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不满足的少妇与情人们

不满足的少妇与情人们


回到家里,已经午夜两点了。洗漱完后我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微信里“小霉鬼”发来了一条短信。“哥,想你了。”看看时间,是11点左右发来的,心想妹子这会也应该睡了,索性没回。仔细想想刚才停车场的情景,据我所知,以方晴的性格,假如她确实知道了老胡和刘琳的事情,必然会以雷霆手段秋风落叶般处理掉,而不是一个人大半夜的躲在车里郁闷。莫非还有别的事困扰着她?想到方晴,我的小腹就微微一热。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工作服穿在身上大方得体,将丰腴的肉体绷得该凸的凸,该翘的翘。黑丝袜衬托着美腿更加的修长笔直。但同时我也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征服的女人,商场上长久的浸淫,锻炼了其处事的圆滑老练,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在保持优秀业绩的同时,她能一直洁身自好,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也从没有过什么不好的名声。这在我们的这个神奇的国度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倘若能够将她拿下,让她在我的胯下承欢,这得是多么富有成就感的事情?我的手不禁的移到了两腿之间。第二天的下午,我才迷迷糊糊的去上班。办公室里他们告诉我小张来找过我两次。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早些时候,他告诉我这几天他的女友会来,在青岛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到时一起吃饭。我知道他一直垂涎李红,而一想到他的女朋友,我就不禁食指大动。那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单就我主观上来讲,其漂亮程度绝对能在我们公司排前三,这不仅源于她精致的五官,修长的体型,以及时髦的打扮,更重要的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非常具有亲和力的气质。(好吧,我承认,在形容一些谈不清,说不明的感觉时候,我并不是十分会用词。)打个比方说,如果你问我林志玲和萧蔷谁更漂亮,我或许会说萧蔷,但谈到谁更吸引人,则我估计10个男人至少有七八个会和我一样选林志玲。是的,我一直认为林志玲这个又嗲又没演技的女人非常具有亲和力。晚上,我们一起坐在了秦淮人家的小包房里。自从那晚的盘肠大战之后这几天,我和李红还没有亲热过了,彼此都是异常想念。李红今晚穿着一身黑色超短紧身连衣裙,前襟开得挺大,露出一道很深的乳沟,圆滚的屁股被紧紧的包裹着,腿上则特意穿了一件很薄的黑色丝袜,雪白的肌肤透过黑丝,给人异常的诱惑,脚上是一双红色带防水台的细高跟鱼嘴凉鞋,脚趾甲也涂了红色的指甲油,透过鞋头露了出来,头发被扎在头顶形成一个髻,雪白的脖子与黑色的秀发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黑框眼镜依旧挂在她小巧秀丽的鼻子上。惹火的打扮让本来十分知性的她透着一种野性的性感。这身打扮让小张在刚见到的时候差点惊掉了下巴。事实上,李红一直走着知性而端庄的路线,即便是我,也很少看到她以这种形象示人。再看小张的女朋友,则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了。我记得老早以前看过她一次,那时她把一头长发高高的扎成一个马尾,走起路来左摇右摆极具灵动,此时看到,却是一头将将过耳的短发 ,在发梢处烫了个朝前的小弯,洋溢着青春和简练。一身用很柔软的布料剪裁的浅绿色席地长裙,将她姣好的体型完美的勾勒出来。“小张好福气啊,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李红将手包递给我,笑着说,“给我们介绍介绍呗?”小张一直有点失神,闻言忙道:“呃,好的。。。。”却是他的女友抢着回答:“我叫苏菲,李姐吧,”说着伸出了手,“这位帅哥肯定是陈哥了,常听明明提起你们。”我们陆续和她握了握手。