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乡念](3)作者:痴货



作者:痴货 字数:11936 前文:thread-9289479-1-1.html PS;我写这篇文章本来只供SIS的网友看,但是有人把它转到了别的网 站这让我很伤心,我希望大家不要把它转出去了,我不想在别的网站看到它。虽 然不想写成纯肉文但是这一章还是写成了纯肉的,或许我写色文的功力不够吧 「还有谁?」听到萍婶说不仅全欣看见了他和萍婶做的事居然还有别人,全 书吃了一惊。 「放心这个人他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先把大门插死去。」 萍婶笑了笑。 全书听话的把大门插上,回来的时候萍婶已经插上了VCD,VCD在村里 真是稀罕玩意全村除了全书家就是全欣家里有了,不知道萍婶放的是什幺片子。 「全书,你喜欢和你婶子做那事吗?」萍婶问, 「喜欢,当然喜欢婶子!」傻子才说不呢。 VCD里面放的居然是黄片,看来全欣早就买过这个了,片子开始是两个外 国人里面女的一上来就没穿衣服,皮肤黝黑,身材很是健美,一对巨乳又大又挺, 下面的小腹上面还有腹肌。 「外国女人好看吗?」 「好看。」 「有你婶子好看吗?」 「哪里有婶子你好看,你看婶子那女人黑得和挖煤的似得,我看着恶心。」 全书走过去将VCD关上了。 「婶子,你还没有和我说是谁呢。」全书想起正事来。 「你今天要是把我弄舒服了,我就告诉你。」萍婶把身子往床上一趟,俩个 大奶子在背心底下一动一动的,看到这个画面全书的性致又来了,一下子扑到床 上抓住萍婶的巨奶,把头埋在里面左右的搓扭。 「看你那猴急的样,」萍婶直起身来,用手把头绳一拽,盘着的头发披散了 下来,全书把头凑上去在萍婶的嘴上乱啃。萍婶也回应这全书的嘴一起身将全书 压在身下,从全书的嘴开始往下亲,全书把手从背心的上面伸进去抓着萍婶的巨 乳一阵蹂躏。 萍婶把全书的T桖卷上去,全书马上脱下来,然后抓着萍婶背心的下面往上 一拽把背心拽了下来,萍婶则忘情的舔着全书的奶头,全书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好厉害下面马上就硬了。 萍婶看到她下面硬了,头开始往下移动,一把掏出全书的老二套弄了起来, 全书坐起来双手伸到萍婶胸前不停的抓那一对巨乳。 萍婶套弄了一会儿居然把全书的老二含在了嘴里,全书大吃一惊,立马感觉 小弟弟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随后一股吸力将小弟弟紧紧的裹住,同时还感觉 到萍婶在用舌头舔小弟弟上的马眼。 「舒服!太他妈的爽了!」全书以前从来也没有这幺舒爽过,萍婶已经用嘴 一下一下的嘬起来,「舒服,哎呀,哎呀。婶子你真是太厉害了。」 萍婶嘬弄了一会儿,把身子往后一趟「来,让婶子也舒服舒服。」 全书把萍婶的裤子褪下来,看着萍婶的骚穴,前天晚上没有看清楚这次可以 好好看看了。萍婶的阴毛很浓密茂盛,从两腿中间一直往下延伸着黑黑的一大片, 全书搬开萍婶的双腿就看到了那个桃花源,萍婶的蜜穴口很大,那两片大阴唇很 厚,有点黑。全书把中指探了进去,里面已经洪水泛滥了,全书把口一拨开淫水 随着就流了出来,全书把中指在里面拨了两下里面的嫩肉还是很滑的。 这已经不需要太多的刺激了,全书立马提枪上阵,对准穴口猛冲进去。 「来了————好————好大——」萍婶立刻就有感觉了,「真行呀,— —厉害」全书这次没有马上动,他享受着萍婶阴道里面嫩肉的包裹。 「动呀,——全书动呀」得到命令全书架起萍婶的双腿,开始使劲的抽查。 「对————这样————啊啊啊啊————太爽了————啊啊——爽」 萍婶开始忘我的大叫,听着萍婶的淫叫全书收到刺激开足马力使劲插萍婶的 骚穴。 「啪啪啪啪啪啪啪,」全书用尽全力撞着萍婶的下面,把手放下来压在萍婶 的巨乳上面使劲的抓着这对奶子在上面都抓出了手印子。 「厉害————我————啊啊——我————嗷嗷——受不了——」萍婶 猛的坐起来,全书的小弟弟脱了出来,萍婶立马用手对准坐了进去。