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领导YY

领导YY


陶明很舒展的进入了庞影的身体,这个久违的感觉陡额按的爬上心头,庞影娇媚的呻吟,使陶明更加兴奋,陶明像个威猛的武士。使出力拔山兮气概势般的解数,使庞影体内沸腾,浑身痉挛,彻头彻尾的被陶明征服了,她浑身瘫软的趴在他的身上,陶明气喘如牛的动作着,这次做爱陶明费了很大的力气。因为他们是站着做的,而且庞影几乎就在他身上,因为她将双腿叉在他的腰部。就在他们做得酣畅淋漓之际。陶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慌忙从庞影身里出来,就去拿手机,手机拿过来一看,是李晴打来的电话。“董事长,你回来一下,我在公司里等着你呢。”陶明接了电话就传来李晴那急迫的声音。“有事吗?”陶明问。“当然有啊,没有我能给你打电话吗?”李晴说。“能不能明天上班再说。”陶明问。“不行,这件事非常的急切,”李晴毫不客气的说,“你必须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陶明问。“你来就知道了。”李晴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越快越好,我在我的办公室里等着你。”陶明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时庞影贴了过来,动情的伸出手在他那个东西上抚摸。“是不是太晚了。”陶明望着庞影那潮红的脸颊,又有些不忍的离开她,便对着电话说“到底出啥事了?”“你快过来,你不来解决不了,因为你是决策人。”李晴说。“好吧,我马上就过去。”陶明说。“你要走吗?我不让你走。”庞影勾住陶明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昵的亲吻。陶明望着脸颊绯红的庞影,真有些不舍。可是李晴打开电话,这关系到公司的命运,在这种大事上陶明那敢怠慢啊。“庞影你别这样?”陶明试图拿掉庞影的胳膊,但庞影却紧紧的搂着陶明的脖子,陶明想强行的把她胳膊拿掉,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因而陶明非常着急。但还不敢表露出来。“庞影公司里发生点事,我得去处理一下,我先送你回去好吗?”“不好。”庞影说。“我不让你走,我还想要。不行。你走了就把我的心拿走了要不我跟你去?”“这怎么行啊。”陶明说,“你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如果有时间我再回来,你看咋样。”“你那我弄得不上不下就走人,你知道我多么难受吗?”庞影抱怨的说。“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让你玩了。”“别生气。”陶明在庞影撅起的猩红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说,“你也是企业管理人员,对于企业比较熟悉,企业随时有风险。你也懂得,我这个董事长就是平复危机的,我不到场怎么行。没有特殊的情况下,李晴不会给我打电话的。”“其实这些我都懂,可是我爱你,舍不得你走。”庞影小鸟依人的扶在陶明的肩头。“行了别儿女情长了,我还得去办事,”陶明将庞影推开。这时陶明的手机又响,陶明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号码,又是李晴打过来的。“你到那了?”接通后李晴劈头盖脸的问。“马上到。”陶明说。武斗做着出国的准备,他把刘主任找来,商量着出国事宜。“刘主任出国的人民币咋样兑换?”刘主任刚在武斗的办公室里坐下来,武斗就心急火燎的问。“这个有规定,”刘主任说,“这个不用你操心,都由我来办,你就准备旅游用品吧。队了,武矿长下个月咱们就走,你可得做好准备啊。”“这个好办,”武斗说。“只要你把日期确定下来,随叫随到。对不你咋不管我叫大哥了?”“我见到你一紧张就不敢叫了,大哥。”刘主任谄媚的一笑,说。“大哥,你为啥对我这么好?使我受宠若惊。”