名牌服装,没有个近万元的下不来的,那么钱呢?没有钱你咋能穿上这样的服装,所以人们即能消费,就得能挣钱,如果光消费不挣钱就会入不敷出。造成人的困境和尴尬的地部。李晴。你是聪明是女人,我想你懂得咋样利用自身的优势去公关吧?”李晴被陈文说的楞在那里,似乎陈文是一位邪教徒正在给她洗脑。使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李晴又从新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在是陈文耍的欲擒故纵的策略见效了。这让陈文暗笑,心想女人不过如此,再强的女人也架不住金钱的诱惑。“李晴,其实抛开咱们之间的商业化,我还是真心喜欢你的。”陈文为了给李晴一个台阶下,不得不把话拉回来。“是吗?”李晴为了缓和她跟陈文之键的尴尬,也不得不放下尊严和面子,因为她毕竟有事求他,“其实我也没啥好的,女人身上有的缺点我都有。”“这才是完美的女人。”陈文赞美道。“我就喜欢女人身上缺点比优点多是女人,这才有女人味。”“陈哥,我发现你很会说,而且嘴巴特别的甜。”李晴问。“你是不是在外面有许多女人?我嫂子不管你吗?”“谁说我有许多女人?”陈文否认道“我其实是个很保守的男人,不像你想得那样。风流成性。”“你是在我面前不好意思说,虚伪。”李晴说。“真的,我真的不是那种见花就采的男人。”陈文挠了挠头,说,“但是有的时候是为了应酬。”“其实世界就是不公平,没、男人寻花问柳是应酬。而女人红杏出墙却是淫荡,这公平吗这?”“其实男人为事业而重,不像你们女人注重感情,所以男人跟女人之间永远都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陈文滔滔不绝的说。“这么说,陈哥跟所有的女人都是玩玩而已?”李晴问。陈文没有想到李晴会这么问。他一些支吾。挠着偷想这如何对付李晴。“看来陈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大剖是逢场作戏对吗?”李晴微笑的问。她的脸上装满了隐秘。“李晴。不能这么说。”陈文反应过来了,他说。“在商场中可以逢场作戏,可是咱们不是在商场上,你是女人,我是男人就这么简单。”“这么说你跟我之间只想着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吗?”李晴继续的问。“当然不是。”陈文说。“你咋能这么理解我跟你之间的交往呢?”“凭感觉,我觉得你和是这样的人。”李晴不依不扰的说。“李晴,我不是商人,很你只是业务上的往来,”陈文解释着说。“不存在什么暧昧的交易,再说,你只是个副经理,又不是董事长,咱们之间的商业气息不那么浓重。所以不存在那中应酬似的游戏。”“是吗?那你就放了我吧?”李晴伶牙俐齿的说,“既然不是应酬和逢场作戏,为啥还要打我的主意?”“我是真心喜欢你,李晴。”陈文往李晴身边挪了挪。“你非常有女人味。是一发人见人爱的女人,为了你我宁可犯错误,你知道吗?给你贷这么大的款项,我冒多么大的风险吗?明明知道自己在冒险,可是见到你,我对一切都不在意了,冒就冒险吧,我豁出去了。”“真的假的?我不信,你为了我可以冒这么大的风险?”李晴用她那好看的眼睛看着他,使他更加激动起来。“真的,你要你的事,啥我都肯为你做。”陈文信誓旦旦的说。“甚至掉脑袋我都认可,我也不知道咋的了,见到你就兴奋,像一匹野狼一样的激动。”“那你为啥不肯给我贷三千万呢?”李晴得寸进尺的说。“你还是有所顾及,如果你肯给我贷三千万,我就认为你对我是真心的,不然一切都是假的。”“三千万?”陈文的冷汗刷的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对三千万,”李晴温柔的望着陈文。“咋样,你能做到吗?”李晴的温柔像一柄寒光凛凛的刀放在他的心上,三千万,这可是脑袋的数字啊。这个貌似温柔的女人,却有着比刀还硬的心,她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陈文没有想到李晴的胃口会这么大。竟然让他给她贷三千万,如果他们还不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咋样,犯难了。”李晴阴阳怪气的说。“你所有的夸夸其谈都是假的。”“李晴,你好好跟我说说,你们贷这些钱到底干啥?”陈文问。“这个贷款绝对的良性贷款。”李晴说,“陶明想把咱们全市的出租车都收购过来。