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曾经被女同事打湿的男人

曾经被女同事打湿的男人


花娟被男人顶在一颗大树上,男人从她后满将她的大腿分开,凶狠的进入她的身体。花娟感受到她的下身被猛烈的炮火袭击,使她有些招架不起。男人没完没了的做着,做了七八次,最后郯软在花娟的面前。花娟一身狼籍靠在树上,心中掠过一丝悲哀。“我该走了吧?”花娟小心翼翼的问。“等等。”男人面对着花娟,将他那蔫啦吧唧的劣根对着花娟。在她的脸庞晃了慌,“给我弄起来。就让你走,不然咱们就在这里过夜了。”花娟没有想到男人会有这个无耻的要求。这种要求使花娟感到恶心。“你咋这么无耻。”花娟有些愤怒的说。男人莞尔一笑,将花娟的头向他那个地方按了下去。花娟的脸时不时的触到他那个地方,花娟十分恶心。但她又无能为力,因为他的力量使她屈服,就是不服也抗争不了他的劲道。她在他的控制下,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头。乖乖的臣服于他。男人被花娟弄了起来。他拽过花娟,又做了一次,虽然是强弩之末,但他也还是酣畅淋漓有声有色的做着。彭川卫跟阿香逛街被花娟撞上很憋屈。真是越怕啥越来啥,昨晚跟阿香在一起遇上了陶明,今天又遇上了花娟,真是外嘴子吹喇叭邪劲了。“你咋不高兴,心事忡忡的?”阿香坐在彭川卫的身边问。“没事。”彭川卫回过神来。将阿香搂在怀里。“明天你就去上班,我都安排好了,”“谢谢你,”阿香勾住彭川卫的脖子亲吻起来。“你真好。”吻着吻着彭川卫就冲动了起来,他将阿香按在沙发上,狠狠的做了一场,弄得阿香骨酥肉软的瘫在那里。早晨在彭川卫出门前,彭川卫对阿香说。“你在这儿等我的电话,我到单位跟总经理和经理商量一下,有结果你在过去。”“不麻,我现在就想跟你去。”阿香撒娇的说。“自己在这儿待着多没意思啊。”“宝贝。别闹,”彭川卫说。“我也想带你去,但这影响不好。”“我不怕。”阿香吊在彭川卫的脖子上。“我爱你。”“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彭川卫爱抚她,在她粉嘟嘟的妩媚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你放心,这个出纳非你莫属。”阿香经过彭川卫的安慰,稳定了下来。彭川卫跟阿香一阵缠绵之后走出了宾馆的房间,临走时他嘱咐阿香。“手机别关机。到时候有事找不到你。”“知道了。”阿香娇嗔的道。“早点的,”阿香眼睛里流露的是恋恋不舍的目光。唤起了彭川卫对阿香眷恋之情。彭川卫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就打电话把武斗叫来了。“大哥,你找我有事。”武斗进来后,一屁股就坐进了沙发里,一脸的谄笑。彭川卫给武斗扔过一支香烟,自己点燃一支,说,“我找到出纳了,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是吗?现在想干这个工作的人很多。”武斗给彭川卫一个软钉子。“如果此人是大哥的人,我没说的,要是在人才市场找的,那就得经过好好斟酌了。”彭川卫碰了一个钉子。这是官场的规则。谁的眼睛也不揉沙子。把话都用暗示的方式说到明处。“是这样的,这个阿香是我的朋友。”彭川卫见武斗这么精明,便不再隐瞒了。“我像把她安排到公司里来。”“小密?”武斗莞尔一笑。“行,只要是大哥的人,吱声好使。”“够哥们,”彭川卫说。其实彭川卫不跟武斗说,直接把阿香安排近来,也好使,但那样做就有点专横和不厚道了,因为彭川卫得考虑平衡,所以才找武斗和庞影,他下一个想找庞影说说自己这个决定。“大故,最近在那潇洒,总也见不到你。”武斗一边抽着香烟一别说。“想不想出去乐一乐。我请客。”“今天我有事,以后的吧。”彭川卫说。“你最近咋样?煤矿那边多加小心,现在矿难这么多,如果出事就晚了。”“大哥,你放心,我搞煤矿多些年了,这点事我还不懂。”武斗很自信的说。“那就好,”彭川卫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那座煤矿,每次听到那那矿难,我都提心吊胆的。”“大哥,你不相信我吗?”武斗说。“有我在你就放心吧,没问题。”“好吧。这事就这么定了,后头我再找庞影商量一下,看她有啥意见。”彭川卫优雅的吐着烟圈。说。“那好,我告辞了。”武斗站了起来。“再坐会儿,忙啥的?”彭川卫说。“不打扰你了。”武斗走出办公室。“大哥那天聚聚我请客。”“好的。”彭川卫把武斗送出门外。他回来后又叫来了庞影。“彭董事长,你找我。”庞影进来后就在他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身着一件月白色的连衣裙。在她坐下时,轻轻的撩起裙子下摆。将了条大腿压在另一条大腿上,白色的高跟鞋在涂着红色指甲的脚上黄荡着。十分动人。彭川卫望着眼前的庞影非常舒坦。这位迷人的女人是彭川卫一个心结。她始终不属于他,只能看不能摸。