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暧昧的异性洗弄

暧昧的异性洗弄


花娟正式在在武斗的煤矿上班了,非常凑巧,她居然跟阿香在一个办公室。花娟是会计,阿香是出纳。武斗一时间弄来俩个美女,他有点得意,武斗在打这俩位漂亮女人的主意,他左思右想觉得阿香暂时不能动,因为她是彭川卫的女人,动彭川卫的女人还了得。刚开始花娟对煤矿印象并不好。可是当她真正的在这干了起来,又觉得这儿相当不错。阿香每天下班都在宾馆里跟彭川卫约会。久而久之阿香对宾馆产生了怨恨情结,“老彭,你给我买个落吧,在这宾馆里总有一种不塌实的感觉。”阿香跟彭川卫做半道爱时,阿香突然停下来说。彭川卫正做着激情四渴,一股热流划过他的全身,浑身顿时通泰,血脉张,阿香突然并紧了双腿,关上了门,将彭川卫卡在门缝上,这使彭川卫心急火燎。无法释怀。“这事等会在议,先做完再说。”“不行,就现在说。你们男人我懂,都是拔×无情。”阿香不让他得逞,紧紧的并拢大腿,使彭川卫无缝隙而钻。“向,给你买。”彭川卫为了达到他的目的,敷衍的说。“不就买个楼吗,有啥啊。”“真的。”阿香兴奋的张开双腿。彭川卫像个强盗似的破门而入,似乎进入温暖的隧道,使他亢奋起来。彭川卫像一个百米冲刺的运动员,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阿香扭动着腰枝打开了所有的门,使他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彭川卫像野狼一样,一声长嗥,喷薄而出,阿香轻抚彭川卫的胸膛,彭川卫已经略显疲态。“啥时候去买房子。”事过之后,彭川卫对刚才的承诺似乎忘了。问,“买啥房子?”“这么快,你就忘了。”阿香不满的哼了一声。“你刚才说的给我买房子,咋更用完我你就忘了。”彭川卫做完爱,感觉浑身疲惫,眼皮沉涩,他搭下来眼皮,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阿香。“啊,我想起来。是说过。”阿香慌忙的趴上了他的身上,眼睛一亮,问,“那啥时候兑现啊?”“你别直烦我,先让我睡觉。”彭川卫不耐烦的将她的手扒拉下去,倒头就睡。“好你个老彭啊,你用完人就拉倒,”阿香不满的说,“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性,等你下次求我的。”彭川卫觉得自己有点过份,忙解释着说,“我不是累了吗?宝贝。”“行了,你用我时就宝贝,不用我时啥都不是,”阿香生气的扭过头。彭川卫忙凑过来,去搬她的身子,阿香扭捏着拒绝着。“宝贝,别生气了,不和是买房子吗?”阿香斜侧着身子躺着,将肥硕的屁股正对着他,他也顺着阿香侧身躺着,从她的身后伸过来手,抚摸她那喧软的乳房。“天亮后你去挑选房子,看好后给我打电话。”阿香僵硬的身体,在他软磨硬泡是情况下,渐渐舒展开来。彭川卫抚摸她柔软的身体。说。“阿香,你管我要啥我都给你买,因为我喜欢你,”阿香挺起身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彭,你真好。”阿香早晨起床,经过精心的梳洗打扮后,便来到房产信息中心,这时,一位售楼小姐来到她身边。“小姐,你想买楼吗?请你跟我来。”阿香跟那位漂亮的售楼来到贵宾厅。贵宾厅里很大,摆着楼盘的沙盘,都在正在建设的楼群,“小姐,你想买啥样的楼?”售楼小姐嫣然一笑的说。“这都是我们新建的现代化的居室,非常人性化。”售楼小姐口才很好,她滔滔不绝的向阿香诉说,她所售的楼的种种好处。售楼小姐身着一件蓝色的套裙,是那种职业的装束。她皮肤白皙,亭亭玉立,浑身上下透露着精明与世故。“小姐,我不想,买没有交工的房,”阿香说。“我想买那种买完就能住进去的那种房子。”售楼小姐莞而一笑,“你指得是二手房?”“也不是。”阿香解释着说。“我想买新房子,但不是这种只有楼盘的那种,它们何时交工啊,我等不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过,现在像你说的那样的房子,暂时还没有。”售楼小姐很遗憾的说。“现在房地产热,房子十分旺销,”“你给我留留心,最好买交工的楼。”阿香说。“那样我就省颇多的时间了。”“那好吧,你把电话留一下。”售楼小姐莞而一笑。“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阿香又被几位售楼小姐拦住了,她们同样给她提供的都是未交工的楼,她也同样的把电话留给了她们。阿香琢磨着,这楼咋就这么缺,城市的人口真是太拥挤了。