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军中女人的寂寞

本帖最后由唐勃虎于编辑



当兵第二年的时候,一次训练不小心伤了大腿根部,流了好多血。战友把我送到部队的医院,办完了住院手续后,他们都走了。本来是要有人留下陪护的,可是部队还有两天要去拉练,所以只好我自己一个人了。

医院的病房都满了,只好把我塞到后山上的房间里,这儿是部队的疗养院,平常很少有人的。想到今后要自己一个人在这,心里还真有点怕怕的。

正在床上躺着,门被推开了。进来个戴口罩的小护士,拿了一大堆东西。先是帮我输液,然后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把裤子脱了!”

我瞪大了眼睛。她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咯咯地笑了。等她拿开了口罩之后,我才看清是我的老乡文雪。她比我早当一年兵,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老乡聚会的时候见过几次。没想到是她来给我做。

我问她能不能换个男兵来,她笑了,说哪有男护士啊,都是女的,她的好几个小姐妹都想着要来呢,要不是她跟护士长好的话,早让别人给抢去了。

说实话,当着个女兵的面脱裤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见我拖拖拉拉的,她故意说:“怎么啦,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啊?”我用一只手解腰带,半天也没解开。她嘴里嘟哝着笨死了,帮我解开。血已经把我的内裤和大腿粘到了一起,小雪很小心地用酒精棉球帮我擦,然后开始脱我的内裤。我赶忙用手挡住我的鸡巴西。

“就你那破玩意,谁稀罕啊!”她拿出个手术刀片,“你伤到这里了,要把你的毛毛刮掉。”我怎么会让她动我这里啊,死活不让她动手。她也急了问我:“是不是想让护士长亲自动手啊?”

护士长是我们连长的老婆,经常到我们连队去,是个漂亮又泼辣的女人。连队的干部都怕她,怕她开起玩笑来晕素不忌。我摇头。

她一边准备东西一边跟我聊天,她告诉我护士长要是来的话,非整死我不可。二连的一个男兵来割包皮,是护士长帮他做的,她那天是故意整那个男兵的,才开始就把他的鸡巴弄得挺的高高的。护士长一边刮一边用手揉男兵的鸡巴,才刮了一半,男兵就射了,弄了护士长手上和身上都是的。

我相信她说的是实话,因为护士长就是这样的女人,一想到护士长,我的鸡巴变硬了。看到我的变化,小雪红了脸,用手拍了拍我的鸡巴,说:“想什么呢,你个坏东西?”

我也红了脸,说:“人家可是每一次被女孩子看啊!”我真他妈的不害臊,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跟一个比我大的学姐泡上了,我的鸡巴就是在她的爱抚下茁壮成长的。

“没事的,有姐姐这样漂亮的女生伺候它,你还不放心啊?”她开始刮我的鸡巴毛了,我的鸡巴在她的手里一跳一跳的,弄得她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胸脯一起一伏的,我从她宽大的军服领口能够清晰地看到她的乳沟和两个圆圆的半球,不由得我的鸡巴涨得更厉害了。

她停下来,叫我不要乱动,我装着很委屈地说:“我没动啊。”“没动?没动怎么会在我手里跳啊?告诉你我可是第一次做这个,刮破了可别怪我!”

让她这么一说我还真老实了,终于等到她刮完了。两腿之间光秃秃的,只有一根鸡巴挺着,很粗很长,我不知道小雪看了会是什么感受,反正我自己挺自信的。

小雪用纱布浸上水帮我擦拭,连鸡巴也不放过,而且擦得很仔细。当她褪下包皮,露出我的鸡巴头时,我可糗大了。因为这两天训练,再加上晚上胡思乱想,那上面的味很大。小雪好象也闻到了,她皱了皱鼻子。等擦完了之后,小雪在我的鸡巴上拍了一下说:“好了,你可以休息了!”

本来以为这下子她该帮我把内裤穿上了,可是她没有,还在清理伤口,我在心里琢磨着她是不是想多看会啊,也就装着不知道,随便她怎么办吧。

处理完了之后,小雪开始对我说:“这么大的孩子,要注意个人卫生啊,这里要经常洗洗,不然会得病的。尤其是这个地方不能有脏东西。”说着用手摸着我的鸡巴头根部的沟沟,刺激得我竟然有想尿尿的感觉。

完事之后,小雪陪着我说话,身上很好闻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了。直到有电话过来催她,她在恋恋不舍地走了,我要她没事了就来陪我,她点点头。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