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我和单位女领导的情事

我和单位女领导的情事


然我一直在秘密区混,但却不好意思写自己的东西,每每都是窃窥别人的隐私,回想之下,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呢。今天趁着陪领导出去吃饭,小喝了一点,晕乎着,随便说说自己的一点情事吧。

  那我就先简单介绍一下吧,哥们我在一国有企业做企业网管兼办公室秘书,80后轻猥琐男一个,尚未婚娶,已经工作6年多,少女,少妇,熟女,仅仅也就亲密接触了5个吧,其中高中女朋友一个,处男处女状态下接触,大概经历一年多吧;少妇呢,是本人大学时期和一酒吧女老板之间的一段懵懂情事;至于熟女和少女,两个少女是一夜情,也就是在babyface里面蹦迪的时候在酒精的催化下纯生理反应,没什么印象了;至于那个熟女呢,呵呵,确切说应该是40+熟女,正是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我的领导,职务党委书记,是个干练直爽,女人味严重缺失的主,姑且称之为Z吧。 跟她呢,呵呵,感觉和大多数人的情事发展差不多,接触多了,信任多了,也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些微妙却刺激的事情了。具体说吧,我是办公室秘书,这个Z呢,文化程度不算太高,中专毕业,具体说也就是个技校毕业的,文采一般,口才一流,能说不能写,所以久而久之,一些必要的检查汇报稿子就成了哥们我必须要抓破脑皮点灯熬夜赶出来。当然了,能在36岁就当上一个管理500多号国有企业的领导,呵呵,应该想象各方面能力那肯定是不差的,至于私底下的事情,呵呵,估计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特别是女领导上台,呵呵,没点利落的下面功夫和坚实后台基础那是上不来的,何况还这么年轻呢。。 好了,废话一大堆,说说正题吧。这个Z呢,怎么说呢,人漂亮那是一定的,但却不怎么会打扮,总是一套黑色或者枣红色的西装装束,大家都知道,西装总是会漏点什么出来的,特别是夏天的那套,里面低胸开衫衬衣,加之其胸部相当的大,D以上吧,后来经验证75。总是会从缝隙里面跳出来。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和Z中午午休加班赶材料,本人无意间看到了漏出的半颗球,而且是不停的在跟前晃动着,弄的小弟也跟这不老实了,Z坐在旁边的转椅上,从西装领口处两对大波多次突兀着要炸出来了,几乎整颗球都可以完全看的到。我的神呀,我怎么还坐的住呀,奈何Z专注在稿子里,也没太在意这个事情,一下午我的那个脸呀估计就快成关公了,小雨伞的突起程度估计大家可以相信的出来。可气的是,我们那没心没肺的书记似乎真的没意识到自己走光了,只顾着盯着电脑屏幕,还不停的来回晃动着,天呀,愁煞我也啊!大概下午上班的时候,进来了一女工干事,估计也看出来了异常,跟书记眼神交流了一下,呵呵,书记似乎这才意识到,安排我继续,她和女工干事进了里面的套间说什么事情去了。呵呵,我才算解脱呀。 事情的进一步还得从前年我们一次全国性业务大检查开始,我跟着Z到各地去检查,期间各地主管宴请那是少不了的,加之当地的县官陪同,记得是出行的第五天吧,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县城检查库存帐目,完后当地主管局和相关县领导陪同,一顿饭吃了大概6个多小时呢,呵呵,我那可怜Z,在众人各怀鬼胎的忽悠和进谗献媚之下,也免不了伶仃大醉,期间陪同的另几位女干事和男领导也差不多壮烈牺牲了,散席之后,由我和司机俩人,一一扶上牛头车,踉跄着踱回住处,本人略高胖,所以扶着还不算吃力,司机就不行了,瘦小干瘦型,扶个纤细的女干事几乎都瘫软了。不能不佩服Z,的确是酒精沙场的,罪的几乎一塌糊涂了,但酒风正,一路上话虽多,但不似那位女干事跳闹打哭几乎全用了。一段路后,我和Z先回到了房间。但意料之外的事情是,刚进门,Z就不行了,彻底瘫爬在了门口,无论我怎么拉拽,就是不起,当然哥们我在其挣扎之际,也是几乎完美的享用了其上围那片令人向往的地界和下底无尽的春光。。等我好不容易把其弄到床上,然后走到旁边套间中间,纠结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下手,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我一遍遍在外边套间里抽着烟,思绪无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其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先是猛地冲撞到我脸上,然后晃悠着奔向卫生间方向,又一次跌坐在了卫生间门口,一副痛苦呕吐之状让我顾不得面部的疼痛,快速的将其扶向卫生间洗脸池处,卫生间瞬间被浓重的酒精和食物发酵的酸臭味所弥漫,过了好久,Z扶着面盆,笑笑的说“这么没出息啊,鼻血都出来了”,我意识到鼻子上猩红的血迹以及湿哒哒的衬衣上点缀着红色的小红花,再看看Z,凌乱的头发,不整的衣衫,半个屁股淫荡的从西装裙里漏出来,呵呵,这是个多尴尬的场面啊。然后,Z似笑非笑的从玻璃上看着我,拿着平时一样的随和但很威严的语调说了一句让我非常意外的话“你没把我怎么样吧?”,一下子把我懵住了。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只顾呆呆看着Z自顾自的洗漱。我尴尬的看着Z说“Z书记,我看你也清醒了,那我先走了,你先休息吧”。Z跟着出来了,突然说“小T呀,跟我一起去吃个汤饭吧,胃里难受”,我这才看了下表都已经4点半了。走出宾馆,皎洁的月光下,一阵阵凉风吹来,Z的酒也清醒的差不多了,在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也是工作以来第一次了解到Z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原来Z的老公在其任书记第三年瘫痪了,家里有一个不到16岁的丫头在上高中,还有一个接近70的老母亲身体还算行,这些年能这么快速的上位一则受其老公的同学(组织部副部长)的恩泽,一则是自己这些年家庭的压力激发的动力。聊天中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和Z倾心交谈,也是第一次让我领悟虽然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领导也不过是个感情丰富女流之辈。也不知道是伤感所致,还是那恬静的月色实在是太美了,Z会时不时停下来挨着我的肩膀落泪,那一向高贵威严的身躯此刻变的如此温柔亲切真让人陶醉,在一处通宵营业,看起来装修还算精致的面馆,橘红色灯光下的Z,似乎变的更伤感了,几次落泪,看着那楚楚动人的样子,那一刻也许是真的都动情了,我侧身的一刹那,Z的眼神真让人思绪万千啊,不自觉的,我的嘴贴到了Z的嘴上,良久,Z转过脸然后笑笑的说“怎么你嘴了也一股子吐的味道?”,我忙说“那有呀,都是你的味道”,一下子我们都笑了,尴尬的场面瞬间缓和了。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走着,Z和我说话也没平时里那种威严满而是满脸和蔼,目光里充斥着雌性光芒,我也不在像以前那样刻意的和Z保持一定距离,两个人离的很近,咋一看,更像是一对亲近的姐弟、表侄之类的,空空的大街上,马路工人已经在街上打扫卫生,时不时会有哗啦哗啦的声响,我的手有意的拉了一下Z,Z也不回避,两公里多的路我们走了快一个小时才走到地方,就至于手拉着手,那揉揉的手感现在还能体味的到。快到宾馆的时候,Z一下子好像精神了,松开我的手,一副平日里的工作状态下的样子,迈着步子先走在前面,我则见机的上前忙把电梯按开,Z独自上了电梯,我则回到了1层的房间,徉徉的想“唉,还以为今天能发展点什么呢”,顿时蹲足莫悔,自己错过了那么多的好机会。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吧,我和Z之间总是很微妙,有外人在时,她说话的腔调很凌厉,但如果就我们俩,则会变的极致温柔,当然也没在发生过什么更亲密的事情了。有时候我想,也许Z那晚可能跟我只是即时即景的一种心情释放吧,她可能就是把我当成了一个还为成熟或者是亲近的身边人而已吧,在Z眼里,我还是太小了,跟她是有隔阂的。

