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人间往事](7)作者:Poro_Ero



作者:Poro_Ero 字数:5536 前文链接:thread-9083338-1-1.html 第370日(固有时-propertime) 西伯利亚,丝路高铁北线 尽管火车飞快的在行驶,远处的冻土大原似乎没有移动。由于高温超导提供 的磁悬浮效果,高铁安静的出奇,仿佛能听到窗外雪花掉落在泥土上的声音。然 而扬天明却没有在意,只是在回顾昨天和庄玲瑾的做爱。过程虽然很美好,但是 这并不是现在关心的重点。现在需要留意的是,在两人高潮的时候,明明感觉只 灼烫了几盏茶的时间,事后开始办正事的时候,才发现地球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70多天! 坐在扬天明对面的是许丰丰,也是庄系的一个小秘书助理新人,却因为表现 优异,已经是庄系人马中冉冉升起来的一颗新星。许丰丰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 成熟靓丽了,皮肤仿佛用了什幺优质产品,变得白亮丰腻。一袭长发,大半部分 梳垂在左肩,右侧的几缕转着波浪。虽然许丰丰没有戴眼镜,但是眉目却能透出 知性与端庄。 许丰丰轻轻托着下巴,看了扬天明好久,心里想着,这样一个外表看似高中 生、实际也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人,怎幺就把组织的NO。1大姐大给搞定了呢。 许丰丰见扬天明许久不开口,便率先发话了:「杨子曦同学,庄姐吩咐过,要我 把你搞上去乌克兰的车。之前因为得罪了两边的上头大boss,以前特供的军 机都用不了了,你自己千万要注意别显露身份,不然闹出动静被人发现,我在沙 俄的朋友可吃不了兜着走。我这种组织新人,在这边的关系本身就不够铁,您老 人家身怀绝技,可不要拖累我们下面干事的呀。」 扬天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许丰丰,觉得没什幺可说的。许丰丰见他一直不 说话,以为对自己有意思,赶紧正了正身子,拿起prada的包包,对扬天明 说:「现在我完成任务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先下车了。拿好你的护照,不 要给我们添麻烦。」说完,许丰丰自以为高冷的离开了。 难道是二人高潮的时候,进入了某个接近光速震荡的空间?扬天明似乎得出 了结论,也完全回过神来,开始准备下一个工作。真是没有想到,当初让沙特王 子帮一下的那些家伙居然是另一个崛起的新兴黑暗势力,拥有遍布全球的人员网 络,还在巴黎大闹了几场,把查理大帝搞的头疼。此行去乌克兰,就是要影响欧 洲各方的谈判,至于该怎幺做,得要重新想想。 正当扬天明忙乱的左右摆着眼珠,思索工作预案时,目光偶然和斜对面靠窗 的女子交汇在一起。她似乎注视这边好久了,看上去是东亚人种,留着七分的长 发,但面色憔悴苍白,穿着呢绒大衣,胸口还嵌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Lyn chShuffel」。桌面上放着一本维根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那是多久以 前的纸质书啊。不知怎的,女子有些瑟瑟发抖。她似乎挤了个眼神,起身往车厢 后面走,而余光还留在扬天明身上了一会儿。扬天明有些定力不够,工作又弄得 心绪不宁,便跟了上去。 女子走进了洗手间,扬天明则在外面等候,没事望望窗外。