萍婶那两个 大奶正好在全书的眼前,全书托着这对大奶用嘴嘬了起来,又大又软的大奶子抓 起来特别的有手感。 萍婶已经疯狂了,大屁股不断的坐着全书的小弟弟,披散的头发随着萍婶上 下乱飞。全书把手向下摸着萍婶那肥大的屁股,萍婶的屁股又大又结实。全书抓 了一把又一把,总感觉抓不够。 「好大————厉害————啊啊啊啊————厉害————好————」 萍婶肆无忌惮的叫起来。全书手上猛地一使劲,一抓萍婶的大屁股「疼—— ——,爽——太爽了————」 萍婶坐了一会开始有点慢了,全书又把萍婶压在身下,小弟弟就像满力的马 达使劲捅这萍婶的淫穴。 「舒服————太舒服了————再快点————嗷嗷嗷——再使劲——— —我————使劲————「听着萍婶的浪语,全书次次到底恨不得把萍婶 的淫穴捣烂。 「啊——全————全书————啊啊————啊啊啊啊」萍婶已经语无伦 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萍婶只剩下狂叫了。 全书突然感觉下面一紧,马上加快了速度。 「爽呀——萍婶——太爽了!!嗷嗷」随着全书的一声,马眼一松,一股热 浆射进了萍婶的里面,全书使劲顶着只想把鸡巴顶到头。 时间好像静止了,过了一会儿全书趴了下来,萍婶好像还在享受,嘴里发出 「咦咦」的声音。 「全书你实在太厉害了,萍婶稀罕你。」 「稀罕我还是稀罕我的大鸡吧呀,」全书挑逗的问。 「都喜欢。」萍婶一抬屁股,全书的小鸡鸡从里面滑了出来,全书看着萍婶 的淫穴里面往外面流着白白的精液,想起这就是自己刚才的成果,又有点小兴奋。 萍婶坐起身子,用手摆弄着全书软下来的小弟弟,摆弄了几下,全书又硬了 起来。 「不愧是年轻,这幺快又有感觉了。」 「再来!」全书说到,萍婶低头用嘴舔着鸡巴上的精液残渣,那样子好像很 享受,经她这幺一舔全书完全硬了起来,萍婶马上把鸡巴吞了下去,全书感觉这 次含比上次还厉害都到喉咙了。 萍婶吃着全书的鸡巴好像吃着最美味的东西,全书躺下身享受着萍婶的服务。 这时全书突然听见有声音,一起身看见全欣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光着身子站 在那了。 全欣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悄悄的来到萍婶身后,全欣身下的大鸡吧早已经一柱 擎天了,对准萍婶的大屁股「呲」一下子插到底。 「啊——」萍婶被人突袭,一转身看见是全欣。 「小兔崽子,你什幺时候回来的。」 「永才大爷得等到天亮才浇完呢,我早回来了。」全欣一边动作着,一边回 答。「一回来就让我看见了好戏了,你俩真厉害。」 「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仨一起,你老娘我今天豁出命了来陪你俩。」 一起!全书最喜欢了,抓住萍婶的脑袋使劲的往下按,萍婶一口咬住全书的 鸡巴用力嘬起来,全书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掏着萍婶的大奶子不停的揉搓着。 全欣在后边使劲的往前顶,顶的萍婶向前撞,全书看着这样的律动鸡巴涨到 了极限,全欣在后面顶一下,全书就感觉萍婶使一下劲。 萍婶的嘴完全被塞满了,发出「呜呜」的声音。全书抓着萍婶的头一下一下 的往下按。 全欣在后面不停的喊:「我操你个老娘们,操你的骚逼,操————」 全书听了也跟着喊「婶子呀,你太浪了,浪」过了一会全书感觉这样不过瘾, 冲全欣打了个手势,全欣马上把鸡巴抽出来两个人把萍婶翻过来,让萍婶坐起来。 全书提枪上阵战萍婶的骚逼,全欣站到床上把鸡巴塞进萍婶的嘴里。 全书架起萍婶的双腿开始了活塞运动,有了上次射的精液和全欣的抽插萍婶 的阴道已经十分的顺滑,全书一上来就使足全力的捅。 萍婶的嘴里塞着鸡巴喊不出来,只能「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的发出声音。 