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都处发情

都处发情


彭川卫很得意的在张雅身上放肆的撒野,虽然张雅已经是汹涌磅礴,但她毕竟还是个姑娘,就像新鞋一样,虽然好看,却十分挤脚。必须穿上撑一撑才能使它和脚。彭川卫就像在试一双鞋一样的在试着张雅,渐渐新鞋就和脚了,不再紧巴了。慢慢的舒展开来。彭川卫如鱼得水的在张雅身上扑腾。张雅也慢慢的适应了这种程序,她也快活的享受着这种刺激的情感。房间里弥漫了淫声浪语。和粗重的喘息声,彭川卫越做越兴奋,他使出浑身的解数耕耘起来,张雅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似乎杀猪般的嚎叫,这种声音更加刺激了彭差卫的感官,他更家买力的站斗起来。就在他们如火如荼,热火朝天的做爱的时候,突然刘美丽进来了,她是来找彭川卫办点私事的,没承想遇上这种事,刘美丽的老公买辆货车跑运输。由于随地停车,被城管给扣了。所以刘美丽来找彭川卫,让他给摆平。这件事对于彭川卫是一见稀松平常的事,但对于刘美丽就是天大的事。她本想找武斗来的,可是武斗不在本市。她给他打了电话,武斗告诉她,让她找彭川卫,于是她连彭差卫的手机都没打鬼使神差的就过来了,刘美丽每次来找彭川卫都礼节性的敲敲门,这次却没有。也许是因为有事,心急火燎的就冲了进来。她却看到她不应该看到的一幕。当刘美丽推开彭川卫办公室的房门时,彭川卫正跟张雅滚在一团,当刘美丽进来时把彭川卫跟张雅同时吓了一大跳,张雅进来时没有锁上门,这是他们最大纰漏。当彭川卫看清楚是刘美丽时,冲着她做了个鬼脸,同时在张雅身上使劲的动弹几下,这使刘美丽非常恶心,彭川卫咋能这么的蔑视她,作践她?“刘美丽找我有事吗?”彭川卫并不想从张雅身上下来,到是张雅在往下推他,她急的面红耳赤。羞怯的恨不能钻进地缝里。“没事,有事也不找你,什么玩意啊。”刘美丽气呼呼的扭着肥硕的大屁股走了。“你咋这么无耻。”等刘美丽走了,张雅恼火的问彭川卫,“居然来人了,你还恬不知耻的做,你知道不知道羞耻?”彭川卫慌忙赔着笑脸说。“刘美丽怕啥的。都是一家人。我在跟她闹呢。其实也没啥?你进来咋不关门啊?”“我来时也没想跟你做这个?”张雅说。“关啥门啊。”彭川卫赤裸着身体下地。将门锁上,染后彭川卫在地上向张雅做了个鬼脸。又向她摆弄一番物件,然后跳到沙发上,想继续跟张雅做没有做完的甜蜜事业,可是无论他咋弄都不行了,他像一只斗败的公鸡蔫了,再也扬不起高傲的头颅了,这使彭川卫大失所望刘美丽很窝火,她每有想到会遇上这件事,她不但窝火还很嫉妒,因为彭川卫毕竟跟她上过床,女人对于跟她们上过床的男人很在乎,不论这个男人还爱不爱她们,她们都为曾经的拥有而嫉妒。刘美丽转念一想,她的事彭川卫还没有给他办呢?不行,她得找他。可是他现在正忙着,等一会儿再找他。但是刘美丽心里搁不住事,她不停的在室内踱来踱去。心像长草了一样焦虑不安。等待是对人们的一种折磨。刘美丽也是如此,她在等待着彭川卫跟张雅完事,这种等待是无尽期的。因为彭川卫早就被新的欲望冲晕了头脑。刘美丽拿出手机想给彭川卫打电话,但刚才的场面在她在眼前像放电影一样的强烈的刺激了她。她将拿起来的手机又放下了。因为她犹豫起来,觉得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是不是不好?刘美丽心乱如麻,坐立不安。拿起手机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她不知道这个电话啥时候打最合适。就在她左右问难时。她的手机在她的手中唱一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差点把手机扔了。刘美丽哆哆嗦嗦看了看手机屏幕,是他老公打来的电话,她慌忙的接了。“美丽咋样了,找人了吗?”刘美丽老公急切的问。“再等一会儿。”刘美丽说。“正在找呢。”“快点。晚了他们该下罚单了。”刘美丽老公催促着说。“好的,我懂,”刘美丽安慰着他说。“没事,你发心吧,这点小事,小菜一碟。”“好吧,那我就等你了。”刘美丽老公无奈的说。刘美丽挂了电话就彭川卫打了去。手机里的彩铃响了很久,在途中刘美丽想放弃来的,因为这么长时间的铃声对于她不啻是一种煎熬。“你咋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在做啥。”