她的小手柔软滑嫩,指甲上做了浅红色的美甲。只是一想到她的名字,我就有点忍俊不禁。苏菲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名字是我妈给取的啊,你们可不准笑啊。”“挺好听啊。”李红说着将手包递给我,顺手将我跟前的餐巾铺好,“只有臭男人们才会乱想。”“乱想什么啊?”我故作无辜。李红作势欲打。小张端着酒杯尽大家酒:“陈哥、李姐,谢谢你们的赏脸,干杯。”“干杯。”我们纷纷举杯。酒喝的是洋河的海之蓝,此前针对喝什么酒,小张曾征求过我的意见,考虑到他的经济能力,以及我们的一些龌蹉目的,我们就选了这100多块一瓶的白酒。菜陆续的上来,几轮下来,桌旁已经倒了一个空瓶,大家也都有了酒意。席间,我知道苏菲在上海的一家外企工作,和小张是大学同学。借着点酒意,我腆着脸说:“好一朵鲜花啊,你是怎么被小张骗到手的啊?”苏菲笑着看了看小张,没有说什么。我端起酒杯朝着小张:“来,干一杯,回头教教哥。”小张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听我说话,端着酒杯跟我碰了一下,却只小小的抿了一口,“明明哦,”我摇晃着手里的空杯,打趣着。苏菲见状,接过小张的杯子,一口喝尽。我不禁咂舌------有点棘手啊。这时,李红的电话响了。“喂,嗯,吃饭呢。。。秦淮人家,陈默,还有小张和她女朋友。。嗯,嗯,小张请客。你在隔壁?哦哦,你要过。。。。?”说着李红抬头朝我们看来,小张连忙点头:“欢迎欢迎。”李红对着电话说:“那你来吧。”放掉电话,朝小张他们两人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我老公。”不一会,服务员敲门将老魏引了进来:“冒昧打扰冒昧打扰。”一边说着,魏东海远远的伸出手,握住了小张的,“小张?对吧,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啊。“说着又转手朝向苏菲,我感觉到他明显的怔了一下,许是被苏菲的美貌所震慑----这位美女一定是小张的女朋友了?郎才女貌啊!”出于礼貌,老魏只是简单的握了握苏菲的手,“我自我介绍一下,敝姓魏,魏东海,我是李红的爱人。”一边说着,一边递给他们两人名片,典型的商人嘴脸。。。魏东海忙着介绍完之后,拉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胳膊伸过来揽着我的肩膀,“兄弟啊,也不找你老哥喝酒?”一边说着,拿过服务员送来的酒杯满满的倒上一杯,“来,我敬各位一杯。”端着酒杯转了一圈后一饮而尽。小张明显觉得非常尴尬,我知道他是因为想干人家的老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除了李红之外,其他人都陆续将酒喝掉。趁着大家没注意,我朝魏东海使了下眼色,然后看了一眼苏菲。魏东海人精一样,焉能不明,随即大喜,起身说道:“那什么,这酒不行,我叫司机送两瓶来。”说着拿起电话,随即又说道:“还是我自己去吧。“说着也不管别人意见,径直走了出去。小张起身想追,李红道:“别管他,我们吃我们的。”走得快来得也快,魏东海来了以后,手里拿了一瓶不知道名字的红酒来,随后服务员又端了两瓶五粮液进来。我一看这是要往醉里喝了,服务员拿来红酒扳要给开酒,老魏没让,接过酒扳把服务员打发出去。我看到桌上除了小张之外其他都还算是面不改色。一般来讲,女人在酒桌上只分两种,一口不喝的,和十分能喝的,李红的酒量我大概知道,只要想喝,半斤八两问题不大,而显然苏菲的酒量也是深不可测。“来,咱们先喝白的。。。两位老弟,还有二位美女?“我不置可否,李红这时却靠了过来,倚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看到苏菲惊异的睁大了眼睛,小张也有点坐立不安,”魏总说什么就什么,我舍命陪君子。”苏菲没说话,老魏就当是默许了,哈哈笑着:“爽快!“不管是因为老魏生意场上应酬习惯了,还是因为他的社会地位,总之,酒桌上随着老魏的到来,气氛明显比先前活跃了许多。老魏的酒量很高,白酒水一样的喝着。我看到桌上的菜却没怎么动,就夹了一块鱼肉给李红,李红张着嘴接过,”谢谢老公。“”哎哎哎,你们俩别肉麻兮兮的。“老魏打趣着我们,苏菲显然已经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而李红这么做,也无疑释放了某种信号。我暗夸李红聪明,不知不觉的手伸到了李红的大腿上,继而钻进了她紧紧包裹着的短裙。