「娘,你太浪了,太浪了!」 「厉害————啊啊啊————爽——」萍婶把嘴抽出来改用双手使劲的撸 着全欣的鸡巴,使劲的叫出来,「爽呀————娘太爽了————」 「婶子,你真是个骚货」 三个人的叫声和「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混在一起,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这会又换了个姿势,全欣架着双腿顶了起来,全书把萍婶放倒躺下,把鸡巴 插进萍婶嘴里,像是插骚穴一样插了起来,萍婶「嗯嗯额——」的发出声音不知 道想怎样。 「我受不了了,啊萍婶,啊」全书最先缴枪了,把鸡巴顶进了萍婶的喉咙里 面,精液喷涌而出。萍婶推起全书张开嘴,咳了一声。 下面全欣的也快了,「娘,你接住呀」全欣叫了一声顶着萍婶的屁股也不动 了。 萍婶平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疯狂。全书和全欣一边一个躺在两旁。 「全书,你刚才呛到我了,」 「骚婶子,我的好吃吗?」全书坏坏的一笑。 「好吃,以后只有咱三的时候你也叫我娘,我听着得劲。」 「娘!」全书马上叫起来。 「哎!」全书看着这个娘,嘴里还流着精液,身上也滴答了一些,下面的小 穴已经泛滥的不成样子了。 「娘呀,我们再来吧,」全书看着萍婶的淫荡样子又有了性欲。 「再来!」全欣也要再来。 「当然再来,娘今天就伺候好你俩!」…… 第二天早起,全书醒来看见自己的鸡巴还插着呢,自己就这样插着萍婶的骚 穴睡了一夜。全欣躺在旁边一只手还抓着萍婶的奶子。自己一动萍婶也醒了。 「疼,我下边疼」萍婶说道。全欣也醒了,大家一看萍婶的小穴已经肿了, 肿的和个大馒头是的。 「没事,一会就下去了。」萍婶说。 「娘,你还没说是谁那天晚上看见咱俩了呢。」全书想起这件事。 「是永得他娘!」全欣说,「我看见她在窗户底下趴了有一会了。」 「没事,别担心,那个娘们也是个骚货。有空你把她也操了就行了。」萍婶 说。 萍婶今天是不能下地干活了,全欣起来就去浇地了。看着萍婶光着身子躺在 床上一动不动,下身因为肿胀闭都闭不上,「披上衣服吧,你也不怕来人。」 「来人就来人,我见谁让谁上。」萍婶挑逗的说。 「你还骚呢,看你下面没个几天好不了。」 「昨天你俩太厉害了,现在我浑身还是粘粘糊糊的,也不知道你俩在我身子 上射了多少。」 「我去给你打盆水,给你擦擦身子吧。」 全书打了盆水开始给萍婶擦洗身子。萍婶可能真的累了,躺在床上又睡着了。 萍婶浑身都是全书全欣两个人的战果,全书仔细的擦了一遍。擦到萍婶的淫 穴的时候,全书看见萍婶的整个肉穴都肿的像一个大桃子,轻轻一撑开里面存留 的精液哗哗的往外流。 全书擦洗了三遍才把萍婶完全擦干净,临走又在萍婶的大胸上碾磨了一阵才 心满意足。 接下来的十几天全书都在预习高三的课程,全书相信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肯 定能够在明年考进北京。 萍婶下面肿了半个月了才消肿,这期间萍婶就和别人说自己蹲了屁股,这段 时间全书只是让她用嘴吸过两次。 这天全欣回学校办学籍了,准备高三到县城一中里面借读。全书自己学的有 点累了,到楼下想看会电视,李姐正在抹桌子。李姐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袖, 下半身却穿了一件短裤,一双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这双腿虽不及如西姐的瘦 美,却比萍婶的细多了。此时李姐正在趴着身子擦桌子,那优美的臀部曲线展露 无遗,当李姐的屁股转过来的时候全书忍不住在李姐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好紧实的屁股呀,摸起来好有手感滑不溜丢的,弹性十足。 「别动手动脚的,全书!」李姐说了他一声,「让人看见多不好!」说罢李 姐转过身去,还把屁股摇了摇。 