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陈总叫您去他的办公室

陈总叫您去他的办公室


有点犹豫,觉得花费在铺垫上的笔墨过多,写色太少,不能娱乐我自己,更不能娱乐读者。对我而言,红杏出墙和肉戏之前的渲染是最让我兴奋的,所以有必要作一些陈述,但是写起来就发现对话太多了,索然无味,很想找到像八云和秦守那样举重若轻地描绘出春色盎然的写法,但是显然自己功力差得很多,还需要太多改进和提高。想象八云和秦守的文章给我带来的冲击,真是由衷地佩服。第二天早晨苏佩在思绪一片混乱之中来到公司,习惯性地打开邮箱,却收到了一封来自roman的邮件:「苏佩小姐,对于昨天的冲动,我非常后悔,现在真得想狠狠给自己几个耳光。相信我,我不是一个轻浮的人,只是你的美丽让我失去了理智,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请你原谅我。」这时候有人敲门,是志奇。「苏经理,陈总叫您去他的办公室。」,顿了一下,志奇又补了一句:「如果心情还是很糟的话,就跟陈总请个假,休息几天吧」苏佩苦笑了一下:「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苏佩默默地坐在陈宗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语不发。陈宗奇怪地看了苏佩一眼:「昨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本来是说好一起吃饭的,怎么你忽然走了呢?」苏佩摇了摇头说:「我家里忽然有点急事,所以来不及告诉你就走了。」陈宗笑了笑说:「没关系,这段时间你的表现非常好,德国方面对我们公司也很满意,我们有很大希望完成这次合作。Roman更是对你赞不绝口。他的意见对于德国公司非常重要。」晚上,我接到了苏佩的短信:「老公,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roman已经跟我道歉了,并表示绝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我相信我的判断,他现在应该很后悔。」昨天整整一晚上我都没有睡好,一会儿怒火中烧,一会儿又对苏佩心疼不已,但是生意上的事情实在很棘手,这个时候一走,接下来的必然是场大风浪。苏佩的短信让我暂时放下了心,接下来的时间我也只能全身心投入到跟客户的交涉中,一方面稳住这个几个客户,另一方面希望找出这次风波背后是否有人在操作。这期间每天我跟志峰之间来往电话无数,双方不断地汇总各自得到的消息,得出的结论这个新冒出来的顺风公司掌握了我们公司百分六十以上的客户信息,就连北方的这几个公司也曾经接待过顺风的业务员。志峰斩钉截铁地告诉我公司内部一定有问题。会是谁呢?能够接触到客户资源的,除了我跟志峰,还有几个当初一直跟着我创业的心腹,一个是财会上的秦胜,财会方面绝对是一把好手,一直负责我们公司的账目。应该不是他,他父亲曾经被纪委双轨,是我请我父亲出面解决的。自那以后他一直对我感激涕零,所以我才放心地将账目交给他。另一个是志峰的老婆张琳,我们公司业务接谈的负责人。张琳是一个成熟有魅力的女人,长袖善舞,在跟我们公司的客户交往中如鱼得水,她跟志峰非常恩爱,跟我也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对她我跟对志峰一样信任,否则我是不会让夫妻俩人同时在公司中身居高位的。我心中大概有了人选了。除了我们四个,唯一有可能知道大量客户信息的只有他,车队经理王天,对于客户分布的信息,一个车队经理根据出车的频率和目的地是不难收集的同时又很难了解得特别清楚,这也符合百分之六十的客户资料被泄露的情况。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顺风公司不简单阿,竟然能想到从车队上面做文章,这个对手也许是我创业以来最难缠的一个了。也好啊,我很久没有接受过挑战了,由于我父亲的职位,晋江周围地区的客户早就被我一一搞定,而北方客户的开发,则是我当时力排众议独自的决定。当时全国的道路情况很差,跨省运输耗时太长,费用也高,但是我看准了道路情况必将飞速改善,把工作做到了前面,所以才能在众多的同类公司中一直处于安枕无忧的位置。而在晋江地区,直到目前有跨省业务的水利器材公司也不过4,5家,这个顺风一开始就已经把手伸向北方,野心和实力兼备,我得小心应付了。晋江这面,志峰也一直忧心忡忡。这个公司也有他很多的心血,对公司的感情,他甚至不亚于我。在跟我交流了信息之后,他曾经想立刻拿王天动手,被我否定了。而他老婆张琳,则跟我有一样的看法,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如果我知道这件事,对张琳的评价必然更高了。