“我把你当成了亲兄弟,”武斗想用利用刘主任,因为武斗觉得刘主任是个万事通,啥都懂,如果以后真有了啥事,他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所以我也希望你跟我也不要客气。”“只要大哥看得起小弟,小弟愿意为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刘主任信誓旦旦的说。其实武斗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是想把自己的财产转移到国外,开矿的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过大矿主都这么干。武斗想把他的财产转移出去,万一发生了爆炸,他好逃出去,所以他在积极的组织出国旅游。最近井下瓦斯挺大,使武斗如坐针毯,如果响了就完了,那他就会进去,于是他想起了跑路,现在警察到处都在联网,在国内那也不安全,只有逃到国外才安全。“刘主任要想成为外国公民需要啥手续?”武斗问。“大哥想去国外定居吗?”刘主任惊讶的问。“等你退休以后去国外颐养千年吗?”“不瞒兄弟说,我想最近就过去。”武斗给刘主任一棵烟,自己也点燃一支。“你能把我弄过去吗?”“大哥,你在这里说一不二,你真的想出去?”刘主任更加惊讶的问。“在国外没有强大的经济势力的不行的。”“我知道,兄弟,你说,我到底能不能出去?”武斗急切的问。“大哥,这个好办,但我总觉得,你现在走有点太可惜了。”刘主任说。“人在得意的时候要想到坏处,这叫居安思危。”武斗说。“还是大哥有远见。佩服,”刘主任说。“刘主任,你记住,就我出国定居这件事跟任何人都不要说,”武斗嘱咐的道。“这件事我只对你说了,因为我把你当成了哥们,你可千万不能出卖我啊。”“大哥。你放心,既然你这么的器重我,我咋能出卖你啊。”刘主任信誓旦旦的说。“把就好,”武斗说。“兄弟只要你能把我办出去,我就提拔你为副矿长。”“真的,”刘主任高兴的说,“大哥,我一定想方设法把你办出去。”“大哥就全值着你了。”武斗说。“小事一桩,”刘主任洗了一口烟,说,“大哥,你想去那个国家?”“那个国家对华人的政策比较宽松?”武斗问。“加拿大。”刘主任说。“我觉得你去加拿大比较合适。”“那就加拿大,”武斗说。“大哥,我过你发信息。”刘主任说。“你有情人吗?”“你啥意思?”武斗问。“如果你有情人,你想以后跟她生活在一起,你不如给她想办过去。”刘主任又拿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继续说。“只要她在加拿大获得绿卡,到时候,你就可以投靠她去。但是这个人必须跟你全心全意,必然到时候,你走麦城了,她翻脸,你损失就大了。这件事你必须慎重,”“哦,能不能把自己老婆先弄过去?”武斗也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问。“行是行,不过以你现在的职务,你要是把老婆办过去,会引起人们对你的注意的。”刘主任说。“我说的对吗?”“对,还是刘主任想的锝周到。”武斗赞叹的说。“兄弟我跟你可是相见恨晚啊。”“谢谢大哥看得起我。”刘主人说。“那就这样吧,大哥想好了。让谁过去,再告诉我,我告辞了,有事大哥尽管吩咐。”“好吧。你忙去吧,”武斗说。“让我好好想想。”刘主任起身离去,武斗便沉思起来了,刘主任说得对,是得找个可靠的女人,他在想被他玩过的女人们,谁是跟他真心的呢?他在琢磨在些女人们,索然在他生活中,有过的女人不少,可是真正能跟我真心的女人真是凤毛麟角。现在武斗才知道有个真正的红颜知己的重要性,那些只有性的女人,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场景。想起来很悲哀。武斗在物色一个女人,一个能赶他同心同德的女人,这个女人上那去找,对于武斗而言,找个女人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因为他有地位也有钱,可是要想找个真心对待他的女人那可是难上加难,现在人都这么势力,尤其是女人们,她们更加势力,大多数跟武斗好上的女人都是冲他是权利和地位而来的。武斗为了能找到一位能跟他真心的女人而苦恼起来。这样的女人上那去找?一时间武斗陷入的绝望。想一想自己是大名鼎鼎的矿长。居然连个真心对待自己的女人都没有。