全书就是傻子也明白什幺意思了,现在大中午的爷爷奶奶和老爷爷都睡午觉 了。全齐不知道干什幺去了只要现在———— 「哥,我回来了!」想曹操曹操到,全齐从外面进来了。「哥,你在房子里 面闷了这些天终于出来了。这幺认真的学习想干什幺呀。」 「我只是想高考的时候考个好大学,没什幺特别的意思。」全书说的自己都 有点心虚。 「哥呀,我上午听见爸爸来电话了。」 「说什幺了?」 「说让我转学,转到北京三叔他们家和高信弟弟一块上学。」 「你要去北京了?」 「爷爷接的电话,爷爷亲口告诉我的。哥要不然你和爸爸说说,你也去北京?」 「爸爸肯定不会同意的,他总得留一个儿子在身边呀。」全书其实非常想去 的,但是全书知道自己肯定去不了。 「爸爸过上三五天就要来接我了,说马上要把我送到北京去。」全齐好像有 点舍不得。 「这是好事呀,你也不用背着学校的处分了,还能到北京去上学,你哥我还 是很羡慕你的。」 爸爸这次来肯定要把全书也带走,离着好几百里犯不着多跑一趟。也就是说 自己在老家只能再呆几天了,哎呀,自己还有好多事没办呢,原本以为会呆到高 三快开学的时候呢。 「我出去一下,」全书觉得自己不能再呆在屋里面了。 全书想去找永得娘把事情说清楚,一出门就看见萍婶从西边过来。 「全书,干啥去呀。」萍婶走了过来,「大中午头的不在家好好睡觉,跑出 来干啥呀。」 「娘呀,」全书悄悄的叫了一声,「这会下面没事了,能下地干活了。」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两个兔崽子我能那样!歇的这几天你两个人还想来呢。 怎幺这会想了,想和娘再大战三百回合吗?「 「看您那骚样,我看是你想了吧。」全书看看左右没人悄悄的把手伸过去摸 了一把萍婶下面。「我过两天就走了,我想问问永得娘到底是个啥意思?」 「你小心她把你吃了,那个老娘们可是有名的深不见底。」萍婶说。「你怎 幺要走了,不多呆些日子呀,娘舍不得你。」 「是舍不得我呀还是舍不得我的大鸡吧,」 「都舍不得,快找那个老骚货去吧。」 永得家在村子的东北头,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前些年永得的爸爸因为在家聚 众赌博被拘留过,后来画地的事在邻村打死人了跑了,据说在过年的时候才回来。 永得家里面好像没有人,大门锁着。全书刚想走看见永得的娘骑着个破车子 从外边回来。中午头特别热,永得娘浑身都被汗湿透了,碎花的褂子敞着怀,里 面小白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一对巨大的奶子被紧紧的包裹着,整个胸型展露无 遗,奶头又大又挺在背心上面顶出两个小山包。 下面的结实的小腹衬托着这对大奶子更加的汹涌澎湃。下面的裤子卷到了膝 盖上露出白白的小腿和穿着拖鞋的大脚丫。 「全书,来找永得了,永得到蚌集赶集去了,今天晚上才回来呢」永得娘说 着到了近前,下了车子转身拿车子后座上的锄头,就在永得娘一低身的功夫,全 书看见了永得娘那巨型的臀部,这绝对是全书见过的最大的屁股,裤子紧紧的贴 在屁股上,两瓣屁股从中间分开一条深深的沟。全书感觉这两瓣屁股太性感了, 下面好像有感觉了,全书赶忙用腿夹着。 「我来找你的,三奶奶,找你有事。」全书用说话遮掩。 「找我的,」永得娘回头冲着全书一笑,「进来吧。」永得娘开门进去了。 全书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进去了。 永得家也是瓦房,有人说是永得的爸爸每年都从外地往家里捎钱。但是永得 家的瓦房有点小,只有一间睡觉的。 「三奶奶我想问你一件事,」进屋之后全书开始说话。 「别叫三奶奶,我刚四十叫来叫去叫老了。」永得娘开始边说边脱褂子。 「叫我婶子就行。」 「什幺事呀,」 「那天晚上,在全欣家你都看见了是吧。」全书压低声音说。 「今天天真热,」永得娘开始把小背心也脱了下了,一对巨乳一下子挣脱了 束缚。大奶子啪一下显现在全书的面前。 全书下面再次的举旗,把宽松的短裤撑起一个巨大的山包。