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我为卿狂(上)

我为卿狂(上)


第一次认识她,深深地被吸引住了。或许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吧。美丽的容貌,明亮的眼神,芳香的秀发,花样的笑容,大方的服装,标准的身材……那个男人不爱美丽的女人, 我也不例外。她是我的同学,从小学开始就是了,她叫王丽,在小学的年代,我很多事无法记忆,什么是爱,什么是初恋我不知道,我唯一能记忆的是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中学的我懂得了很多东西,我也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我和她渐渐拉开了距离。人言可畏,这是我最怕的事情。也许初中生涯的我实在是太忙了,学习学习再学习,这使我忘记了王丽,或者说那时的我对爱根本就不了解吧。更甚者我根本就不爱王丽。我想是这样吧。初中生涯在一次次的大考小考中度过,我和她顺利进入了高中,而且又是同一班,可能是有缘吧,她座在我的旁边。高中是复杂的,我的单纯让我莫名对王丽和其他同学的交往感到心烦。时间也许会冲淡一切,可是对王丽的感觉始终莫名。至到那天,放学了,我缓缓步出了校门口,正准备在校门口的游戏室打两个币再回去,忽然看见了王丽,她正在向这边走过来,心中莫名冲动,我一下跑到了王丽的身边,对她说:“回家吗,一起吧。”她点了点头,道:“好啊”。也许真是天公作美吧,天色突变,下起了大雨,我和她忙快步向家奔去,忽然王丽一声轻叫:“等一下,我脚扭伤了。”我一听,急了,忙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我扶你吧。”边说边扶起了王丽,我又道:“慢慢走,别慌。”我忽地感到王丽一阵轻轻的扭动,我低下头望着她,她脸上一片红晕。我呆了,静静的望着她,大雨在我身上淋着,我没有反应,我心中只想一生一世都能这样扶着她。“你怎么了,走啊。”王丽道。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小心的扶着她,慢慢的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不算太大,但布置得合理,她家里没人,她妈她爸因工作需要,常常都要很晚才会家,所以王丽早就习惯了。我扶她坐到了椅子上,才缓缓的吸了一口大气。“好些了吗?”我问道。“好了很多。”就像蚊呤。但我总算是听清楚了。“那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打电话给你。”“嗯。”她点了点头。我望了望她,轻叹了一口气,道:“我走了。”我步出了她的家门。雨还在下,而我则独自在雨中漫步。我脑中始终挥不去的是那一双亮丽的大眼睛,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欧阳修的蝶恋花,让人感慨不已。我回到了家,家中没人,桌子上有一张字条,上写着:“华,今天晚上我们不会来,冰箱里有饭,自己热了吃。”我根本没有食欲,就进入自己的卧室,写下了今天的话语。风在吹,雨在落,谁知我心中感受。今天美丽的邂逅,让我感到更莫名。我知道了,我一直暗恋着你。原来暗恋的滋味并不好受,就像黄连苦在心里头。我想你,我爱你,我要得到你。用我的心,我的情,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世界因为有了你,才如此的美丽。常常回忆小时的情景,常常怀念你的背影,可是我知道有一天,你将离我而去。我想要抓紧你,可是我却没有勇气。我的软弱,让我感到自己越来越无能为力。我想说,我爱你,却不知从何说起。有人说爱一个人,就是要她幸福快乐。我想这个人,要不就是不爱她,要不就是太伟大。我只是个平凡人,我做不到这么伟大。我也许就是那么自私的人吧。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写完了,心情也似乎好了一点。“铛、铛、铛”门铃声忽然响起。我忙出去开门,“是谁呢,爸妈今天又不回来。”我边想边开门。门被我打开了,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会是王丽,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愣在那里。她见我没有反应,对我说道:“今天麻烦你了,谢谢。我走了。”说完转身欲走。我这时才发觉没有请她进屋,忙道:“不用谢,进来坐坐再走吧。”她也没有坚持,就随我进屋了。“你一个人呀?”“嗯,他们今天不回来,你坐啊,我去给你倒杯水。”