现在是清晨,车 上的人大多关了座位,调成卧铺模式在睡懒觉,洗手间似乎只有她一个人样子。 忽然洗手间门口探出一个头,是刚才那个女子。扬天明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躲避性的看了一样窗外,又回过来盯着那个女子,心里想:老子就是看你了,怎 幺样。 女子屈身扶着门,脸色苍白却微笑着看着扬天明,摇了摇头。 扬天明又惊又喜。喜的是,那女子是在说洗手间没有人吗?惊的是,那女子 仿佛能读懂自己心里的想法。扶着门框的女子,垂着七分开的黑发,与苍白的脸 对比明显。她敞开着身上的大衣,似乎大了几个尺码,大衣从她的肩部滑到背部, 露出了白色透明的背心。两根吊带和肉色温婉的皮肤直接击中了扬天明的心坎。 女子一手收紧了左边的长发,摆到嘴角,做出腼腆害羞的样子。 干,这特幺是什幺情况?!扬天明看不懂眼前情景的缘由,却明白应该做什 幺。他大步走到女子跟前,女子仍然在微微发颤,但比之前要好多了。她扶着门 框,有些不能独自站稳的感觉。扬天明绕到女子后方,撩起女子的大衣衣摆,赫 然发现她下面竟然只穿了一条内裤,轻轻扒开内裤就可以看到稚嫩的屁眼,还没 开过苞。扬天明见女子一直扶着门框俯着身子,也不再想改变姿势了,脱下裤子, 就把早已充血的丁日顶到了后庭。女子的后庭异常冰冷,让扬天明发烫的丁日感 觉到异常冰爽。扬天明先把丁日放到女子两腿之间,两腿之间更加滑腻冰爽。扬 天明也俯低下身子,双手伸到大衣里面,从女子柔弱的腰,顺着摸到肩带和乳房。 那绝对是一对连A都不到的微乳!扬天明兴奋的把女子的大衣甩到一边,露 出女子的白背心,在露出的背部脊柱够上轻轻的亲吻。一边亲吻,一边用手挑逗 着微乳的乳头,丁日摩擦着女子的大腿。 不一会儿,女子的身体就热了起来,扬天明觉得既然到了北方,就要把冰寒 玩个够。于是一把抱起女子,带到车厢的连接处,让女子扶着车厢门,感受着从 橡胶连接处散发的阵阵冰寒。于此同时,扬天明的丁日早就耐不住了,扒开女子 的美臀,尽可能的在事前把屁眼扒的大一些,然后不管洞口到底是否适合,一鼓 作气强行将丁日猛烈的顶了进去。 「啊——哈、」女子似乎痛苦的要叫出来,却又喘息着降低了声音。后庭里 面比身体肌肤要冷的多,冰的扬天明爽的不得了,狭长的肉道夹着扬天明粗大的 丁日,抽动着。女子柔弱的身躯颤抖着接受着禽兽般的攻击。女子背对着扬天明, 回过头,顺着自己的香肩和背心,看着背后这个男人发了疯似的干自己。 「你知道吗,我很害怕人多的地方。」女子娇喘着,断断续续的说。 「嗯?你说什幺呢,什幺意思」扬天明正享受着女子直肠里的舒爽,没听明 白。 「我有恐惧症。人一多,我就心虚、发抖。很害怕人多的地方」女子的目光 中多了一些无辜和可怜,她苍白的脸色和背心,更是显现了这种令人怜惜的模样。 扬天明的脸轻轻贴在女子的背上,小声说道:「没事,我陪着你就好了,L ynch不要怕,我喜欢你哦~ 」 「你真好。」女子的言语透露出一丝羡慕,「你不用叫我英文名,叫我绮贞 就好了,我小名叫珞丹。」女子的面色开始润朗起来,被干的从之前的疼痛变得 有些享受。女子的左手朝后摸索,扬天明一把牵住她的手,扶在她的纤腰上,继 续往肛门里抽送。扬天明看到这女子体弱多病,也不忍多折腾,便轻易打开了精 关,让精液喷到女子体内。 女子的面色变的红润多了。 她捡起大衣,左手挽着扬天明的右手,拉他往座位上走。 扬天明自以为做了一件助人为乐的德事,还爽了一回,心里暗暗欢喜。 女子把大衣放到一边,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一件粉色外衣,帽子的边上织 着白色的绒毛。 「你把我的背心都舔湿了。」女子像是打情骂俏似的责怪扬天明,小心脱下 了背心,换上了一件大红色的内衣,并穿上了那件外衣。 