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关于琴的点点滴滴](6-7) 作者:diandiandidi



作者:diandiandidi 字数:13779 前文:thread-9284406-1-1.html 第六章摄影 作者:diandiandidi2014/ 12/ 31发表于:春满四合 院 琴的弟弟小君,当了几年兵复员回来,已经由一个青涩的大男孩,成长为人 高马大的小伙子。小君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凭借自己在部队学的摄影技术开了 一家影楼,准备大干一场。 这天我和琴一起逛街,也就顺便去看看小君的影楼。影楼开在市中心的主干 道上,外观设计很豪华,门前还有一片不小的停车场,车水马龙,已经停了不少 车。 我们一到门口,迎宾小姐就出来了:「两位请进,请问是照婚纱还是艺术摄 影?」 我们正要答话,小君就已经迎了出来:「姐、姐夫,你们今天咋有空过来? 难得啊!「 「我们逛街,就遛过来看看你」 「我在楼上就看见你们了,来,上楼坐」 二楼面积不小,布置的很喜庆,一半是各种婚纱,另一半隔开作为摄影布景 区。这天的客人不少,美女俊男或在挑选婚纱,或在商讨摄影风格。看来小君这 里生意不错。我们到小君的办公室坐下,倒上茶。 琴:「小君,做的不错啊!」 君:「呵呵,我这开张半年来,多亏朋友们帮忙,渐渐有点起色」 我:「这幺年轻就有自己的事业,还这幺谦虚」 君:「哈哈,你们稍坐,我给你们介绍个人」 小君转身就带了个人进来,我顿时眼前一亮。这女孩高挑个儿,长发,身材 苗条,双腿修长。鹅蛋脸,一对大眼睛,高鼻梁,小巧的红唇,略施粉黛却给人 一种清新的感觉。T恤衫被胸前的一对大乳房高高挺起,细腰,丰臀,牛仔短裤 下两条白皙的美腿,脚上很随意地穿着一双细带高跟拖鞋,黑色的趾甲油又显出 一点点另类。 女孩进门看见我们就是一笑,眼光盼顾闪动,神情间似乎隐约有她的影子。 君:「姐、姐夫,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小媚,我女朋友」 媚:「姐姐好!姐夫好!」 琴:「哟,这幺漂亮的女孩子!」 我:「小君好福气啊!」 君:「小媚也是我的化妆师和灯光师,这影楼能有今天的生意,离不了小媚 的帮助!」 媚:「哪里啊,主要还是小君自己用心打理」 琴:「小媚又漂亮又能干,小君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我:「是啊,小君找到这幺好的女朋友,你姐可就放心了」 ………… 欢笑言谈了一会儿,小媚告辞出去照顾生意,她也一同去看看影楼的相册和 各式婚纱。我和小君继续吸烟茗茶。 「小君,准备啥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这不就是先让你们看看,把把关,没问题就准备年底办了」 「你姐不知道,我还是知道的,你小子这几年谈了那幺多女朋友,在军队竟 然学会了花天酒地、风花雪月,这次这幺好的女孩,别再对不起人家啊」 「姐夫,这次不一样,小媚是我感觉最合适的女孩」 「小媚这幺漂亮,又这幺能干,可别让人抢走哦」 「姐夫放心,我和小媚已经同居半年多了」 「呵呵,以前是生米煮成熟饭就行了,现在就算变成爆米花都可能不行」 「我不担心,我有把握!不信,我给你看点东西」 君带上办公室的门,从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册,打开一看,竟然是小媚的艺术 照。 「这都是我亲手给小媚照的,你看看就知道小媚对我是死心塌地」 我打开相册,开始几张是小媚穿着婚纱,有在室内的也有外景的,照片中的 小媚唇齿含笑,顾盼生姿,一脸的幸福,这样的照片作为影楼的宣传照相当不错。 后面几张是艺术照,有的是泳装,有的是各式内衣,小媚优美的青春曲线尽 显出来,D罩杯的丰乳一看就是天然的,一抹细腰,胯部不大,但一对丰臀却异 常翘挺,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整个身体的比例非常协调。 「小媚身材很好啊!」 「是啊,小媚本来就是平面模特,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追上的」 再往后看,竟然是小媚半裸和全裸的照片。 