这使他很遗憾。彭川卫一时间不知道咋跟她开口说事。“彭董事长。你到底一啥事?”庞影的声音甜润而又温柔。“是这样的。”彭川卫有点支吾。“咱这不是缺个出纳吗?”彭川卫看了一眼庞影,看看她有什么反映。庞影正专心致志的听着。“我找到一个,你看看咋样?”庞影嫣然一笑,说。“既然是董事长看重的人才,我没意见。你把人领来找我,我安排就是了。”庞影现在学的非常圆滑和老到,她知道既然是彭川卫推荐来的人,一定跟他关系不一般,她怎能拂他的面子呢。庞影这么一说,彭川卫很高兴。“那好,我一会儿让她来找你。”“好的。”庞影起身要告辞。“忙啥的,再坐一会儿。”彭川卫给庞影泡了一杯茶。“你越来越有韵味了。”“你别忽悠我了。”庞影娇媚的一笑。“董事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说。”彭川卫笑眯眯的说。“我总觉得武斗那个煤矿不太安全。”庞影说。“现在矿难经常发生,国家开始整顿和治理煤矿。武斗的煤矿也在整理之中。”彭川卫沉思起来。庞影的话说到他的心坎里,他何尝不是在为这个煤矿担心,可是现在他是骑虎难下,不知如何摆脱这个煤矿,当初把武斗弄进公司就是为了把陶明弄走,现在看来前门送狼后门进虎。“你说的很对,”彭川卫亲自给庞影续水。“我自己来,董事长。”庞影慌忙站了起来,一股幽香扑向彭川卫的鼻端,使彭川卫非常惬意。“你别的,还是我给你倒。”庞影受宠若惊的应付着。“你真是我的好主助手啊。”彭川卫夸奖到,“跟我想的一样。”“我建议,你最好把这个炸弹清除掉。”庞影说。“这个煤矿就像一枚炸弹一样,使咱们提心吊胆的。”“你说的有道理。”彭川卫说。“不过,这个煤矿还是非常给咱们创造利润的,现在煤碳价钱猛涨,我不忍心把这个来钱的煤矿划出去。”“那就等着冒险吧。”庞影说。“不过,多投入安全设施还是没问题的。”“这需要很大的一笔投资。”彭川卫说,“我跟武斗预算过,用于煤矿安全设施的建设就得超过一百万。”“这个支出是够庞大的。”庞影说。“不过,这个支出并不白费。它能得到回报的。”“可是,武斗不想掏这个资金。我也没有办法。”彭川卫说。“他说就是不掏这笔资金,他的煤矿不是也开得好好的吗?何必把钱都扔在水里呢?他认为用这么多的钱进行安全投入是一件五聊的事,是把钱往水里扔。最后啥也看不见。”“话不能这么说。”庞影说。“既然投入了,就有一定的安全性,怎能说把钱扔进了水里呢?”“这年头谁哦有钱谁说的算。”彭川卫凑了过来。“庞影,你越来越干练和有魅力了,你是我见到的女人中最有主见的一位。”庞影感受到有一股男人的气流压迫过来,她有些紧张。“董事长你就别在夸张了。好了,我该回去了。”庞影站了起来。彭川卫拉了她一下,庞影一下子就坐下了。她有些懵懂的望着彭川卫。彭川卫也感到自己失态,忙说。“我是想让你多待一会儿,跟你谈话非常长学问。”庞影说。“你别给我戴高帽了。我知道我多沉多重。”“我用你当这个经理。是最明确的选择。”彭川卫说。“真是我的左膀右臂。”“彭董事长,你没事我走了。”庞影又提出从前是请求“我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好吧,”彭川卫看到留不住庞影,只好顺坡下驴的说。“那我就不挽留你了。跟你在一起聊天真是长见识,希望你常来。”“我会的,”庞影站了起来,她捋了捋月白色连衣裙上坐出来的褶皱,扭着性感的屁股袅袅婷婷的走了。彭川卫望着庞影的背影痴痴的发呆,这个尤物太迷人了,彭川卫在心理嘀咕着,他现在是从心里往外喜欢庞影啊,可是庞影却不给他机会,这使他非常的苦恼。彭川卫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阿香打电话。“阿香啊,搞你搞妥了。”电话接通后。彭川卫兴奋的说。“你打车过来,我去门前接你,你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彭川卫不等阿香说话,就劈头盖脸的说了起来。“这个工作非常好,你来了你就知道了。”“非常的感谢你,老彭,”阿香在电话那端更加兴奋的说。同时电话把端弄出了亲吻的声音。“别在亲热了。你快过来吧。”彭川卫催促的说“晚上再缠绵好吗?”“好的。我马上就过去。”彭川卫撂下电话。等着阿香的电话。烹川卫没有想到阿香的工作这么顺利就搞定了。其实他的担心庞影这道关,他不知道该咋跟庞影说。可是庞影却轻松的答应他了,这使他大喜过望。这时候彭川卫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来一看号码是阿香了,他慌忙下楼。然而手机还在响着。他又慌忙把手机按了回去。彭川卫匆忙的走出电梯。来到外面,只见阿香跟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阿香。”彭川卫喊道。“老彭,”阿香到彭川卫脸上露出了惊喜,她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途中差点跟川流不息的汽车撞上,她好像红灯一样,让一排汽车都停了下来,惹得了司机的骂骂咧咧,“阿香,你小心点。”