今晚张琳约了我们在晋江最大的客户鹏程水利实业有限公司——市政府下属的三产公司的总经理李军吃饭。地点是在百花夜总会的vip包间1号房。同时出席的还有张琳的下属小郑和老关。和鹏程的几位官员。李军等人到的时候,张琳和小郑已经在大厅恭候了。看到张琳今晚的打扮,已经深知张琳美丽的张军还是眼前一亮。穿得虽然是西服套裙,但是完全遮挡不了张琳凹凸有致的身材。接近1米7的身高显得修长挺立,黑色的丝袜和修长匀称的双腿透出致命的诱惑。高耸的双峰把衣服撑得几欲破出,一款精致的白金项链挂在白皙的脖子上,向上则是娇艳欲滴的红唇。张琳的魅力有时候连我见了都有窒息的感觉。更何况这些在经常风月场中打滚的政府官员呢。其实这些官员什么样的生猛海鲜没吃过呢,百花价值1万6一席的豪门宴根本没动上几筷,但是酒却是一点不能少喝的。张琳本身就是海量,女人一旦能喝酒,那么酒量就远远超过男人的想象。但是由于是女性,所以或多或少会在酒桌上占些便宜。男子汉总不好意思跟女人一杯换一杯吧。小郑和老关更是我们公司前两位的酒手。6,7瓶白酒下肚之后,小郑和老关带着另外几位官员出去跟早就安排好的几位小姐跳舞。李军终于忍不住跟坐在身边的张琳说:「张经理,今天不是光喝酒这么简单吧?」张琳抿嘴笑道:「还有什么事情能瞒到李总呢,不如您猜一猜。」李军听了笑着吐出两个字:「顺风」。说着李军有意无意的用胳膊碰了碰张琳。张琳不退反进,用手挽住李军的胳膊说:「李总果然高明。不知道李总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呢?」李军看着喝酒之后双颊泛红更添妩媚的张琳,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左手伸出去搂住张琳的小蛮腰:「你希望我有什么看法呢?」张琳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一点娇笑道:「李总说话总是这么不直接,真讨厌。」李军干笑了一声:「按道理呢,我跟杜风是多年的朋友,他父亲当年也提拔过我,我当然愿意继续跟你们风源打交道,但是你知道我们毕竟是政府的下属公司,有些事情上面的意见很重要。」张琳妩媚地瞪了李军一眼:「那李总的意思是顺风跟上面有些渊源了?」李军笑而不语。只是把左手放到了张琳的大腿上。看张琳并没有反对,开始轻轻地隔着丝袜抚摸起来。张琳轻笑着按住了李军的手,却并没有让他拿开。也毫不示弱地盯着李军。李军手心感受着大腿的光滑娇嫩,怦然心动,张琳把嘴凑到李军的耳边说:「李总就给个提示吧,我们都那么熟了,有什么话不能说呢?」李军听着耳边如兰丝语,不禁面红耳热,一颗心早飘到了天上,一把将张琳搂到了怀里:「当然了,跟你有什么话不能说呢。顺风的老总在市水利局的董副局长面前说话很有分量。」说着就将一张充满酒气得嘴凑到了张琳的脸上。张琳咯咯地笑着,脸稍微一侧,将李军推开一点,说:「谢谢李总的信息,当然,不管如何您都是鹏程的一把手,只要您下定了决心,我们也不会让您得罪上面的人呢,我们家志峰昨天还说很久没见到水利局的林局了,也应该找时间去拜访一下了。」这个时候小郑很凑巧地推开了门说:「李总,我安排了几个娱乐项目,保证让您满意,请跟我来吧」。张琳站了起来,说:「是啊,李总,我让小郑陪您,我一个女人家的,就不参与了」说完妩媚地看了李军一眼,转身离去了。李军看着张琳的俏臀在眼前就这么漂走,心里暗恨:「骚货,每次都把老子搞得不上不下,迟早有一天老子要上了你。」张琳出门给志峰打电话:「顺风的老总跟董局关系不一般。」志峰恩了一声,说:「知道了,我会安排一下。」张琳嗔道:「木头,你就不知道关心关系我?我整天跟色狼打交道,你就不担心我?」志峰嘿嘿地笑着:「我对你当然放心了,你的能力我还不了解么?」张琳挂掉了电话,站在夜风中有点发呆,:「我这个老公什么都好,就是这方面总是有点,他明知道被别人揩点小油是难免的,怎么他都不介意呢?」等我从北方回来,已经是一个半月过去了,这段时间里,公司业务并没有好转,那个顺风的能量相当令我吃惊,我用尽了我在晋江的人脉,但是于事无补。毕竟随着我父亲的退居二线,在上层中的力量大不如前。即便如此,我父亲也还是有很多旧部下,所以这个顺风能够令我如此一筹莫展,必定是背景雄厚的。但是我并没有着急,因为很快晋江地区一个空前庞大的水利工程即将上马,这个项目已经讨论了好几年,据我父亲的消息,这次终于敲定了这个项目,只要能在这个项目中拔得头筹,那么利润就是以前无法想象的巨大。所以我回来之后立刻跟志峰碰头,决定调动一切资金,力量来运作。我父亲将会给我进一步的消息。而苏佩和roman那件事情,据说后来roman一直彬彬有礼,从无越轨之处。我也就将这件事情暂时抛在脑后。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