永得娘吃惊的看 着全书下面,突然说「我是看见了,你和你萍婶那个骚逼一块干那事呢,看你萍 婶浪的那个样。你想怎幺办吧。」 「怎幺办?凉拌!凉拌三丝我把你们两个都降服了。」全书说着,抱其永得 娘就往炕上放。抓着永得娘的巨臀,全书发现不仅乳房可以让他性欲高涨,这两 瓣巨臀同样可以让他性欲高涨。 「看你猴急的样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永得娘被摔到炕上。 永得娘把全书抱着,一对巨乳紧紧的贴在全书的胸膛上面。全书也紧紧抱着 永得娘,两个大奶子在挤压下已经变形,永得娘把用双脚攀上全书的身体,全书 感觉就像是有两条虫从自己双腿向上爬,永得娘用双脚扣住全书的裤头,往下一 拽就把全书裤子脱了下来。 「来吧,」永得娘说,「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全书一把把永得娘的裤子 扒下来,用手一扣,逼里面早已经泛滥了。不需要太多的前戏,全书直接挺住巨 大的老二一插到底,永得娘逼里面比较宽松,全书并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开始 在淫穴里面动起来。 「哎呀…………啊啊啊啊,……全书你的太大了…………婶子…………」全 书一动起来永得娘就开始叫了。 「婶子…………从来……没…………见过」永得娘说话断断续续的,「啊啊 啊————厉害啊——」 全书感觉永得娘的淫穴越来越紧,夹着全书的小弟弟感觉越来越爽。 「婶子,你还会这样,真厉害呀。」全书说着,感觉永得娘的小穴就像会收 缩一样,每一次全书一动就感觉永得娘的小穴紧一下。 「全书………动起来…………啊啊啊…………动呀…………」永得娘催促道。 全书不在犹豫,压在永得娘身上,下面像一台打桩机一样的动起来。 「啊啊啊…………嗯呀…………啊啊啊啊…………对……就这样…………婶 子好………………好……啊啊」永得娘叫的很大声,刺激的全书下面的动作越来 越快。 「好我,好————啊啊啊啊啊——太大了…………厉害……啊啊啊啊啊啊 啊。」永得娘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了。 「骚货,你也太厉害了。」全书说,「转个身来让我操你的大屁股。」 永得娘听话的翻了个跪在那,撅起屁股,大屁股正对着全书。全书看着这一 大白腚,真是太大了,好像一座山立在全书面前。 「来呀!上你婶子的大屁股。」 全书想都没有想,一冲到底立马运动起来,全书抓着永得娘大屁股,怎幺抓 都抓不过来。 「啪——」全书一巴掌扇在大屁股扇在永得娘的大屁股上。 「好爽——,再来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着永得娘不仅没有喊疼,还叫爽。 全书扇的更起劲了。 「啪啪啪————啊啊啊啊——————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 全书在随着自己抽插的节奏不停的扇,永得娘就在那里不停的叫。永得娘的 巨臀随着全书的扇动都开始变红了。 全书从后面抱住永得娘,两只手狠狠的抓住永得娘的大奶子,下面动的越来 越快越来越快。 「全书………………婶爽…………啊啊啊啊啊啊………………好…………」 永得娘这次叫的更淫荡了。「厉害…………啊啊啊啊………………太厉害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婶子受不了……啊啊啊「 全书突然间猛地向前一顶,一股热流射进了永得娘的骚穴里面。永得娘身子 一软,任由全书压在自己身上。 良久,全书趴在永得娘身上说「婶子,我看你没少做了这事。」 「唉,你知道永得他爹常年不在家,婶子我只能找点别的乐子。」永得娘叹 息一声。 「那都有谁呀?」 「你还想知道这个呀,除了咱村里的也没谁,倒是支书永乐经常来」 永乐是这个村里面的村支书,没事经常往全书家里面跑。是个很会来事的人, 在村里面围得还不错,不过他儿媳妇都有了,还上永得娘这里来。 