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少妇搞外遇

少妇搞外遇


老实说,晴子在写这本书的后半本时,竟被电脑键盘上的「Y」字键给吃得死死的,它有时罢工、有时上工,瞧瞧,我连打「上」字都被它欺负呢!晴子打字用仓颉输入法,所以,学过仓颉的人一定明白晴子的意思,当然,不只有一个上字,事实上,在它要不要工作之间,晴子才发现它很重要耶,而且用得上它的字还真不少,所以,晴子有时还会被它惹火呢!瞧,「还」字又来了,我得好说歹说的慢慢敲,它才接受指令,对,很大牌!但为了不影响思绪,晴子不管它的字有没有成形,继续的往下打,但在顺稿时却吃足了苦头。好难顺喔,救命啊!好多字都要向「Y」拜托,而且得给它很用力的敲下去,它才理你。也因为如此,因为手指用力的不平均,打整本书也不曾闹过手疼的右手,一条筋就给他隐隐的痛起来了。但不管怎么说,写完这本后,晴子要带着它,好好的去修理修理!这种体验,一次就够了。只是,晴子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单单坏一个键呢?若是有任何粉丝知道这个答案,请不吝来信让晴子知悉,免得下回换其他键罢工,那晴子就真的想哭了!楔子埃及开罗的一栋高级饭店里,一名俊美的东方男子手持照相机站在套房外的阳台边,拍摄着眼前这有着现代摩天楼与古老金字塔、充满矛盾又幽秘的璀亮夜景。在连拍数张后,他才回到房内,将照相机轻轻的摆放到桌上后,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靠在窗前,俊美的五官上有着深深的困扰神色。他抿紧唇,将烟捻熄在烟灰缸后,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拿了放在床头灯边的手机拨了电话。「是我,调查的结果还是一样?」话筒的另一端传来笑声,「你还不死心?我都查了上百遍了!」「你到底有查没查?」他有些不耐烦的问。「查了,结果一点也不意外。」「该死的!」他低低的诅咒一声,那张狂放不羁的俊脸上有着满满的愤怒。「拜托,我亲爱的朋友,全天下大概只有你这个丈夫气自己的老婆太乖、不劈腿、不搞外遇。」「是啊,全天下大概也只有我们这一对夫妻,连次面也没见着,就已经成了老公、老婆。」对好友的打趣,他是嗤之以鼻。「没错,而且时间长达三年,婚姻仍旧」幸福美满「。」好友不怕死的继续给他调侃下去。他脸色丕变,「你欠揍吗?」还敢出言调侃?!「没有,只是你那未曾谋面的妻子以现在的大环境来说,她应该是硕果仅存的乖乖女、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能娶这种女人当老婆,有多少男人抢着要?」「我对婚姻没兴趣。」这才是重点。「是,你偏好自由,却一时不察,被拐进了婚姻大门。」「这事不必提醒我!再帮我去查一遍。」男人的声音咬牙切齿的。「我的老天爷,你还不死心?」对方闻言哇哇大叫。「我懂女人,没有女人能三年没有男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就算她不动凡心,男人也会主动的去招惹她!」「但你漂亮的老婆就是惟一的例外。」「庄冠尧!」男人气得双手握拳,气极他一再的吐槽!「唐毓修,我知道你想揍人了,但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去会一会你老婆,也许你会爱上她。」「是啊,然后生儿育女,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对对对,就像我一样,拜!」唐毓修火冒三丈的将手机扔到床上去。会的!他绝对会去会会他亲爱的老婆,但他不是去爱上她,而是去要回他的自由!第一章惨了!惨了!快迟到了!一场大雨刚过,台北街头一个穿着蓝白色海军领上衣、牛仔长裙的美丽身影在布满一处处小小水洼的红砖道上快步的跑着,那张纯净绝丽的脸蛋有着明显的紧张神色,随风飞扬的乌黑长发则飘送着迷人的淡淡花香,在雨水洗净过后的湛蓝天空下,这个窃窕身影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眸光追逐。韩羽快步的跑着,终於来到一栋高楼大厦前,她停下脚步喘口气,拭了一下额上的汗珠,一辆白色BMW双门跑车突地疾速行驶到她身边又急煞,车轮所溅起的哗啦啦水花就这么喷溅到她身上,甚至是脸上。