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风声鹤唳

风声鹤唳


小红走出包厢后,陶明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避孕套,这使他非常惊讶,这家酒店使他质疑,他的心慌了起来。小红很快就进来了。她很喜庆的坐在陶明的身边,一股侬侬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使陶明为之一爽。“大哥,我点的都是荤菜。”小红激动的说,“我给你做主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撮一顿。好几天没见到荤腥了。”小红无遮无掩的到让陶明喜欢。“为啥?”陶明问。“因为没钱吃饭。”小红嫣然一笑,“再给了根烟。”陶明干脆把烟盒放在桌子上,任她抽。小红香肩晃动,吞云吐雾。煞是动人这时,服务生端上来酒和菜。小红狼吞虎咽了起来。“你好像好几天没吃饭?”陶明问。小红相视一笑,“来,大故小妹敬你一杯。”小红起身给陶明倒酒,“大哥真不好意思,他只个管吃了,忘了给你倒酒了。你别挑我。我阼晚刚到,饿坏了,”“你不是本得人?”陶明问。“是啊,”小红嫣然一笑,说。“我出来打工的。”“那这家酒店不供饭吗?”陶明不解的问。“不是不供,是我到现在也没有客人。”小红说,“我不好意思在大厅里头吃,就挨着。”“那我要是不来,你会被饿坏了。”陶明怜香惜玉的说。“就是。”小红撒娇的说,同时撅起红艳的小嘴。非常动人。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小红说。“大哥,我有一件事求你行吗?”“啥事?”陶明问。“行不行?”小红撒娇的说。“我不知道啥事,”陶明吸了一口烟。“咋知道行不行。”“我就让你答应我。”小红娇媚的说。“好,你说。”陶明架不住她的纠缠,只好应承着。“你能做我的客人吗?”小红羞涩的说。同时红了脸。陶明没有明白。“啥客人?”“你真不懂还是装糊涂?”小红白了他一眼。“我现在不是你的客人吗?”陶明不解的问。小红急了搂住了陶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将鲜红的唇膏印在陶明的脸上,陶明似乎明白了小红的意思,“你是小姐?”“恩。”小红点了点头,“大哥我刚来还没有挣到一分钱。你就成全成权我吧。”小红坐在陶明的腿上,手勾着他的脖子,将她那香甜的嘴巴压住了陶明的嘴巴。并且舌头很灵活的在他的口腔里游动。陶明有些喘不过来气。小红趴在他的身上,她身上那股芳香使他迷醉。他情不自禁的将小红掀在身下。小红眼睛迷离,腮红粉面,煞是迷人。陶明有点兴奋。望着身下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孩蠢蠢欲动。小红紧紧的搂着他,使他透不过气来。“大哥。小妹好吗?”“好。”陶明刚想亲吻她,一想她是小姐便紧张的闭上了嘴巴,他想到如果跟她搅在一起得病咋办?想到这儿他突然推开了小红。“大哥,你咋的了?”小红依然躺在床上,不解的问。现在陶明明白了这张床的用处了。而且还有避孕套。他慌乱的说。“小红,你还小,干点别的事吧。”“我除了这个还能干啥。”其实小红是老江湖了,她是在陶明面前装嫩。想让陶明可怜她。因为她知道陶明很有钱,不然他咋会自己开一辆豪华车呢,这辆车她一辈子不吃不喝都挣不来。所以她耍了个计谋。“小红,你这么小就干这个,不是把你毁了吗?”陶明怜惜的说。“那有啥办法。”小红无奈的说。“为了生活,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看你岁数不大蛮苍伤的。”陶明说。“大哥,你陪我一夜好吗?”小红露出哀求的目光。“我还有事。”陶明说。“你就这么绝情?”小红使着伎俩。“这不是有情于无情的事。”其实陶明是最忌讳妓女的,他从来没有找过小姐,他认为她们下流。小红缠着不让他走。陶明拿过包,从里面拿出几张老人头,甩给了小红。