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嫂子的秘密-7




第07章 9月2日清晨的阳光刺目的耀眼,透过窗棂投在被单上,露出一片斑驳的光斑。 王宁则嘴里嘀咕了一声,刚想起身,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惊起眼皮看着身下。 一个黑长发的大美女被他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美目里含着复杂的意味,咬着娇唇,无声的盯着他。 「薇薇……姐……」 「……」 「我……」 面对着李薇薇的无声,王宁则忽然不能说下去,不知为何,一种冲动涌起,直接仿效着小时候犯错的样子,直接扑进了李薇薇的怀里 「对不起……薇薇姐……」 看着这个大男孩没出息的举动,李薇薇无声的叹息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要变成这样的局面啊,明明自己一直在等待着宁言,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不过听着怀里那个大男孩的低泣声,李薇薇又一阵心疼,思绪放佛回到了宁则小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宁则父母双亡,受了委屈的王宁则不敢向一直努力的哥哥抱怨撒娇,往往只好找到李薇薇寻求慰藉,充当了半个母亲的李薇薇每次都是温柔的把小小的王宁则搂在怀里轻声安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从被单里伸出裸白的手臂将王宁则的头埋入自己的巨乳中间,温柔的拥着这个趴在自己身上的大男孩半是责怪半是叹息道 「宁则,别哭了,薇薇姐在这里呢,乖……」 重复小时候百试百灵的招数,没想到在今天仍旧有效,王宁则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太没出息,将脑袋抬起,眼睛有些红红的看着李薇薇 「对不起……薇薇姐……我……以后怎么……见我哥啊……」 「傻孩子,别担心了,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家人,这件事就当……就当没发生过吧……我们都忘掉它。」 「可是……」 「这件事我也有错,宁则你不必自责了,你永远是薇薇姐的弟弟,我们永远当姐弟,当家人,好不好?」 虽然听到李薇薇说到两人关系时候会永远把他当弟弟还是让王宁则心里刺痛了一下,不过眼前的立场实在不能再让他反对什么了,王宁则点了点头,惴惴不安的同意了。 「这件事是我们两人的秘密,不要和任何人说好么?否则宁言,你,我,我们三人会永远的痛苦下去的,答应我宁则,这件事一定保密好么?这也是嫂子的秘密。」 「我知道的,薇薇姐,我……我不会说出去的。」 露出了些许鼓励性的微笑,老实说在刚刚睁眼的时候,李薇薇的惊慌不下于刚才的王宁则,屈辱,愤怒,悲伤,甚至一度涌起要杀掉身上这个男人的冲动,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失身给宁言以外的男人,不过不知为何,一看到宁则那毫无防备的睡脸,一想起那个小时候一摔倒就会坐在地上等待着自己抱起的王宁则,那个做了错事就会躲进自己怀里的王宁则,那个已经变得高高帅帅可是还经常会孩子气的王宁则,自己的心就软了大半,忍不住的趁着对方熟睡的时候抱紧了对方,犹如情人一样在星期天的早上惬意的在床上相拥着,直到他醒来。 「嗯……薇薇姐相信你,只是……」 「怎么了?薇薇姐?」 「你的……你的那里还顶在我……里面……」 李薇薇忽然脸红起来,王宁则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还插在李薇薇的蜜道里,由于晨勃的缘故已经硬起了小半,自己稍稍活动就顶到了李薇薇腔道内紧致的膣肉。 