张雅自从堵住阿香跟彭川卫在办公里胡搞,气愤的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她便跟阿香撕打了起来,好在被彭川卫及时的拉开。才避免了一场血腥的战斗。彭川卫选择了个折中的办法,把阿香调到了武斗煤矿里,这讲事才算平息,彭川卫告诉张耶说。“阿香已经走了。”“真的吗?”张雅半信半疑的问。“我骗你干啥?”彭川卫说。“你是咋把她弄来的,她家离得那么远。”张雅试探的问……彭川卫说。“换个话提,直说她干啥?>;”“我是关心你啊。”张雅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像年轻人一样,在外面孟浪。对你的身体不利。”彭川卫将张雅抱了过来,在她那红粉的脸颊上亲了起来,张雅身体也有了微妙的反映。她迎合着他做了起来。现在彭川卫感觉特别的累,因为他在周旋在很多的女人之间。其实女人多了也很累,不但身体累,连心都累,因为他面对女人们都是在撒慌。彭川卫在跟张雅约会时,连手机都不敢开,同时他跟下香约会时也不敢开手机,怕这期间她们任何一方打来电话,那就说不清楚了。张雅是那种小巧类型的女人,彭川卫真的不白来人使一回,环肥燕瘦他都品位到了。彭川卫将张雅扒光,欣赏着她那娇小的身体。只见张雅给他的感觉就是小,浑身上下到处都在娇小的。小巧的乳房,小巧的臀部。小巧的私处,这些小汇聚在张殃身上,给彭川卫的印象就是小巧玲珑。吃惯了大鱼大肉的彭川卫,面对张雅这样的淡雅型的,彭川卫觉得还是很爽口的。他把张雅压在身下,用他多毛的大腿分开她那细小的大腿,面对彭川卫这样的庞然大物,张雅有点承受不住。“老彭,你在外面花事不段,咋还这么凶猛啊。”张雅在他身下问。彭川卫使劲的动了几下,张雅发出好似痛苦而又幸福的呻吟声,这种声音似乎在鼓励着彭川卫,他又认真的投入到战斗中。经历了一场激情的搏杀,他俩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张雅的身体被彭川卫揉挫的像面条一样的柔软。她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他的怀里。陶明被陈文他们灌得宁酩酊大醉。他是被陈文给送到家的,贷款的事,他只字未提,这使陶明很窝火,而且这顿饭钱又不知道是谁结的,这成什么事?陶明怎能让别人埋单呢?应他之约来了这些朋友,咋能让别人埋单呢?想一想他都脸红。可是他喝得人事不醒,咋还能去埋单?陶明拿起电话给陈文打了过去。“陈文啊,昨天真的是不好意思。”电话接通后,陶明多着电话愧疚的说,“饭钱是谁结的?”“我结的,”陈文在电话里说。“晚上我把钱该忒你,你再把他们请来。”陶明说。“那点钱,小意思,就算我请客了,”陈文在电话里说。“那怎么行,说话了是我请,那有那样办事的。”陶明说。“昨天我属实喝都了,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不服不行。今晚,你再张罗一下。”“今晚不行,我有事。”陈文说。“那明天?”陶明问。“到时候再定吧。”陈文说。其实陈文是故意把陶明灌醉的,他不想给陶明贷款,知道陶明的现状,但他又不好意思对陶明直说,因为以前他毕竟求过陶明,想用这顿宴请跟陶明了断,然而这些陶明却不明就里。至于这顿饭的钱对于陈文真是九牛一毛,小菜一碟,就在陶明困惑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以为的陈文的电话,热切的拿过手机,当他看到手机上是韩雨的电话,他有点失望,但他还是接听了韩雨的电话。“陶明,昨天咋样?”韩雨在电话那端问。“啥咋样?”陶明不解问。“贷款的事。”韩雨关切的问。“昨天我喝多了,忘提了,”陶明很遗憾的说。“这么大的事,你怎能忘呢”韩雨抱怨的说,“别提了”陶明说,“一提就郁闷,”“陶明,你出来,咱俩散散心,我请你,”韩雨说。陶明跟韩雨在一家小饭店里坐下,他们其实更喜欢小饭店的氛围,这里吃喝便宜并且实惠。“陶明,我真想让你早日贷下这笔钱。”韩雨说,“你要是发财了也不会忘了我,我跟你也能借光。”“来哥们谢谢你惦记着这事。”陶明举起酒杯跟韩雨碰了一杯,“咖们如果有翻身的那一天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够义气,来干了。”韩雨举杯干了杯中的酒。陶明也干了“陶明一会儿我领你去个好地方。”韩雨满脸诡秘。“啥地方?”陶明问。“去了,你就知道了。”韩雨说,“虽然没有桑那豪华,但比它实惠,而且包你满意。”“有这好地方,”陶明问。