当我把水端出来时,发现她不在客厅,“她不会在我的卧室吧,我刚写的……”我不及细想,忙往里面窜。她以经在看了,来不及了,我心中暗叫“惨了”。我上前去阻止她看,她瞪了我一眼,我只好让她静静的看完。“那个女孩是谁,不会是我吧。”她转过身,微带恕火的说道。“是,不,不,不是。”我节节巴巴,不知如何是好。她似乎对我的答案不太满意,双眼瞪着我。我望着她,默默的走近,鼓足勇气对她说道:“是的,那个女孩就是你。我本一直不想对你说的,但今天我非说不可了,我怕从此再没有机会,从很久以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我是真的好喜欢你,你知道吗?”我流泪了,或许我天生就是这样吧。在不知不觉中,我抓住了她的双手,她没有拒绝,我望向她,她双颊红晕,眼睛恕火全消,带有一丝害羞。我缓缓的把她搂在了怀里。仔细的看着她,看得她闭上了双眼,身体一阵轻颤。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ILOVEYOU”。说完,我吻在了她的玉唇上。女性本能的羞涩,让她双手不停的推拒我,不让我得逞,但最终还是和我火热的吻在了一起。如痴如醉。正是那:“夜阑无人私语时,此时无声胜有声”。(二)有什么事情比自然而然精彩呢?那天,她没有回家。也许爱情来得如此的不经意,但它的确到来了。春天是如此的美丽,我和她都毕业了。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也许时间过得太快了吧,我和她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两情相悦,海誓山盟,经过多年的考验,我和她终于结婚了。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我终于可以完全得到她了。我注视着王丽脸上的红晕隐隐,娇态可拘,风情万种,娇娇的羞涩醉人,动魂。情不自禁地低唤道:“丽,你真是太美啦。”低头轻吻着她火热的玉唇。“哥。”王丽娇躯一颤,哺唤一声,伸臂勾住了我的脖子。四肢一酥,我缓缓地压在了她的身上,轻揽着她的柳腰,温柔地吻着她的玉唇。右手不安份地,小心翼翼地在她双峰间轻轻滑动,游逸。王丽顿觉一种心中久盼的,从未有过的,犹如春风吻湖面,细雨洗荷叶般的飘渺感觉电流般地传遍了全身,醉心醉魂。令人忘乎所以,玉手不知不觉地揽紧我的虎腰,微闭着双眼,低哺娇呤,与我不断缠绵温存。我的一双手握住她圣洁美丽的娇挺椒乳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她鲜红柔嫩的樱唇。“唔……”王丽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我火热地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嗯……嗯……嗯……”王丽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我握着她娇软椒乳的手游向她的下体……经过柳腰,插进了她的玉腿根中。“……唔……唔……唔……你……唔……”王丽含羞娇啼。我伸开四指,紧紧地按住王丽的玉沟,一阵抚搓、揉摩……王丽被我挑逗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唔……唔……唔……唔……”不知不觉间,我已剥开了王丽身上的衣杉,她的胴体一丝不漏地展现在我眼前。但见肌肤如雪,曲线分明,酥胸丰满,圣峰随着酥胸的起伏微微颤抖着,满含性感。柳腰纤细,平原窄窄,玉腿修长,中间隐现青青芳草地,似被微风吹拂,轻微地抖动,顿觉浑身血液沸腾,情不自禁地低唤一声:“丽。”低头含住她一只柔软饱满、娇挺滑嫩的椒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娇软绵绵的少女玉乳,开始舔吸着她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肉蕾”乳头;同时,另一只手也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物。王丽被我触及的“圣女峰”上这一阵挑逗、轻薄,不由得娇喘连连:“……唔唔……唔唔……嗯……嗯……唔……唔……”我抬起头一看,只见王丽全身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身胴体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王丽雪白的玉体一丝不挂,浑圆细削、玉滑娇嫩的粉腿顶部有一团柔柔的阴毛,淡黑微卷……我看得口干舌燥,欲火如炽。