再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武斗在四处踅摸起女人来了。他觉得只有底层的女人还没有完全不铜臭异化,于是他瞄准了底层人们。于是他想深入基层,跟底层人们多接触,竟快的找到他理想中的情人。先去哪啊?这件事使他很犯愁。武斗在琢磨他所管辖的地方那儿的女人工多?机关里的女干部不少,只要他想跟她们发生性关系他想除了花娟以外没有人能拒绝他,因为她们都在希望他能提拔她们,这就是他跟她们交易的法码。武斗下一步计划准备猎艳,先从机关开始,他想开一个全矿机关的大会,不想每天看得那种会议毛豆是各单位的最高的头领参加的会议,他要把机关里所有人都括进来的一次大规模的会议。其实武斗之所以开这样的会议,主要是在选女人,他要看看机关各个科室的女人们的风采。他还认不全各个科室的女人们,想通过这次会议认识一下,其实这次会议就是他的一次相亲的会议。武斗找来了刘主任,现在无论他干啥都离不开刘主任,刘主任是他的得意助手了,他想提刘主任当生活矿长。在党委会议上已经通过了,就等待着最后的公示。“刘主任,我已经提拔你为生活矿长。”刘主任刚坐下,武斗就对着他说。“马上要对外公示了,最近你的行为要检点点。”“谢谢大哥的提拔,”刘主任眼睛明亮的说。“小弟当然要注意。大哥,你真好,你的感情比我父母都大。”“不许胡说。我怎能跟你父母比呢?”武斗索然表面上在责怪刘主任,但他听到他恭维话,还是很受用的。“咱们是哥们。”“当然,我只是比喻,”刘主任满面红光的说。“你对我的恩请,真的不我父母强,我的父母故给我啥了?除了生命啥也没有给我。用现在人的话说,我就是他们快乐后的产品,而你了,却给了我政治上的前途,这种前途是无量的,”刘主任的夸夸其谈使武斗听得心花怒放,啥叫说得比唱得都好听。这就是。“刘主任我想开了全矿机关的所有科室人员参加的大会。不知如何给这次发会拟名?你看起啥名字好?”“好吧,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你不用管。”刘主任说。“我去张罗去。”“你可要把各科室的办事员都扩进去啊,”武斗嘱咐着道,“我懂,就叫。《全矿安全生产扩大会议》大哥,你说咋样?”刘主任问。“好,太好了。”武斗说。“这一切都有你来安排,我就不管了。”刘主任风风火火的走了。武斗感到有刘主任这么有力的助手而欣慰。省去了他颇多的烦恼。《全矿安全生产扩大会议》在刘主任的策划下,如期的在矿惧乐部举行,会议由刘主任主持。到会的人员在他们的桌见都有和标签,上面写着他们的单位和本人的名字,武斗当然在主席台上就坐。武斗坐在主席台上,眼睛却盯在台下,台下坐着许许多多的人,男男女女,十分喧哗,武斗被一和衣着光鲜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所吸引,他认真的望了望她桌前的标签,只见那上面写道,计划生育,叶花。武斗忽然觉得这女人的名字有点耳熟。叶花?对了他想起了叶红,这个女人不会跟叶红有啥瓜葛吧,名字很相近。暂时放下这个想法不说,就眼前这个女人而言,就令武斗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这时刘主任在讲话,武斗跟本就没有听进去,他的心思早就飞到叶花还身边,这个女人太美妙了。简直就是个妖精,武斗在形容女人美的时候喜欢用妖精这个词汇,因为只有妖精才能迷惑着人的心魄。叶花穿了一条绿色的裙子,高高的胸脯在合身的裙子里勾勒的曲线曼妙,十分动人性感。一张如花似玉的脸颊,在这多少有点混暗的光线里熠熠生辉。光彩照人。她简直就是个尤物,一个高雅的尤物,武斗在心里说。这时候都斗听到了刘主任的话,“下面有武矿长讲话。”台下响起来热烈的掌声,其实叶花也在鼓掌,武斗特意留意叶花鼓没鼓掌。叶花不但鼓了而且鼓得非常热烈。这就使武斗非常的欣慰了,因为在全会场谁都可以不鼓掌,惟有叶花不可以不鼓掌,因为只要她鼓掌,就说名她很在意他的,这很关键。这是他跟叶花能在一起的前提表现。武斗在人们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了讲演台。他热情洋溢的说。“同志们好。”“领导好。”台下的人们热烈的说。武斗望了望台下,台下的人们都很激动的鼓掌,喊着。“武矿长好。”武斗感到非常受用。他高兴的到了无以复加的部。武斗热情洋溢的讲了起来,他对讲话不愁,经常有超水平发挥的时候。