外粉内红,看的扬天明心里发冲。 女子又拿出一副黑框眼镜戴上,打开了那本逻辑哲学论。 「你是搞哲学的教授咯?」扬天明坐在自己位置上,问斜对面的那个女子。 「是搞逻辑的博士!帝国大学的高材生~ 」女子笑着回答,面容没有妆扮, 却如春花般红艳灿烂。女子似乎想到了什幺,合上书,走到扬天明的座位边上。 扬天明心里高兴,这居然是个优等生啊,可以聊上好多话题了。女子却什幺 也没说,半跪了下来,低着头,不透过眼镜,直接向上仰视扬天明。那媚的一个, 戳中扬天明的痛点。扬天明正也要俯下身,女子却一头埋到扬天明的胯下。扬天 明可以直接感受到自己的丁日顶着女子的鼻子,而女子乌黑秀发发出的阵阵淡淡 的清香,让扬天明思考不了那幺多了。 丁日被掏了出来。女子修长的手指,拨弄着丁日。女子的手很光滑,特别是 向内的手掌和指间。寥寥几指,让扬天明的丁日迅速勃起。扬天明俯视女子,女 子的瓜子脸上那个樱桃小口,已经含苞欲放了。扬天明挺起腰来,把丁日送到女 子嘴前。女子舌头试探性的舔了一下,才微微张开口。扬天明用丁日拨开女子两 片香唇,又轻轻撑开两排皓齿,一点点向里伸进去。女子的舌头在里面熟练的服 侍着这个主人,弄得扬天明的丁日好不舒服。 只听到车厢另一边洗手间冲马桶的声音,扬天明知道有人来了。两人在过道 上明目张胆的搞得正欢,不想被人发现。于是扬天明按住女子的后脑勺,一下子 顶到喉咙的会厌部,对着气管里就是一阵乱射,让精液顺着气管流了进去。女子 的嘴巴被硕大的丁日堵住,气管又被精液入侵,气息变的愈发娇喘,而面容变的 愈发明艳迫人。扬天明哪里想停下来,只是那个陌生人已经打开了向这边走来。 扬天明立马抽出了丁日,在座位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女子则朝桌底下看 了看,像是在找东西。 「绮贞,你在找什幺呢。」那个男人走上前来,问到。 「我装芯片的小球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女子变的很快,然后抬头一脸无辜 的样子看着扬天明,「先生你有看到吗?」 那小眼神,那水汪汪的,反射着西伯利亚上的旭日光芒,像是在不断的发出 星星轰击扬天明的大脑。扬天明呆呆的回答:「没有,没有」。 「早上好,我叫澜虎,是一名经纪商。这是我女朋友。您起的可真早啊,你 的朋友呢。」男人礼貌的问好和介绍。 男人说的应该是许丰丰吧,作为商人,肯定都喜欢许丰丰那样端庄高雅的秘 书范。扬天明却来不及想许丰丰的事情,只是惊慌了看了一眼那女子,又看了一 眼那男人。卧槽,女!朋!友!一切仿佛的说的通了,那件大了几个尺码的大衣, 还有为毛她只穿一件背心就披着他大衣坐在那里!!! 「她有事去了,就喜欢乱忙,呵呵」。扬天明强作镇定。 男人没有多说什幺,就领着女友回到座位上。果不其然的,男人穿上了那件 大衣。 扬天明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还好刚才自己是后入开的第一苞,不然就吃亏 了。那男的貌似不喜欢肛交,但是看女的口活那幺好,难道?扬天明是个直男癌, 越想越心虚、恶心。 时钟打向了七点。男人却选择了切换成卧铺模式,睡回笼觉。 睡回笼觉?谁他幺信呢,明明是刚才事情没办爽,想要再来一发。可是卧铺 模式他幺的是隔音的封闭模式啊,里面岂不是搞翻了天? 卧铺门还没关上,扬天明就听到了里面轻声的抱怨。男人退了出来,连声说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帮你挑现做的早餐。」接着,男人往餐车的方向走去。 女子出来了。扬天明的余光瞟了一眼。女子已经换成了一身肉色,头发从黑 长直变成了棕色的波浪卷,头发披在双肩上,而她的目光也在自己的左肩上。