“这样行了吧?”“谁稀罕啊。”小红故意惬着嘴巴说,“大哥,其实我是喜欢上了你。”陶明不想再跟她纠缠了,匆匆的离开了小红,临走时小红把她的手机号吗,用口红写在一张白纸上。“大哥,有事找我。”小红嫣然一笑,“小妹随叫随到。”陶明点点头。就往外面走。小红尾随着跟了出来。不停的向车里的陶明挥手。“大哥,再来啊。”陶明一睬油门,轿车像箭一样驶进路灯霓红的街头。花娟早晨来到单位,就感到气氛不对,虽然她还惦记着昨天晚上的那条短信,不知道陶明会不会生他的气。昨晚是冯明把她的手机给关了,那是因为有一条短信进来的原故。她当时想,那一定是陶明的短信,然而此时她正被冯明占有着,她是身不由己。早晨起来,她首先拿来手机,开机后查看短信,果然是陶明约她出去,不知道当时陶明该有都着急。“花娟,到会议室开紧急会议。”花娟一进大门就跟庞影迎面撞上,庞影对她说。花娟冲着庞影莞尔一笑。“庞姐昨晚你们喝到几点?”“先去开会,”庞影对她也报以一笑,“回头再说。”会议室里气氛紧张,坐着的都是管理人员,企业有转制。这是再做下岗减员的会议,有私人透露说。彭川卫准时的走进了会议室。他很威严的落坐在他的位置上,会议室里有一个O型的台面,彭川卫坐的O的顶端。这是总经理的位置,剩下了以此类推,其实开会的坐次是标志着一个人的地位,不能乱坐。“各位,你们都是公司里的骨干。”彭川卫说。“今天开会的内容,就是讨论减人增效的事。”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凝视着彭总。静静的等待着彭总的下文。“我们公司现有员工八千五百一十二人,准备减去二千一百人。”彭总继续说,他的声音非常洪亮,压得人们喘不上气来。“这些我跟人事部和财务部得单独立个会进行讨论,对于那些对工作不负责任,浑水摸鱼的一定要减掉,”花娟感到现在的彭川卫的权力似乎越来越大,她得罪了他,他不会因而报复吧,如果她下岗,不知咋样生活。彭川卫讲话的声音震撼着所有的人,他们都像站战栗的羔羊,任他来宰割。彭总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从现在起就眼从严制理公司。设立考勤制度,在大门口按上打卡机,所有的员工和干部都实行打卡制度,说白了就是早晨来了在大门口打卡,下班再打下班卡,谁要是迟到和早退卡机里会显示的,对那些迟到和早退的员工实行重罚和下岗处理,这要看情节轻重。薪水要增长过去的两倍,让白领阶层真正的体会的实惠。”彭川卫讲了近两个小时,都是加薪和下岗。看来蛤娟所在的公司,真的要来一场大的改革了,花娟对前景担忧了起来,因为彭川卫更加有权了,他可以用下岗为由,任意辞退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花娟陷入了新的忧郁之中,如果彭川卫再对她性骚扰她该咋办?是拒绝还的随波逐流,这是摆在花娟面前迫在眉睫的问题。第31章 喷薄欲出花娟公司面临着重新组合的危机。花娟们整天忧心忡忡。开完会花娟给陶明发了个短信。她欲盖弥彰的来个先发制人,问昨晚她给他发短信,他为啥不回话?陶明接到花娟的短信时,他正在公司的写字楼里。他正为昨晚花娟失约而郁闷,由于花娟的失约,他好悬堕落。想起来非常可怕,如果昨晚他一失足得了不干净的病咋办?事后他想起,这个叫小红的女孩很不简单,她并不像她说的那样的单纯,做小姐的都喜欢把自己说成的纯洁的少女,这样能都到客人的怜悯。从而让客人慷慨的打款。陶明没这么傻,但置身于美色之中,免不了就有些冲动,做些个很弱质的事情来。因而,他明知道小红说的都是慌话,还是慷慨的给她甩了一笔不菲的款子。这时候花娟的短信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拿过手机,一条他期望已久的短信进入了他的眼帘,使他的精神为之一震,陶明热切的读了起来短信。然后他给花娟回复一条短信。花娟在电脑前,鼓捣帐目上的数据。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知道这是陶明给他发的短信。