「嗯……别……宁则别这么动……」 「对不起……我……我马上……拔出来……」 虽然瞬间涌起的冲动让李薇薇想着再和身上的少年再来一次,不过旋即理智就制止了她这个疯狂的想法,已经错过一次了李薇薇,你不要一错再错下去! 慢慢分开修长的美腿,放松下体,让王宁则缓缓的从自己体内抽出硕大的肉棒,天啊,昨天晚上就是这么大的东西在自己的体内么?和他哥哥一样,宁则也是个大尺寸呢。 察觉到自己在胡思乱想,暗骂了一声自己是笨蛋后,李薇薇指了指房门说道 「宁则……你……你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了……」 少年有些狼狈的下了床,提着衣服慌忙的离开了李薇薇的卧室,忽然间倒让李薇薇有些忍俊不禁,这个笨蛋,这么做倒好像他是偷情之后急忙掏出情妇家的奸夫了,不过……两人昨夜所做的事情,也的确可以叫做偷情吧? 小穴口传来隐隐的刺痛感,看来昨晚两人疯狂了好久,昨夜还不绝如何,早晨在有了感觉,白皙的乳肉上也能看到男人手指流下的痕迹,锁骨周围也有斑斑的吻痕,天啊,宁则啊,昨晚你到底在薇薇姐的身上索取了多少啊? 简单脱下了内衣,李薇薇搔了搔有些蓬乱的黑长发,翻身下床,带着少许的不适,进了浴室放出了热水,躺在温暖的浴缸内,她什么都不想想了,此时的她,只想着让自己躲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暂时的逃避现实里的生活,逃到一个没有宁言,没有宁则,只有她自己的地方…… 宾馆内。 周靖平将周珊的两只美腿齐整整的掰开压到了她身体的两侧,身体趴在周珊的上面,因为今天是危险日,所以周靖平是带着套进入的。 巨大的肉棒在周珊的体内横冲直撞,不顾一切的宣泄着,索取着,虽然之前周靖平也从来没有管过在床上周珊的感觉,但是最近这种野蛮的时候越来越多,这让周珊感觉周靖平不是在和自己做爱,倒不如说在把自己带入某人,当做替代品一样消耗发泄。 「啊……周……周总……轻点……好疼……」 周珊皱起柳眉,轻轻用小手推了一下身上的周靖平,提醒对方注意一下动作,不过周靖平也只是抬起正在吮吸她乳头的脸,朝着她淫笑一声说道 「怎么了?珊珊,不喜欢这样么?」 「周总,这样……啊……好痛的……你太厉害了……不要这么搞人家嘛……」 撒娇一样的扭动了一下纤腰,周珊知道自己并不能得罪身上的这个男人,虽然时不时动作粗暴了点,但是周靖平在床下掏钱的时候绝对是很爽快的,而且对比之前不少要包养自己的那些四五十岁秃头的中年胖男人们,周靖平的外形可是已经好很多了。不过,不能得罪周靖平并不代表周珊要忍受对方带来的一切,一个聪明的女人就要学会利用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将自己肉体每一个迷人的地方都当做武器一样对付男人,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男人主宰的世界获得自己想要的,至少周珊就是这么想的。 听到周珊诱人的声调献媚调情,周靖平不再只顾着周珊巨乳上的娇嫩乳头,而是向上一探直接亲到了周珊的娇唇上,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周珊便主动撬开了朱唇,将周靖平的舌头让进了自己小嘴内,与对方湿吻起来。 香甜的涎水被自己贪婪的裹吸进了嘴里,周靖平一面挺动着肉棒向着周珊的蜜穴深处进发,一面纠缠周珊仍然哼哼唧唧呻吟着的小嘴,今天的他不知为什么,「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总是在和周珊做爱的时候不自觉的把身下的女人带入为李薇薇,两天前的那次相遇之后,这两天周靖平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个黑长发的巨乳美女教师。 周珊的皮肤流酯娇嫩,白皙水滑,老实讲论姿色来说,身下这个不住摇曳柳腰配合自己抽插的美女秘书也和李薇薇一样是百里挑一的类型,但是可惜的是,周珊身上却少了李薇薇独有的那份清纯知性,在酒桌上每次李薇薇美目流盼不经意间看向自己的时候,她大眼睛里的那份纯粹都让周靖平心跳不已,他玩过的女人早已不计其数,但是像李薇薇这样第一眼就让他神魂颠倒的却好久没有遇到过了。 