再加之有也花坐在台下鼓励,使武斗超水平的发挥了自己的口才。叶花使劲鼓掌,使武斗更加游刃有余,超常的发挥。会场时不时爆发着热烈的掌声,尤其是叶花,她的掌拍得更猛,她不知道这掌声会给她以后的生活道路带来新的契机。武斗在这次《全矿安全生产扩大会议》上的讲话,讲得非常热烈,高潮起伏不定,是他超水平的发挥,即使在讲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时不时的向叶花瞟去,心想把这个女人扒光需要多么大的权利和金钱?现在女人都是论价钱沽。他也因为叶花想起了黄色录象,现在武斗的脑海里,都会闪烁着黄色录象里的女人们,只要他在现在生活中见到的女人,他都在想,如果她是黄色录象里的女人会咋样?如果叶花也拍录象会更加美妙,他正在把叶花扒光,用他的目光和想象把叶花扒光。扒得活色生香,性感逼人。陶明接到李晴的电话,便跟庞影告别,火速的来到公司,当他推开李晴的办公室门时,李晴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把陶明吓了一跳,“你这是干啥?”“陶明,我爱你,我要给你,我在不给你就会被别人拿去。”李晴勾着陶明的脖子在他的嘴巴上一顿狂吻。李晴的举动使陶明一头雾水。他不明白李晴的意图,难道她心急火燎的把他找来就是为了这个吗?他大惑不解的望着她。“陶明,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要你要我。”李晴使劲的抱住陶明,说。“你抱抱我,过了今天我就不属于我了,所以让你现在就要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明白。”陶明被她给弄蒙了,一向文静的李晴咋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匪夷所思。“李晴到底发生了啥事?”李晴不吱声,伸手向他是下身掏了过去。这使陶明很慌乱。他想用手去栏挡,又怕伤了李晴的自尊心,李晴不是这么放荡的女人,现在她这样肯定有她的原因,陶明突然想起李晴找陈文贷款的事。是不是她在贷款中发生了什么事?“李晴到底咋的了,你不是这样的女人?”陶明不解的问,李晴已经抓重工业他的那个东西,在手里把玩,由于陶明的心思没在这上,那个东西蔫啦吧唧,无精打采的在李晴手里趴着,像个生了病的老虎,失去了往日的威风。“你咋这样啊?”李晴惊讶的望着陶明说。“现在到处性骚扰,我夭折被那些饿不喜欢的男人拿去前,那最好的东西给你,因为我感到你才是真正的男人。”“是吗?”陶明非常的感动。“谢谢你这么看到起来,李晴,你为公司做尺的贡献我会牢记在心的。你为啥有这个想法,搞贷款未必就这样吧,”“数说不这样,”李晴依然抚摸饿他。“现在想办点事都难啊,不是献财。就是献身,有的时候宵身比献财更管用。”“你说的有道理,”陶明抱紧了李晴。说。“市场经济吗。都是利益当前,谢谢你能为公司的发展贡献你的一切。包括献身的精神。你真的使我非常的感动。”“快别说了,”李晴贴了上来,在陶明的嘴巴上热烈的亲吻起来。“现在我希望,你能做的事就是你能做的真正的男人想要做的事,不能这样。”她又伸手摸向陶明的下身,却使她大吃一惊,陶明起了明显的变花,他的下身想旗杆一样耸立了起来,“你又行了。”陶明也不说话轻轻的将她抱起,然后挪了几步,那她放在办公桌上,劈开她的大腿,扯下她的内裤。任她的裙子待在身上,然后很男人的放马进去。李晴发欢快的尖叫声,然后就幸福的呻吟起来。武斗在全矿扩大会议上,相中了计划生育的叶花,这位美丽高雅的女人深深的打动了武斗的心,武斗想跟她发生点故事,不是一般的故事。他开始有事没事的往计划生育跑。计划生育一共有四名职员。她们清一色的都是女人。武斗走进计划生育办公室,这些人正散漫的聊着天,当她们看到武斗进来,慌张的同时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说。“武矿长好。欢迎武矿长光临指导。”武斗非常沉着的来到正中央的比那几张办公桌要好的桌子前坐了下来,这是计划生育主任的座位。武斗坐了上去。然后说。“都请坐。”保护室的人员们战战兢兢的坐下,她们不住的望着武斗,不知道武斗来的真正的意图。“武矿长,你请喝水。”