彭川卫提心吊胆的喊道,阿香冲过来紧紧的搂住了彭川卫。“你看看你,多危险啊。”彭川卫搂着她抱怨的说。“想你吗!”阿香撒娇的说。陶明给花娟左一遍打电话右打电话,电话始终关机,这使陶明紧张起来。他们定的交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现在都已经四点多了,夏天的天气四点多虽然依然阳光普照,但陶明还是在为花娟担心,因为每天这个时候,他们早就交车了。花娟被那个男人的蹂躏并没有结束,虽然男人已经疲软了,体内已经干枯了。但他是个意淫的家伙,身体不行还有思想。男人让花娟揉搓他那个东西,花娟不敢不顺从,因为男人随时有可能杀了她的危险,人们在危险面前都很胆怯。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花娟是一位弱小的女人了。花娟将头埋在他的两腿之间取悦于他。男人不停的拍打蛤娟的屁股,将她那雪白的屁股拍打的白里透着红。男人还一行,男人干脆将花娟掀翻在地末叶不管地上的肮脏,趴在花娟身上又啃又拧,弄得花娟大声的尖叫了起来。花娟的叫声刺激了他的欲望,他的下身有了些许的硬度。他慌张的进入她的身体,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知道,必须抓紧时间的进入,不然就会失去机会。虽然他暂时进入了,但很快他就不行了,他像一只耕地的牛一样,长久的耕种,使和头牛体力渐渐的不支起来。最后颓废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兄弟,现在你该让我走了吧?”花娟战战兢兢的问。“往那走?你报警咋办?”男人有些疲惫,耷拉下沉涩的眼皮说。“这儿不是挺好的,这儿是你的天堂,你还往那走啊?”“这么晚了。我想回家。”花娟说。“兄弟,你放心,我不会报警的。”“谁能信得着你啊。”男人撩了一下眼皮。说。“我把你放了就不是你了。”“怎么会呢?”花娟跟他游说着说。“我怕丢呵碜,这事要是被老公知道了那还了得,所以我绝对不会报警的,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不信,”男人揉搓着花娟的乳房,她的身上被他拧得青一块紫一块,使花娟无比的疼痛。她有点挺不住这种蹂躏,她真想破口大骂他一顿,她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敢惹他。怕他再想出啥招树霍霍她,“你有老婆吗?”花娟问。她想趁机摆脱他。“跟人跑了,”男人的目光中透着凶狠。“我最恨像你这样的飘亮的女人了。”“为啥?”花娟不解的问。“你知道我为什么劫持你吗?”男人的脸上闪烁着阴郁的神情。花娟怔怔的看着他,想听他的答案。“因为你长得跟我老婆一样。”男人说。“在我上你车的那一瞬间,我把你当成我老婆了,心想她有钱了,买车了,也变得洋气了,所以我就产生劫持你的念头。”“可我不是你老婆啊。”花娟说。“我也没惹你,我是无辜的,你不应该这样对我。”“这样对你咋的了,”男人的脸有些痉挛。“你们漂亮的女人都是水性扬花,这样对你还是好的,不然我就杀了你你信不信?”花娟望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不知所措。男人拿起地上的刀,向花娟逼来,花娟吓得魂飞天外。强烈推荐无冷的《极限生存》书号34706男人拿起刀,将花娟抱了过来。凶狠狠的说。“你信不信,他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来?”花娟大惊失色。她没有想到光遇到色狼不算,而且还遇上了杀人的恶魔。这趟车出的,她真后悔不该出城,她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出来的。如果花娟心得不那么善良也许她就不会出这趟车。也不会遭到这种厄运。“你不该对我这样。”花娟说。“如果你不说你奶奶病危我才会出这趟车的。你不应该欺负善良的人。”“算你倒霉,谁让你长得像我家那个狐狸精来的。”男人用胳膊卡着花娟的脖子。“你就让我解恨吧。”花娟在他的控制下,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不过,你这么好看的身体有点糟蹋,”男人一只手按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拿着刀。“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白糟蹋这么性感的身体的,我要把这么细腻的肉都吃掉的。”花娟恐慌起来,因为,她彻底的遇到了恶魔。“这对乳房很迷人。”男人在花娟的乳房上,扒拉一下,乳房立刻颤了起来。“我会先把它们吃掉的。”“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无辜的。”花娟说。