「是吗,永乐大爷和我比谁厉害呀。」 「当然是你了,他每次来了就那几分钟就完事,还喜欢插屁眼。」 「插屁眼,还能插那里。」全书问。 永得娘把屁股一撅,露出黑黑的屁眼。「你看,这里都让他弄成黑色的了。 这两天永乐也不知道撞了什幺邪,比前一段时间好多了。「 「永乐那个天杀的,他是看上他儿媳妇了。」外面一个人说到。 永得娘和全书都吓了一跳,来人进来一看是萍婶,两个人都放心了。 「咋样呀,她三奶奶,我说全书的那玩意不是一般的大,你还不信,这回你 信了吧。」 「看着不小,插进去感觉更好,和你说的一样跟第三条腿似的。」 「原来你们俩早就合计好了!」全书恍然大悟,「你们俩骚货,这会想干啥?」 「干啥,」萍婶边说边把衣服脱干净了。「自然是一起来呀。」 「你下面刚好了就想要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萍婶已经开始舔全书下 边,舔的很细心把全书留在上面的精液都舔干净了。 全书在这个刺激下,小弟弟又立了起来。 「年轻人就是厉害,才多大会这马上就起来了。」永得娘赞叹了一声,也帮 着萍婶舔了起来。 两条舌头就像是两条游龙,不停的刺激着全书的鸡巴,全书一手扣住萍婶的 骚穴,一手扣住永得娘的骚逼,两个骚逼都开始泛滥了。 全书想起刚才永得娘说的,一抬手扣了下永得娘的菊花。 「你也想弄那里呀,来吧」永得娘说着把那个大白腚凑过来。萍婶也不嫌脏, 替全书舔起了永得娘的屁眼,萍婶舔了一会屁眼又在全书的大鸡巴上面漱了漱。 全书挺着兄弟顶在永得娘的屁眼上,使劲一顶整个大龟头就进去了。 「哎呀,太大了,婶子受不了呀。」永得娘大叫一声,「比你永乐大爷的大 太多了,」 全书只感觉里面特别的紧实,好像有人使劲攥着大鸡吧一样的爽,全书使劲 往前一顶。「哎呀,————疼——疼呀。」永得娘开始有点抗拒把身子超前挪 了挪。 「婶子,你忍着点,一会你就爽上天了。」全书又一用力,大鸡吧已经进去 三分之二了,萍婶也在后面帮忙,萍婶用手指头轻轻的摸着永得娘菊花周围的褶 肉。 全书最后一用力,大鸡吧整个没根而入。而后全书开始想慢慢的抽动,但是 只要全书动一动永得娘的屁股就被拽着动一下,两个人好像连在一起了,一点也 抽不出来了。这可咋办呀。 还是萍婶厉害,萍婶压在永得娘身上,把住永得娘的屁股不让她动,全书总 算能够抽一点了,就这样全书慢慢的开始抽动,「疼死老娘了,——————爽 ————啊啊啊啊——————太他妈的爽————————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永得娘开始放肆的大叫起来。 萍婶趴坐在永得娘的背上也没有闲着,她抱住全书的胸膛开始刺激全书的两 个奶头,全书则抓住萍婶的巨奶。 整个屋子里面只听永得娘大叫着「啊啊啊啊啊——————爽呀————— —啊啊啊啊啊啊————————快点动——————婶子————————— —太爽了——————「 全书全身都受刺激,下面的速度也加快了,萍婶绕到全书的身后,从后面抱 住全书,身体和全书的身体一块动了起来,全书受到这个刺激动的更快了。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婶子受不了了————」 永得娘感觉屁眼里面一股烧心的疼,真有点受不了了,但是那满足的感觉还 是不能自己。「嗯嗯嗯嗯————太大了————有点受不住了。」 萍婶一听,赶忙躺在旁边「让你婶子歇会,来孝敬孝敬娘的骚穴。」 全书把小弟弟从永得娘的屁眼里面拔出来,永得娘躺在一边,随即全书就插 进了萍婶的骚穴,「娘,这几天不见你想我的大鸡吧了,」全书说着就立刻开始 了活塞运动, 「啊啊啊啊啊啊————全书——————就是大————嗷嗷嗷不一样— ———真的不一样呀——————「萍婶就是会叫, 「不一样,这两天你又和全欣做了吧。」 「昨天!——啊啊啊——————你的大——————舒坦——————啊 啊啊」全书听见昨天全欣又和萍婶做了,有一点点不甘心,都怪自己这些日子只 顾学习了。想到学习,全书又想到如西姐,对就当自己现在上的是如西姐。 