身下的女人呻吟声愈发的婉转娇媚,诱人心动,肉棒在温热湿润的腔道里不住受到膣肉从四面八方的逼仄紧夹,抵住圆滑的子宫口,周靖平的龟头即便隔着避孕套,也能感觉到不住的受到内里那个犹如婴儿小嘴一般的小口的吸吮挑逗,开始一跳跳的,做着喷射的准备。 「嗯,李薇薇,你这个迷人的贱货,等着我,看我不射烂你!」 暂且拿身下的女人权当做李薇薇吧,周靖平心里暗骂了一声,肉棒随即狠狠一挺,抵住着子宫口,呼哧呼哧的将浓厚的精液喷射入了避孕套内…… 教室里吵吵闹闹的,这是午饭时候学校里独有的景象。 王宁则没什么心情吃饭,但又有些讨厌教室里的气氛,双手插着兜,一听到下课铃响起便起身独自踱了出去,其实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纯粹外出瞎逛。 自那之后已经三天了,虽然李薇薇曾经说过,要彼此忘掉那晚的荒唐事情,但是无形的隔膜还是在两人之间树立起来,薇薇姐看待自己的眼神已经不再似过往那般纯粹,明亮的大眼睛里透着的是复杂的神色,让王宁则既捉摸不透,却又难以放任不管。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如今没有去主动再接近自己心爱的薇薇姐的立场了,也许是有意为之,李薇薇也好似故意避开他一般,整日早出晚归,这三天里也极少与自己说话。 没想到一晚的糊涂让他和李薇薇的关系几乎倒退到了路人的地步,这难道就是自己一夜疯狂的代价么? 以后该怎么办?王宁则心中没有答案,漫无目的的在教学楼里走着,随便找个偏僻的窗户这倚着望向窗外,努力使得自己脑子空起来,这几天王宁则最害怕的就是现在这种空闲时间,没有了学习来填补他总是不自觉的去想着李薇薇,心烦意乱之下发呆反而成了自己解脱的一个窍门。 「原来你在这啊。」 一个活泼的声音响起,王宁则暗叹口气,他清楚这是谁的声音。 「什么事啊,林大小姐。」 「难得我来找你,你就是这样的态度么?」 「……」 看到王宁则又摆出这几天一贯的冷处理的消极回避面孔,林玥凛不满的撅起小嘴,本来以为上星期被王宁则从地痞手里救起是两人拉近关系的最佳一步,没想到才不过短短几天,尤其这个周末过完回来,感觉王宁则又变回原来刚认识那样,一言不发—或者即便搭理自己几句也如同以前那样一脸嫌弃自己是个麻烦角色的表情。 「喂,你到底最近怎么啦?」 「没怎么。」 「没怎么是怎么了啊?和你说话也不理我。」 「我说啊,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干嘛要理你啊。」 「你可以是啊……」 林玥凛小声嘀咕了一句,让王宁则根本没听清她说什么,一脸好奇的他不自觉的反问道 「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说啊,你这个白痴。」 没有来由的生气,林玥凛一脚踢在了王宁则的小腿上,这个忽然袭击让毫无防备的他捧起腿龇牙咧嘴的痛叫着。 「你干什么啊……果然一搭理你就没好事。」 「是啊是啊,没好事,你这个白痴去死吧。」 林玥凛没有来的骂了一句之后便气鼓鼓的跑开了,留下王宁则一脸悲催的抱着小腿,心里也搞不清楚这个女孩到底是一天天怎么想的,怎么这么爱找自己的麻烦啊。 林玥凛蹬蹬跑出去几步忽然又跑了回来,粉白的脸有些微红,还没等王宁则开口她就扔过来一张纸 「这……这是朋友送我的啦,时间是两个星期后,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那天,那个……那个……就当是我那次的谢礼吧。」 说完林玥凛还不等王宁则答应下来便再一次跑开,只留下了一脸错愕的王宁则不明所以的盯着她远离自己的背影: 「我去,这到底是啥展开啊,真搞不懂这位大小姐心里想的到底是啥……」 揉了揉小腿,心里抱怨着林玥凛这下还真够有劲的,王宁则转过身,想着往别处走走的时候,忽然看到身后李薇薇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他,一只手抱紧自己的一只单臂,紧咬着嫩唇,不走也不和他说话。 