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嫂子的秘密-14




第14章

   周六上午一个有点脏脏的小酒馆内,林月凛努力压着对这里的不适,等着对方的到来。 这里24小时不打烊,所以对方才会约在这里面见面,但老实说虽然人并不多,但是那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眼里发出的下流眼光看着林月凛的时候也足以让她觉得浑身难受了。 时针刚指向9,人终于到了。 「怎么来的怎么慢?」 「喂,大小姐,我可是按照约定的九点准时到了,你来的这么早关我什么事?」 来的男人有点坡脚,慢慢的拉开椅子坐在了林月凛对面。 「喂,你的腿没关系吗?你这样也能接工作?」 「放心吧,我不残疾,前阵子惹得小麻烦,不耽误走路,过几天好了就没事了。」 「我这活很急,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放心吧,耽误不了你啊。」 李成峰大大咧咧的拿出烟卷点上,那是几块钱一包的红塔山,看得出他的经济条件不怎么样。 没有问林月凛的意见就独自抽起来,美少女也只能粥粥眉头,将不快忍下去,这种痞子一样的男人如果不是这次有求于他,走在马路上都懒得理。 「话说在前头,我可是很缺钱,要价不会客气。」 「只要事情能办明白。」 「放心吧,3天不出成果我甘愿白干」 「哦?你怎么那么有自信。」 「别人不好说,你不是要找周靖平和那个什么来着……」 「李薇薇」 「啊,李薇薇吗,呵呵,别人不敢说周靖平的事我可太了解了。」 「啊?是吗?」 「当然。」 手摩挲着自己还有点坡脚的那条腿,这就是周靖平找人干的好事,前段时间自己喝多了在小胡同里被几个人这顿打,并且宣称如果以后出现在周珊身边一公里内就彻底让他再也走不了路,自然的,李成峰也不敢再去找周珊了。 有点狠狠想起了前些日子的遭遇,李成峰的脸也有些扭曲了,看的林月凛直发毛。 「那好,谈谈价格吧。」 「找人2000,另外要拍照3000,同时一张底片100块钱,要录音证据2000,你是想找周靖平和李薇薇出轨的证据吧。」 「嗯……」 没想到价格这么贵,不过好在手里还有一些钱,那是每年去亲戚家大家给的她的压岁钱,漂亮可爱的林月凛在家族中是个宝贝,每年收个万八千的根本不在话下。当然李成峰的要价还真够贵的,但是为了宁则,这笔钱怎么花也值了。 「不过我会很好奇,你和周靖平什么关系?要他和一个女人的出轨证据有什么用?勒索他?他也没妻子,也不是当官的,而且勒索他的人小心自己被做掉哦……」 「难道是要那个女的证据?」 「……」 「哈哈,我猜猜,她是一个有夫之妇吧……不过奇怪啊……看样子小妹妹你才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不会和这种事扯上关系吧……难道那人是你妈……?」 「是你妈。」 林月凛有些暴怒了,口不择言的反击了李成峰一句,酷似直接问候亲娘。 「你……哼,要不是看在你是顾客,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不过到现在你要敢说你出不起钱或者不雇我了,小心……」 「放心吧,万八千的我还出得起。」 只要抓到李薇薇和周靖平出轨的证据,那么拿来威胁李薇薇回到王宁则身边就有效吧?记得王宁则说过他的嫂子很爱他哥哥,而且这算破坏军婚,周靖平不在意,李薇薇…… 胡思乱想的在心里摆弄自己想法的合理性,那边李成峰却敲了桌子 「喂,小妞,说了这么多到底要我干什么?」 「拍照,录音,都要。」 「那好,算算,嗯,总共拍照加录音5000,另外你不知道周靖平在哪吧?这我来找,加2000,总共7000,想买照片的底片以后再谈。哦,对了,另外说一点,我就是拍不到照片,那找人的2000也必须给我,没有疑问吧?」 简直是抢钱,不过林月凛也不知道这种事还要找谁好了,就是这个李成峰还是问了姑妈酒店一个社会人脉广的司机叔叔才知道的,还要拜托对方别告诉姑妈。 「没……有。」 「先付找人的2000,别跟我说你没带钱。」 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林月凛递给了对方。 「嘿嘿,钱真是好个东西。」 接过来数了数,李成峰露出了个丑陋无比的笑容。 「你不会诈骗拿着2000就跑了吧?」 