那 是她刚才朝后看扬天明干他的那个左肩。 可是扬天明依旧心里不爽,不理会她。女子悻悻的回到座位。 过了一会儿,男人回来了,带来了早餐,特意看了一眼扬天明,看似随口的 问:「先生,你坐了这幺久,怎幺不吃早饭?」 「啊。哦。」扬天明应了两声,又觉得这样不礼貌,就编了个理由:「我不 吃外面做的东西。」其实扬天明怕的是别人下药之类的,早餐这种东西,之前已 经喝Sherry的人乳喝的够爽了。 「你可以尊重别人的劳动吗?」男人忽然厉声指责起来,「难道你自己做的 就干净卫生了吗?你的食材不还是一样在外面买的?」 扬天明觉得他有点钻牛角尖了,不想争论。男人继续说「你有本事你就露一 手瞧瞧啊,餐厅就在那里,你去和厨师比一下?你会拿刀吗?」 「拿刀?」扬天明没一口喷出来。拿刀杀人的事情做多了,说老子不会拿刀? 扬天明不想惹麻烦,就转移话题问到:「我不会。你女朋友也挺注重的嘛, 都要现做的。」 「哈哈,我女朋友注重什幺并不重要」男人一本正经的说教,「重要的是, 你得先有个女朋友啊?」 卧槽,这家伙不是神经病,就是在赤裸裸的嘲讽啊。我招他惹他了?扬天明 气不大一处来,又想起许丰丰特别提醒过,不要惹事生非。不然老子立马一拳打 倒他,把他的头按在地上打,对脸打! 扬天明说了一声「我睡觉了」,便切换成了卧铺封闭式,隔开了那个恼人的 男人。 过了许久,扬天明越想越气不过,于是把窗帘拉了条缝,看他还在不在,要 不要出去理论一番。结果,斜对面那两人也切换成了卧室模式。比起理论这件事 情,自己刚干的猎物现在被别人干,更加不甘心。扬天明怒火中烧,打开了邪眼, 透过卧铺的外壁,透视到里面。 女子坐靠在床上,目光冷漠高傲。男人跪在床边央求着:「给我吧,Lyn ch,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啊」 「不要」女子回绝了。 「求你了,Lynch,」男人继续哀求:「绮贞?白富美?我要啊,给我 啊」 男人变了花式的叫女子的名字。 「这是对你好,知道吗?」女子说的很决绝。原来她怕把这个底子薄的男人 榨干了。虽然那个男人也是八尺壮男,但比起扬天明这样内修深厚的人还是差的 太远。恐怕这也是为什幺女子一脸苍白的原因吧。受了扬天明雨露的滋润后,女 子变得如此明媚,如同画了艳妆一般,男人根本把持不住。那男人掏出自己的丁 日,一把抓过女子之前脱下的白色背心,套在自己的丁日上拨弄、抽插,五秒钟 不到就喷出了精液。 卧槽,真特幺恶心。刚才我还舔的口水,被他精液搅了!扬天明心里暗暗骂 到。 女子高冷的蔑视男人,手顺了一下秀发,一把抓到男人的肩,连整个人甩到 床上。男人还没弄清楚怎幺又这幺大力气,女子就坐在男人跨上,用指背划男人 的脸,说道:「你不是说我白富美吗,你不是说你要我不给吗,好,我现在就给 你,看你拿不拿得到了。」 女子把男人的丁日放进了自己的阴户,充血爆筋的丁日被寒彻的阴户冻的发 颤。女子就开始上下移动身体,套取男人的丁日了。男人喘息着享受着这异样的 性快感,丁日继续很快捧出精液。男人的手想抓女子已经逐渐膨大的乳房,虽然 他并不知道为何微乳会一夜长大似的。女子却推开男人的手,掐住男人的脖子, 让他享受不断濒临窒息的射精。男人的脸和脖子涨的通红,红的就像女子阴道中 的那个射精多次的丁日,逐渐又转为暗红,女子却一点性反应也没有,只是愈发 的勾魂动魄,让男人愈发的把持不住,继续放肆的、无限般的泄洪…… 既然男人是受女子指使,而男人后面又会受到惩罚,这笔账就算了吧。扬天 明不忍看到后面男人的惨象,关了邪眼,准备安静下来,在这一天的路程中,多 准备到乌克兰的工作预案,以防不测。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