便放下鼠标,拿出手机,只见屏幕上写着。娟昨晚给你打电话,你关机,害得我为你担心一宿,明。花娟看到这条短信很感动,看来陶明并没有因为她关机跟她生气。她的心便塌实了,不再漂浮不定了。明。我等了你很久,见没有回音就睡了。娟花娟觉得现代人真好,尤其这手机短信,好像俩个特务在联系暗号,这是她在旧电影里看到的镜头。娟。昨晚你害得我好苦啊,我早晨才睡,现在还没精打采呢。明。晚上我陪你,下班后来接我。花娟给陶明发了短信,好的。你等我。陶明回复着。发过短信后,花娟就心潮起伏起来。望着电脑发呆,自从彭川卫讲话后,花娟在单位就不敢上网聊天了。彭川卫曾经规定,如果在工作中上网聊天或是玩游戏的。一经发现就实行下岗处理。现在人多,下岗就变得很简单,也就是彭总的一句话的事。现在公司里人人自危都怕失去这份工作,听说马上就要加薪了,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下岗损失就大了。所以人人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做事。最可气的就是打卡机,下班后还等时间,差几秒钟都不行。陶明在车里等着花娟,望着在大门前有许多人在集聚,陶明很惊讶。而且他还看到门前有不少保安。陶明以为发生了啥事。他看到了花娟也在人群中,便下车向大门走了过来,“先生,请留步,”陶明被保安拦住了。“你找谁?”陶明每次来进院没有管,今天咋是了。“陶明,你在外面等我。”花娟向他招招手。“等我打完卡就出去。”打卡?陶明不明白啥叫打卡。但保安不让他进去,他只到在外面等。打完卡花娟拉开车门坐了上来。她冲陶明嫣然一笑。“让你久等了。”“这么多人乱乱烘烘的在干啥?”陶明望着副驾驶座位上的花娟问。“等着打卡。”花娟说。“打啥卡。”陶明发动了车子,心不在焉的问。“从现在开始公司严格管理,”花娟叹了一口气,说。“实行上下班打卡制度,每天的工以卡为准,如果你没打卡,这一天你就白来的。”“啊,”陶明说,“你公司要改革了。”“是啊,”花娟说,“工作越来越不好干了,整天提心吊胆的怕下岗。”“没对外招标入股吗?”陶明问。“还没。”花娟说。“如果听到了以最快的速度告诉我。”陶明说。“恩。”花娟答道。车在一家豪华宾馆门前停了下来,花娟吃惊的问,“这……”“进去在说。”陶明不等花娟说完,便打断了她,“走吧?”陶明下了车,花娟只好跟他下车,遥控器关车门发出吱吱声使花娟有些不安,她在琢磨为什么陶明直接把她拉到宾馆来?这使人产生暧昧的想法。花娟心事忡忡的跟着陶明来到陶明提前开的房间里,这让花娟联想到偷情。当陶明打开门后,花娟楞住了,房间宽绰的大厅里已经摆好一桌丰富的晚餐。并且桌子正中央放着一个五颜六色的蛋糕。旁边放这红色的蜡烛。“今天是你的生日?”花娟问。“你的。”陶明定睛的凝望着她。“我的?”花娟有些发蒙,她的生日还没有到,“不对,我的生日在下月。”“你把你身份证拿出来。”陶明微笑着说。花娟突然醒悟了。花娟每次过的都是阴历生日,现在陶明是按照她的出生年月日给她过的生日,使她心中涌起感激的情愫。“陶明谢谢你,”花娟一笑,“真不好意思,我以前竟过阴历生日了,今年过一次阳历的生日。”天色渐渐的黑了。房间里暗淡了下来。但陶明没有点灯,而是将桌上的红蜡烛点燃了,房间里弥漫着一层神秘的色彩。陶明将点燃的蜡烛插在蛋糕上,“花娟,你许个愿”陶明让花娟到点燃的蛋糕前。花娟闭目许着愿。陶明静静的望着,心中生气无限爱怜。花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蜡烛吹灭。房间里一片漆黑。房间里沉寂片刻陶明拧亮了灯。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这时花娟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的冯明打来的。顿时心里一沉。美好的心情被这个电话破坏掉了。她并没有接听这个电话,直接按了关机的键子。然后将手机扔进了包里,不去想它。花娟给陶明倒满了酒,自己也斟上。