她一时半刻就这么呆站着,直到一名男人下车,跨步走向她。他好高,也好英俊,穿着更是休闲,上身的格子衬衫只扣了两颗扣子,也因此露出大片的古铜色胸肌,一件低腰牛仔裤更凸显出他的修长,浑身散发着一股狂放不羁的洒脱气质,很迷人也很危险。唐毓修拧眉看着这个变成半泥人的大美女。「抱歉,我刚从国外回来,这地方又第一次来,刚刚临时看到我要来的地方就在这儿,所以急忙切人又紧急煞车。」他的声音也好好听,低沉又有魅力,韩羽粉脸蓦地一红,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一个陌生男人有这么多的异常感觉。他看了看四周。「我找个地方?还是你方便整理一下你自己?我可以付费赔偿你的损失。」毕竟他有个约也快迟到了!「呃,不用了,没关系,我自己也不好,不该站在这里的。」这旁边就是一个停车格,她也有错。她羞赧的跟他点个头,转身就上了阶梯。就这样?!蓦地一愣,他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好打发的女人,停了约两秒钟,他即快步的追上她,「等一等,你这样就走我会愧疚的。」韩羽凝睇着高大英挺的他,也不知怎么的,这张俊颜让她的心脏全然不听指挥的怦怦狂跳,「你不必愧疚,真的没关系的。」唐毓修低头看着她粉颊上半乾的点点污渍,想也没想的就伸手去擦拭,她猛地吓了一跳,惊愕的抬头看他。黑眸闪过一道有趣眸光,走遍世界各地,除了一些保守的阿拉伯国家妇女碰不得外,九成九的女人光看到他的外貌,就会投怀送抱的想来一场邂逅,而这儿,居然有这种稀有反应的乖乖女品种!而且,她很美、美得纯净、美得脱俗,像晨露眷恋的山谷百合,也像被谪贬下凡的仙女,一双璀璨星眸令人望之沉醉,心甘情愿的想沉溺其问。但他是一个周游於天地问的旅人,很清楚什么女人可以碰,什么女人又碰不得,而她就是后者。何况,他现在还是一名「已婚男子」!想到这儿,他不禁撇撇嘴角,再想到待会儿就要见到自己的妻子,他的心情变得更差了。他深邃的黑眸仍凝睇着眼前这张动人的容颜。「你不介意让我拍张照吧?」「什、什么?!拍照?」她杏眼圆睁。有没有搞错?身为一名在世界各地游走的专业摄影师,他习惯以照片来为流浪的人生做记录,而眼前这张沾了点点泥污的酡红丽颜、熠熠发亮的美眸,衬着背后大雨过后一栋栋清洗过的摩登大楼,绝对值得摄取品味。韩羽傻愣愣的看着这名英俊男人快步的从车内拿出相机,就这么「咔喳、咔喳」对着她连拍了好几张。「需不需要洗几张给你?」唐毓修率性的问。她直觉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笑,「名字、地址给我。」「不、不用了。」她不习惯麻烦别人。他无所谓的耸个肩,他从不勉强女人,自然也不会在此时破例。她腼覥的跟他点一下头,即往大门走去,她停在门口,从皮包里拿了面纸稍微擦拭脚上及裙子的污渍,还跟柜枱人员歉然一笑,这才小心翼翼的踏进大厅,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他也跟着走进大厅,瞥了她的身影一眼,这才来到柜枱,「我跟温总有约。」柜枱小姐眼睛倏地一亮。「你是亚伯特。唐。」她会这么确定是因为顶头上司今早为了见这名他仰慕已久的摄影大师,将所有的行程、会议都取消了,还在刚刚近半个小时内连拨了好几通内线,问她人到了没?唐毓修露齿一笑,「是,我该怎么找到温总?」「我带你上去。」她热络的起身招呼。他点个头,看着这名穿着合身套装的女孩兴奋鸡耐的带着他上电梯,一边还叽叽喳喳的说着他的伟大事迹。「亚伯特。唐」这个名字在摄影界是赫赫有名的,身为着名的国外地理杂志——《NA国家地理杂志》的专属摄影师,多期的封面照都是他所拍摄。在他的众多作品中,还有数十幅珍奇照片为世界各大美术馆所收藏,甚至还有博物馆为他举办个人摄影展。只是崇尚自由、注重隐私的他不曾出现在个展中,见过他的人也屈指可数,他的照片也因肖像权而不曾见报,所以,他本身就像个谜,自称拥有旅人的灵魂,只有在不同的时空里漫游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与生存价值。这么一个有深度的男人此时就在她身边,而且还英俊得让人流口水,柜枱小姐兴奋得都快晕倒了!电梯门一开,唐毓修先行走出去,柜枱小姐也快步上前,来到老板的办公室前,却还舍不得敲门,只是痴痴的望着他。他扬起嘴角一笑,敲了门即开门进去。