「放心,刘哥介绍过来的吧,这点面子会给的,再说,我现在想跑也没办法跑,欠了十几万的债,我要敢跑估计又要住次院。三天内我就会出结果。」 「那就好。」 「哼。」 不再和林月凛说话,让对方付账的前提下李成峰点了点吃的,没有要酒,因为中午开始自己就要去找周靖平了,哈哈哈,周靖平你个孙子,让我离开周珊,那这次老子就来拍拍你个王八蛋有什么秘密…… 连日的阴雨算是搞一个段落,虽然气温降了不少,但是空气也清爽了很多,至少和周靖平走出一周未出的家门的时候,李薇薇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如此。 「要去哪买呢,我不太想……」 李薇薇仍然穿着那有点破损的淡粉色泛白的连衣裙,其实周靖平家里还是有几件周珊备用的衣服的,那是他买给她的,但是周靖平自然不是王宁则这种无知少年,断不会拿着旧情人的东西给新情人穿。 看着李薇薇坐在车上有些吞吞吐吐的,周靖平知道她不怎么想在公共场合露面,现在的李薇薇有一种精神上的自卑感,在内心世界中大概这个美丽的女人已经不自觉地给自己打上了「背叛」这个烙印,至少周靖平就是这么分析现在的李薇薇的。 「没关系,我的一个朋友在城东开了一个女装精品店,总叫我去惠顾,可你也知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去女装店,所以今天正好有机会去看看,那的人很少,不必担心的。」 周靖平当然是撒谎,他毫不避讳的带着周珊和一些临时认识的情人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当然那位女装店的老板都已经见怪不怪,甚至可以说掩饰得很好,这也正是周靖平可以放心带李薇薇去的因素之一。 「靖平,我怎么感觉像有人总盯着我一样。」 李薇薇坐在车上望着风景,忽然有些不安起来。 「没事的,有我在。」 侧过头吻了李薇薇一下,周靖平有些降低了车速,他觉得可能是车速太快让身边的美女产生了不安,大概是真是这样,亦或者是那个吻的效果,不过不管怎么说,一直到女装店前,李薇薇都不再提刚才那话了。 「这不是周总吗?您可是最近来的……可是几乎都不怎么来啊,这么忙不肯赏脸么?」 一个个头中等略微发胖的男子上来迎接周靖平,「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看到李薇薇后相当能察言观色的改了口,周靖平会带这么个漂亮女人买衣服,自己还是少说以前的事为好。 「啊,我一个单身男人,没事能来你这么?」 一语双关的拍了拍这个男的,周靖平也笑了起来。 「不过徐老板最近生意不错啊。」 「哎呀哪里哪里,和你周总比都是小门小户的生意。」 客套了一会,这个徐老板并未提及李薇薇,放佛她并不存在一样,因为周靖平并未主动介绍,所以徐老板干脆就无视,这是他一贯处理周靖平带来女人的方式。 「那我还有点事,周总您慢慢看。」 原来并不是刻意等着自己,只是偶然碰到啊,李薇薇这么想着不语的和周靖平进了女装店。 周靖平其实并不怎么懂品味一类的东西,带女人来都是让她们自己选自己拿而后自己付账就可以了,不过对于李薇薇周靖平看的却很紧,半步不离的陪着她左逛逛右走走。 女装店是个三层楼的建筑,刚要上二楼,忽然楼下了有点小小的骚动。 「怎么了?」 「啊,没事,好像一个衣衫有些不整的男人要进来被服务员说了几句,不过看样子还是让进了。」 周靖平随意瞥了一眼答道,他并没有看的怎么仔细,眼前的注意力可都放在李薇薇的身上了。 2楼的女款服饰不少,不过大多价格咂舌,李薇薇翻了几个大都看看就放下了,一套几千的衣服她可穿不起,也不想这样。 「怎么找了半天没有合适的么?」 「不……只是……」 看着李薇薇脸有些红,周靖平忽然笑了,又重新拉着她把刚才的衣服都找了出来,交给服务小姐。 「靖平……这样不好的……」 「为什么?」 「太贵了。」 「那些钱算什么,不……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喜欢,我不会在意价格的。」 周靖平大概知道自己一开始的语气李薇薇很讨厌,所以改了一种说法。 「……其实,你能来陪我我就很高兴了……」 「怎么了?」 「从前,宁言几乎没陪我逛过的。」 忽然冒出了王宁言的名字,周靖平吓了一跳,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记得王宁言?