陶明跟韩雨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已经出了市区,“咱这是去那?”陶明坐在车后座上问前排的韩雨,“陶明,你别问,”韩雨说,“到了你就知道了。”“咱们出市区干啥去?”陶明已经感到韩雨很蹊跷。韩雨说,“即来之则安之。”陶明不再言语了,他望着车外掠过的一片片绿色的田野,心情陡燃明亮起来。市区外的景色还真的挺迷人,看惯了高楼大厦。突然看看田园风光,真是赏心悦目。心花怒放。出租车由于到了人烟稀疏的地区,车速也加快了,一股股凉爽的风扑面而来,使陶明更加心旷神怡。出租车驶进一个小村落,在临公路上的一个小饭店门前停了下来。陶明有的惊讶,问,“韩雨,咱们不是刚喝过酒吗?咋跑这么远来喝酒啊?”韩雨并不回答他的问题,拉开车门下了车,陶明只好也跟着他下了车。韩雨跟陶明同时的走进了饭店,这时呼啦一下拥出来花花绿绿的许多女人,她们唧唧喳喳的将陶明和韩雨围在中央,“大哥,点我吧,小妹非常温柔。”一个小姐勾着陶明的脖子,这使陶明大惊失色。“大哥。你看小妹长得多白,”女人撩起红色的超短的裙子,她居然连内裤都没穿,油黑的三角在雪白的肌肤上,非常的打眼。惊起陶明一阵涟漪。陶明从没有见过这么奔放的女人,这使他心旌摇曳,波澜起伏。陶明木讷的被红色超短裙拉走了,他们左拐右拐的来到包房里。“大哥,你等一会儿,我去打水。”红色超短裙,说着像一阵风一样飘出了房间。陶明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有些发蒙。如堕雾里,他想放松一下自己,便躺在床上,这时候他才开始打量房间。房间里点着一盏很暗的彩色的灯,这种灯光使房间里的线条变的柔软。床上放着一床被褥,床是双人床,很宽绰。俩个人在上面翻滚折腾绰绰有余。陶明躺在叠起的被上,忽然手无意间触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他顺势一摸,好像还是个圆型的东西,他拿到眼前一看,原来的一只避孕套,没有启封,一股橡胶味扑鼻而来,这使陶明感到很暧昧。这时候红色超短裙断着一盆水,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她冲着陶明嫣然一笑,说。“大哥。我先洗,一会儿给你洗。”红色超短裙把盆放在地上,然后就蹲在陶明的面前哗哗的洗了起来,雪白的大屁股刺激着陶明的欲望,陶明真想照她那性感的屁股上拍打几下,但他没有这个胆量。红色超短裙洗完了,站起身子,那个像月亮一样的大屁股消失在裙子里,裙子真奇妙,只有薄薄的层就能把很的多美好的春光挡住。陶明琢磨着,在他琢磨期间,红色超短裙又飘出了房间,等她回来手里又端着一盆温水。“来啊。大哥,我给你洗洗。”红色超短裙说。陶明好像自己听错了,这个女人要给他洗洗,洗啥啊,他怔怔的望着这个女人,女人年领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身材性感,容颜靓丽,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见到她,看不出她会是一个坐台小姐。陶明小心翼翼的来到红色超短裙面前,他不知道她将给他什么样的服务,但从她的言语上,他很期待这她的服务。红色超短裙毫无羞色的将手伸进陶明的牛仔裤里,在他的前开门上,拉开拉链,然后不慌不忙的把他的那个物件掏了出来,这使陶明惊慌失措,这个女人咋这样堕落?虽然他的心里对于女人的做法很不适宜,但他却渴望女人对他的这种侍侯。女人使劲的往下给陶明扒裤子,只到褪到漆盖上为止,女人纤手温柔的捏住他的物件,另一只手掬水往他的头部撩水洗了起来,陶明感到浑身酥麻,下身舒服快感起来,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一瞬间就把他的魂魄给勾去了。陶明情不自禁的搂住女人的脖子,女人冲他娇媚的一笑,十分惊艳。女人给陶明洗完下身哗啦拉开红色的超短裙上的拉链,一袭雪白性感的身子裸露出来。陶明望这这位活色生香的香艳的肉体,突然惊呆了。虽然陶明也见识过几个女人的身体名单没有一位像这位小姐一样瓷实,迷人的。但是他不想干,因为干这种事得有感情做基础,他是这么认为的。女人已经的赤身裸体了,她勾住陶明的脖子把自己掉在陶明的身上。“大哥,咱们上床吧。”“我不行,”陶明说。“我帮你,”女人把陶明推倒在床上,掉转头骑在陶明的身上,将她那丰满的屁股压在陶明的脸上,然后俯下身。分开陶明的大腿,将他那个物件噙在口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