「薇薇……薇薇姐……」 「嗯……你们……要去约会啊……」 「不……也不是……她……」 「没关系的,嗯,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李薇薇小嘴里念叨了几句便不再转身离去,王宁则想去追,但是又迈不开步子,事到如今,自己还有去追寻她的权力么? 算了,由他去吧,事到如今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不就是自己么?那么就接受这样尴尬的局面吧,也许和嫂子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至少自己不会在做出伤害薇薇姐和背叛哥哥的事情了不是吗? 自嘲的笑了笑,听着上课的铃声,王宁则无言的走回了教室…… 李薇薇无言的坐在办公室里,下午已经没什么课了,「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拒绝了几个闲着的女老师邀请她翘班偷偷出去逛街的要求,老实说她现在心情乱得很,只想着自己能够找个没人的地方静一静,如果有可能,她甚至想能把自己关上一星期的紧闭,谁也不见。 不过当然这些都只是她任性的妄想,即便发生了那种事情,她仍然逃不脱现实的桎梏,由命运的胁迫,每天残忍的看见那个以往自己心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男孩,也许现在可以被称呼为男人了。 叹了口气,李薇薇纤细的手指不经意碰到了桌上的一个硬纸片,那是校长那天送给自己的一个周靖平的名片,那夜酒醉之后,李薇薇不管不顾的下车便回家,之前周靖平又忙于不怀好意的劝酒,一来二去,周靖平才发现自己连联络方式都没给过李薇薇一个,这才拜托校长送来。 「都是这个黑心地产商那晚搞的鬼才让自己……」 一想起那晚灌酒才导致自己后来与宁则的出轨,李薇薇气就不打一处来,顺手借着气刚想把那张名片扔掉,不知为何,自己犹豫了一下,忍住了,只是顺手丢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不过连她自己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还留着那个混蛋的名片,不过事到如今,自己搞不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又何必在意多增加这么一件呢? 想起宁则的名字,李薇薇又是心里刺痛一下,自己那夜到底是怎么了,居然会……会失身给一直当做弟弟的人……不过……不过宁则怎么和那个叫林玥凛的那么亲密呢?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在交往吗……为什么宁则从来不透露一点这方面的事情呢?那种女孩有什么好的……虽然长得是可爱的……可是……哎呀我在想什么呢? 李薇薇晃起了长发把脑子里这些胡思乱想都想甩出去,用白皙的小手拍了拍两腮娇嫩的肌肤,抬起翘臀拎着包出了办公室,今天心烦意乱的,反正也没课,提前回家吧。 进了家门,因为还有晚自习,王宁则还没放学回来,脱下了黑色的职业套装,褪下了美腿上的丝袜,李薇薇躲进了家里的浴缸,这是她一贯的习惯,每当烦心的时候便要去泡澡,她会泡会很久,小时候偶尔烦心的时候搂着宁则洗澡时候会把王宁则到头晕哭着喊着要出来呢。 