也就是把这个行业全部垄断过来,这个行业非常热门,一定能挣到大钱的,这一点你放心,我们贷的三千万只是用于活动经费。等赢利后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你们现在公司运行的咋样?”陈文问。“挺好的,”李晴说。“一切正常,每天的营运额都是很高的,具体数字我不能告诉你,这是商业秘密。”陈文静静的望着李晴,心想出租车这个行业属实很挣钱,如果陶明真的把这个行业垄断了。前景非常看好。不如贷给他们。“咋样。我们公司有没有发展的潜力?”李晴问。“有啊。”陈文抓住了李晴的手,这次李晴没有挣扎,她顺从的冲他嫣然的一笑。使陈文心旌摇摇,血脉贲张。“这么说,你同意了给我贷三千万了?”李晴温柔的问。“我是同意了,明天我上班时跟行长汇报一下,看他能不能答应。”陈文说。“我会尽力的给你们使劲的。”“这么说这笔贷款等于白说,”李晴抽出她的手,撅起猩红的嘴唇,撒娇的说。“如果行长不同意就贷不成了?”“这么大的款项必须通过行长,我是没有这个权利的。”陈文说,“我只是个信贷员,那有那么大的权利啊。”“原来你是这么微不足道的男人,竟然在我面前装得那么强大。”李晴说,“告诉我,你们行长的手机号码,我直接找他,你早说啊。”“李晴,你是不是有点狂妄自大了?”陈文说。“行长是你想见就见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咋的?你还不信?”李晴说。“不信,你把电话给我试试。”陈文看着李晴直发楞,心想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行长怎么能见她呢,异想天开。真是的。于是他把行长的手机号码非了李晴,他要看看这个李晴到底有多么大的能耐?“行长叫啥名字?”陈文把行长的手机号码给了李晴后,李晴问。“行长叫黄定安,”陈文说。“黄定安?”李晴问,“这个名字很古怪啊,黄了就安定了。”李晴解释完后就吃吃的笑了起来,然后说,“就凭你们行长这个名字,你们银行早晚得黄了。”“别瞎说。”陈文说。“这件事你咋能信口胡说呢?”“咋的,现在言论自由。”李晴说。“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今晚就到这里吧,改日再见好吗?”陈文再也没有把李晴留下来的理由,因为她所要求的东西,他给不了,他一个信贷员,有啥权利给她贷三千万,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他觉得他离这个女人渐行渐远。“那好吧,就这样吧。”陈文悻悻的说。李晴挎上挎包,起身离去,当她打开房门时,对陈文做了个鬼脸,说。“谢谢你的酒和饭,我对此深表感谢。”陈文刚想说什么,李晴扬长而去。陶明约了庞影,他们在大富豪酒店的包间里坐下。“庞影谢谢你在我为难的时候,你能帮助我。”陶明从怀里拿出来一张银行卡,说。“这卡里有二十万,是那时候花娟进去后,你借给我的,现在我还给你,卡的密码是……”“忙啥的。”庞影打断了陶明的话,“你先用着,你们公司刚营业不久还在缺资金的时候,我这点钱先不忙。”“来庞影,先喝酒,”陶明给庞影斟上满满一杯红葡萄酒,酒的颜色像血一样的红,看上去十分惊悚。“这张卡先放在你那。借钱要还吗?再说那时候你肯借我的钱,我就感恩不尽了。”“朋友一回是应该的。”庞影温柔的一笑,脸上弥漫着醉人的红润。“谁没有和手头紧的时候。”“庞影咱们挺长时间没见了,是吗?”陶明断起酒杯,跟庞影碰了一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漂亮,来为了你的漂亮,咱们干一杯。”“你还是这样是油腔滑调,”庞影说。“你是彻头彻尾的坏蛋。”“是吗?这可是你说的,”陶明狡黠的一笑,说。“还没有人说我是坏蛋呢?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被某个女人说长坏蛋的男人,说明这个女人爱上了那个男人,这就是说明,你爱上了我,并且爱的挺深,要不你不能说我是坏蛋。”“当然,我喜欢你,”庞理应有些伤感的说。“可是,你总也抽不出时间来陪我。我只好把这种情感深藏起来。”“是啊,你也知道,我前些日子混不不是人的样子,我咋好意思找你啊,”陶明喝了一口酒说,“再说。你也有家庭,我不想破坏你那和谐的家庭啊。”“去你的。”庞影娇嗔的打了陶明一下。“信口胡言。”“现在人活着都不容易,但人要是活到不象个人样,就更不容易啊。”