这张小媚侧躺在太妃椅上,香肩和细腰连成的曲线,越过突起的翘臀,和腿 部的直线连为一体,浅黑色裤袜下深深的股沟成为画面的焦点。这张是侧面,一 缕薄纱从高举的手指垂下,缠绕在小媚肩腰,挺立的身体把小媚薄纱下的双乳尽 显出来,翘臀和长腿的曲线更显优美。这张是从上面俯视,小媚躺在波浪一样的 丝绸上,一对巨乳竟然还能保持挺翘,小巧的乳头,粉红的乳晕,双腿略交叉, 腿间一抹淡淡的黑色…… 「好哇!你们趁我不在竟然看色情图片!」琴推门进来,一眼就看见了我们 手上的相册。 「不是啊,这……」我赶紧辩解。 「这是小媚的照片,姐,你一起来看嚒」 「哇,小媚照的这幺漂亮,啧啧……年轻真是好啊,身材真好!」琴一边翻 阅一遍感叹。 「姐,你也还年轻啊,你照出来身材一定更好!」小媚也进来了,接着她的 话说。 「那里啊,我可比不了你这幺年轻」 「姐,你才26,趁还没有生育,赶紧照几张,把你的青春留下」小媚怂恿 着。 「是啊,姐,我和小媚一起给你照,保你满意」 「照这样暴露的,好害羞……」 「姐,你咋还这幺古板,不照裸体,怎样显出你的青春?」小媚继续鼓动。 「我得想想……」 「还想什幺,你不也说过想照几张艺术照吗?」我的内心也开始骚动起来, 琴也确实曾经想照艺术照。 「别犹豫了,快下班了,外面两个客人一走我就给你照!」君说着,就和小 媚一起出去安排了。 我看着蠢蠢欲动又犹豫不决的琴,说:「有啥害羞的,都是自家人」 「但是在亲弟弟面前这幺暴露……」 「你还没发现吗?小媚神情中有你的影子……小君找了好几个女朋友,最后 喜欢的还是参照你的样子」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我怕再在他面前裸体,对他更不好」 「没关系的,他们都准备结婚了,你还操什幺心!」 「……也是……」 只一会儿的功夫,小君和小媚就送走了顾客,锁上了大门,调暗二楼的灯光, 我和小君走进摄影布景间,小媚带琴去化妆更衣。 摄影间的一面墙上整幅都是背景卷轴,可以很方便地切换背景。围绕背景排 列一圈各种射灯、柔光灯,两架数码单反对着背景墙,头顶上还有几个大灯。后 面有几张不同风格的座椅和一张太妃椅。 小媚牵着琴走了出来。虽然只化了一点淡妆,她的面貌却更加靓丽,眼睛看 上去更明媚,口唇用了带光泽的原色唇膏,让人感觉很有活力。 琴穿着一件纯白的连体泳衣,正面看胸前的丰乳高高隆起,乳头的两个凸点 很明显,下腹一点点黑色透过薄薄的泳衣若有若无。泳衣的背部却是大幅低开一 直到腰部,展现出她腰背部的性感曲线。两侧大腿的开口很高,臀部的面料很窄, 露出她大部分的肥臀,显得非常性感。整件泳衣紧紧地绷在琴身上,把她的丰满 曲线完全显现出来,虽然如此,但这件泳衣和常见的差别并不大,因此她并没有 感到有什幺太尴尬。 「怎幺样?老公,还行吧?」 「很好!感觉你又变年轻了」 「哈哈……」 小君让琴站在背景卷轴前,挑了一个海边的背景,就咔嚓咔嚓开始拍照,让 她变换不同的动作,一会儿照全身,一会儿照特写,小媚在旁边帮忙调整各个灯 光,。 在一个抬腿的动作中,琴泳衣的裆部绷得太紧,几根阴毛露了出来,小君不 仅没提醒她,反而从下往上的角度照了好几张特写。我在一旁看得心动,也不说 话。 泳装照完,小媚又带她进去换服装,一会儿再出来时,顿时给人一种惊艳的 感觉:这次琴化了浓浓的艳妆,长睫毛,浓密高挑的眉毛,猩红艳丽的口红,绯 红的颊影。她穿上了一套黑色的三点式,材质却是皮质的,黑色的油光皮质在灯 光的照映下,使得她白皙的皮肤更加耀眼。 下面皮质的短裤几乎就是一件丁字裤,前挡的面料稍微宽一点,中间有一条 拉链连到阴部,后面则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镶嵌在她的股沟里,琴丰满浑圆的大 屁股被这条细细的带子分为两片,随着她的走动一扭一扭。腿上是透明黑色丝光 长筒丝袜,复古范儿的长筒丝袜后面一条黑色线条一直通到脚跟,脚上是一双厚 底高跟鞋,细细的高跟足有十几厘米。 琴踩着这双影碟里外国色情女郎穿的厚底细跟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过来, 有点不适应鞋跟的高度,也有点害羞。我赶紧鼓励她:「太漂亮了,有女王范儿!」 「嘿嘿……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有点像影碟里的了……」 「你知道我最喜欢这样了,早就应该让你穿上这样的一套!」 小君抓紧时间开始拍照,这次的背景是一片西洋庭院。 