“而且我是好心才来的,如果我对你奶奶的病情无动于衷,就不会有这个结果的,也许现在我脏躁症在家里享受着家庭的天伦之乐呢?”“这不能怪我,谁让你撞在我的枪口上了。”男人拽了一下花娟,“但我会对得起你的,明年的今日我会来这里给你烧纸祭奠的,就当你是我的老婆。”男人举起了刀,在花娟的脖项上试了试,刀的冰凉使花娟浑身战栗,她感到寒冷,一股热流从她的大腿之间流淌了下来,正好落在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浑身颤抖一下,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花娟失禁。他手里的刀,也因为他大腿被打湿而放下。“你害怕了?”男人问。由于花娟不有穿裙子,下半截身子的赤裸的,所以她把失禁的尿水直接的尿在男人的大腿上。这使男人非常气愤,“怎么这么干。”其实花娟恰如好处的失禁,反而救了她。为她争夺了生存的时间。“被女人尿会晦气的。”男人说。“你放了我可不会晦气了。”花娟说,“其实你在我身上想得到的东西已经得到了,为啥要赶尽杀绝你。你我无仇无恨的。”“你看到你就想起了她,我不能让她活在世上跟我炫耀,”男人脸上掠过一丝阴霾,激动的说。“你这么花枝招展的勾引男人我就受不了。这些年我忍你任够了,而你却给我戴上一顶顶绿色的帽子,使我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你说说你,你他妈的对吗?”男人把花娟当成了他的老婆,他在向花娟倾诉。“我不是你老婆。”花娟说。“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吗?”“是,”男人使劲在花娟身上掐了一把。花娟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不想做我的老婆。你别想,门都没有。”“我真的不是你老婆,”花娟在他身下强调的说。“真的不是,”“你再说我抽你。”男人愤怒的说。花娟不再言语了。任男人絮絮叨叨的说。这时候公路上传来了高音喇叭的声音。虽然这儿离公路很远,但喇叭的声音还是清晰可见的。“谁的车,谁把车停在这儿。”公路上传来警察的声音。“人呢,赶紧出来。”男人有些慌乱,他命令花娟道,同时他也放开了花娟。“你赶紧穿上衣服,下去。”花娟如释重负,她慌张的拾起地上的群子,哆嗦的套上,连地下那条红色的三角裤她都没来得及去拾,怕因拾它失去逃跑的机会。花娟趔趔趄趄冲下山坡,当她看到公路上停着两辆警车,几个警察正围着花娟那辆出租车查看。警车顶灯闪烁着,警车里的警察拿着话筒对着山坡喊话。当惊魂未莆的花娟看到他们时一紧张晕了过去。彭川卫把阿香领到庞影面前,“这位是庞经理。”彭川卫给阿香介绍道。“你好,庞经理。”阿香机警着说。“这是阿香。”彭川卫继续介绍着说,“就是她。我给你说的那个人。”庞影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说。“你好阿香。”并且握住阿香的手。“你们聊吧,我告辞了。”彭川卫走出庞影的办公室。“再见。董事长。”庞影的声音追了过来。彭川卫满心欢喜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陶明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在家里踱来踱去,他还不敢出去,怕花娟回来找不到他。他又拿起了手机,拨打蛤娟的手机,依然关机。陶明想等公司办下来就好了,他跟花娟就不用开车了。这个活真躺人担心。陶明想报警,但一考虑花娟失踪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便只好作罢。警察发现花娟时,花娟已经摔在地上。他们慌忙把花娟抬上了警车,花娟在被他们折腾时醒了过来。“歹徒在那片树林里。”花娟强撑着说出这句话。警察们领会了花娟的意图,他们分成两路向山坡包抄了过去。这时候花娟才缓慢的闭上了眼睛。男人听到公路上的喊话声,以为是花娟的出租车挡了路。使别人的车辆过不去,所以他让蛤娟过去,是想让她把她的车动一动,再上来。可是他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花娟,便悄悄的来到路口处向下了望。他不望罢了,这一望吓了一跳,只见坡下停着两辆警车,警察们正在手忙脚乱的往警车上抬着花娟,男人望着这个情景,觉得大事不好。慌忙逃窜了。当警察反到树林里,男人已经不见了。警察把守路口。联系增援部队花娟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四周一片洁白。原来她躺在医院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陶明。陶明在她的病床前已经守侯一宿了,陶明去了派出所报了案。警察们正在寻找花娟的家属,陶明的到来使他们省去了颇多的麻烦,他们告诉陶明,花娟所在医院的地址,陶明打车就来到了医院,花娟已经沉沉的睡着了,因为她刚输完液。