彭川卫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你是不是出醋了,女人都是醋坛子。”刘美丽被彭川卫抢白的张口结舌,不知说啥好。拿着手机楞在那里。“你是不是想我了,那你就过来。”彭川卫嚣张的说“老彭,你太操蛋了。”刘美丽对着电话喊。“你把我看成是啥人了。”这是刘美丽第一次管他叫老彭,以前无论在什么场合,她都叫他董事长,看来今天她是真的急了。彭川卫一楞,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叫我啥?叫我老彭,这些年还没有人这么叫过去呢?”刘美丽也一楞,她感到自己有些失态。忙说。“对不起,我一时激动,不该这么不尊重你。”“没事,我不怪你。”彭川卫说。“其实人名就是个符号,叫啥都无所谓,你找我有事吗?这么急迫。”“是这样的。”刘美丽说,“我老公的货车被城管给扣了,你跟城管说一句话,让他们把车给放了好吗?”“哦。你老公叫啥名。”彭川卫问。“电话里说不清楚。现在我过去行吗?”刘美丽在电话里问。“方便吗?”“好吧,你过来吧。”彭川卫说。“这个女人咋这么烦人啊。”彭川卫挂了电话,张雅埋怨的说。“也不分啥时候。真是的。”“她老公遇上了点事,求我帮着处理一下。”彭川卫说“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她有点事。”“我那也不去,你说你的我在这儿待着。”张雅撒娇的说。“看你们干啥。”彭川卫边穿衣服边说。“我们能干啥,听话,你先回去。”“不吗。”张雅撒娇的说,她此时已经穿上了裙子,对着镜子补妆。刘美丽再次踅进来看到张雅还在,她很尴尬。不知是进还是退。“美丽,你找我。”刘美丽看到张雅那嚣张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不想进去,是彭川卫的话语使她驻足停了下来。“是啊。”刘美丽慌忙说。“咱俩能不能单独聊聊。”刘美丽看了看张雅,暗示有她在不方便。“你们说没事的。”张雅阴阳怪气的说。“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刘美丽望着傲慢的张雅,心里一抖。“张雅,你去看看庞影在吗。”彭川卫为了缓和情绪,便指使张雅,“告诉她我找她有事。”张雅望了望彭川卫很不情愿的走了,因为彭川卫毕竟是董事长,张雅不敢违抗,她临走时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算是对彭川卫的抗议。张雅出去后,彭川卫问明刘美丽老公的情况,一个打话就给摆平了。“董事长,你真厉害。”刘美丽讨好的说。“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彭川卫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当然了,我是干啥的。”“死样,你刚完事,又犯劲了。”刘美丽拿掉他的手,“一会儿那个小妖精来了。你又该没脉了。”“你可真能整,我怕她?”彭川卫满脸不屑的说。“就是,她有啥牛的。”刘美丽说。这时候庞影跟张雅来了。“董事长,你找我?”庞影进来就问,当她看到刘美丽也在这儿,他们相视一笑,庞影心里化个魂,彭川卫找她干啥。再说刘美丽还在这儿。她有点发蒙。不晓得自己冒犯了啥?“你俩先回去,我跟庞经理有点工作上的事。”彭川卫下了逐客令。“董事长,你找我有啥事吗?”彭川卫把门关上后,庞影问。“现在公司经营方面如何?”彭川卫问“不太好。”庞影说。“公司为啥总这样半死不活的?”彭川卫问。“没有特别盈利的时候。”“主要是机制问题。”庞影坐在沙发里,将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高跟鞋在脚上晃来化去,十分动人。“公司一个月的招待费就在三十多万,其他的浪费还不算,这样下去,不知道公司何年能盈利啊。”庞影的话击中了彭川卫的要害。其实彭川卫也想过这些问题,公司就这样节度的挥霍下去,是不是要破产。“庞影,你有啥办法解决这个无底洞?”彭川卫问。“加强对食堂的管理,让干部也进食堂。”庞影说。“无论那方面来客人,都到食堂进餐,这样就免去了铺张浪费了。也使食堂有了收益,即安排了一部分员工,又给公司节省一大笔开销,你别小看这吃吃喝喝啊,国有资产的流失与这有直接的关系。”“这个创意很好。”彭川卫赞许的点着头。“庞影,你真是女中豪杰,商业的精英。看来我用你是用对了。”