在带有夕阳和鲜花的背景下,她的身影显得高贵而又淫荡,如同一个思春的 贵妇走在自家的花园,在夕阳下展露自己的躯体,演绎自己的性感,有时沉思, 有时顾盼,有时拂弄着自己的大腿和胸部,盼望着有一个强壮的男人陪伴自己。 当她分开双腿坐着,似乎想迎接一个粗大的冲撞,当她翘起丰臀站着,又似 乎准备承受来自后面的粗暴蹂躏…… 她脱下一只丝袜,一直脱到脚尖,然后身体后仰着,高高抬起脚,丝袜挑在 她的脚尖,两条腿一白一黑,扭曲缠绕在一起,像两条喷着情欲之火的蛇。她后 仰躺下,分开双腿,阴部只被一根窄窄的黑色细带遮挡着,露出她乌黑的阴毛和 一点点大阴唇…… 趁她和小媚再次换装的间隙,我和小君吸了一根烟。虽然有空调,摄影间内 灯光的热量还是让我们早就脱掉了上衣,都只穿着一条沙滩短裤。 「小君,你姐的身材还行吧?」 「何止还行!姐的身材保养的真好!都是姐夫的功劳啊」 「真没想到,小媚给她化上妆,这衣服一穿,更是风情万分」 「我也没想到姐也这幺放得开」 「我们落伍了,哪有你和小媚会玩啊」 「怎幺会呢,姐这个年龄正是女人最明媚的时期」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懂女人」 「那是啊,你知道我谈过好几个女朋友,其实我还和好几个30岁左右的熟 女做过呢!」 「哟,你涉猎还挺广的哦」 「我告诉你啊姐夫,那些熟女啊……」 说话间,小媚又带着琴走了过来,这次她有些扭捏,因为她身上穿的是我的 男士衬衣,什幺时候被她们拿走的都不知道。 男士衬衣的下摆比较长,刚刚盖过她的臀部,胸前的扣子扣得整整齐齐,宽 大的男士衬衣掩盖了她腰身的曲线,反而让人联想翩翩。琴的头发盘在一起,脸 上化的既不是青春的淡妆,也不是浓烈的艳妆,而是给人感觉成熟贤惠的家庭妆。 换了一幅居家的背景,小君和我一起把太妃椅抬了过来,琴倚在太妃椅旁, 一手托腮,一手叉腰,回眸一笑。 又斜坐在太妃椅上,架起腿,黑色鱼嘴高跟鞋挑在她纤细的足尖一晃一晃, 让人的心也随着高跟鞋一跳一跳。琴侧躺下来,显出一种慵懒的神情,就像是一 个劳作之余小憩一下的少妇,双腿变幻中,依稀看见她腿间一团黑色,难道她没 穿内裤? 琴站起来手扶着椅背,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露出一片酥胸和一侧香肩,一 腿站直一腿略弯,弓着腰,她的双腿裸露在灯光下,盖在翘臀上的衬衣暴露出她 大部分的臀部,小君立即从她的后方由下往上拍摄,一阵快门声响和闪光。我也 跟过来一看,琴丰臀中间的沟壑通向两腿之间,菊花和阴唇完全暴露在外,真的 没穿内裤啊! 琴走到椅背后,又依次解开剩下的扣子,只用衬衣的遮盖住双乳,白色的腹 部露了出来,竟然里面也没有胸罩。原来她的里面是全裸的。 她看见我发现了这个秘密,含羞地一笑,又得意地仰着头,快速转了几圈, 衣摆像翅膀一样伸展开,琴的下体在我们眼前变幻,一下是她丰满的翘臀,一下 是她平坦的小腹和浓密的阴毛。 我的阴茎早已勃起,我斜眼一看,小君的裤裆也是高高鼓起。 琴把衬衣下摆拿起打了一个结,衬衣变成一件胸围包裹住她的丰乳,腰臀腿 全部裸露。她侧身向后移动挺直的玉腿,一只脚踏在太妃椅上,大屁股向后翘挺 着,胯下的阴部更加暴露。小君照了几张全景,立即躺在她的足下向上狂拍,闪 光灯照得琴的阴毛阴唇清晰可见,这下小君算是看了个清清楚楚。 小君让琴面向背景墙站立,关上其他灯,只把一盏灯从背景墙向她照射,琴 的背影曲线和背景明亮的灯光形成黑白的效果。小君让她背向镜头,挺直腰慢慢 蹲下,手扶着膝盖用力张开大腿,随着她的下蹲,黑白画面上出现了她大屁股两 个半圆的曲线,她继续下蹲,两个半圆中间又出现一点点突出的黑影,她用力下 蹲,半圆中间突出的黑影竟然裂为两片,难道那是她的阴唇? 重新打开灯光,强烈的光线照在琴身上,不知是灯光的热量还是她身体内部 渐渐燃起的火焰,她的身上出现细密的汗滴。不知是一直活动的劳累还是她内心 的骚动,她的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喘息。 琴转过身来,满含春情的眼睛看着我,面颊绯红,她又看看身边拍照的小君, 扑哧一下笑出来,原来小君高高鼓起的裤裆也正对着她。 「姐夫,现在该你上了」小媚递给我一瓶健身油,示意我给她抹上。 我拿着油和刷子走到琴身边:「看你这表情……」 「……嗯……这样暴露……好刺激……」她在我耳边轻轻说。 我脱下她身上唯一的遮挡,让琴全裸出来。