再加之惊吓,身体极度的疲惫。陶明就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凳子上坐下了,他要在这里守侯她,一但有啥情况还及时的找大夫。病房里的凳子太小,陶明都伸不开腿。这一宿陶明身子非常僵硬。他太盼望天快点亮了。因为这种折磨太令他难受了。早晨陶明早早起来,拎着暖瓶去水房给花娟打满了水。等待着花娟醒过来。当花娟醒来看到陶明时,她抱着陶明放声大哭了起来。陶明抱着她,轻轻的拍打她耸动的肩头。“别哭,一切都过去了。”“陶明。我的命咋这么苦啊?”花娟问。“慢慢的就会好起来的。”陶明安慰她说。“等我跑下贷款,就有了咱们自己的公司了,但那时咱们就不会这么累了。”“但愿如此。”花娟依偎他的怀里。说。武斗去财务室走一笔帐,他看到了阿香,这个女人太漂亮。她是谁?似曾相识。“你是?”武斗问。在一旁的张雅说。“她是新来出纳阿香。阿香这位是武总经理。”张雅热心的给他们引见着说。“您好,武总经理,我叫阿香,是新来的。”阿香嫣然的一笑。“请你多多关照。”“阿香?”武斗自言自语的说。“你家在那住?”武斗也不知道他跟阿香第一次见面咋会问到她的家。这是男女交往的大忌,阿香支吾起来了,她不想在她不胎毛熟悉的男人面前说出自己从前。张雅看出了他们的尴尬,她机灵的问。“武总经理,你来有事吗?”张雅的提醒使武从尴尬中醒悟过来了。他慌忙的说。“我来走一笔款子。”“那我给你办吧?”张雅说。“好吧。”武斗拉开包,从里面拿出了支票。递给了张雅。武斗琢磨起眼前这个女人来了,她是出纳,武斗忽然想起来了,早晨彭川卫找过他,想安排个出纳,不会是她吧,如果是她这里面肯定有暧昧的成分。张雅专心致志的给武斗办理业务。阿香在一边发呆,财务制度一环套一环。张雅一项一项的办理完阿香才能根据票据付款。在等待着张雅整理帐单时,武斗跟阿香搭起话来。“你以前是学啥专业的?”武斗问。阿香嫣然一笑。说,“财会。”“你学的还是老半行啊。”武斗没话找话的问。“是谁把你引荐过来的。”“彭董事长。”阿香得意洋洋的说。张宴当时就不高兴了,她把手头上的帐单使劲的往桌上一摔,弄出很大的声响。打断了武斗跟阿香的对话。武斗明白,是他们的谈话触到了张雅那敏感的神经。“给你,该你的了。”张雅没好样的把帐单往阿香桌上一怕。扭着屁股走了。这使阿香莫名其妙。她怔怔的望着张雅的后影不知所措。“小姐脾气又犯了。”武斗打趣的说。“武总经理,她不会跟我生气吧?”阿香惊慌的问。“我也没说啥啊?”“不是,你多想了。”武斗安慰她说。“欢迎你来我公司,那天我做东请你,你肯赏光吗?”“你请我?”阿香惊讶的问。“不敢当。”“你数数,”阿香把该付给武斗的钱通过财务室里的栅栏递给了武斗。武斗数了一遍钱。将钱装进了包里。“阿香,你真美,你是我见到的女人中最美的一个。”“谢谢你的赞美,武总。”阿香妩媚的一笑,更加勾魂。武斗的魂魄被她勾了出去。武斗终于想了起来,这个女人就是跟彭川卫视频的那个女人。原来如此。武斗在心中暗喜,“你搁的那个出纳是你什么人?”张雅风风火火的来到彭川卫的办公室,一进握劈头盖脸的就问彭川卫,弄得彭川卫一楞。“你说啥?”“我在问你,那个阿香是你啥人?”张雅不依不饶的问。眼睛里全是幽怨。“咋的了?”彭川卫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你给我说清楚,你们到底是啥关系?”张雅不允许他含糊,让他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张雅,你也太霸道了,”彭川卫不满的说。“这可是公司啊。不能这么放肆。”“那好,我告诉你,你赶快把那个狐狸精给我弄走。不然咱们没完。”张雅摔门而去。这使彭川卫坐立不安起来。今天他本来心情很好。因为阿香终于被他给安排了工作,并且稳定了下来。去了他一块心病。可是转瞬风云突变,半道上又杀出来的程咬金。这就使他棘手了。彭川卫拿出香烟郁闷的抽了起来,他在性点子。他是不该把阿香跟张雅放在一起,起初他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想尽量的安排阿香,有个好工作就行,并没有多想,现在这个问题摆在他的面前,他必须在她们之间做到调合的作用。彭川卫左思右想了起来。最终想起了武斗,武斗的那个煤矿能安排阿香,不如暂时被阿香安排到他那煤矿里。那里的机关人员也很多,就怕阿香不愿意去。彭川卫打电话叫来了武斗。“兄弟我有一件事还得靠你帮忙。”武斗进握后还没坐吻彭川卫就风风火火的说。“啥事把大哥急成这样?”武斗问。“我咋跟你说呢?”彭川卫急得直搓手。“咱哥们谁跟谁,有话你就直说。”武斗鼓励着说。“是这样的,那个阿香,你是知道的。”彭川卫说。“阿香,那个阿香?”武斗佯装不认识的问。“就是个刚刚被我安排出纳的那个阿香,”彭川卫说。“咋的了?”武斗问。“我想让她去你那个煤矿坐机关工作。”彭川卫说。“她不是在这儿做出纳吗?”武斗懵懂的问。“这儿比我那儿好。你咋想把她调到我那儿?”“你不知道。”