不过看看李薇薇提到自己丈夫时候的落寞表情,周靖平还是上前拥住了这个有着一头漂亮黑色长卷发耳朵大美女。 「我和任何人都不同,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哪也不去的,我说过,我的选项永远只有你一个。」 「……嗯。」 露出个复杂的笑容,李薇薇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了美臂,和周靖平拥抱了一小会…… 三楼是内衣店,周靖平还好,李薇薇看到了这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脸红起来,当然,看到价格脸似乎更红了。 「这……」 「怎么了?」 「没什么。」 李薇薇不想让周靖平把她当成乡村来的野丫头一样看待,所以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心底话,不过看着那些一件能抵得上自己半个月工资的内衣,李薇薇心里还是咋舌了许久。 「换上看看吧。」 「哎?要买么?」 「我的薇薇,你可真可爱,不买衣服我带你来看什么。」 周靖平笑了笑打趣着,李薇薇却有些撅起小嘴表示不满,不过看了看那漂亮的蕾丝纹饰,摸了摸那舒服的手感,还是勉强着点点头,去了试衣间。 白色的镂空蕾丝将李薇薇那对雪白的巨乳衬托的丰满圆润,白的有些晃眼的皮肤泛着水嫩的滑色,大概是最近男人滋润的缘故么,李薇薇那双美目间的神采也变得与欲望有些不同,没有了那份纯粹的感觉,却多了一份成熟诱人的气质,如果说之前的李薇薇更像是一位少女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拥有了更接近于年龄的少妇风韵,难道是周靖平的缘故么?李薇薇在试衣间的镜子前自己稍稍转了一圈,她也想不明白这个答案。 反正也放弃思考了,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吧?李薇薇故作轻松的抛弃了这个念头,弯腰将白腻的乳肉露出了大半,准备褪下内裤收拾的时候,不想一个黑影忽然闯了进来,一把握住了她的小嘴。 「唔……」 「别喊薇薇,是我。」 周靖平在后面搂住了李薇薇,压着她的身体,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小嘴,一只手本来是要搂住她的纤腰,不过从镜子里看到那对明晃晃的巨乳随着自己的动作在空中摇曳不已的时候,他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攀上去了,捏着那坚挺软腻的乳球,慢慢的揉弄起来,让自己的手心手指充分品味着李薇薇奶球那独特的温凉柔软触感。 脸上浮出一阵潮红,李薇薇知道是周靖平后才好不容易从最初的慌乱镇定下来,大概是周靖平捂的时间太长了,刚刚松开手的时候李薇薇连气都喘不匀了。 「靖……靖平,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我想看看你穿内衣的样子。」 「回去……回去不也能看到么,不要在这里……」 话说出口李薇薇忽然发觉了自己言语里的弦外之音,脸红的愈发的透了。 「实在等不及了,真是对不起了。」 周靖平口气里丝毫没有道歉的诚意,转而却吻起了李薇薇白净的后颈,这让这声对不起更显得是言不由衷了。 「不要……啊……」 快感的呻吟情不自禁的从李薇薇的小嘴里透露出来,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这么能配合周靖平的亲吻和抚摸,明明是在这种环境里,自己居然有了感觉。 「薇薇,你是不是也有了感觉了?」 「不……才不是……」 仍然保持着半弯腰的姿态,一颗诱人白皙的大乳球被周靖平玩弄的似在镜中嘲笑李薇薇一般,变化出各种羞人的形状。 「薇薇,你的奶子真美……」 「不要这样说……」 听着周靖平有些粗鲁的语言李薇薇将头埋向了一边,她有点讨厌起对周靖平抚摸亲吻和粗鲁语言所交织出来的挑逗有感觉的自己的那具诱人的身体,可是潜意识里却有点稍稍期盼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这让她心底愈发的自责与矛盾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慢慢抬起一只美腿让李薇薇踩在试衣间的凳子上,周靖平一把扯坏了白色蕾丝内裤,将李微微粉色的蜜穴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靖平……内裤……坏了……」 「坏了就坏了,一会我买10条赔给他们。」 