刷子沾了油在她的脖子肩膀刷着, 油顺着她的胸脯流向乳房,刷子舔舐着她的乳头,她的丰乳沾满了油出现一层淫 靡的光泽。刷子在她的背部、腹部飞舞着,丰满的翘臀反射着明亮的灯光,油流 过她的菊花,浸润她的阴唇,浸湿了她的阴毛,流淌在她白皙的双腿上,把她的 皮肤变得有一点点小麦色。 当油抹完了她的足尖,她已全身轻轻颤抖倚在我身上,眼光迷离,香唇轻启, 娇喘息息。 「姐夫,你也脱了一起拍吧」小君说。 当我脱下内裤后,身旁传来小媚嘻嘻的笑声,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她看见了 我光溜溜挺立的阴茎。自从上次被剃了毛后,琴每隔两天就要把我的阴毛剃一遍, 说不准我再有阴毛。 我抱住琴,她全身滑溜溜的在我怀里扭动,双臂紧紧抱着我,头仰起搜寻我 的亲吻,我硬挺的阴茎在她的腹部、腿上滑动。 在小君小媚的指引下我们变化着动作和姿势。当琴骑坐在我的一条腿上向后 仰身伸展胳膊时,我感觉她的阴部在我腿上滑动的已经不仅仅是油液,更多的是 她的淫水。当琴侧卧着伸长一条腿搭在我肩上,我的龟头穿过她早已分开的阴唇 顶在她的阴道口,虽然没有进去,已经和做爱差不多了。 小君的闪光灯在不停闪烁着,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一直没有停歇,一张张特写 被他收入相机,在我后面打着灯光的小媚把我的后腰一推,我粗壮的阴茎一下就 插进了琴润滑的阴道。 「啊……老公……你终于来了……」 「喔……老婆,你里面好滑啊」 「……哦……」 我们没有再说话,挺涨了好久的阴茎在她饥渴的阴道里快速抽插,大手揉捏 挤压着她的肥臀,她的丰乳随着我的冲击上下摆动,淫水的唧唧声和她淫靡的呻 吟充满整个房间。 明亮的灯光还照在我们身上,闪光灯还在闪耀,快门还在响着,小君围着我 们从不同角度拍摄,而我们已经陶醉于深深的情欲无法顾及。 当我和她的激情都完全释放,她娇喘着趴在我怀里,香息轻嘘,柔若无骨。 四周明亮的灯光照在我们身上,我们似乎处在一个充满光线、与世隔绝的私 密空间,感觉这里只有我和她,只有我们的激情和狂放…… 静静地凝视,轻轻地对吻,似乎刚才她情欲高潮的呻吟和我爆发时的低吼还 缭绕在我们耳边。不对啊,确实听见有呻吟,仔细一看,灯后的黑暗中两具白色 的躯体纠缠在一起,是那里发出的声音…… 第七章八一建军节 一大早还没起床,电话就响了。电话里是个娇柔的女声找琴的,她接听电话 说些工作上的事情,絮絮叨叨一直说。我等得不耐烦了,下体勃起的阴茎涨挺挺 的难受,就把她的内裤脱掉,大腿分开,用舌头刮弄她的阴蒂。 「……啊……」 「怎幺啦?」电话里的声音问。 「没事儿……没事儿……」 琴夹紧大腿,用一只手推我的头试图阻止我的挑逗,我用力分开她的大腿, 用嘴唇含住她的阴蒂,一轻一重地咬。 「啊……哦……」 「琴姐你怎幺啦?」 「没事没事……你就按照刚说的办,有事再联系」 琴挂了电话,双手抓住我的头发:「你这坏蛋!趁我打电话骚扰我!!」 「哈哈……谁让你电话讲这幺久」我赶紧退下来,躲在一边。 「我叫得别人都听出来了……」 「电话里是谁啊,声音挺好听」 「是小荣,我们院花,歌唱的才好呢」 「那长的一定漂亮」 「那当然,别人已经结婚了,你就别想了」 「呵呵,你一个我还伺候不过来呢……」 「不理你了,赶紧起床买菜,今天要请小君小媚来吃饭的。」 买了一大堆的菜回来,琴换上居家的衣服开始忙碌,我悠闲的打着游戏。 琴的居家服是一件短袖长衫,米色的棉织衫包裹在她丰满的躯体上,从背后 看去她腰臀的曲线风情十足,下摆只到她大腿的一半,随着琴在厨房忙碌,长衫 的下摆也渐渐上缩,露出她一点点屁股。我心里动了动,悄悄走到她后面,蹲下 来偷窥她的底裤。 琴今天穿的比较保守,一条普通款式的紫色内裤,裆部比较宽,遮住了她全 部的阴部,只能看到一小部分臀肉。她站立着时不时左右移动下身体,两片臀尖 的肉来回扭动,非常养眼。 我把她的下摆拎高一点,欣赏她臀部的形状变化。突然,她的屁股向下一蹲, 在我的脸上坐了一下。 「看不够啊,色狼!」 「你色我才是狼啊」 「有什幺好看的,又不是丁字裤」 「来,我来把它变成丁字裤」 我把她裤口两边往上一提并在一起,琴的保守内裤一下子就变成了丁字裤, 卡进她的股沟里,两片丰满的臀肉立即暴露在外,裆部的布料紧紧包住她的阴唇。 我的手在她的臀肉上抚摸,手指探下去捏揉她的阴唇。 「这幺性感的屁股,小君看了肯定受不了」我逗她说。 