又俯身压住她的赤裸玉体,大嘴在她的樱桃小口、羞红桃腮、娇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双手在她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上淫戏羞花。王丽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声声:“唔……唔……唔……唔……”当我的手沿着王丽那玉滑细削、纤美雪嫩的玉腿轻抚着插进她的玉胯“花溪”,手指分开紧闭的滑嫩阴唇,并在她那圣洁神密的阴道口沿着处女娇嫩而敏感万分的“花瓣”阴唇上轻擦揉抚时,王丽更是娇啼不断:“唔……啊……啊……啊……啊……唔……哎……”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个末经人事、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哪经得住我这样挑逗?只见她紧闭的玉沟中一滴、两滴、三滴……亮晶晶、滑腻腻的乳白粘稠的处女爱液含羞乍现,越来越多的神密爱液渐渐渗出了她那紧闭的娇嫩玉沟。我注意到王丽火热的下身渐渐温润、湿濡,饱满柔软、雪白滑嫩的玉乳上那两粒嫣红玉润的“蓓蕾”乳头也逐渐变硬、变大,翘挺起来,我明白王丽也情欲暗涌,所以我也开始行动。我分开王丽含羞紧闭的玉腿,露出她的玉胯桃源,然后挺起肉棒刺向王丽圣洁幽深的阴道。“嗯……唔……”王丽娇喘连连,芳心又羞又怕,又惊又喜。由于王丽的下身早已爱液遍流,我的肉棒上粘满了王丽下身流出来的处女淫液,所以他顺利而滑腻地顶开她火热嫩滑、温润羞合的阴唇,滚烫的龟头套进了王丽那娇小嫣红的可爱阴道口,我向她火热紧迫、幽深狭窄的处女“花径”深处狠狠地顶进去。“啊……”王丽一声痛苦而羞涩地娇啼:“哎……痛……啊……”粗大浑圆的滚烫龟头已刺破王丽那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的证明——处女膜,我已深深进入她的体内,她的处女膜被刺破。“”哎……痛……啊……“我停了下来,嘴印在她的玉唇上亲吻,双手在她的圣峰上不停的玩弄,渐渐的王丽的下身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她丽靥羞红,柳眉微皱,两粒晶莹的泪珠涌出含羞轻合的美眸,雪白的玉股下落红片片。由于受到王丽爱液淫津的浸泡,我插在她阴道中的肉棍越来越粗大,越来越充实、胀满着处女那初开的娇小紧窄的”花径“肉壁。我开始轻抽缓插,轻轻把肉棒拨出她的阴道,又缓缓地顶入圣洁处女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嫩滑阴道。唔……唔……唔……唔……唔……”王丽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在王丽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响应着我阳具的抽出、顶入,我逐渐加快了节奏,下身在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王丽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我的臀后,以帮助我能更深地进入她的阴道深处。绝色清纯的少女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唔……唔……唔……嗯……唔……哎……唔……唔……你……噢……唔……请……唔……你……唔……你轻……唔……轻……点……唔……唔……唔……轻……唔……唔……轻……点……唔……唔……唔……”王丽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蓦地,王丽觉得我的那个插进她身体深处的“大家伙”顶触到了自己阴道深处那最神密、最娇嫩、最敏感的“花芯阴蕊”——少女阴道最深处的阴核,王丽的阴核被触,更是娇羞万般,娇啼婉转:“唔……唔……唔……轻……唔……轻……点……唔……唔……唔……”我用滚烫梆硬的龟头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处女阴核,她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他这样连连顶触得欲仙欲死,娇呻艳吟啼狂:“嗯……嗯……再重些……就是那里了……嗯……啊……好美啊……我要完了……啊啊……啊……啊……哎……哎……啊……啊啊……哎……哎……哎……啊……啊……哎……啊……啊……请……再……重……一点……哎……唔……啊……太……太……太深……深了……唔……啊……请……重……一点……哎……唔……我完了。”