周靖平的呼吸变的粗重很多,看着挺翘的雪臀在自己身前缓缓摇晃着,周靖平掏出了裤门里的肉棒,抵住了李薇薇的蜜穴。 「不要,在这种地方不要啊。」 刻意压低着声音求饶,李薇薇万没想到周靖平不只是在这里想摸摸而已,他居然想来真枪实弹的做一次。 「说着不要,你这里可是湿了呢。」 一只手向李薇薇美腿间掏了过去,在蜜唇周围蹭了蹭,粘上了也许湿润的爱液,递到了李薇薇的眼前。 「别让我看这样的东西啊……」 李薇薇将美目撇到一边不敢看向周靖平递过来的手,但是感觉两腿间却愈发的炙热起来,不会吧,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有感觉么? 通过镜子看到了李薇薇可爱的羞涩表情,周靖平嘿嘿的淫笑了几声,低头一吻亲在了李薇薇光滑的美背上,腰间猛然一挺,随着自己亲吻的动作,肉棒也一并进入了那温热紧凑的膣内。 「啊……」 咬住嫩唇,努力压抑着被插入的快感,雪白的小手杵着墙壁,半弯下腰,抬起着一只美腿,漂亮的黑长发大美女就是保持这样的羞人动作,在试衣间内与周靖平交合起来。 和床上有些笨拙文雅的宁言不同,和青涩未尝世事的宁则也不一样,周靖平挺动的很有技巧,每次都注意着李薇薇镜子中的表情来调整自己插入的角度和力度,这让李薇薇很舒服,也渐渐喜欢上了和享受彼此之间的性爱。 蜜穴里的热度渐渐升了上来,周靖平也能感觉到肉棒搅拌膣肉的感觉逐渐润滑起来,稍稍调整了一下,将肉棒之间向更深处顶去,拨开层层的膣肉逼仄,直指花心。 「唔……嗯……」 大概适应了周靖平插入的动作,李薇薇渐渐的将美目睁开,但是仍不敢看着镜中的自己,但是身体却和精神的羞涩不同,湿滑的蜜道内侧的肉壁在贪婪的吸吮着周靖平的肉棒,急促的收缩挤压,让周靖平自己也不禁开始吸着冷气,没想到身下的大美女是如此渴求男人,到底以前她有多久没有过过正常的性生活才会这样饥渴啊?即便是自己已经浇灌了她一个星期,似乎仍然是喂不饱的样子。 「薇薇,我喜欢你……」 「啊……还说这……些……」 「嘿嘿,薇薇,你不喜欢我么?」 「我……不知道……啊……」 大概有些不满意李薇薇在精神上对自己仍然有着那么一小片暗暗的抵触,周靖平狠狠地向李薇薇下体的深处顶了一下,即便是身体已经习惯了自己,但是相处的这一个星期,无论被自己干到怎样的失身落魄,李薇薇嘴里从未对自己吐露过一次「喜欢」二字,这让周靖平颇为懊恼。 「薇薇,不要叫那么大声哦?外面……会听到的……」 「啊?不……不会吧……」 大概觉得隔壁真的有了响动,李薇薇抿紧小嘴,刻意压着快感的呻吟声,侧过耳朵听起了隔壁。 「啊……好像……」 听了一小会感觉不到什么异常了,难道刚才只是错觉,李薇薇咬着娇红的小嘴也不知道了,周靖平仍然保持着刚才抽插的速度,舒服是舒服,但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被人偷听到似的。 「靖……靖平……别……别在这里做了……我们回去再……好么?」 「薇薇,你这么美,我就在这里射进去吧……」 「不……啊……不要……」 周靖平并没有理会李薇薇的拒绝,颇有些强硬的两只手扶住她的纤腰,开始加速挺动着冲击起李薇薇的膣内,那对雪白的巨乳也可怜兮兮的在半空中晃来晃去,随着周靖平抽插的节奏在空气中画着一波一波媚人的乳浪。 小腹开始激烈的和李薇薇的翘臀碰撞起来,黝黑的睾丸也噼啪噼啪的在拍打着李薇薇细腻的臀肉,小嘴已经再也压抑不住那股快感,李薇薇的媚吟声开始急促的在试衣间里响起,这个大美女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只知道扭着纤细的腰肢,应和着身后男人的索取,占有。 眼睑内侧在微微的颤动,每一次周靖平顶进自己的下体深处似乎肉体都在不自觉地颤抖,李薇薇半张着小嘴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是在连续急促的叹出快感的浪吟,忽然膣内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激流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子宫壁,那份炙热所带来的快感让她完全失去了抵抗力,身子有些一软,小嘴高吟了一声。 