李红的丝袜在接近裆部的时候没有了布料,这是一条开档的,我大喜,继续往上摸着,虽然不出所料的没穿内裤,我却没有摸到熟悉的毛发,本来软蓬蓬的地方,此时触手一片光滑。魏东海注意到我的惊诧,头伸过来在我耳边说道:“怎么样,老哥帮你刮得干干净净的,验验货?“我的手指捏着李红肥厚的阴唇把玩着,另一只手端起酒杯跟老魏喝了一口,两个男人淫邪的坏笑着。”我有个想法。“老魏停顿了一下,”我想给你嫂子的那里纹点图案,你给提点建议,纹点什么?“我大赞好想法,”要纹,就纹得淫荡些,不然怎么配得上嫂子这骚货““英雄所见略同啊。“老魏哈哈大笑,李红羞嗔着,狠狠的在我的胳膊上揪了一下。苏菲有些好奇:”你们俩神秘兮兮的说什么呢?“”这个嘛,暂时是个秘密,不过等会你们就知道了。“苏菲看到老魏这么说,也就没有多问。此时我感觉到李红的小骚屄里已经分泌出了液体,两条丰满的大腿不时紧紧的夹着我的手。眼看着两瓶白酒只剩下半瓶,老魏拿出了他精心保存着的那瓶红酒,我注意到酒瓶口并没有铝箔,猜想肯定被动了手脚。老魏将酒开掉之后,端着酒瓶站了起来:“正宗的法国红酒,我还一直没舍得喝呢,来来来,品尝一下。”一边说着,给李红和苏菲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了半杯还多些,“不贵,100多欧,但人家没咱国内那么高的税啊对吧。”“是呢,人家几万块钱的车到咱们国家就要卖到几十上百万。”小张插嘴道。“咱不聊这些不开心的。”我把剩下的半瓶白酒匀到了我们三个男人的酒杯里,“别坏了我们的好心情。“”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聊这些吗?“苏菲道。”还有女人。“我看着她,眼神有点露骨,”我们这帮男人聚在一起最喜欢聊的话题,就是像你这样的美女。“”呵呵,是嘛?“苏菲端着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以此来掩饰着她稍稍的局促。”老弟说的有道理,像苏小姐这样的美女,天生就是男人们的焦点。“老魏说着拍了拍小张的肩膀,“张兄弟好福气。”小张嘿嘿笑着:“李会计才是大美女呢。”苏菲不依了,撅着嘴狠狠的揪了下小张的耳朵,引得大伙一阵哄笑。快乐的气氛,酒下得总是很快,白酒喝完以后,我注意到老魏只是跟我们三人浅浅的倒了小半杯红酒,“提提兴。”老魏小声的对我说,我心想果不其然。其他的,尽数落进了两位美女的肚子。酒喝到这个份上,每个人已经不再计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或者能喝多少了,往往杯来酒干。我尝不出红酒的好坏,当然,更尝不出里面到底加了什么,只是李红的呼吸已经渐渐的急促,不时的将头靠在我的胸前又坐直,显得很是坐立不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看到苏菲已经和小张搂在了一起.趁这一会的功夫,老魏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让司机去开房,另一个电话好像是叫什么人过来,我不禁想着这家伙可真能玩。此时李红已经蛇一样的盘在了我的身上,红艳的嘴唇寻索着我的,仿佛发烧一般浑身散发着不正常的热。显然药力起效了,因为即便是喝了浅浅的几口,我也已经感觉到浑身燥热。小张的手隔着衣服攀上了苏菲高耸的胸部,在使劲的揉捏着,而他们彼此的嘴唇,也早已经牢牢的粘在了一起,舌头搅拌着,口水顺着苏菲的嘴角流了下来。我推开李红,示意她坐到小张的旁边。当李红的手摸到了小张胯下的时候,我看到他果断放弃了自己的女友,和李红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一只手也不客气的从李红的裙摆抄了进去。老魏见状,踱步来到苏菲的身后,一双大手按在了苏菲的肩上,并顺游而下,从苏菲上衣的领口钻了进去,握住了她的乳房。苏菲抬起头,迷离的大眼使劲的睁着,想要看清什么,却又似乎徒劳无功,鲜红的小嘴嘟着,像极了熟透了的樱桃,老魏顺势吻了下去,苏菲的胳膊高高举起环绕着老魏肥硕的脖子。我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以此来压抑着腹部愈来愈强烈的燥热,小张掏出了李红一只柔软的乳房,趴在那正在大快朵颐。李红则用手托着他的头,仰坐在椅子上,眼睛闭着,仿佛在哺乳自己的孩子。老魏显然也不肯示弱,苏菲及地的长裙已经被高高的掀到了腰间,一只罪恶的手伸进了白色棉质的小内裤,在里面摸索抠弄着,苏菲面色潮红,一只手仍旧环着老魏的脖子,另一只却在大力的揉着自己被老魏空置下来的那只乳房。