温裕翔正在里面踱方步,一见到这个北自己年轻不到几岁的英俊男子,不解的黑眸望向他身后快步跟进来的柜枱小姐。「亚伯特。」唐毓修自我介绍着。虽是台湾人,但他七岁后就一直住在国外,中文名字太过拗口,所以除了几名亲密友人外,大家都叫他亚伯特。温裕翔愣了几秒,眼睛倏地一亮,随即愉快的迎上前来,用力的跟他握手,「久仰久仰!」身为「牧源地理文化科技事业集团」的第二代负责人,台湾区最大的文学出版商,温裕翔亟欲将事业版图延伸到国外,而接触亚伯特。唐就是第一步。在与NA国家地理杂志积极接洽后,他才知道要为亚伯特出版个人摄影集,决定权并不在NA,他们跟亚伯特的工作合约并没有此项权益,完全得询问他的个人意愿。而经过这段日子两人密集的联系沟通后,他的诚意终於打动亚伯特,同意出版一册以「孩童脸谱」为主轴的摄影书,而为了让书本内容更活发,亚伯特主动要求在书中放入适合的色铅笔插画,甚至还直接钦点与他有合作关系的插画家,而这一趟回台,为的就是这本摄影书籍。[ 手机电子书: .517z . 两人愉快的在沙发上坐下,寒喧几句后,女秘书送来两杯咖啡,两人就书的内容又聊了一些后,唐毓修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她人呢?」温裕翔当然明白这个「她」是谁,他瞥了手表一眼,「我昨天就通知她一定要准时来公司,怎么迟到这么久?」话语乍歇,办公室门陡地被打开。「对不起,我迟到了,因为刚刚衣服弄脏了,所以我先到洗手间去清理——」韩羽的话在惊见坐在沙发上那名英俊桀骛的男子时,顿时住口。唐毓修眉头揪紧的瞪着这名被他列为碰不得的大美女。怎么可能?她就是他未曾谋面,已经结缡三年的老婆——韩羽?!温裕翔微微一笑,他年已四十,对美女一向凶不起来,何况韩羽又是美女中的美女。「来了就好,来,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亚伯特。唐,他的作品在半个月前,我已请编辑快递几本地理杂志给你,我相信你应该看过了。」「是,看过了,全都看了。」她一边回答,一边还难以置信的看向亚伯特。那些动人心弦、撼动人心的人物照片,还有那些深入热带丛林、非洲草原,让人望之惊心动魄的大自然照片,全是这名英俊得不可思议的男人的作品?!「亚伯特,她就是韩羽,你看到的那几本童书插画就是出自於她的笔下,你的眼光很好,虽然她只是兼职,但她有一流画功,只可惜一直不肯当个全职。」「我想单独跟她谈谈。」他深邃的眼眸只盯着她看,内心的冲击仍然很大。「呃,当然,再来你们得合作无间。」温裕翔虽然觉得亚伯特的要求有些无礼,但现在是他求人,再说了,NA那里的人也提醒过他,亚伯特讨厌交际应酬,个性直来直往,这个合作案若要顺利完成,他这个出资者最好不要有太多意见,所以,他很快的将办公室留给两人。韩羽站得直挺挺的,双手无措的交握,不停的猛咽口水,她那双不解甚至带点不安的明眸则不时的瞥向紧锁着她的无礼黑眸。说无礼,是因为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脸上、身上来回打量,眼神还带了点轻蔑。唐毓修不知该做何反应,这就是他的老婆?!活像一只乖顺、毫无杀伤力的小绵羊,全身上下散发着柔弱恬雅气质的大美女?!他抿抿唇,爬爬刘海,怎么也没想到姑姑找给他的老婆会是这样的女人!老婆?!他不禁嘲讽一笑。他自由惯了,也爱好无拘无束的生活,却在三年多前,误信姑姑唐秋水的一席话,娶了素未谋面的韩羽,原本也已与姑姑协议好,三年一到就可以恢复自由,但三年已至,姑姑不仅没履约,还跟他提出换取自由的条件,但那个条件,他是绝不答应,所以,他得靠自己的方法找回自由!但这个方法,在见到韩羽后,却让他有些迟疑不决。她看来实在不像是会狮子大开口,要唐氏集团吕60% 股份为赡养费的女人!但物以类聚,贪婪又好算计的姑姑找来诳他的人,又怎么会是善类?!韩羽被那双轻鄙的黑眸看得额冒冷汗,她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她?他们并没有任何过节,不是吗?唐毓修从沙发上起身,走到红木大办公桌旁,大方的拿了笔,在便条纸上写下一个地址后,直接走列她前面交给她。她接过手,低头一看,再困惑的抬头看他。他语气平静,「明天上午九点,你到这个地方来。」她一愣,「呃,可是,我以为我只要交出插画就行了。」「不,我们会一起工作,直到书册完成。」扔下这句话,他即转身离开办公室。韩羽轻咬着下唇,看着手中的地址。