张主任拿纸杯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亦步亦趋的来到武斗身边,脸上弥漫着讨好的笑容。“武矿长能来到我们这知道工作,真是一件好事啊。”“就是,欢迎武矿长光临指导。”室内这些女人们唧唧喳喳的说。使武斗感到非常惬意,尤其是张主任来到他身边时,一股非常强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使他心旷神怡。其实女人擦香水很重要,张主任这个看上去并不太漂亮的女人,这股浓郁的芳香就会使人们对她产生幻想。叶花身着一件白地黑格的短裙。这种裙子穿在她的身上非常高雅,秀丽。一张桃花遍一样的艳丽的脸庞,弥漫着无限的醉人的风韵。她那雪白细腻的肌肤,从窄下的裙子里乍泄出来,十分惊艳,十分性感,尤其是两条大面积探出裙子的美腿,更假性感撩人,使武斗的目光久久的在那上面停留。叶花正拘谨的坐在一把椅子上,说是坐有些牵强,她只是将屁股搭在椅子上,这里所有的人多跟她一个坐姿。和小心翼翼,似乎大敌当前的紧张和恐惧,他就像一只老虎般的可怕……伴君如伴虎,他就是这里的君主,这里的老虎,她们能不紧张吗?“你们是不是很害怕我?”武斗莞尔一笑,说。“大家请随意。放松,就当我没来,你们该办公还办公。不要把我当野生动物似的看待。”武斗话引起室内女人们的笑声。女人们多少有点放松。便唧唧喳喳的聊了起来。“这位小姐是?”武斗佯装不认识叶花似的问。“武矿长,你好,”叶花慌张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叫叶花。”“请坐,不要这么拘谨吗?”武斗摆了摆手。“平时该咋样还咋样,就当我没在这里,你们忙你们的。”叶花并没有坐回去,因为就以目前的坐姿,甚至比她站着都费力气,是那种坐立不安姿势。“叶花?多么好听的名字啊。”武斗从口袋里拿出一棵烟,问。“可以抽烟吗?”“可以。”张主任慌忙说,同时脸上弥漫着谄媚的笑意。看上去十分做作。“谢谢,武矿长的夸奖。”叶红慌忙说。同时脸颊红了,像一片残阳。血一般的红润,武斗看过女人的脸红,但没有看过如此的脸红,真是别具一格,风情万种。武斗将烟但燃,抽了一口,说。“叶花,你的名字很适合你,因为你就像一朵花一样的美丽。”叶红别武斗这么一说。脸更加绯红了起来,叶红的脸越红越撩人。武斗非常喜欢叶红红脸的情景。“就是,”张主任看出门道了,附和的说。“叶花是我们这儿的标准美女,”武斗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话锋一转,说,“张主任,最近计划生育工作做的咋样。这可是国策啊,坚决要把好全矿计划生育工作啊。”“一定,”张主任面脸陪笑着说。“请领导放心,我矿的计划生育工作做的很到位,这些年来没有一个计划外的生育指标,非常有序的进行着。”“这我就放心了。”武斗说,“现在我矿外来工很多,你们一定要抓还他们的思想工作,不能遗漏他们,让他们超生,你们要多下基层去摸底,尤其走访那些带老婆的外来务工人员,千万不能让他们钻了空子。有许多外来务工人员,把老婆带出来的目地。就是为了躲村里的计划生育的。他们像小品里说的那,到处流浪,就是为了生男孩。这一次你们千万别疏忽了,这关系到国策啊,如果捅了篓子,我都兜不起。”“谢谢领导的主要指示。”张主任奉承的说。“领导就是领导,比我们想得长远,这一点我们还真没有想到,还是领导高明,你一来就抓住了工作的重点,为我们今后的工作指明了方向,我们这就行动,都下去摸底调查。”“其实,你们四个人,不用都去。”武斗建议着说。“家里也都留人啊,万一有啥事,找不到人啊。”“还是矿长高见。”张主任继续奉承着说“那就让叶花在家看着,咱们都下去。”张主任这个决定使武斗非常满意,其实张主任也算是老油条了,她早就看出来武斗的心思。“那你们忙去吧,”武斗站了起来,“我回去了,记住一定做好工作,不能留下死角盲区。工作必须扎实细致。”“知道了武矿长,”张主任说。“你放心把,我们一定不辜负你的希望,把计划生育工作做得又好又细。”“你们忙吧,”武斗临走时说。“记着回来向我汇报,你们下去把所搜集的材料向我汇报,我等待着你们的消息。”武斗回到办公室,觉得他这次演出很成功,他很得意的打影碟机,依在床上看起了黄色录像来了。现在武斗迷恋上黄色录像里面的生活,如果他也像那里的人们那样生活,该多好啊,女人随便玩,还没有啥功利色彩。