彭川卫说。“咋跟你说呢?”“你跟我有啥不能说的。”武斗说。“咱哥们是穿着一条裤子的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那到是。”彭川卫递给武斗一支烟。想眼缓和一下这紧张的空气。“兄弟,你也许不知道,这个阿香是我的小姘。那个张雅也是,今天我向你摊牌了。你可别笑话我?”“那能呢?”武斗慌忙说。“这算大哥有本事,别人想搞还搞不来呢。”“兄弟,你可不能这么说。女人麻,没有还想,但多了就麻烦了。”彭川卫抽了一口烟,接着说,“这不张雅知道我安排阿香做了出纳,她就找我来闹,这多不好啊,咱不管咋的大大小小还是个头头脑脑,让群众咋看咱啊?”“大哥,你的意图兄弟明白了。”武斗说。“这个好办,只要阿香愿意过去,我在煤矿那儿给她安排个出纳,你看咋样?”“那太好了。”彭川卫说。“回头我找阿香谈谈。”“大哥,还有事吗?”武斗问。“没事我走了。你可以让阿香随时找我,只要她肯去。其实我那里的工作环境也很好,就在名字没有公司这儿靓。”“那你去忙吧,”彭川卫说。“一会儿咱们再联系,你回矿上后别关机,找你方便。”“好的。”武斗起来身子,“大哥那我走了。”“去吧,”彭川卫说。“如果我跟阿香谈通了,就让她过去。”“行,你就安排吧。大哥”武斗走了。彭川卫找来了阿香。阿香进屋后就喜气洋洋的扑向彭川卫在他那额头上又亲又啃。彭川卫被她弄得心花怒放,喜形于色。“阿香工作,满意吗?”“当然满意,这个工作太好了。”阿香不停的在彭川卫的怀里撒娇。使彭川卫更加惬意,他有些不好意思向阿香说出他的决定了。经过一阵亲热后,彭川卫抚摸着阿香问。“阿香,你适合这儿的环境吗?”“适合啊,”阿香用她那好看的眼睛望着彭川卫,问,“咋是了?”“人际关系处得来吗?”彭川卫拐湾抹角的问。“就是那个张雅有点莫名其妙。”阿香心无城府的说。“莫名的掉小脸子,摔东西,谁惹她了,她是不是脾气不好?”“她就那样,你不要去喏她。”彭川卫话锋一转,“你去煤矿把边当出纳咋样?”“煤矿?”阿香莫名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我不去,我就这儿。”阿香的话使彭川卫为难起来第111章 情人间的风波彭川卫想把阿香安排到武斗那个煤矿里,可是阿香却不去,这使彭川卫大伤脑筋。“我那也不去,就在这儿干,”阿香勾着彭川卫的脖子说。“我刚来在这干得好好的,为啥让我走啊?”“我觉得这儿不适合你,”彭川卫说。“那个煤矿工作条件也很好的,甚至比这里还好。”“咋不适合我?”阿香刨根问底的问。“首先,张雅你跟她和不来,她的性格我知道,一般人跟她是和不来的。”彭川卫往身上抱了抱阿香。“而且你们还得天天在一起打交道,我怕你吃亏。”彭川卫花言巧语的哄着阿香。想方设法的把她调走,他现在跟到阿香跟张雅在一起太危险了,张雅随时都有可能向阿香进攻,这一点他忽视了,应该赶紧弥扑。阿香是个外地人,她怎能斗过张雅呢?“我会跟她好好处的。”阿香天真的说。其实阿香忽略了一个问题,女人与女人之间,尤其是女人与女人之间拥有着共同的男人的女人们,她们是天生的敌人。彭川卫说不服阿香,他将阿香抱了起来,向里屋的床上走去。阿香勾着他的脖子,脸颊绯红,十分惊艳。彭川卫将阿香放到床上,阿香已经春情涌动。粉红色的脸颊像桃花一样的娇艳。彭川卫爱怜在她的脸颊上抚摸着。“阿香,你真美。像花一样的美丽,尤其在床上,你更美。”彭川卫将手伸进她的黄色的上衣里,阿香没穿裙子,她身着一条暗红的牛仔裤。上身着绸衫。十分动人。“你又在飘扬我。”阿香嫣然一笑。说。“你们男人就是嘴甜。”彭川卫解开阿香的黄色的绸衫。一截雪白的肌肤和墨绿色的乳罩展现在彭川卫的面前。使彭川卫心猿意马,激情涌动。他拉开阿香牛仔裤的拉链,同样墨绿色的内裤裸露出来。这种醉人的春色使彭川卫心花怒放。他将阿香的牛仔裤褪了下来,轻轻的拉下她那墨绿色的内裤,一股女人身体的幽香飘上鼻端,彭川卫非常惬意。他任她那墨绿色的乳罩依然罩在她的乳房上。并不去解它。它扣住两座高耸的乳房,乳房半拉的雪白从乳罩边缘裸露出来,在她那墨绿色的乳罩衬托下显得更加性感,熠熠生挥。阿香的身体像花一样的在彭川卫的床上盛开。彭川卫并不急着做,他要好好的欣赏这朵正在盛开的花,他轻轻的解开她那墨绿色的乳罩。两朵雪白的莲花突兀的在他的眼前盛开了。它们是那么的娇媚,艳丽。彭川卫像欣赏一幅美丽的画一样,不知不觉中张大了嘴巴。“阿香,我是怕你受屈,才想把你调走的。”彭川卫抚摸她那对饱满的乳房。动情的说。“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不想让你受一点屈。”“不会的。”阿香说。“她们没事欺负我干啥?”“阿香,你天天真,”彭川卫揉搓着阿香的乳房,说。“你知道吗/同行是冤家。再加上你这么漂亮。她们会嫉妒你的。”阿香说。“你非得把我调走吗?”“为了你好,我只有这样了。”彭川卫趴在她的身上,进入了阿香的身体。阿香娇叫一声。然后紧紧的箍住彭川卫的脊背,浑身欢实起来。彭川卫像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似的,跟她短兵相接。