「啊……」 周靖平舒爽的抖动着肉棒在李微微的子宫颈口处肆意喷射自己的精液,蜜穴急促的收紧的那份紧致裹夹所带来的快感似乎要把自己身体里所有的东西都吸走一样,让他即便是喷射完毕之后也舍不得离开,接着高潮的余韵,仍然在恋恋不舍得缓缓抽动了十几下…… 付账的时候李薇薇雪白的媚脸几乎没敢抬起来一寸,她从试衣间出来似乎就感到了四周传来刺眼的目光,刚才自己和靖平在试衣间里一定很过分吧?大家一定都听到了吧?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 周靖平到似乎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把扯坏了的蕾丝内衣和相同款式的十几套一并拿出来付账了事后,「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牵着李薇薇的手,离开了这个女装精品店。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过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和你以前玩过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 上了车之后,李薇薇沉默不语的看向车窗外,就这样度过了十几分钟,李薇薇忽然问了一句。 「怎么会。」 周靖平不并不在意的笑笑,他觉得李薇薇在责备他不应该在试衣间里胡来。 「其实的确,那天被宁则差点……强暴后……我……在大街上碰到你的时候,心里居然在想着,啊,是靖平真是太好了的想法,但是……」 「薇薇,不用说了。」 「不……我……我知道我现在在你,在宁则,甚至在那些女服务员眼里……我就是个荡妇……可我……可我要的只是想一个在我身边陪着我的人,我只想着一个能真真正正爱我的人,想着我的人,一个不会扔下我的人……为什么……」 「薇薇,我不会扔下你的,相信我。」 「你会的。」 「不会。」 大概察觉到了李薇薇内心的动摇,周靖平停下了车,侧过身将李薇薇搂在怀里,怀中的美女似乎还要说着什么的时候,那张美妙的小嘴突然怎么也张不开了,啊,靖平吻上来了……一个湿热的……温柔的吻…… 破旧的一个楼房上。 「怎么选择在这里了?」 原本以为那个小酒馆就是李成峰这类人的出没地点林月凛还是觉得自己低估了他们的下限。 「这里不行吗?」 这是一幢没盖完地产商就破产的废弃楼,听说夏实公司已经接手,过段时间就要炸掉它重新建了。这么个有点阴森的地方,老实说林月凛最开始还真有点怕李成峰打歪主意而没敢来。 「那那个小酒馆不行么?」 「呵呵,你以为这个时间小酒馆比这里安全?老实说我就是为你着想才来到这个地方,虽然偏点,但起码一交货的时候不会被人看到,二这里遇到坏人的概率绝对比小酒馆那低,老实说我可不想为了你去得罪那帮人,虽然你这小妞长得还算不错。」 李成峰忽然有些流里流气的笑了起来,让林月凛眼神也跟这边的戒备了几分。 「放心,我虽然坑蒙拐骗无所不敢,但除了姗姗那个小婊子,我目前没兴趣上任何一个人。」 李成峰粗鲁的话让林月凛眉头皱起,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算了,那个什么姗姗和自己也没关系,还是早点拿到东西走人就好了。 「确定是李薇薇么?」 「当然」 李成峰拿出了照片,林月凛掏出手机用上面自带的手电筒简单照了照,那是一个装潢漂亮的女装店里,李薇薇与周靖平搂抱在一起的特写。 「还有录音,绝对大场面,要在这里听么?」 「不必了。」 大概也能察觉到什么内容,林月凛冷冷的拒绝了坏笑着的李成峰,掏出三个牛皮纸信封。 「这是你要的钱,底片和周靖平的住址也在里面吧?」 「当然,我骗你也没必要。」 李成峰借过钱嘿嘿一乐说道: 「今晚老子就靠这个去翻本喽。」 林月凛没有搭话,接过录音和照片后径直的离开,她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她想见的只是她的那个受了伤的王宁则……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