她得天天到这个地址报到吗?此时,温裕翔定了进来,却见她双眉深锁,「怎么了?」她点点头,语带困惑的表示,「我以为我可以在家里完成插画的,不知温老板可否帮我跟唐先生说一下?」「恐怕不行,亚伯特的主观意识相当强,我想他绝不是一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所以,你还是好好的配合他,明白吗?」她明白的点点头,知道事情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除非她不要这份工作。但家里的经济担子她总不能只让姊姊一人来扛,更何况,大姊现在大半时间都跟着准姊夫杜行苇东奔西跑的,即使准姊夫经济优渥,但那毕竟是姊夫个人的事,因此她一定要有收入才行。「我先回去了。」她向温裕翔行个礼,即转身离开。寂静的夜,台北街头偶尔响起疾驰而过的车声,但瞬间又恢复平静。在东区一栋花园大厦的十六楼内,韩羽独坐在以藤编家具为主的清简风客厅里,神情困惑的啜饮着手中的茉莉香茶。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睡不着,脑海里又全是亚伯特那张英俊的脸。她二十六岁了,未曾谈过恋爱,难不成就在此时开始思春了?!她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起身走到小妹的房门前,轻轻的打开门,卧房里摆放的家饰尽是凯蒂猫系列商品,连墙都是粉红色的。韩江雪抱着长长的抱枕蜷缩在粉红色床上,另一条夏日薄被则被遗弃在床尾一角。她轻声走进去,拉起被子为妹妹盖上,那张在睡梦中更显得梦幻且美丽的容颜,还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她微笑的走出房间,轻轻关上门,却见到另一扇门开着,孪生姊姊韩枫,正漾着若有所思的笑看着她。「十二点了,睡不着?」「嗯。」两张一模一样的丽颜,只是韩枫的双眸多了抹慧黠灵光,而韩羽一双美眸则漾着宜人的柔顺,像片无波的宁静海。韩枫身上的丝质V领睡衣性感撩人,韩羽的睡衣则是保守的两件式裤装睡衣。一个是曾任职知名广告公司的超级业务,一个则是喜欢窝在家里的兼职插画家,两人出生时间只差距五分钟,但一个交际手腕高明、恋爱无往不利,如今已觅得一生最爱,是沉浸在爱河中的幸福小女人。一个则是恋爱经验趋近於零,以照顾同母异父的小妹为生活重心的单纯女孩。韩枫笑咪咪的走到妹妹的身边,仔细端详那张粉脸。韩羽被看得有些手足无措,「姊,你看什么?」她笑笑的走到沙发上坐下,靠向椅背看着韩羽,「你今天不是见到名摄影师亚伯特了,他是不是一名英俊的大帅哥啊?」她粉脸一红,「我——姊,你怎么会这么想的?」「因为你的生活一向单纯,这一次亚伯特直接点名要你帮他的书画插画,今天两人要碰面,你昨晚就紧张到睡不着,今天都见上面了,你还是睡不着,问题当然是出在他身上。」姊真的好聪明啊!她几近崇拜的点点头,「他叫我明天要到一个地方去报到,而且得天天去,直到书完成。」「这是应该的啊,你们毕竟不熟,很多地方需要沟通。」韩枫工作经验丰富,对於这一点要求,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江雪——」她不放心的看着小妹的房门。「我知道因为我的工作缘故,一直是你在照顾她的,当然,妈咪的职业也不容许将江雪带在身边照顾,可是她已经十八岁了,白天都在学校上课,晚上又找同学温习功课,再过几天,就要飞到英国去当短期的交换学生,我看不出来会有什么问题?」韩枫轻轻松松的就把这个问题打发掉,倒是有一点引起她的好奇。她一手抚着下颚,笑看着仍然忧心的妹妹,「亚伯特真的很帅?」韩羽先是一愣,随即脸红的道:「嗯。」他可以说是她这辈子看过最有魅力的男人。「年轻?」「嗯。」约莫只有三十岁上下。「很吸引你?」她直觉的又点点头,但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敏感性后,她倏地粉脸涨红,又急忙的摇头。韩枫从沙发上起身,看着愈来愈不自在的妹妹,打趣的笑问:「你不是对他一见锺情了吧?」什、什么?她脸上的酡红更深了一层,又急又羞的慌乱否认,「没有、没有!当然没有!「韩枫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羽,我是头一回看到你这么慌乱耶!「她确定妹妹是情窦初开了。