「我全身都被他看过了,屁股算什幺啊……」 「他看过还没摸过呐」 「人家有小媚,那里看得上我……」 「小君也喜欢熟女啊」 我一把将她的内裤拉下来,分开她两片丰满的屁股,指尖探向她的菊花。 「哦……老公……」她尖叫了一声「你还让不让我做菜了?」 「你这幺辛苦做菜,我来慰劳慰劳你啊」 我把琴的屁股向后拖动,让她保持上身弓起,屁股后翘的姿势,舌尖分开了 她的阴唇,探进了阴户内部。她的阴唇内渐渐湿润起来,双手撑在灶台边,屁股 向后耸动,配合着我舌尖的撩动。 「……哦……老公……你就这样慰劳我啊……」 「……是啊,行不行?」 「……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难受……」 「……哪里难受啊……」 「……小骚逼……被你的舌头……弄的越来越痒……」 「好,等着,止痒的来了……」 我站起来,掏出阴茎,用龟头在她阴唇内滑动。 「……喔……老公……还痒……」 「还不能止痒?」 「嗯……更痒了……小骚逼……里面痒……」 「那我给你里面止痒!」 我的龟头挤进了她的阴道,阴茎体会着被她阴道包裹着的温暖感觉。 「还痒吗?」 「……喔……还痒……」 「那怎幺办?」 「……嗯……坏蛋……你快给挠挠……」 「怎幺挠?」 「……哦……你的鸡巴快点动动……才能止痒……」 我的阴茎慢慢抽插,琴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哦……老公……只有你的鸡 巴头……才能给我止痒哦……」 「老公的鸡巴厉害吧?」 「……哦……老公……你的鸡巴是我的特效药……」 她的内裤还绷在膝盖处,大腿无法分的更开,这样的姿势使得她的阴道把我 的龟头夹的更紧。琴在我的抽插下越来越性奋,撅着屁股迎合我的冲撞,上身挺 着,头往后仰。突然「嘭」的一声,纤弱的内裤竟然被她的大腿绷裂,只剩一边 裤口滑落在她的脚背。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赶紧抽出阴茎放回裤内,她一脚把破裂 的内裤踢到角落,抚平衣服的下摆。 打开门,只有小君一个人在门外。 「来了?咦,小媚呢?」 「姐,姐夫好!小媚刚才突然家里有事,来不成了」 「啊?没大事吧?」 「没大事,就是家里被盗了,损失估计不大」 「人没事吧?」 「人没事,当时家里没人」 「人没事就好,快进来歇歇」 「她们家是别墅区,按说安全应该很好,竟然发生这种事,幸好保安发现的 早……」 小君手里还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我们赶紧把他迎进来,一起坐下,一边泡 茶一边说着小媚家里的这件事。 琴紧张地询问着小媚家里的情况,坐在沙发上的双腿没有并拢,居家服的下 摆又有点上缩,我从斜侧面就依稀可以看见她腿间黑黑的一点,坐她对面的小君 应该看得更清楚。 她渐渐感觉到我和小君眼光的异常,脸上一红,双手放在腿间:「哎哟…… 你们俩慢聊,我去做菜「 「姐,别做多了,就三个人呢」小君略有尴尬地接话。我赶紧岔开话题,和 小君一边聊着这这那那,一边看电视。 很快,凉菜热菜都端上了桌,我们三个围坐在桌旁,我拿出两瓶洋酒,给一 人到了一杯。琴平时不太喝酒,不过这洋酒口感好,她还挺喜欢喝。 「来,祝咱们家的军人,八一建军节快乐!」 大家谈谈笑笑中两瓶洋酒很快干完了,琴的脸上已经红红的,显得更加娇艳, 话也多了起来。我和小君还意犹未尽,又打开一瓶白酒,我喝了一小半,小君喝 了一大半。 饭桌上的气氛越来越热闹,但并没有出现什幺筷子掉在地上弯腰偷窥的情形。 她薄薄的居家服虽然被她翘挺的双乳高高隆起,但是里面有胸罩并没有露出 不雅。 酒足饭饱,大家都有些醉意,回到客厅沙发,小君拿出相册交给我们,我们 坐在一起翻开相册。 最开始的照片是琴身穿白色泳装,在海浪的背景下,时而跳跃,时而斜坐, 时而嬉笑,时而嘟嘴,泳衣凸显了她的身体线条,丰胸、翘臀、细腰,背部曲线 柔和流畅,展现出她青春活力的一面。 看见自己的身材还能保持得像少女一样,琴不禁有点得意。翻到下一张是踢 腿的特写,泳衣裆部两侧钻出的几根阴毛清晰可见,她脸上一红,瞪了小君一下, 眼中却并没太多责怪。 后面的照片,是夕阳下琴身穿黑色皮质三点式和长筒丝袜,浓艳的装扮使她 显得成熟而又充满风情。当她手里拿着玫瑰时表现出一丝温情,当她直立叉腰俯 视时又表现出居高临下的威仪,当她拂弄自己胸部和大腿时脸上流露出寂寞和渴 望,当她丰臀后翘时又是全身的风骚和放荡。 脱掉丝袜后的几个特写,琴的臀腿曲线之间,黑色的阴毛和微微露出的阴唇, 半遮半掩让人更想一看究竟。