一时间,场面极度淫秽,老魏将手伸到我面前,我看到他肥大的手指上沾满了大量晶莹的淫液,在他伸展着手指的时候,拉出了一条条的银丝。晚些时候,我们在服务员异样目光的注视下走出了饭店的大门,一阵燥热铺面而来。八月的南京,即便已经入夜,在这个有着火炉之称的城市也依然没有哪怕一丝的凉意,走在室外,就仿佛置身于桑拿房,全身的毛孔瞬间张开以便能够迅速的往外释放着汗水。晚间的秦淮河波光粼粼,所谓十里秦淮十里烟云,灯壁辉煌的游船行于河上,欢声笑语随着热风一阵阵的传来。“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好吧我承认,这个时候我可没有吟诗的雅兴,我只想到了后庭花。看着两位迷离的倍受情欲折磨的美女,我不禁有些恍惚。“假日酒店,走走就到,一会给你个惊喜”老魏走在我的身边说着。一辆奥迪A6擦身而过,趁着河面上传来的灯光,我看到了张欣坐在副驾----那是财务总监柳则明的车。这是一间豪华套房,穿过装修奢华的客厅,卧室里是一张大得夸张的水床,此时,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美女,一丝不挂的倚靠在床的两边。老魏揽着我的肩膀:“怎么样,够意思吧?我可是把我的最爱全拿来和你分享了。”很显然,这是一对双胞胎。从我这个距离看去,我真的没有办法找出她们之间的全身上下有任何区别,同样美丽的容貌,同样完美无瑕的胴体。“若冰,”老魏指着其中的一个给我介绍,“另一个叫若霜。”我点着头。“她们可都还是大学生呢,南艺的校花啊,哈哈。”这点我倒是相信,这对姐妹,随便哪一个拿出来都是能祸国殃民的,想不到居然被老魏通吃掉。。当我牵着两位美女来到浴室之后,即便这是一个很大的浴缸,此时里面也已经人满为患了。短短的几步路,走得大家一身的臭汗,对于爱干净的美女们来说,即便此时已经欲火焚身,也不愿意在忍受着浑身湿粘的同时去享受欢愉,当然了,清理身体的同时,也不妨碍她们去支取即将到来的疯狂。触目可见,浴缸中的两对男女早已经扭在了一起,我迅速的除掉了身上的衣服,找了个空位跳了下去,伸直双腿躺在水里,一阵清凉袭进我全身的毛孔,若冰和若霜一左一右坐在我的两边,伸出舌头舔着我露出水面的两个乳头,强烈的快感瞬间击溃了我的理智,我埋下头,啃噬着其中一个的乳房,手捉到了她的另外一只,大力的揉捏着,美好的触感并没有让我流连,我转头开辟了另一片战场,舔着,抓着,揉着,直恨少生了几张嘴,几只手。在我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李红捞起了我的脚,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挤着,脚心处我感觉到一颗蓓蕾在由软及硬,而她的嘴里正含着小张的鸡巴,小张站在水里,两手叉腰,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又红又硬的鸡巴在李红的嘴里快速的进出着,这个美丽而知性的女会计,此时正跪伏于自己的胯下,妩媚的眼神一改平时的端庄淡然,透过黑框眼镜,淫邪而扭曲。巨大的成就感充斥着小张的心,让他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美丽的女友,此时也已经臣服于另一个男人的胯下。老魏肥硕的身躯让不弱于模特身材的苏菲显得有些柔弱,此时,她圆滚滚的屁股高高的翘起,水淋淋的身躯在灯光下闪着妖异的光彩,那满月的中间,一道暗红色的蛤缝早已经渗出透明美味的淫液。老魏扶着他抖擞的阳具,熊腰一挺,正中红心而长驱直入,那满满的,似乎膨胀着快要使自己炸掉的情欲,似乎找到了宣泄口,苏菲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叫声。在若冰和若霜这对姐妹花的催促下,我离开了浴室躺在了那张巨大的水床上,水波在床垫里荡漾着,一如我此刻的心。若霜将我的两条腿尽量抬高后打开,并深深的埋在了我的胯间,而此时,她的双胞胎姐姐---抑或是妹妹,正由我的耳朵,慢慢的往下舔着,没有放过任何一处皮肤,在我的两个乳头那里稍作流连之后顺游而下,经过肚脐,小腹。。。。慢慢的,两位美女的小嘴在我高耸着的鸡巴那里成功会师,我的龟头、阴茎、乃至阴囊都被姐妹花涂满了唾液,那对香舌,在我的股间快速的游走着,我的敏感点被最大幅度的激发,当不知道若冰还是若霜的舌头抵在我的屁眼上舔弄的时候,剧烈的快感终于让我呻吟出声。。。。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