陶明继续说,“那些日子我活着就不是个人,最起码活着不是个男人的样子,我咋去找你,更何况你借了我那么多的钱,在那个时候我是无力尝还给你的,我还咋好意思见你啊,尤其是男人管女人借钱,是一件更加尴尬的事,如果那时我不是走投无路就是打死我,我都不会管你借钱的。”“事情都或去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庞影嫣然一笑的说。“你的自尊心一向是很强的,这一点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找你,有时候很想跟你聚一聚,喝喝酒,;聊聊天,可是一想起你借了我的钱,怕你多想,就始终没有找你。看来有的时候朋友间还是不要有经济往来的好。”“庞影,你说的有道理,”陶明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庞影。庞影还是以前那么楚楚动人。红色的裙子衬托出肌肤的更加的白皙。庞影浑身上下无不透着性感动人的曲线。“朋友就是朋友,如果因为经济的原因伤了朋友的和气,可得不偿失了。”“对了,陶明,你新开的公司,经营咋样?”庞影关心的问。“挺好,我要在未来的几年内做得更大。”陶明兴奋的说。“我说这句话,庞影你别不乐意,我要在未来几年内吞并你的公司。”“你真是雄心勃勃。”庞影莞尔一笑的说。“如果你把我的公司吞并了,那我不是失业了吗?”“吞并,并不代表你失业,”陶明信心十足的说。“你可以留在公司,也许会让你做更高的管理者。”“陶明,你在给我设计宏伟的蓝图。”庞影温柔的说。“你不但是个事业家,还是个理想主义者。”“那当然了,”陶明端起了酒杯,向庞影示意一下,意思也让她端起来。庞影只好顺从他的意图,也端起了酒杯,跟陶明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仰头喝了杯里的红葡萄酒。“我要用经济统治这个城市。”陶明继续说。“要成为这座城市最富有的老板。”“祝福你陶明。我期待着你有这么一天。”庞影鼓励着他说。陶明静静的望着庞影,他这才认真的打量着庞影。庞影身着红色的裙子,上衣是白色的薄如蝉翼的那种,上衣里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里面绿色的乳罩,他跟庞影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但庞影那美丽的容颜依然如故。光彩照人。“看啥看,你好像不认识我似的直勾勾的盯着我干啥?”庞影羞红了脸说。“你傻了吧你,我有啥好看的?”“你是美女,当然好看了”陶明说。“看你一眼能多活十岁。”“缺德,”庞影撒娇的给了陶明一拳。“竟拿我开涮。”陶明一把抓住她打过来的拳头。将她揽在怀里,在她美丽的脸庞上亲吻了起来。庞影被陶明这久违的情感点燃了,陶明的嘴唇,像火源所到之处使庞影体内然起熊熊大火,使她浑身瘫软,不能自己,庞影感受到了是那种炽热的爱,她的体内涌动着大量的荷尔蒙。使她口干舌燥。呼吸急促起来。陶明继续沿袭着下列步骤进行,陶明在庞影的猩红的嘴唇上热烈的亲吻。使庞影浑身热了起来。她将她的舌头主动的伸进了陶明的嘴巴里,激情的狂吻了起来,两个燃烧的身体胶灼在一起。都在渴望撕碎对方。只可惜酒店里没有床。只有几把椅子使他们很难塌实的依偎在一起亲吻。陶明将庞影放倒在两把并在一起的椅子上。便趴了上去,由于椅子短窄庞影在上面很不得劲。她的大腿不停的在身下抖动,总想找个落脚点,却没有找到。所以她的身子在椅子上总也落不实。陶明不管这些,他已经被欲望的大火点燃了。现在对于他最急迫的一件事,就是大开她的身上所有的衣服,他似乎在念叨的咒语一样,念叨着,芝麻开门啊,这个年久的阿拉伯人们的咒语已经牢记着每个渴望财富的人们的心中。陶明现在希望打开庞影身上这些衣服民主些衣服就是那扇装着宝物的门。他要像念着咒语的阿拉伯的人那样,念着咒语。其实就是陶明不念咒语,庞影也会帮他把这扇门打开的,因为庞影早已经春情涌动了,她也太渴望被陶明爱的滋润了,两个燃烧的身体像火山爆发了一下,急切的想要撕开对方,陶明很快就攥住庞影那丰满的乳房,在那上面不停的揉搓了起来。隔着乳罩陶明依然感到乳房的暄软和坚挺,这对乳房是这么的饱满瓷实。使他爱不释手。庞影被他揉搓的欲罢不能,她不停的哼唧着,似乎要把心里这些日子的空旷哼唧出来。陶明终于将她的乳罩撕开,他本来想解开她的乳罩,就是他太急迫了,急迫的有点手忙脚乱,最后将她价格不菲的蕾丝乳罩撕碎了,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喷薄而出。