赤膊大战了起来。他俩杀得难解难分。不可一世。就在他们厮杀的难分伯仲之际。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他俩只好停了下来。“别吱声,”彭川卫轻声的说。其实阿香早已经吓的魂飞天外了。敲门声越来越激烈,甚至能把门砸开,现在几乎不是在敲门。而是在砸门。“谁他妈的这么放肆啊。”彭川卫小声的说。“赶紧穿衣服,我去看看到底是谁?”阿香慌张的穿上衣服,彭川卫来到门前,门还在响着。“谁这么放肆。”彭川卫在房间里喊道/“开门,敲这么半天你咋不开门。”门外传来张雅的埋怨的声音。“你啥事?”彭川卫隔着门问。“你开门再说。”张雅说。“不行,你事你就说。”彭川卫说。“在这儿咋说啊。”张雅在门外大声嚷着。“你不说就算了。我有事。你明天再来吧。”彭川卫说。“你开门,我知道你为啥不开门。”张雅在门外吼道,“你屋里有个小妖精。”彭川卫真是拿张雅没有办法,他气得暴跳如雷。把门打开。张雅由于使劲的推门,彭川卫用力一拉门,张雅一个趔趄摔了进来,她恼怒的站了起来。就往里屋走去。“好啊。被我猜对了。”张耶冲到里屋就看到了阿香。阿香满红耳赤的坐在床上。张雅上前就给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阿香楞住了。“不要脸的东西,大白天就跟男人上床。”阿香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弄蒙了,但她明白了怎么回事后,便跟张雅撕打起来了。花娟的身体恢复过来后,陶明不再让她出车了陶明顾了个司机,让司机上白班,他跑夜班,好腾出时间跑贷款。花娟在家里待着很无聊,就来到公司张彭川卫。她想上班,再这样待下去她非得疯了不可,花娟敲开了彭川卫办公室的门,彭川卫望着花娟有些惊讶,这些天来他被女人扰的有些筋疲力尽。女人们真麻烦,这是他这几天的心得。“花娟!”彭川卫打开房门惊讶的说。“你好。彭董事长。”花娟莞尔一笑。便袅袅婷婷的走进了房间,自动的坐在沙发里。“彭董事长,我的工作的事,你该给我解决了吧?”“是这样的。”彭川卫支吾着说。“这事,你得找武斗去,他现在主抓人事调配的事。”“你不会是在敷衍我吧?”花娟问。“怎么会呢?最艰难好吗。”彭川卫坐在沙发里。“你还像以前那么漂亮。”“得了,你别夸我了。”花娟淡淡的一笑。“你咋样?”“不好,累,”彭川卫说。“天天忙得不可开交。”“是不是在为女人忙碌?”花娟问。还真让她给猜对了,自从张雅跟阿香撕打起来后,彭川卫就把阿香给安排到武斗那个煤矿里工作了。她还是干老本行。出纳,其实武斗很喜欢阿香,但她是彭川卫的女人,他怎敢动彭川卫的女人呢?就是他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啊。“你在拿领导开玩笑?”彭川卫笑眯眯的说。“说正经事,我的工作到底咋样了?”花娟问。“你去找武斗去吧。”彭川卫说。“他会给你安排的。”花娟看到彭川卫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只好起身告辞。花娟找到了武斗,武斗还算热情。“花娟,很久不见了,久违了。”花娟在武斗的办公室坐下后,武斗说。“谢谢你还能记得我。”花娟说。“武总经理,我想回来工作。”“这个,有点难度。”武斗沉思着说。“公司上下人满为患。想要往里安排人比登天还难,”“不是安排我,我以前就是这个公司里的员工。”花娟强调着说。“我知道,来你喝水,这可是好茶啊,我从国外带回来的。”武斗献殷勤的说。“名茶产生于中国。”花娟说,“国外产咖啡,要说茶还是咱本国的好。”“其实这些茶叶都是由咱国出口的,我又给买了回来。”武斗嘿嘿的笑了起来。“中国人崇洋媚外,其实咱国有许都好的东西。”花娟说。“你是不是在说我?”武斗问。“怎么能说你呢。”花娟嫣然的一笑。“还是说正事吧。”蛤娟呷了一口茶。“这茶不错,一定很昂贵。”“那当然了。”武斗说。他们把话题又拉远了。花娟有点着急,但武斗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提她的工作上的事。花娟知道他在玩弄权术,于是她想主动出击。“武总经理,你还是想方设法解决我的工作的问题吧。”花娟说。“现在公司属实进不去了。”武斗说,“要不你去我那个煤矿,那里缺个会计,你看咋样?”“这个……我考虑一下。”花娟说。“其实,煤矿就是远离市区,”武斗说。“它的工作环境都不差,甚至比公司都好,电脑啥的都不缺,就是交通不方便。”武斗说的是实情。煤矿机关一点都不比公司里差。就是因为不在叔区,所以人们都不愿意去。花娟有点动摇,如果她不去煤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上班,现在既然有这么个机会,她干麻不抓住呢?“花娟,其实煤矿那头的待遇很好。每年分红的奖金都比这儿多。”武斗说。“现在煤炭的价格猛涨。奖金当然要高了。”