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女同事胡媚之媚



女同事胡媚之媚 但我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和一条裙子结合得如此完美,人与裙子合为一体,人的曲线与裙子的曲线形成 了完美的美术组合构成 ,打造出一尊完美的且活生生的艺术品。 胡 媚并不年轻了,刚刚迈过不惑之年。论身 材,胡 媚已有些丰盈;论五官相貌,胡 媚也不是那种精致玲珑的,虽然足够漂亮;论皮肤,如果细看还能有些细纹的;但胡 媚身 上 的气 质,以及她与衣服的完美组合,已经超脱了一个凡人可以达到的境界。胡 媚的美,足以让人窒息。我可能已经明白她为何能在Q国 横着走了。 胡 媚穿着一身 白色 绸缎的连衣长裙,胸 前是花开富贵的牡丹图案,脚上 是白高跟皮鞋,嵌着几颗宝石熠熠生光。但宝石的光芒哪里能盖得住胡 媚的艳容,我第一眼看到胡 媚,我真的痴了。 这是在墨都一家高档的湘菜馆的一个包厢里,于老妖 、胡 媚、我。于老妖 提前跟我说过,今晚什么都不谈,只是认识,绝不能谈生意。于是我和于老妖 就围绕着大学生活跟胡 媚聊天,胡 媚特喜欢聊这些年轻的话题,便和我们打成 了一片。于老妖 的确老道,聊着聊着大学宿舍,便开始往那方面靠拢。 大学宿舍六个人,我们六个人都不是墨都人,毕业后都留在了墨都,工作也或多或少跟日 语有关系。大黄在墨都的一家日 本语广告杂志做设计,跟刘小肥一起;小欣在一家小型外贸公司做操作。而这位于老妖 ,则是一位典型的高富帅,他跟我一样都是海舟人,但我至今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到底多深厚,只知道他毕业后便在外贸行业混得风生水 起,女朋友也像国 产大片一样不断上 线不断下线。 另外两位,一位叫 老白,如果说于老妖 是高富帅,那老白便是标准的白富美男 人,他有着比女孩更加细嫩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但他绝非伪娘,只是比较粉嫩的帅哥,他也是做了外贸。还有一位名曰秀才,毕业之后果然如秀才一般当了教书先生,在墨都一家日 语学校当老师。我们说的就是这位秀才的几件事。 秀才在我们宿舍谈女友最早,两人经常在学校小花园里幽会并接吻。某日 ,我们五个当时的光棍 正在宿舍打牌,突然秀才闯进宿舍,接着脱掉裤 子和秋裤 ,然后用秋裤 擦大腿 ,说是不小心没把握住,突然淌了。我们集体嘲笑之并暗自羡慕之,我们想淌,还找不到个人给我们淌呢! 但下面一件事让我们更加嘲笑和羡慕,秀才和他女朋友的第一次,是在学校的小树林情 人谷里。秀才斜坐着,他女朋友在上 面坐下,结果血 流了秀才一裤 子。秀才偷 偷 回到宿舍后想不被我们发现就换衣服,但他脱裤 子的速度让我们有了足够的怀疑空间,拦住后发现他的裤 子上 落英缤纷,秀才便讪笑着捂着不让我们追问,直到某日 酒后才绘声绘色 地讲述了当时是如何找角度,又是如何怕别人发现而不脱掉裤 子,单单是秀才将家具取出,女友有裙子遮挡。他还向我们模仿当时那一声惨绝人寰的叫 声。 说归说,秀才和他女友关系一直很好,大学毕业后,我们各自和女友陆续分手,只有秀才修成 了正果,去年结了婚。 我和于老妖 聊秀才的这些事情 ,胡 媚也不再仅仅是矜持地笑,而是跟我们一起肆无忌惮地笑。