十分惊艳。强烈的刺激着陶明的神经。使陶明勃起难以抑制的欲望。陶明被庞影那双雪白的乳房晃花了眼睛,他爱惜的趴了上去,像一个婴儿那样在母亲的乳房上吸吮。庞影被陶明吸吮的浑身燥热,体内流淌的潺潺的爱河,同时由于陶明的吸吮更加,刺激了她的欲望。庞影抱住陶明想抱住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怜的抚慰,是陶明吸吮乳房的姿势唤起了庞影心中的那种母性的东西。陶明在庞影的乳房上亲吻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想往她下面一路亲吻下去,可是庞影的姿势阻止了他,因为庞影说躺不躺说站不站的处于这种尴尬的境界,如果这里有一张床就好了,一切事情就应刃而解了,就是这里不、偏偏没有。陶明干脆把庞影拉了起来,他俩并肩的站在一起,陶明紧紧的盯着庞影,庞影的脸颊绯红了起来,十分动人。“庞影,你现在是最美的时候,你知道吗?”陶明蚊着她的额头,现在由于他们都在站着,所以陶明有点无从下口。“是吗?谢谢你对我的赞美。”庞影说着的同时抱起了陶明,她把身子紧紧的贴在陶明的身上。一股醉人的体香飘上了陶明的鼻端。使他无比惬意,他贪婪的在庞影的身时间嗅了起来。“庞影,你真香啊。”陶明爱惜的说。“有一手歌咋唱的,让我沉醉。”“喜欢吗?”庞影嫣然的一笑,问。“喜欢,你身上的香味是天然的,不是用香水制造出来的伪劣的香味。”陶明将头埋在庞影的衣服里,在她那裸露的雪白细腻的肌肤上使劲的嗅了起来,庞影被陶明嗅得浑身刺挠。她不停的推着他。笑着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受不了啊。”陶明不管不顾顺着她身体一路亲吻起来。由于陶明不能把庞影放道,使他对她施展起来性爱非常吃力。即使庞影极力的顺从他,他也很难游刃有余的做好他想做的一件事,现在陶明小切身的体会到,做爱床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没有床,这爱能做得酣畅淋漓吗?陶明因为没有床的原因,使他不能对她的身体进行全方位的亲吻。这使他感到遗憾。因为他跟庞影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他想给她最美妙的性福。所以这就需要热身,只有通过热身的女人,在做爱时才有快感和高潮,这一点陶明是非常在行的,因为他懂得女人对于性的方面来得慢,所以就需要对她们潜移默化的热身冒失她们早点达到沸点,以至于做起来就使她们进入高亢的状态。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陶明不能施展他的绝技,只能简单的做了。于是陶明伸手扯下庞影的内裤,让她的裙子仍然待在身上,庞影的大腿情不自禁的抬了起来,陶明为她的配合感到高兴,陶明撩起她的裙子,欣赏那神秘的区域,庞影羞涩的往下拽着裙子,“这有啥好看的,羞死人了。”“这是最美丽的地方。”陶明说。“不对,这是生你养你的地方。”庞影嬉戏的说。陶明照着她那白皙的屁股就是一下。说。“你跟谁学的,切。”“手机短信发的,”庞影莞尔一笑,“这手机短信真能教化人,连一向内向的庞影都说出了黄段子了。”陶明抚弄着她的乳房说。“去,就你不黄,不黄你还这样?要是黄了不知道会咋样。”庞影扭了一下身子,有些撒娇的说。“就是,不黄就没有人类了,”陶明嬉皮笑脸的说。“色鬼,”庞影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就你这张最没有老师的时候。”陶明抱住庞影的腰枝。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庞影那喧软的乳房贴在陶明的脸上,使陶明感到十分的惬意和美好。由于陶明比庞影高,所以他将头埋在她的胸里就非常的不得劲,于是来回扭动着头,后来他干脆将庞影抱了起来,庞影双腿夹在他的腰间,这使陶明大喜过望,他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下身也耸立了起来。他摸摸她那已经开启的门,门里像不夜城一样的喜庆,陶明找准方向,很孟浪的就冲了进去。庞营发出轻慢的呻吟。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