经过武斗的游说,花娟同意了去煤矿当会计,其实武斗真的是为了花娟好,才跟她说这些的,事后花娟感受到了。陶明跟韩雨接触后,便让韩雨约他的表哥,韩雨约了几次都被他表哥婉言拒绝了。最后陶明管韩雨要了他表哥的手机号码,套明打了过去。韩雨的表哥叫。陈文,在银行搞信贷,这些年发了,一般人约不出来他,由于他以前求过陶明,所以套明理直气壮的给他打了这个电话。电话接通后,陶明对着电话说,“你好。”“那位?”电话那端传来了陈文的声音。“是我,陶明。”“啊,你好,陶明,咱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咋样时间给我打电话啊?”陈文在电话里问。“想你了,想找你聚聚,咋样?”陶明说。“这几天忙死了,恐怕没时间。”陈文说。“在凤凰酒楼咋样?”陶明说。“我都安排好了,你可不能失约啊。”陈文寻思一会儿说。“都谁啊?”“没别人,你表弟和我,”陶明说。“你愿意找人,你找也行。”“我不喜欢人多。我想就咱俩比较方便。”陈文说。陶明看了看眼前的韩雨,忙说,“行啊,只要你来就行。”撂下电话,陶明说。“兄弟很抱歉,在次聚会我不能带你去。”其实陶明跟韩雨的表哥打电话韩雨都听了,大概是陶明的手机音量大,所以韩雨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我表哥现在咋这样?”韩雨不满的说。“难到人有钱就不够义气吗?”韩雨本想跟陶明他们潇洒一回,像上次那样,这次他都想好了,崽找小姐他一定干,不能像上次那样,没有干还多花了钱,他每每想起上次的事就窝火,自己真他真他妈的是袁大头,脑袋被门框给挤了。现在当他听到表哥在电话里明确表态,不带他去,使他无比失望。陶明跟陈文通完电话,他就去了凤凰酒楼,预定包房,前说过,这凤凰酒楼是这儿最够星级的酒店,挺够挡次,适合隆重的场合聚会。得提前预约,别看陶明在电话里对陈文说他在凤凰酒楼已经定好了房间,那是诓他,是想让他来赴约的一种手段,既然对方知道你已经在凤凰酒楼定了包房,再推辞,就有点不近人情了。陈文如期而至,他带了三位人来了,都是他的商业合作伙伴。“几位请坐。”陈文等四人冷丁的进入包房,包房显得有些逼仄,等大伙楼坐后显得有些宽松。“我来介绍一下。”陈文开始介绍。“这位是我行的刘科长,”一位很胖的男人站了起来,“这位是企业家陶明。”刘科长隔着桌子跟陶明热情的握手,说。“久仰啊。”陶明也热烈的跟他握着手。和暖惭愧的说。“陶某,不过一介商贩而已,那像你们这些吃皇粮的官员显赫,兄弟在事业上有些困难还望各位大哥帮忙。”“没问题。”刘科长说。“兄弟有事尽管吱声。”刘科长很豪爽的说。另外俩个人是女性,她们不在银行,她们是陈文和刘科长的朋友。俩个女人一个叫谢晶。一个叫高咏艳红,都是职场上的女性。而且酒风热烈。这俩位女人都挺能喝。一轮下来,她们的话也多了起来。“陶明。我以前就听说过你。”张艳红说。“你可不是一般人,想当年可是这儿有名的富翁,来我敬你一杯。”张艳红端起了酒杯,举到陶明的跟前。陶明慌忙站起来,跟她蹦了酒杯,“谢谢,你看得起我。祝你越来越漂亮干杯。”张艳红嫣然一笑,“谢谢,你的赞美。”她一扬脖干了杯中的酒,干完后还将杯子倒了过来,滴酒未剩。陶明只好效仿,也干了杯中酒,接下来是谢晶,“陶明,我也久仰你的大名,今日有幸和你坐在一起喝酒这本身就是缘分,来,今天不醉是不罢休。”谢晶端着酒杯来到陶明跟前。陶明慌忙站了起来。跟谢晶碰杯,陶明有点醒悟,照这样下去,还不得被灌趴下,不行不能这样喝。谢晶干了杯中的酒,热辣辣的看着他,他不想喝了,但望着她那期盼的眼神,身不由己的干了杯中的酒。“陶明好酒量啊,”刘科长说。“既然俩位小姐敬你了酒,我也敬你一杯”“刘科长,不能这么喝了。”陶明有些吃力的说,“再这么喝我非趴下不可。”“咋的,女士们敬你酒你就喝,到我这你就不喝了。”刘科长莞而一笑。“哥们你可不能见色忘义啊。”“对,”陈文附和着说。同时他也笑了起来。“陶明,你别寻思啥,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给刘科长陪不好,你的事就会泡汤,刘科长是我的顶头上司。”陶明听到陈文这么说,更应该喝这杯酒了,就是喝趴下,他也得喝,因为这关于他今后的事业发展。陶明没有含糊的就干了杯中酒,刘科长也干了。陶明有点晕头转向。头重脚轻。如果再这样喝,他真的要不行了。陶明心里还是明白的,他慌忙声明,“各位,酒不能这样喝了,再这样喝下去,就没人埋单了。”陶明的意思是他要是喝倒了,就结不了帐了。“不行,陶明,你还没跟我喝呢”陈文说,“宁可落一圈不能落一人。咱俩干一杯。”“你们今天咋的了,都跟我单个喝,”陶明似乎放映过来了。“今天,你们是客人,我做东本应该我敬你们,那有客人请我的道理?”“到是朋友那有这些理来讲。”陈文断起满满的一杯酒,“陶明。干了它。不差我这一杯。”陶明望了望陈文,心想贷款的事全凭他了,如果不喝了这杯酒,他的贷款计划就会泡汤,他咬咬牙,闭上眼睛干了这杯酒,很快他就不行了,摔倒在桌子底下。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