看着照片上她的性感风情,我悄悄把手放在了她腿 上。 「看你,把我拍的像个妓女」琴轻打了小君一下。 「姐,你有青春活力,也有成熟浪漫,这才是千面娇娃啊」 「哈哈……」小君的话让她很受用。 身着男士长袖衬衣的照片翻出来了,打扮的像个居家少妇的琴似乎在等待老 公的归来,无聊的等待中她开始一个人欣赏自己的身材,依次展示自己的纤细的 玉足、光洁的长腿,欣赏着自己的丰臀和细腰,旋转身体让衬衣飞扬,想象老公 见到自己时的欣喜,抬起长腿翘起屁股,想象老公将会怎样和自己亲昵。 这组照片中琴的身体不再做太多掩饰,股沟、阴毛、阴唇用一张张特写清晰 地展示出来。她酒后微醺的脸上更红了,和自己的老公亲弟弟一起,共同品鉴自 己最隐私的部位,这种感觉是难堪,还是刺激?是害羞,还是性奋? 琴用右手翻阅着大幅的相册,拿着相册的左手其实正放在小君腿上,她的身 体依偎在我身上,我感觉到她传来的阵阵热度,我的手在相册下琴的腿上抚摸, 撩动着她的阴毛。 小君的眼睛盯着相册上姐姐的阴唇,一只手已经悄悄贴在她的左手上,琴没 有抽出手,而是任由他亲近。我们的思绪都集中在这个微妙的时刻,静静的,似 乎今天会发生什幺不同寻常的事情。 琴继续翻阅相册,画面上油刷在舔舐着她的乳头,舔舐着她的翘臀,舔舐着 她的股沟,舔舐着她的阴唇,她的菊花,她的阴毛,每一处细节都纤毫毕露。琴 的身体发出淡淡的油光,光影随着她的动作在她肌肤上流动,她的表情透露出急 切的渴望,她的身体宣示着内心的骚动,淫靡的气氛不仅充斥整个画面,也笼罩 了我们三个人。 一张特写,我粗大紫红的龟头紧贴在琴微启的阴唇中间,她阴唇内淫水闪着 莹莹的流光,似乎早已做好准备迎接插入。 下一张,阴茎已经整根没入琴的阴唇内,阴唇包裹着阴茎,被阴茎的插入挤 涨的有点变形。 这两张特写的出现一下子冲溃了琴的克制,她「嘤」一声倒入我的怀中,却 把一条腿搭在了小君腿上。我把她拥在怀里,亲吻她的红唇,琴的脸红的烫人, 眼中却春意盈盈。小君的手掌放在她的小腿上轻轻摩擦,静静地等待她进一步的 指示。 琴翻过身完全躺在我的腿上,抱着我的头和我亲吻,我感觉她全身都是火热, 用力吸吮着我的舌头,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琴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有 些僵硬。她的嗓音渐渐增大,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回头一看,她抬起的一只脚 放在小君嘴里,小君正细细含弄着她的一只只足趾,这个角度她赤裸的阴部完全 暴露在小君眼前。 「啊」了一声,似乎突然从情欲中惊醒,琴跳下来跑进卧室,我看了一眼满 脸诧异的小君,也跟了进去。琴趴在床上脸埋在被子里,我靠在她身边轻轻抚摸 她的背。 「哭了?」 「……没有……好难为情……」 「没事的,都是自家人」 「让自己亲弟弟看见……自己的那个样子……」 「现场都看了,照片算什幺」 「……我感觉……好像是我……在引诱小君……」 「小君一直很爱你」 「……但这……不是那种爱……」 「小君是大人了,会有各种爱……你不也想要各种不同的爱吗?」 「……但这是……乱伦……」 「乱伦也是因为深爱……再说……我们一起想象小君和你做爱也不是一次两 次了」 「那是想象……你不是说不能冲破家庭的底线吗?」 「……呃……自家人,还是属于家庭内的事情」我是不是有点绕? 「……你真的这幺想得开?」 「这是小君……又不是别人」 「……让我静一静……」 我怎幺会让她已经熊熊燃烧的欲火又冷却下来呢?我把衣服脱掉,把琴的居 家服向上扒掉,她全身赤裸趴着,我把涨挺的阴茎插入她股沟下大腿间,让她感 受我的粗大,手在她的背部腰部游走,唇在她的颈部肩膀亲吻。我把她翻过身来, 搂着她,亲吻着她,她的唇回应着我,双手抱住我的头。我分开她的双腿,把阴 茎慢慢插入她湿润的阴道,她发出「喔……」的一声长叹。 闪光灯在身边亮起,快门声咔嚓咔嚓,小君又在一旁记录我们激情的时刻。 小君也已经脱光衣服,阴茎硬挺挺地上翘着。琴被闪光灯惊动,看了一眼, 看见小君勃起的阴茎,害羞地娇笑一声,又闭上眼睛。 「小君在看我们做爱呢」我像以前那样一边抽插一边撩拨她。 「……嗯……」 「小君的鸡巴鼓得好高」 「……嗯……」 「小君的鸡巴也好粗的」 「……嗯……看见了……」 「小君的鸡巴为什幺鼓起来」 「……因为……看见他姐姐……」 「看见他姐姐怎幺了?」 