想到小时候那个不爱洗澡被自己拖进去才肯洗的脏兮兮的小男孩,李薇薇忍俊不禁起来,哼,那个以前被欺负了就哭哭啼啼的小破孩,那个暑假在自己家住宿遇到雷雨夜就吓得跑进自己被窝躲进自己怀里的喊着要抱抱的没出息的熊孩子,现在居然也高高帅帅的开始引诱了不少女孩子在身边了……呀……怎么我又想着宁则了…… 李薇薇用手捋了捋被热水濡湿的黑长发,不甘心的用小手抚弄着,不经意间手臂碰触到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在身体里惊起一阵意想不到的电流,裸白的胳臂本能般的伸到了两腿之间,小嘴同时呢喃着: 「宁……宁言……」 无人的浴室内,李薇薇念着自己丈夫的名字,左手稍稍往下探到自己诱人的蜜穴周围,用手指开始轻轻地抠弄起来,快感的激流不断的从下半身透过骨髓冲入大脑内,让李薇薇在水蒸气里呻吟出若隐若现的叹息声 手指一开始还在阴蒂与蜜穴周边探视着,在快感的引诱下李薇薇的左手手指开始大胆的探寻进了那个深邃的幽洞,翻搅内里粉红的膣肉,右手配合着下身手指的动作也开始有节奏的揉搓起自己丰满的乳房,让上下两个敏感区都可以体会到欲望电流的侵袭。 「宁……宁言……薇薇……好想你……不要离开我……」 眯着美目,李薇薇将翘首靠在浴缸边上优雅的下巴也开始用顶端指着滴水的浴室墙壁,手指在自己的蜜穴里抽插的愈发频繁,两只美腿也开始向外大肆敞开,只可惜的是她低吟的情人并不在她身边,她也只能靠着自己的手指来慰藉自己成熟美丽的肉体。 「啊……宁言……你好厉害……薇薇……要不行了……来吧……薇薇……要来了……啊……」 一阵小小的悠长低吟,李薇薇的双腿做着微微的抽搐,蜜穴在手指的作用下急促的收缩,喷出了大股的蜜液倾入了热水充盈的浴缸内。 「呼……啊……」 刚刚发泄完毕的李薇薇慢慢睁开眼睛,空虚的看着浴室的天花板,愧疚的默念着自责:天啊,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怎么又在自慰了……宁言……对不起……你的薇薇……又变坏了……我……大概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吧……宁言……我该怎么办……宁言……救救我…… 娇嫩的嘴唇念着不清不楚的胡话,李薇薇忽然猛地才惊奇,自己泡的好久居然昏头了,今天是给宁言挂电话的日子,怎么都忘记了。 为了填补思念之情,在临走的时候李薇薇与王宁言约定,每半星期两人要挂一次长电话,不管怎么样王宁言那天必须等在手机旁,那也不许去专门接自己的电话。 撩起热水泼了泼自己,李薇薇从浴室里站起拿过毛巾擦拭着身子,她可不想错过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也不希望一会宁则回来了再打电话,她有很多话想和宁言说说,而且是在不想让别人听见的情况下,哪怕那个别人是宁则。 穿上了宁则留下的衬衫,李薇薇只套了个内裤便躺在床上,「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在家里其实她是一个很随意的女人,经常会这样懒懒散散的一整天,更准确说,李薇薇是那种只会在出门才化淡妆的女人。 拨了几下号码,几声长音后,手机立刻被接起,随即想起了一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声音 「喂?是薇薇吗?」 听到这股熟悉温柔的声音,李薇薇几乎要哭了出来,没有宁言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宁……宁言……」 「薇薇啊……最近好吗?」 「嗯……我很好,宁言你怎么样了?」 「我还不错啊,最近部队忙着演习的事,过的挺充实的。」 「哼……很充实……那……那有没有想我啊?」 李薇薇不知为何,明明有数不清的情话想要对爱人倾诉,但是一听到王宁则温柔如常的声音,自己还是忍不住撒着娇,还犹如两人热恋期那个纯情活泼的少女一般。 「当然了,薇薇,可想你了,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回到你的身边,紧紧抱住你,然后我们俩不停的做,从天亮做到天黑,从天黑做到天亮……」 「呀,说什么呢,流氓……哼……人家不理你了……」 李薇薇嬉笑着羞红着脸,听着王宁言只说给她的带着下流味道的情话,只有和宁言这短短的通话中,她才能忘却纠缠在自己身边的烦恼,周靖平,,校长,林玥凛,周珊……这些人都远远的滚开吧,我的世界里只要宁言就足够了。 