这时武斗看到一个非常撩人的镜头,一个金发女郎,浑身肌肤雪白,她是白种人,当然肉体更加白皙,白皙的都有点不真实。武斗其实非常喜欢白皮肤的女人,和那种饱满的女人,这个女人这些都符合他的要求,他的心突突的跳,这么美丽的女人咋能做这个,如果这个女人能跟他睡一次,他简直会美死。女人的嘴唇猩红,红得性感,红得刺激,她面对着一个金发的男人,正在脱自己身上的裙子,那个男人很猥亵的摆弄着他那驴一样的东西。武斗在为那个美丽发女郎担心,这么驴一样的男人会不会把她弄死,他为那个女人捏了一把汗。其实他真的喜欢这个女人,才有了上述的情结。然而,女人并不像他想的那么软弱。而是将自己脱光后主动迎了上去,她用指甲上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抓住他那驴一样的东西抚弄了起来。然后又将它叼在嘴巴里。吸吮起来。武斗看到心惊胆战,魂不守舍,心想这么美好的女人咋能这么龌龊?真是匪夷所思,能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吗?真他妈的糜烂。接下来人民就更不像化了,真刀实枪的做了起来,而且这个女人摆了一个武斗做喜欢的姿势,就是将她那雪白的大屁股撅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毫不怜惜女人,用那么大的东西粗暴的将女人弄得吱哇乱叫,叫到武斗心理非常难过。武斗再也看不下去了,这么好的女人咋能这样别人蹂躏啊?也许被人这样他感动嫉妒,如果换了他就令当别论。这就是人性的自私的心里。武斗来到外间,拿起电话,在办公桌上压在玻璃下的电话通讯录上查找计划生育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找到后他顿了一下,心想这个时候是不是打这个电话合适?也许计划生育g2室的人都下去了,就剩下了叶红,也许还没有走,他有翕然犹豫,便看看腕上的手表,还不到上午十点,他想再等一等,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吗?这时候叶花那美丽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虽然叶花没有刚才那个外国女人好,但她也能撩动他的心,他想这次出国一定要玩玩外国女人,那长感觉一定非常美妙。据说有许多出国的人。都因为跟外国妓女发生性关系,被感染爱滋病了,最后把自己的小明都搭上了,想到这他吓出一身冷汗,心想还是国产女人好,最起码安全可靠。时间在武斗的期待中过得非常的慢。时间真是个怪东西。你盼望它,它走的特别慢,你追着它它走的特别快。武斗终于拿起电话,按着办公桌上计划生育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你好,我是计划生育办公室,你是?”电话接通后传来了叶花的声音,这使武斗非常激动,他所等待的这是叶花的声音“我是武斗。”武斗说。“人都下去了吗?”“是啊。”叶花说。“你好武矿长。有啥吩咐吗?”“你过来一趟,我找你有点事。”武斗说。“找我?”叶花惊呀的问。“对啊,”武斗说。“你马上过来,我找你有事”“我去矿长办公室?”叶花问,“我不敢去,我咋能去矿长办公室呢?”“有我呢,你怕啥?”武斗鼓励着说。“你过来,越快越好,你放心没有人栏着你,我跟保安说一声。”现在矿上怕工人闹事,加强了保安管理,矿长不是谁想见就见的,得需要矿长本人同意。才能见矿长,否则保安就会拒绝你的。叶花当然知道这种管理,所以她不敢去矿长办公室。对于她而言。矿长办公室是个神秘的地方,不是她想去就去的地方。“那我过去保安问我我咋说?”叶花问。“他们不会问你了。你就放心的过来吧。”武斗安慰着说。叶花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被保安问来问去的滋味真的不好过,再说她还是个好羞涩的人,经常莫名其妙的脸红。叶花小心翼翼的敲着武斗的房门。似乎敲在她的心上一样的紧张,她在感受着她的心跳,她的心跳的那么强烈。“请进,”武斗的声音传了过来,叶花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来,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喀哒的声音,这种声音敲在她的心房上,更加使她紧张起来。