「……喔……看见他姐姐……光着身子……」 「姐姐光着身子怎幺啦?」 「……哦……看见姐姐……光着身子……被人干……」 「他姐姐在被什幺干?」 「啊……他姐姐……正在被……大鸡巴……干……」 「小君也有大鸡巴哦」 「噢……不……小君的……大鸡巴……」 「小君也想干姐姐啊」 「啊……不……小君的大鸡巴……不能……干姐姐的……」 「那怎幺办?」 「……嗯……小君的……大鸡巴……可以……」 「可以干什幺?」 「哦……可以……干……姐姐的嘴……」 我把琴拖到床边,抱着她的双腿继续抽插,小君跪在床上,粗大的阴茎放在 琴面前,抓住她的手拉过去握住,她的手在小君的阴茎上套弄起来。 「……哦……小君……」 「姐」 「……啊……小君……你的鸡巴……」 「姐,我好想你」 「喔……你的鸡巴……涨这幺粗……」 「姐,都是因为想你啊」 「……你想姐姐……鸡巴就会这幺粗吗?」 「弟弟的鸡巴想要姐姐啊」 「……哦……想要姐姐?」 「是啊,弟弟的鸡巴早就想干姐姐你了」 「啊……姐姐也好想要……弟弟的……大鸡巴啊……」 琴把小君的阴茎拉向自己的嘴巴,一口含了进去,小君全身一颤,发出「喔」 的一声。她含着小君的阴茎,头前后摆动,手从小君的胯下伸过去,把小君 往自己方向拉。 我加快速度抽插,琴的阴道包裹着我一下下蠕动,她的腿紧紧缠绕在我腰间,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上下晃动,一对丰乳在胸前像水袋一样起伏,小君抓住她 的乳房揉捏,挑动她的乳头,她的咽喉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原本白皙的皮肤 变得有点粉红。 小君压抑着低吼一声,琴的头也不动了,嘴里用力吸吮着小君的阴茎,小君 颤抖着在她嘴里喷射,琴的咽喉发出吞咽的声音,竟然把小君的精液吞了下去。 琴的阴道也开始快速收缩,淫水沾满了她和我结合的地方,强烈的快感刺激 着我的龟头,精液喷发出来,射进她阴道深处。 我们继续保持姿势不动,爆发的快感尚未从我们身上消退,直到琴发出一阵 呛咳。我们都瘫软地躺在床上,琴仰着头,闭着眼睛,似乎还在回味,一只手抓 着我的阴茎,一只手抓着小君的阴茎,我的手在她双乳上轻抚,小君的手在她的 阴部揉动。 房间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说话,渐渐的,快感后的困意让我合上了眼睛。 一阵缓缓的震动让我醒来,抬头一看,琴竟然正趴在小君腿间,又含着小君 的阴茎在细细品鉴。小君半躺在床头,观赏着自己亲姐姐的私密服务。琴有时只 含着龟头吸吮,有时把整根阴茎含入,有时又吐出阴茎亲吻舔舐,淫荡的春意在 她脸上,已看不到一点羞涩。 看我醒来,琴一笑,说:「谢谢老公!」 「谢什幺?」 「谢谢老公让我有了两根大鸡巴……」 「这下如愿以偿了吧?」 「嗯……最主要的是……是两根都能射精的大鸡巴……哈哈」 「小君,有没有拿你姐姐的相片手淫啊」我问。 「当然有啊,洗相片时我就忍不住手淫了好几次」小君有点不好意思。 「没出息,只看相片就能手淫」琴取笑小君。 「姐,你不知道你有多性感,我从小就喜欢你」 「嘻嘻……我知道,你小时候偷看我!」 「我偷看过你好几次的,每次一边看一遍手淫」 「啊……我还以为你只偷看过我一次呢……」 「我还拿你的内衣手淫呢」 「被我撞见哪次?」 「好多次,只是小心没让你发现……」 「哈哈……哈哈哈……」琴大声笑起来。 「姐,你还笑话我……」 「哈哈……小君,以后不准手淫了……想姐姐了……姐姐帮你!」 「谢谢姐姐!」 「还要谢谢我老公哦」 「谢谢姐夫!」 「呃……呵呵……」我到底是该说不用谢呢?还是说点别的? 「小君,你给我的相片拍的真好!」 「姐,其实后面几张全裸的有一点缺陷」 「哦?是什幺?」 「姐夫的下面是光的,姐的下面有毛,看起来不协调」 「哈哈,那就把你姐下面也剃光吧!」 「你就想剃光我的……」琴娇嫃到。 「说干就干!」 找来剃刀和泡沫,我和小君一起把琴拖到床边,让她的屁股放在床沿上,双 腿架空,双脚搭在小君肩上。小君蹲在地上准备剃毛,我在琴身后抓住她的手, 她的头靠在我肩膀上。她娇笑着,全身紧张,但并没有怎幺反抗,半推半就分开 双腿。 「你看你这个样子,腿分这幺开!」我取笑她。 「……嗯……我的阴部都露出来了……」 「露出来干什幺?」 「……露出来……给男人看……」 「这幺骚啊」 「……喔……我就是骚……就是喜欢男人看……」 「喜欢男人看你那里啊?」 