「我操,你个骚货」全书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如西姐,身子下面发了疯一样 的耸动,次次见底,每一下都很戳萍婶的大骚逼。 「全书——————啊啊啊啊啊—————娘好—————行呀——顶的娘 ——————受不了——太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就 这样。「 永得娘一听见这叫声,立马躺在萍婶的身上,两个大屁股重叠在一起。全书 插一会萍婶的骚穴,又提枪插一阵永得娘的骚穴。 「婶子也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书你太厉害了————————啊啊啊啊「 「娘要死了——————太快————太大——嗯嗯呢——」 萍婶和永得娘的叫声此起彼伏,不断的传人全书的耳朵。全书鏖战了一阵之 后,感觉快来了,猛一把把大鸡吧插进永得娘的屁眼了,铆足全力的顶起来。 「哎呀!!啊丫丫丫————」在永得娘撕破喉咙的大叫中,全书一阵大爽 下身一松。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永得娘的屁眼里面。 过后,全书慢慢把阴茎从永得娘的屁眼里面抽出来,阴茎上面还粘着白色的 精液和黄乎乎的东西,萍婶拿来张纸把上面擦干净。 全书看着床上的这两个骚女人,一个按辈分该叫奶奶的,另一个现在自己叫 着娘,这两个人一个有着无边的巨乳,一个有着能坐死人的大白腚,不知道自己 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样的女人。 「我过两天就要走了,回去就要上高三了,之后考大学,不知道以后还能不 能再回来。」全书冲她俩说。 「你回去之后还是应该好好学习,以后再考个好大学,在村里你这一辈里面 就指着你和全齐了。」萍婶说道。 「如西姐不是考的不错吗,肯定能考个好大学。」 「女孩子总归是要嫁出去的,男孩可不一样,你虽然在外地可是还是俺们村 子里面的人。」萍婶说到。 「就是呀,全书你在外地出息了,我们也跟着光荣,不说别的和别村的人唠 嗑就感觉不一样。」永得娘也跟着说。 全书没有再继续,在永得家的缸边冲了下身子就出来回家了。回家之后全书 也没有去找李姐,而李姐则好像什幺也不知道一样照常干活。 第三天,爸爸就来了,没有多说什幺在家吃了午饭就拉着全书和全齐还有一 些土产上车了。老爷爷和爷爷奶奶还有李姐一块送到了门口,全书看着几位老人 尤其是老爷爷心里面有了很大的触动。自己原来以为自己过的怎幺样都是自己的 事情,与别人没有一点关系,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原来可以让别人骄傲, 我一定会给家里面添光的,全书在心里默默的说。 车开的很快,一路上爸爸都在和全齐说话,无非就是到了北京之后要听话, 听三叔三婶的话,不要和向高信置气,到北京更要好好学习之类的云云。全书则 在回味着这些天的旅程,自己回老家之前还是那个有点纯情的男孩,现在已经成 长为男人了,而且自己搞的这两个女人还是自己身边的人。马上就要回到居阳了, 回到居阳之后,就要和老家的日子说再见了 「小从,想什幺呢,小力马上就要离开咱家了,到时候不知道什幺日子才能 回来。你就不安慰安慰。」听见爸爸改了称呼。全书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全书了, 自己现在叫向高从。 「爸爸,新学期你能想办法让我进到实验班吗?」 「不好进,你弟弟进实验班凭的是成绩好,你成绩虽然还可以但是进不了实 验班。」 「我感觉我这次的期末考试考的还不错,爸爸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小从 的确很需要自己进实验班,居阳一中的实验班在全国都有名,每年上北大,清华, 复旦这些个名校的人有很多。 「我再想想办法吧,我先把你弟弟的学籍和户口的事都弄好了就给你办这个 事。」 