「别啊老婆大人,我错了还不行么,呵呵,这不是想你了么……」 「就知道说好听的,谁知道你在那边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怎么会啊,我只喜欢薇薇你啊,再说薇薇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还会去看其他女孩子啊,倒是薇薇你,嘿嘿,没有趁着我不再和其他男人……」 「你……你说什么啊……我……我怎么可能……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捉弄人家……」 李薇薇有些心慌的反驳着王宁言的玩笑,这反而让对面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往常里开起这种玩笑李薇薇只会一句去死就推回去了,这次怎么反应这么激烈了? 不过王宁言也没有多想,只好又笑着赔了罪之后才继续问道 「宁则怎么样了?」 「宁……则?」 宁言的一句让李薇薇心跳不已,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明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与那件事彻底决裂,与宁则退回到原本的关系,可为什么,只是听到宁言念出他的名字自己还是会有这种反应? 「嗯,就是宁则啊,他怎么样了最近?」 「很……很好……」 短暂的敷衍之后就是尴尬的沉默,电话这边的王宁言突然觉得很奇怪,过往电话里提到王宁则的话,李薇薇往往能连续说上20几分钟甚至半小时的,犹如母亲在细数自己淘气的孩子一般唠唠叨叨,可是这次怎么好似有意避开这个话题一样。 「啊……很好……那就好……」 「嗯……」 「宁则没惹你生气吧?」 「没……」 心虚的李薇薇躺在船上不禁翻了一个滚,转过身将一对爆乳压在身下,短短的白衬衫根本遮不住翘美的臀部,让这个美丽的女人可以凭借着那双白皙的长腿在无人的卧室里尽情的炫耀自己的妩媚。 一只手捋着自己长发时候不小心打翻了手携包,掉出了周靖平的名片,不过忙着和王宁言通话的李薇薇也只是顺手将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扔到了床头柜上。 「那个,薇薇,我正好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啊?」 「部队最近有了到地方人民武装部工作的指标,我也考虑一下,我们不能这么分开过了,我准备今年努力活动一下……」 「也就是说你有希望转回本地了?」 听到王宁言有望回到自己身边,李薇薇惊喜的叫出来打断了宁言的话。 「呵呵……当……当然……」 王宁言一阵苦笑,社会上的事情薇薇这个当老师的还是了解的少啊。 「只是……」 「只是什么呀?」 「只是这个指标是需要打通关键的,简单说就是要钱……」 「钱……那……那要多少……」 「上上下下从部队到地方,估计大概五十几万吧,这还是最少的数字,我还要看上面对我平日人缘的认可程度如何呢。」 「这……这么多?家里……」 「我知道,我那边这边父母走得早,薇薇你父母那边当初为了支援我们买房子在本地也费了不少劲,所以这三十几万我准备自己想想别的办法吧……」 李薇薇要紧着嘴唇不说话,她再怎么不谙世事也清楚这句话不过是王宁言安慰她的,父母早早双亡都要靠业余帮工和去军校才勉强生活的王宁言哪里还有什么办法,他的朋友圈里也没有会有这么多钱的人…… 「不行的话……我们把房子卖了吧……」 「什么?这怎么可以,这是爸妈给咱们买的,当初费了多大事,他二位老人当年不嫌弃我这个穷小子把你嫁给了我,还倒搭了买房的钱,我现在怎么能把这房子卖了?以后你教我怎么去见爸妈啊。」 「那……」 李薇薇愁眉苦展,她也并不认识什么有钱能拿出50几万的人啊,美目里含着忧虑,视线不经意间瞟到了床头柜上的那个纸片上: 夏实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周靖平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