“董事长,你过奖了。”庞影脸色一下子就红了。“这是我应该想到的。”“对了,我想问你个事?”彭川卫问。“你说。”庞影用好看的眼睛看着他。“你觉得应该咋样安排花娟?”彭川卫问。“这个不好说。”庞影面带难色。“还是你做决定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彭川卫说。“花娟现在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彭影说。“她曾经当过经理,现在在我手下,她能适应吗?”“你想的跟我一样。”彭川卫赞许的说。“所以我让花娟先歇歇。”“你让她下岗了?”庞影惊讶的问。“暂时的。”彭川卫回答道。“等有机会再让她上。”“董事长,你这么做不妥。”“为啥?”彭川卫凝望着庞影问。“你想啊,花娟刚出来,心理非常的脆弱,这个时候你再让她下岗,她受得了吗?”庞影滔滔不绝的说。彭川卫也觉得自己对花娟有些过火。但是话已经出口却不能再收回来了,就让花娟待些日子再说。彭川卫自从跟张雅上床后就跟张雅打得火热,他们在闹市区买了楼,那里成了他们快乐的爱巢。彭川卫也不回家了,整天跟张雅在他们的楼房里双宿双飞。张雅成了他名副其实的二奶,这期间,彭川卫并不安分,他依然在网上聊天调情,他又跟阿香接上了头,自从上次他们谈崩已后,他们很长时间没在一起聊,不知道他们为啥又聊到一起去了。那天彭川卫依然在办公室,他每天来到班上都在上网,知道离开张雅的视线,他就上网。张雅在他身边他上不了网,因为张雅在他身边撒娇还来不及呢,再说张雅也不让他上网,因为她吃醋。有的时候彭川卫想上网,但看到张雅在身边,他又强忍住了。他甚至烦张雅,是她不能让他上网,虽然他跟张雅好像是在度蜜月,可是上不了网,这更使彭川卫郁闷。有时候彭川卫实在憋不住了。就是张雅在身边他也上。但张雅的眼睛像磁铁一样的盯在电脑屏幕上,不落下彭川卫和对方聊天的每一个字。对于张雅的这种监视彭川卫非常不适应。“你知道不知道,看人家聊天跟不厚道的。”彭川卫有些暴躁的说。“你还是大学生呢,这最起码的素质都没有。”“我的警察,在监视你,看看你是否干坏事?”张雅风趣的说。“你要是这么说,我到是想起一个段子。”彭川卫了脸坏笑的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张雅说。“你没有好道啊。”“想不想听?”彭川卫故弄虚悬的说。“不想听就算了。”“你说吧,我在听。”张雅说。彭川卫说了起来。“有一对风流夫妻。这天女人要出门。男人说,你出去我不放心,女人的马上反唇相讥的说。你在家我还不放心呢。”于是他们约定俗成的想给对方留个记号。便异想天开的想出来给对放画个东西。男人在女人的那儿画了一个警察。女人在男人那儿画了一个猴,女人说等我回来检查你这个猴,看看很有吗?如果在就证明你清白,如果不在就说明你找女人了。男人说,等你回来我检查这个警察……女人说好的。等女人回来他们相互检查对方,虽然他们临走时所画的东西都在,就是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一眼望过去就知道做了手脚。男人说,你出门这几天,你在外面扯了。你走时我把你那的警察给你画在左边,现在咋跑的右边去?女人也检查了男人的那儿,但她当时没有说,现在男人即然都说了,便说,“兴你猴爬杆,不许我警察换班?”彭川卫的段子使张雅捧腹大笑。“你逗死我了。”彭川卫跟张雅在一起虽然很开心,但他还是感动很压抑,因为张雅好吃醋。彭川卫被她的醋意闹的不亦乐乎。彭川卫在躲避她。他想要一份自由,一份独守在电脑前的情景。可是现在无论黑天白天张雅总跟他腻在一起。彭川卫曾经想去网吧上网,电脑是网吧里的气氛使他望而却步。终于有一天张雅不在他身边,因为她父亲病了需要她去陪,临走时她告诫彭川卫“我不在你身边,你可不要找女人和上网。”你管得到很宽。彭川卫在心里嘀咕着。“你好,”张雅刚走出房间,彭川卫就把网号登陆上了。他看到阿香正在线上,他就给她打了两个字,起初阿香不理他。他就一个劲的给她打字,向她道歉和赔不是。彭川卫的油腔滑调终于使阿香说话了。“我不理你了,你为啥还跟我说话?”阿香问“我想你了,想死了。”彭川卫说。“这几天你把我折腾的受不了了,如果你再沉默下去。我真的没法活了。”“假话。”阿香打了一行字。彭川卫心想管他是真是假,只要阿香肯跟他说话就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