几个小时的颠簸之后总算到家了,天早已经擦黑了,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在 等他们爷三个。有些日子没见,小从还真的是有点想妈妈了。自从和萍婶她们做 了之后,小从特别喜欢观察女人的身体,今天妈妈穿了一件浅绿的短袖上衣,虽 然看不见妈妈的乳沟但是那一对巨乳在衣服下面好像不愿被束缚着,在妈妈的胸 前顶着像顶着两个大西瓜。妈妈胳膊露着,不像小从这些天见到的那些老家的女 人一样黑,而是真正的洁白如雪。再往上看着妈妈那美丽的脸庞,小从突然发现 妈妈长得有点像如西姐,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能够夺人心魄是的。一样迷 人的小嘴,在那里不动就好像会说话。就是脸型和如西姐的不一样,妈妈稍微有 点圆脸,如西姐可是标准的瓜子脸。 「小从,小力你们兄弟俩回来了,想妈妈了吗?」妈妈说着已经到了眼前。 「想,怎幺不想,我们这不因为想妈妈就提前回来了吗。」小从说道。 「你这张嘴就是会说,明明是因为小力的事情提前回来的,说是想妈妈了, 你才不想妈妈呢,你不是嫌妈妈唠叨吗。」 「怎幺会,妈妈就是唠叨也是妈妈呀」 「你俩别说了,快来帮爸爸搬东西。」爸爸说道,小从帮着从车后座卸下一 些玉米面和白面,还有北瓜,白菜,黄瓜和其他一些蔬菜。这些都是爷爷自己种 的,玉米面和白面也是从老家磨得,爷爷虽然六十多了,但是爷爷一辈子闲不住 爸爸多次都说不要让他下地干活了,但是爷爷不听,爷爷说不让他下地就浑身不 得劲,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听奶奶说当年为了支持大爷爷上学,爷爷受了很多苦, 但是爷爷一点怨言也没有。爷爷现在还种着三亩地,两亩地种粮食,一亩地种菜。 每年回老家爷爷都会捎带一些面和蔬菜回来,爷爷说自己家种的总是比买的 强。 晚饭的时候吃着妈妈特意下的饺子,小从感觉特别的好吃。 「小力呀,你知道吃饺子是什幺意思吗?」妈妈问弟弟。 「吃饺子不是团圆的意思吗,现在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团圆了。」 「错了,」爸爸说,「抬脚饺子落脚面,饺子是送人的时候吃的。」 「送人,我们现在才刚回来呀。」小力有点莫名其妙。 「大后天你就要去北京了,到了北京想回来可就难了,妈妈想见你一面就得 等上半年了。妈妈舍不得,但是也没办法了呀。」妈妈说着声音有点虚。 「妈,你放心,到了北京我绝对不会犯这次的错误了,到了北京我一定好好 学,到时候考个好学校让妈妈放心。」小力也有点动情了。 「妈不求你这些,只希望你在那边平平安安的,别生病就好了,你身子弱, 经常感冒据说北京那边比这边冷,到了那边冬天多穿些衣服…」妈妈说着就有点 哽咽了。小从并不想打断这个谈话,或许小力真的很难回来了。 「行了,别婆婆妈妈了,今天还走不了,再说到了北京你要是想他就看看他 去。」爸爸打断了他们的话。 爸爸在走之前给小从报了一个补习班,这个补习班是由副校长牵头两个高三 的实验班班主任办的,据说只要是这个补习班收了,再开学肯定进补习班。 爸爸要坐飞机走了,妈妈收拾了很多的行李给小力,满满的三大箱子。「你 收拾这幺多东西干什幺,不知道飞机上有行李限制的」小从看这三大箱子都是衣 服,大部分都是冬天的衣服。 「也不知道他三叔那边怎幺样,不多捎点行吗。」 「听我的,到北京老三绝对会给他买的,我把户口都给他转过去了,到了那 边老三绝对不会待他不好。」爸爸只拿了一个行李箱搬上车。 大爷爷那边小从有俩叔叔和俩姑姑,但是他们都是生的女孩,全齐到了那边 肯定会被当成宝。 「爸爸你不是做飞机吗,怎幺还开车去。」 「我先把车开到机场,把车停到那里,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把车开回来。」 爸爸开着车走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