慢慢地,我觉得这个现场气 氛有些暧昧,今晚估计于老妖 要被收拾了。 让这个暧昧发生质变的,还得是胡 媚:两位老弟,我这个人说话非常直接。你们今天请我吃饭,我也知道你们工作上 的需要,但咱们今天不谈工作,咱们今天找到一起,就是来玩,好好玩,狠狠玩。今天这顿饭,谁爱 请客谁请客,反 正是你们请我来的,接下来的内容,我来请客吧。 我的心突然跳得特别剧烈,这个胡 媚说话果然直接,今晚接下来什么节目?我和于老妖 两个人,一起上 ?她倒是能吃得消,我俩没这么来过啊。我对我在办事时旁边有个男 人看,有着严重的排斥心理。 胡 媚总是能知道我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她接着做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 的决定:你们两个,我一个,我好像很吃亏啊。你们不是墨都大学的吗?你们不介意我再叫 一个墨都大学的美女吧? 我还能说啥,讪讪地笑笑便是了。于老妖 从胡 媚面前的烟盒里抽 出一根苏烟,衔在嘴 里,也不点上 ,接着把火机放在了我面前。 我说我给你点上 ? 胡 媚和于老妖 哈哈大笑。 于老妖 :小莫啊,看来你也就是个磨豆腐的命了,这些规矩你是一窍不通。 胡 媚说人家一窍不通证明人家正派,不像你,我发现你比我都会玩,都自由。 有胡 媚在,我也不便问于老妖 ,到底这吸烟和打火机有啥联系啊。 倒是于老妖 发话了:胡 姐 先打电话吧,我教小莫这个道理。 那边胡 媚在打电话,于老妖 在低声对我讲解这个点烟的窍门。 如果一群朋友在一起玩,如果觉得玩得好,今晚想“深入”交 流一下,在男 女数量完全相等的情 况下,由女方选出代表,然后女方代表决定是由女方衔着烟还是男 方衔着烟,如果女方衔着烟,男 方为自己心仪的那位点上 ,如果对方看不上 你,则会委婉地将烟放下,你可以接着选,直到全场每个人都有伴,然后各人带着自己伴回房间。刚才于老怕我不懂这个墨都交 际圈里流行的规矩,故意试试我,发现我真的不懂,竟然要给他点上 ,难怪他和胡 媚会大笑。 点烟,然后就这么容易?今晚这边只有两男 两女,我有一半的把握拿下胡 媚!幸福来得有些突然。 可可还没到之前,胡 媚已经跟我们说过她。可可属于典型的富二代白富美,却擅长厨艺和家务,是个典型的居家好女人。可可属于那种完全不问世事的类型,总觉得生活太平淡,但又不喜欢刺激 。可可寻找刺激 ,必须可靠的朋友介绍,还得确保安全。 胡 媚跟可可的爸爸在生意上 有往来,本来可可来墨都上 大学,是让胡 媚帮着照顾照顾,谁想到可可比胡 媚还疯,胡 媚便和可可经常一起寻找刺激 ,玩点烟游戏,没想到今晚这件好事情 让我和于老妖 赶上 了。 现在是夏天,可可穿着一件T恤和热 裤 ,她走进房间后就开始抱怨:你们都吃了一半了,来让我吃剩饭? 我只好接过话来:美女没过来,我们先点了几个垫垫肚子。然后出门喊服务员接着加了几个菜。 胡 媚向可可介绍了我和于老妖 ,这时候我才真正看清了可可,可可长了一个模特身 材,跟刘枫一样,也属于体态稍微丰满的模特。但论气 质比刘枫要好一些。但我看到可可,我却先想到了石榴,但愿石榴的大学生活没这么丰富多彩。 可可是墨都大学的大三学生,学的是经济,但她好像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又好像对什么都感兴趣。我们聊天,她就在那里听,偶尔加个感叹词。直到她听说我和于老妖 都是学日 语的,便开始感兴趣起来。