“陶明感谢你记着我的生日。”花娟举起酒杯,“来,今晚咱们一醉方休。”说完花娟将满满的一杯白酒干下去了,看来花娟真的被陶明感动了,要不然她不会喝这么多的酒的,陶明看到花娟这种壮举,他那能示弱呢,也举起酒杯,一扬脖干了下去,这酒虽然喝的有些急,点他一点也没有感受到酒的劲道,而是感觉更多的甜蜜。花娟的生日在陶明的张罗下过得非常甜蜜。“娟,我爱你。”陶明借着酒劲大胆的说,这是他憋了一句很久的话,终于在今天说了出来。花娟不语脸色绯红凝望着他。十分妩媚。十分动人。“花娟,你知道吗。”陶明继续说,“这些年来我一直深深的爱着你,我是把你埋在心底,不敢向你表白,今晚我终于有勇气向你表白了,这是压在我心低的呐喊。”花娟被他的话感动了,心里这个男人是这么深的爱着自己,他一定太苦了。“花娟,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些年没有结婚吗?”陶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我是在等你,我想我先创出一番事业,然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你为妻。”花娟觉得陶明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而且她有老公,她不想做个没有责任和道德的女人,即使她也非常爱着陶明,但她有家庭,她还是很注重家庭的。“花娟,你知道吗?”陶明继续说,“我现在搞的是网络传播公司。不是实体,我想做实体。如果能把你们的公司弄过来就好了。”花娟想到现在公司这么严格,如果陶明当了公司的总经理对她还是有好处的,她热切的希望陶明能控制她的公司。“其实这一切我都是为了你。”陶明接着说。“我想让你以后幸福。”“陶明,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花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头晚了,我该回家了。”花娟怕陷入感情的旋涡,想躲闭他这种火热的戴有冒险的爱。陶明慌乱的薅住了她,将她揽在怀里,花娟当时有点蒙,当她反应过来后,竭力的挣扎起来。花娟怕掉在陶明的温柔是陷阱里,她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她认为再跟他纠缠下去就有可能失身。于是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陶明,我回拉。”花娟扭身就往外走。陶明一急,从她身后抱住了她,“陶明你干啥。放开手,你疯了?”“我疯了。”陶明并不放手,他死死的抱住了花娟,他感受到她身体温软的同时,也嗅到了一股醉人的幽香。使陶明为之一爽。他使劲将花娟弄到了床上,花娟有些急,“陶明你不要这样。”陶明不管不顾的将花娟压在身底,花娟扭着身子挣扎着,他挤压到她丰满的乳房上,感到弹性的柔软。非常惬意。他狂热吻着花娟,花娟躲闪着,有时躲不及被他吻个正着,渐渐花娟有些气喘。浑身瘫软了下来,这给陶明有了可乘之机,陶明手嘴并用。很快就把花娟扒个精光。花娟粉白娇嫩的玉体横陈在陶明的面前,陶明被她这么香艳的身体所惊呆了,头惊艳了,简直就是人间的精品和绝版。花娟其实在心里是爱着陶明的,但由于她的家庭观念很强,就一直在拒绝着他,即使跟他经常接触但她始终把他当成好朋友,并不想越雷池一部步。所以她跟逃命始终保持不即不离的关系。即使她热恋着陶明也是在心里。并不想过份跟他亲热,因为她毕竟有家,如果她没有家就另当别论了。现在她被陶明扒个精光,做着无谓的挣扎,最或还是缴械投降了。因为她已经被陶明解除了武装。花娟刚开始躲着他的亲吻,但有时还是被他亲到,她在他亲吻她时感到了嘴巴里的甜蜜。慢慢的她把她僵硬的身体打开,也在回吻着他,她的回吻很强烈,因为在她的体内燃烧着炽热的欲望。她浑身像着火一样火烧火燎的。她将她光洁的大腿蜷了起来,在他那多毛的大腿上摩擦。感受到被他腿毛刺痛的快感。