   一直到她老公去世,期间我们都去看望过他,好几次我看他的状态,虽然还比较年轻,也就不到48岁,但似乎都很厌世,对治疗很抵制,Z经常哭着劝着让他吃药,他总是把嘴闭紧,也跟着落泪。之后几个月一直这样。由于本身体质很虚弱,液体也不容易吸收了,很快就垮了,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这期间Z的状态很不好,所以,办公室的头和工会的头就建议,后世由我们办公室牵头和Z的老公单位人一起忙。期间劝的劝,忙的忙,事情也就很快过去了。 这之后大概又过了几个月,国家主管单位的领导和区领导来视察调研,Z陪同,酒席安排完毕,我独自驾车回家。大约半夜2三点了吧,电话响了,是Z的,要我去接她。是另外一个地方。Z看起了状态还可以,微醉而已,但脸色极差,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原来,这次来视察中有个Z的以前的同事,跟Z说了些以前一起共事和生活的事情,让Z很感触,又想到老公了,心情一下子不好了,但Z还是Z,知道怎么处理,酒桌上极尽表现,把几个大领导说的是非常高兴,然后Z又安排着去附近的风情园游玩,司机陪同去安排住宿和玩乐的事情了。一下子就又想起了我,让我陪他聊聊舒缓下心情。上车后,我说“Z书记,回家么?”,Z说“不了,丫头和母亲都睡觉了,不打搅了,去你那吧”。我心里一阵狂喜,看来今天有戏,我想。到我家以后,Z先自顾着在我家环顾了一下,我则忙着烧茶倒水。“房子装的还不错,就是味道不好啊”Z一边说一边坐在沙发上,听声音似乎心情好点了,我忙着把蜂蜜茶端给Z。喝了一会茶叶聊了一会,Z还拿我开涮说,没打搅我和女朋友之类的话,突然就眼泪哗啦的说“唉,他怎么就走的那么早呀”。我则赶紧打劝,Z则一直哭,说着说着,就一头扑在我身上大声的哭起来了,我一时也不知所措了,一会抚摸下头发,一会抚摸下背,也不敢太过唐突冒失了。 之后Z不断的说起以前的事情,她老公怎么不容易,Z欠缺对他照顾之类的,说道动情之时会抬起头,对视着我问“我是不是一个不称职的妻子?”之类的,就这样抱着哭着,也不会知道是Z主动了,还是我主动,总之,嘴又一次对上了,Z似乎很激动,身体一颤一颤的,两个人的舌头缠绵着,手也不自然的互相抚摸着,我一下子激动不已,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向了他裙子底下,微烫的底裤里面潮湿一片,Z不知是不习惯还是不好意思,很快就把我的手拿开了。只是这样互相的亲吻着,抚摸着,我的手还是不老实的动着,时不时在Z柔软而高耸着的乳房上来回摩挲着,时不时又把手探如裙子下轻轻的揉捏着,Z一下子非常不适应似的,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只好就任由我不停的上下探索着,而她则用舌头紧紧的勾着我的舌头吸允着,眼睛紧闭,身体随着重重的呼吸声大幅的起落着。然后,我顺势把他平推着放倒在沙发上,顺着脸开始一点点的往下亲,一边亲一边脱着她的外衣,毛衣,还有内衣,并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脖子,乳房,肚子,肚脐,当我开始剥脱她的袜裤和底裤的时候,她迷离着看着我说“别,这样不行”,不停的说,那声音就像以前女朋友说话一样,嗲嗲的,酥死人了,我那还能受的了啊,继续揉亲着她大大的乳房,白皙的乳房和脖子上一片片红色的小点点,呵呵,她也不停的扭动着,趁着这个功夫,我迅速的脱掉她的裤子,并快速的把她的双腿打开,一嘴就凑了上去,把头死死的埋在了那茂密并散发着浓郁体香和蜜汁的地方去了,她像是打了个冷汗似的,一下子绷紧了身体,颤抖着每一寸肌肤,不停喃喃的说“天哪,我受不了!”,我温柔的舔着她的下面,并用舌头轻轻的来回旋转,她使劲拽着我的头发,欲罢不能的大声呼喊着,身体每抽动一下,下面也轻轻的闭合一次,感觉微妙极了,也不知是口水还是她的水的东西,咕咕的流出来,脸上胡子上脖子上都是,她的大腿上,床单上湿湿的一大片。。。。