但她的第一个问题便把我雷倒了,她是面向我问的:日 语里,哈子卡西是什么意思? 我忍住笑:哈子卡西,就是害羞、不好意思。 可可恍然大悟,说是应该不好意思,分着腿 那么掰着,能好意思吗?就是好意思,还怕往里灌风呢。那一库一库呢? 我:就是要出来了,出来了。 可可:下次我得试试这个词,不错。胡 姐 ,您有没有发现啊,这个“一库”很适合在高*的时候喊,这个“一”是短暂吸气 ,“库”是短暂出气 ,跟着节奏来:一库一库一库…… 可可竟然喊上 了,于老妖 在那里哈哈大笑,说可可你不去日 本可惜了,你要是去了日 本,我早就在硬盘里认识你了。 可可:硬盘里认识有啥用啊,不如见真人吧?于学长很帅哦,我喜欢你这个类型。 于老妖 :我还没有女朋友啊,不知道师妹 同意不? 可可:我男 朋友是学散打的,学长不害怕吗? 于老妖 :可可小姐 胆子不小啊,你还找个练散打的当男 朋友,不怕他对你来硬的啊? 可可:我找个学散打的,就是因为他抗击打能力强。我很厉害的哦。 于老妖 :那算了吧,我经不起这个折腾,你在用高跟鞋踩我,我受不了。 可可吃完菜擦擦嘴 :今晚谁请唱歌? 刚才他俩说话,我一直没插 嘴 ,因为我又想起了我的石榴,石榴也喜欢看日 本电影,谁知道她有没有过这种生活呢?一听可可问谁请客,我连忙说我请,今晚都是我请。 我虽然从日 中便开始在学校主持,但我向来是“说得比唱得好听”于老妖 却是个唱歌天才,进了KTV包厢,于老妖 先来了一出《折子戏》然后胡 媚开唱《山不转水 转》嗓音婉转优美,边唱边扭着腰肢,更加迷 人。可可的歌唱得也不错,我也只好硬着头 皮开始《星星点灯》气 氛还是不错的,但缺少了几分暧昧。 暧昧的环节还是到来了,今晚我们都没有喝酒,因为喝酒影响过会儿在床 上 的发挥。胡 姐 拿出苏烟,递给可可一支,自己嘴 里叼着一支,然后把火机扔给了于老妖 。 看来,这是要让我们两个男 的来做选择了。于老妖 把火机扔给了我,说今晚你请客,你先点烟。 胡 媚,可可,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两种迷 倒人的类型。胡 媚是那种徐娘尚未半老的成 熟的美,尤其是与衣服完美的搭配,更让胡 媚身 上 高贵的气 质让我膜拜。那丰满的双腿 和薄薄的丝袜,光摸上 去便是至尊享受,若是再抱着她那肥嫩的胸 部挤压挤压,然后从后面进入,每一次都能撞击出肉 肉 的感觉……而可可则是典型的青春 美少女,模特一般的身 材,那两条长腿 如果扛在肩上 ,如果长腿 上 套着丝袜,丝袜摩擦肩膀时的*感与下面接触碰击的*感双管齐下,她再喊上 几句“一库一库”想到这些,我悄然撑起了帐篷。 但帐篷虽然撑起来了,还得选择谁和我一起钻进帐篷。我这时候又想起了我最近学会的神奇能力,今晚,将有一个人来享受我的这招“高老庄三回旋”我有足够的信心,让她只要尝试一次,便能心甘情 愿地跟我一辈子。 有这个原因,我当然要选胡 媚,毕竟胡 媚要跟了我,我的业务发展可是会发生质变的。至于可可,以后总有时间拿下,即使过了这个村,以后也有的是这种店,但胡 媚只有一个! 我拿起打火机,走到胡 媚面前,期待着胡 媚能把烟对向我的打火机,那么我就成 功了。胡 媚犹豫了一下,她没想到我直接就过来找她,连犹豫地看看可可都没有。胡 媚再盯着我看了一眼,然后把烟对准了我的打火机火苗。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