她咬着下唇,紧张得更是不知所措。韩枫伸手抱住她,「傻瓜,这是好事啊!想想我交了多少男朋友,才找到杜行苇这个真命天子?你这个乖乖牌要是第一次动心,就能遇见Mr。Right,这不是太美了吗?」「姊,你别糗我了。」她粉颊滚烫得像是要冒烟了。「好,不糗你了,去睡吧,不然,明天成了熊猫美人,可一点都吸引不了人喔。」韩羽羞得赶忙回房,韩枫也微笑的走回房间。翌日,韩羽战战兢兢的按照亚伯特给的地址,搭乘公车再步行一阵子,才来到这栋位於淡水半山腰的高级别墅。金碧辉煌的客厅里,她将摆放了好几盒色铅笔的袋子轻轻的放在椭圆形长桌上,这才暗暗的深吸口气,坐直腰杆的直视着从她进门至今,嘴角就扬着一抹动人微笑的亚伯特。他今天穿了件白衬衫,前襟处仍是大开,露出有力的古铜色胸肌,袖子卷起,下半身仍是一件低腰牛仔裤,浑身散发着致命的危险魅力。唐毓修一双黑眸噙着魅惑笑意直盯着上门的猎物,他能看出她的紧张与羞涩,也看出那双眸子的心动,所以,他相信将这个正牌妻子诱拐上床,再套个外遇的罪名给她后,他就能轻轻松松的摆脱这桩乌龙婚姻。他、他到底在看什么引韩羽一颗心怦怦狂跳,手心发汗、身子发热,额上也在冒汗。就在她紧张的猛往喉咙里咽口水时,他已走到她面前不动,她轻咬着下唇,怯怯的抬头看着他,下一秒,他竟俯身靠向她,害她吓了一跳,想也没想的就往椅背靠去。狡黠的黑眸漾起笑意,故意倾身更靠近了些,她整个人几乎黏在椅背上了。「你很热?」「没、没有。」只是你会不会太靠近我了?「你额上都冒汗了。话语乍歇,他竟直接伸出手轻轻抹去她额上汗珠,此举让她浑身一震,飞快的抬头,傻愣愣的瞠视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英俊容颜。他魅惑一笑,「你看来就是一道令人垂涎三尺的好料,有没有男人这么说过?」她拚命摇头,也拚命的将自己往沙发里塞,对那张愈来愈靠近的性感唇办,她瞪大了眼,直觉的用手捣住自己的唇,紧张万分的提醒,「你、你,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你的书了?」声音虽含糊,但唐毓修听清楚了,他先是一愣,下一秒却抚着额头大笑出声。天啊!每每在这个时候,女人应该直接送上自己的唇了,而她竟然——看来她不是没有外遇机会,而是她的反应让男人无所适从,不知如何下手吧!在他大笑出声后,韩羽是又爬又逃的从沙发逃开,奔到他背后的长沙发旁站好。老天爷,这么英俊的男人会是个色狼吗?她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心中忧心着。那可怎么办?两人的工作才正要开始……「好了,我们到工作室去。」气氛没了,唐毓修也不急,转身率先往工作室走去。而对这一点,她毫无异议,急忙拿起袋子跟着他身后走。工作室其实就位在客厅及后花园间的一问玻璃屋,隐私性够,光线又明亮,然而它的布置却让韩羽呆愣了好几秒。她眨了眨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放置在室内一角的KingSize大床。他好笑的瞥了她一眼,即迈步走到另一个L型工作桌,拉开椅子就坐下,「这里是我向一个好朋友借住的,听他说,他在那张床上跟他老婆做爱做的事一直是激情百分百。」她的粉脸蓦地潮红。这种话题可以这么大刺刺的聊吗?何况,他们两人一点都不熟。「你要不要也上来躺躺看?!」韩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优雅的从椅子上起身,直接走到床边,舒舒服服的就躺上去,还煞有其事的拍拍他身边的空位,「我在台湾大概会停留一至两个月,直到这本书完成,而你——」他神情佣懒,眼神却频放电,「就当我的女人,如何?」他、他在邀请,不,勾引她当他的女人吗?!韩羽有些傻眼,她连初吻都没有过耶!一见到他以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意又起身走向她时,她想也没想的紧紧抓着背着的袋子,转身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出门外,立即拦了一辆计程车离开。唐毓修快步的追出去,却只来得及看到她那慌乱上车的窈窕身影。他难以置信,更是一脸惊愕,这、这怎么可能?!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