花娟像一只冲出鸟笼的鸟儿一样的欢畅。陶明被花娟的美色所吸引,他爱;怜的抚摸她腻如凝雪的细腻的肌肤,似乎在抚摸一件精致的玉器,小心翼翼,提心吊胆,怕他那粗糙的手把她那吹弹得破的皮肤摸破。花娟在他的哀怜下欲火如焚,不停的扭东燥热的身体,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喘息声。“陶明我爱你。”花娟目光迷离。耳红脸热的说。陶明俯下身子,用他那被欲火烧的有些发白的嘴巴压在她那鲜艳的红唇上。激情的吻了起来。花娟在他的狂吻下。像花儿似绽放。陶明并不像直奔主题,他要细细的品尝这个鲜嫩果子。他开始吻她的全身。花娟身材是那么的香艳和迷人。两个丰硕的乳房像两朵盛开的荷花,洁白艳丽。使陶明爱不释手。他像婴儿一样,在她的的乳房上寻找乳汁。贪恋的允着,似乎那里有他渴望的东西。花娟在的吸允下,感受到母性般的温润,唤起她对他的深深的爱怜,她深情的搂住他的腰,在他的身下快活的扭着充满欲望的身体。陶明吻过她的乳房,并没有就此为止,顺着她那迷人的曲线一路游走,滑过她那丘陵般的腹部,划向深渊,在她那飘着花香般的私处热情的亲吻。很快她那桃花般的香泽湿润了他的脸。他嗅到玫瑰花般的芳香。这个女人真的女人中的极品。陶明像一位久渴的人,终于找到了水源,而且还是非常清澈的泉水,甘甜的使他如饮泉水。他爱不释手的在她的香泽那儿亲吻。使她发自内心深处的呻唤。非常嘹亮,似乎能把宾馆的房自给抬起来,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按住他的头颅,使劲的往下按,喉咙里发出激越的呻吟声,使他的热血更加旺盛了起来。他就像被点燃的燃料。腾的就着了起来,像狼一样叼住他的垂涎已久的猎物一样,粗暴的啃咬,弄得花娟在疼痛中体会到了快感。她使劲的咬住他的肩胛,他翻身上马,勇猛的跟她厮杀了起来。花娟燃情四火,他们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情后,陶明的肩胛落下两排深深的齿印。鲜红的,像一朵盛开的花儿。他们有了这次做爱,变得更加亲密起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做爱能使人相互的更加亲近。花娟跟陶明像在蜜月中的伴侣一样形影不离,无论他们中的某个人去哪儿,那个人都如影随从的在他的身边。这期间花娟的公司来了个大变革。公司里重新组合。彭川卫的权力更加大了起来,只要他一句话就能让你回家带孩子去。他找来花娟,对花娟挺客气。“你坐吧。”花娟走进彭川卫的办公室,彭川卫让花娟坐在沙发里,他并没有坐在大板椅子上居高临下的摆谱,而是跟花娟坐在同一个沙发上,这使花娟一惊,这条色狼不会吧?花娟担心的想入非非。“花娟,企业要转制,”彭川卫拿过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燃,使劲的吸了几口。“公司里的领导班子想要重新的组合。你看你想干啥?”彭川卫的话使花娟莫名其妙,她只是个财会人员,彭总居然问她想干啥?她有啥权力在彭总面前选择工作,她只能服从他的调遣。是不是让她下岗,想到这花娟惊慌失措的望着彭川卫。“彭总,你是这个公司的决策人。”花娟妩媚的一笑,她是为了讨好他。继续说。“你让我干啥工作,那是你的事,我没有选择的余力。”“我想聘用你做副经理,”彭川卫狡黠的望着花娟。“你看咋样?”花娟没有想到他会重用她,做个副经理固然好,可是,他为什么要用她呢,比她业务好的人有都是。庞影就比她的业务熟练。彭川卫为什么选择了她?这让她匪夷所思。“彭总谢谢你的好意。”花娟莞尔一笑。“可我不知道拿啥做代价来换取这个高级的荣誉?”“花娟,你真聪明。”彭川卫淫荡的笑了起来。“这个很简单。”彭川卫将他那肮脏的手很流氓的在花娟丰满的屁股上一摸。面部表情突然痉挛一下,然后猥亵开来。花娟花容失色,惊恐万状的望着彭川卫。一时有些发蒙。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