  这期间,她不停地大力的抓我的背,并使劲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啊,啊,啊的叫着,身体扭动着,突然,她大腿狠狠的夹着我的头,手则死死的扣着我的背,像是哭了一样,嗯,嗯的,喊着,嘴里不停的自然自语喊“干死我吧,老公”,这是我也没办法亲了,就看着她下面红红的肉肉,伴随着上面的毛,一颤一颤地的动着。。。。

  我估计着,她刚高潮了。趁着机会,我顺势爬她的身体,迅速的脱掉裤子,把已经涨到生疼的小弟,突地一下子连跟没入她的体内,似乎还陶醉在高潮中的她,突然大呼“哦”,又一次迷离的看着我,捧着我的脸说“老公,干我,干死我吧”“我受不了了”之类的话,我则大力的抽插着,下伴随着身体的碰撞声,淫水也兹兹的响着,我那时在像,外面绚丽的河滩外景和如水的车流也无法比拟此刻美妙的呻吟声吧,那是个多么迷离而又放纵的夜晚,很享受。 那一夜,Z好像真的很久没这么享受了,连续两次高潮后,彻底的不能动了,躺在沙发上就那样抱着我,盖着一套公司才发的鸭绒呗,恬静的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 之后的两年里,Z一直和我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有时候在我家,有时候在他办公室的套间里,比较刺激的还是中午午休的时候,我们在嘿咻,外边会时不时的有滴答滴答的脚步声,而她总是很隐忍,不是很好意思,在这方面,每次在我家叫的很大声,几乎可以用山响来形容,但是在办公室,她很克制,只是比较粗重的喘气声,真是佩服她的忍耐力,好几次听她说,她经常喝酒的时候嘴里包着酒好久并还可以说话,没人发现,然后趁不注意,再吐掉,好几次都是装醉的,不过,她喝酒真的很夸张,别看她43岁多,喝1瓶子多的酒,还正常的很呢,喝醉完后,直接吐掉,醒酒快,都是她叫我的办法。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俩正办的如火如荼的,Z忽然来了和必须要接的领导电话,我就爬在她身上,大力抽射着,她还很镇定的说着话,那边问什么声音,她说她在工地上视察呢,笑死我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