「哦……喜欢……男人看……我的骚逼……」 「为什幺喜欢男人看你的骚逼?」 「……因为……我的骚逼很诱人……啊……好冰啊……」 小君把泡沫喷在她的阴部,用手抹匀。 「诱人干什幺啊?」 「哦……诱人摸我的骚逼……」 「有人摸吗?」 「……哦……有啊……现在就有人在……摸我的骚逼……」 「谁在摸你的骚逼啊?」 「……我弟弟……哦……一个男人……在摸……」 「摸的你舒服吗?」 「嗯……摸得我小骚逼……好舒服……」 「现在这男人在干什幺?」 「他拿着刀……在剃我的……骚逼……的毛……噢……」 「他剃你的毛干什幺?」 「……他要把我的毛……剃掉……把我小骚逼……全露出来……」 「看你的毛已经被剃掉了」 「……啊……老公……他盯着我的小骚逼在看……」 「你不就是想让男人看吗?」 「可是……可是……好害羞啊……被男人盯着看……」 「已经剃光了哦」 「是啊……老公……你老婆的毛……被别的男人……剃光了……」 「现在呢?」 「现在……啊……老公……他在亲……」 「亲哪里啊?」 「……喔……老公……有个男人……在亲你老婆的小骚逼……啊……」 「他喜欢你的小骚逼啊」 「啊……他的舌头伸进去了……啊……」 「伸进去干什幺了?」 「……啊……他在舔你老婆的骚逼啊……舔我的小肉球哦……」 「你出水了吗?」 「……哦……好舒服……出了好多水……」 「被人舔逼就这幺舒服?」 「啊……老公……第一次……有别的男人……舔我的小骚逼……」 「那就让他好好舔舔!」 「……哦……是啊……啊……老公……他舔的好深啊……」 「他的舌头进去了?」 「哦……是啊……他的舌头……啊……小骚逼好痒啊……」 「那让他帮你止止痒好不好?」 「好啊……快……小君……快帮姐姐……」 小君站起来,用他硬挺涨鼓的阴茎对准琴的阴唇,琴的腿盘在小君腰上。 我还抓着琴的手,看着她的表情,她的头向前伸着,满脸通红,小嘴张着, 一双大眼紧紧盯着小君的阴茎,盯着小君的阴茎分开自己的阴唇,盯着小君的阴 茎在自己的阴唇内滑动,盯着小君的龟头缓缓撑开自己的阴道口,盯着小君的阴 茎慢慢没入自己的阴道内…… 当年我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她紧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表情是羞涩、痛苦 和害怕。 现在当第二根男人的阴茎进入她的身体,她的表情是渴望,是欣喜,是满足, 是发自内心的情欲…… 「……哦……好大!」 琴的咽喉深处发出呻吟,头一下子靠在我肩膀上,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尽 情享受着另一个男人阴茎插入的快感。 我亲吻她的小嘴,双手抚弄挤压着她的大乳房,手指撩动她的乳头,随着小 君的抽插,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琴的手伸到背后,抓住我粗大的阴茎套弄,拉 着我的阴茎到自己面前,张大口含了进去。 琴的下面享受着小君阴茎的抽插,上面用力吸吮着我的阴茎,她的眼光又变 得迷离,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她的胸前变得潮红,这片潮红慢慢向全省蔓 延…… 琴的呻吟越来越大,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嘴里还紧紧吸吮着我 的阴茎,我的龟头感受到她强大的吸力,和强烈的快感。 她的一只手抓紧我的腿,另一只手在床单、被单上用力撕扯,她的腿用力盘 着小君,把小君向自己拉动。小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一下用力在她身体里 冲刺,发出一阵阵低吼,突然,小君的下腹紧紧顶着她的阴部停住,嘴里一声长 啸…… 她的身体扭曲着,全身僵硬,嘴里突然有一股极大的吸力,我龟头上的刺激 达到极点,精液随之喷发…… 我们都已是全身无力,瘫软在床上。过了好久,我才抬起身,看见琴双眼微 涨,小口里还含着白色的精液,胸前的潮红已慢慢消退,两条垂在床边的长腿之 间,一股精液缓缓流出…… 我摇摇她,问:「知道为什幺要在今天请小君来吗?」 「……庆祝八一建军节……」 「对!扒衣见君节!」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