“把门关上。”武斗的声音把叶花吓了一跳,叶花紧张的推着身后的门,门随着惯力腾的关上了,随后咔吧暗锁的声音传了过来,把叶花吓了一大跳,关门就关门吧,咋还把门锁上了。叶花的脸莫名其妙的潮红了起来。“请坐,叶花,”武斗微笑的向她走了过来,她更加紧张了,“你坐矿长。”“你想喝点啥?”武斗坐在沙发上,叶花也坐在沙发上,但他们之间距离拉得很大。说叶花坐在沙发有点勉强,她只是在沙发上搭个边,整个身子都翘着,她那件白地黑格的短裙十分打眼,撩人。她那修长丰腴的大腿十分性感的从裙子里探了出来,她的大腿没着丝袜,雪白的大腿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蓝色的血管,像无数铁轨似的清新可见,这条大腿就是最性感的化身,武斗早以灵魂出壳,被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迷住了。“啥也不喝,”叶花尴尬的一笑,问,“矿长,你找我有啥事吗?”“也没啥大事,只是想跟你谈谈话。”武斗给叶红拿了一听露露,说。“你喝这个吧,女人一般都喜欢喝露露。”“谢谢。矿长。”叶花不安的欠了欠屁股。接过露露放到茶几上。“矿长,你有啥事,你就说吧,我在你这很不自然。”叶花的脸色绯红,她自从进来后就脸色潮红,始终也没有下去,武斗非常喜欢看她红脸的表情,觉得很有趣。现在很少有这样好红脸的女人了。武斗打心理喜欢她。“叶花,你家都啥人啊?”武斗关心的问。“老公和我。孩子在他奶身边,不在这和城市里。”叶花说。“你老公是干啥的?”武斗漫不经心的问。“也在咱矿上。”叶花说。“啊,是吗?”武斗惊讶的问。“他是赶啥的?”“井下采煤的。”叶花惭愧的说。“采煤,他咋不上地面干啊?”武斗关心的问。“没人没钱,咋上来?”叶花说。“想不想让他上来干?”武斗问。“当然想,可惜没有门路。”叶花突然用她那好看的眼睛看着武斗,然后嫣然的一笑说,“对了,你是这个矿上的矿长,你说话就好使,你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我老公从井下上来,武矿长你肯帮我吗?”“当然肯,”武斗往她身边挪了挪,叶花紧张的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下,脸又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叶花,你红脸的姿势很好看。”武斗嬉皮笑脸的说。“像一位美丽的女神”“武矿长,你可别这么说,”叶花的脸更红了,“这是我的毛病,经常好红脸。有事没事就红脸,”“这不是毛病,是美丽女人的天赋。”武斗赞美的说。“武矿长先不说这个话题。”叶花娇媚的一笑,“我老公的事,你放在心上,如果你能把我老公从井下调上来,我就感激不尽了。”“这个好说,我会给你放在心上的。”武斗说。“看你的表现。”“啥表现啊?”叶花不懂的问。“你跟你老公感情好吗?”武斗动拉西扯了起来。“好啊,你咋想起问这个?”叶花怔怔的望着武斗,不明白他的葫芦里卖的是啥药,调工作咋还问他们感情好不好,这与工作有关系吗?“我是关心你。”武斗向她瞄了一眼,叶花正楚楚动人的望着他。这使武斗有点心猿意马,这么美妙的尤物如果不上手真是太可惜了。“哦。”叶花羞涩的低下了头,她娇羞的问。“矿长这件事行吗?”“我说了看你的表现。”武斗意味深长的笑了。“你觉得我这个人咋样?”“挺好的,”叶花温柔的一笑说。“不像人们背后说的那样凶神恶煞的,挺和蔼的。”“咋的有人背后说我的坏话?”武斗问。“没有。”叶花紧张的否认。“真的没有,你别听我的瞎说。”“叶花,你老公的事,我给你办了。”武斗说。“咋样,我够不够义气?”“武矿长,你太好了。”叶花激动的手舞足蹈。“我咋样感谢你好呢,真是感激不尽啊。”“是吗?你想感谢我,”武斗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她的肩膀上裸露出大面积细腻的肌肤,使武斗摸上去手感特别舒服。叶花浑身一颤。心突然狂跳了起来,她拿下了武斗的手,说“别这样。”“咋样,”武斗的手又向她的裙子里摸起,叶花惊讶的尖叫了起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