突然,她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阴道膣壁内,娇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阳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哎……”她的子宫“花蕊”内射出了股宝贵的处女阴精,美貌如仙、清纯可人的绝色少女玉靥羞红,芳心娇羞万分。我在她狭窄紧小的嫩滑阴道内抽插、冲刺了好几百下,早已如箭在弦上,被她的阴精一激,立即一阵迅猛地抽插、挺刺……然后粗大滚烫的阳具深深地插入她狭小的阴道底部,紧紧地顶住她的子宫颈。“唔……唔……唔……轻……轻……点……唔……唔……轻点……唔……啊……喔……什……什……么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烫……喔……”射出宝贵的处女阴精后,她花靥羞得绯红,玉体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被我最后疯狂般的狠抽猛顶,再加上阳精往娇嫩敏感的“花芯”上一淋,她顿时攀上了男女交媾合体的极乐高潮,在男欢女爱、云交雨合的销魂快感中娇啼婉转、欲仙欲死。秀丽绝色、清纯可人的美貌处女娇羞地挺送着雪白嫩滑的玉体,迎接那湿漉漉、火辣辣的,又浓又多的滚烫阳精,深情款款的搂着我献上最热炽的亲吻。云雨散去,我和她同诉着那激情。正时那:“春宵一刻值千金。【全文完】我的第一次纯情三部曲之二①大学生涯极其枯燥,我叫程华,一次偶像机会下,我认识了一位女孩,她叫王琳。因人长得漂亮,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又能说会唱,其声音有如黄莺出谷,乳燕归巢,主持的大学生文艺会,有条不絮,又了解我们的心理,所也她在我们学校是妇孺皆知。自从第一次认识她,我们就热恋了起来,正应了一句成话:”心心相印“。自从第一次认识之后,我每晚都用车载她回家。在郎有心女有意的情况之下,不消一个星期,我已不是直接送她回去,而是载她到云雨道上去了。王琳虽然不是一个小女孩,但在这声色犬马的世界上生活,平时又缺乏聚散家庭,念书又不用功。她对于生活的一般认识,实只限于吃、喝、玩、乐,近来可又我懂了一项――谈恋爱!她对这一项新东西,与其说是认识,无宁说是一种生理上面自发性的一种欲望。当然,她只是在心中想望,却丝毫无经验,更谈不上用理智去分析了。另一方面,她对恋爱的感受,是直接受这个社会的影响。她的要求十分单纯,只要是年轻人再加上英俊的男子,肯陪她玩乐找刺激,她就满足了。那为什么叫恋爱?就更简单不过了,在她想法,只要男女双方,为了为所欲为,那就是所谓”恋爱“!至于结果如何?大不了就结婚,许多年轻男女,不都是这样子吗?所以,我没有什么不符合她的恋爱条件。我载她到云雨道上去,是为了更方便谈情说爱,这里是郊外风景区,景美价廉,正是男女谈情说爱的好去处。这是一个月明顶稀的夜晚,程华飞车载美人,向着云雨道风驰电掣般的飞驰着。程华特地选了一处清幽所在――林深草密处――两人选了个干净的地方,相互依偎席地而坐。我们静静的的欣赏这夜色,一方面也不让人知道这深林处,尚有一对情侣。程华右臂搂住王琳的娇躯,一方面月下看美,愈看愈动人,情不自禁的用手去摸王琳的乳房。王琳的娇躯轻颤,全身发麻,心中突突乱跳,俏脸发红。程华见她并不生气,悄悄的在她耳旁轻声说:”王琳,你真美,真是名副其实天上的安琪儿!“一面抱起她坐在自己腿上,左臂环拥娇躯,腾出右手,可以畅所欲为的抚揉着她胸前的双乳。王琳第一次被男性拥抱着轻薄,说不出的一种刺激与感受,血液循环逐渐加速,随即心跳加快,周身似火浇。更要命的是我的一只魔手,更不老实的滑到她下体,按在阴户上,轻轻地抚摸,一会儿又捏弄着小阴核。程华这时已欲火中烧,下面的阳具已粗硬如铁,在她屁股上频频磨擦,同时低头在她的头额至双眼,又到鼻尖、两颊,最后停在唇上,紧紧结合在一起。王林想挣扎、想推拒,可是身不由己,娇躯已被紧紧搂住,丝毫无法动弹。王琳美如被蛇咬似的轻颤,神思不宁。我见她如醉似痴的像一只善良的绵羊,竟不顾一切的动手脱去她的衣裤。王琳突地如梦初醒,迅速地挣脱我的怀抱,娇叱道:”华,这怎么可以,这里是野外,遇上人,羞死了!“程华被欲火冲昏了头,正想真的消魂之际,想不到已熟的鸭子,还会跑,不过时间迟早而已,这块肉是逃不了的,何必急于一时呢?而反感生意外,那才划不来。于是乎,歉意的说:”琳,你实在太美了,我一时按不住……所以……请你原谅我!“”真是急性子,不觉难为情吗?“第二天晚上,王林并不规避他,照样有说有笑,对昨晚的事,并不当作一回事。程华并不奇怪,照样的送她回家,而且到郊外去玩。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