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两只鸡打架

(一)

那是七月底的事了,我住的楼下街里有不少开发廊的小姐,我想,既然小姐这么多,何不试一试我一直就有的想法哪。

我先在一个发廊找了个高挑漂亮的,认识后再在另一条街找一个,这第二个和第一个形体容貌长的很相似,(嘿嘿,这点在后面很重要,找到合适的可不容易啊,我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在很远的街区找到了另一个,已经快跨到北京另一个区了),一个是东北吉林的,另一个好像是山东某地的吧,记不太请了。
俩个鸡不光个差不多高,估计都有1米66左右,长的的确非常相似,很漂亮都属于成熟性感型的,我觉得她们俩尤其是眼神惊人的神似,(鸡是不是都是这种眼神?),年龄好像差一点,一个26岁,另一个24岁多了,不过这没关系,关键是相似!

我和她俩分别混熟后(花了我不少银子哦),我决定试一试看让她们俩打上一架,当然,我爱看的是美女间的情色打架,肉帛相间,又打又爱,器官较量,嘶叫呻吟,这是最好的,可不是普通的拳打掌扇,互相揪拉几下就完了,更有甚者,牵扯到男同胞,拳打脚踢,刺刀见红……那有什么意思,那样还不如看斗狗比赛嘞。

于是我好好地准备了一下……。

在九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约这俩个小姐都来我家,她们俩来时前后差不多五分钟时间,时间很合适哦!

第一个鸡进门还没说俩句话,第二个鸡就来了,我给第二个鸡开门后,故意惊呼了一声说:“哎哟,糟了,我把你们俩搞混了……”

那第二个进来的小姐是东北的(我当然能够分辨,故意的吗,嘻嘻。)笑着接了我一句说:“把谁搞混了?刚睡醒吧,你——唉~~”声音一下顿住了,她看到了另一个女人在我屋里,而且和自己很相似,一下愣住了,真不知她当时是什么感觉……

屋里的那个鸡这时站了起来,也在回看着,嘿嘿,先让她们俩互相看看对方吧,当时我这么想,她们俩互看了一番后,就有点对眼,再加上我刚才说的话,大概都看出对方是同行吧。

不过都没有问我对方是谁(她们猜也能猜到,都知道我是独身哦),现场比较尴尬,这时就看我的了,我赶紧对她俩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把你们俩记混了,打错了电话,真不好意思,你们姐俩实在太像了,大家先到屋里做吧。”

进屋后,我又赶紧讨好,分别替她们脱了外套,一人倒了一杯可乐,当然里面放了一点我精心准备的刺激荷尔蒙的催情东东,人体保健品商就有哦,而且也不贵。

进屋后,我坐在里屋门边上,这两个鸡谁也没坐下,各保持了一段距离后一边喝着可乐一边仍相互打量着,我做在沙发上吸烟,看着她们可乐快喝完了,两妞的眼睛都有点放火,一个抱着手靠在壁上吮着杯子,另一个在屋里慢慢踱步,眼光已经聚焦在一起(真应了我朋友说的话,女人越是相像,就越看对方看不顺眼)。

这时我站起来说:“别这样好吗,大家都是朋友,这次都怪我,谁让我脑子笨哪,哪位妹妹要不先回去吧,等下次我赔罪。”

说着我掏出300元钱扔在里屋的床头柜上,这时她们俩仍然不说话,脸上都露出互不服气和对对方不屑一顾的神情,其中一个还低哼了一声,我看她们谁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心中暗喜,估计快成了,于是对她们说:“你俩商量一下,虽然错都在我,但这样不太好吧……咳咳,不好意思,我、我先去方便一下。”说完我钻进了厕所里。

大约五分钟,隔着厕所门就听见外面吵了起来,互相都让对方走,都讲和我关系如何如何好,然后又相互冷嘲热讽说对方身体长相如何如何,尤其其中一段是说波的哦,

“……就你也算是女人,胸快赶上搓板了,还在这浪什么浪,挺什么挺?”
“我?我的要是小,你还有啊,咱俩露出来比比,我比你两个大,回家带假的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呵呵,下面的话更是不堪入耳,简直叫人脸红,听的我心直跳,要说这两个鸡的波都是较丰满的,虽然称不是波霸,但我看已经很大了,而且还都很挺。
山东的那个女孩更是很厉害哦(rujiaoguo),北方女孩女人味是很浓的,因为两人我曾亲历,所有我最有发言权。

吵了一会后儿,两个鸡开始互相对骂,比较经典哦,互骂对方是骚货,(真的是经典啊,骂的又醋又骚又激动又缭人的),紧接着动静大了,还有两声耳光响。

我赶紧走了出来,两人已经靠在沙发上扭打起来,带的坤包已砸落在地,估计是先用包互砸了一下,然后才动的手,互抽对方一个嘴巴,然后撕抓了起来,客厅我早布置好了,所有硬的东西没有,茶几挪走了,两排很低的沙发,下面是地毯,嘿嘿,至少不会出大事啊。

这时两个小妞头发已经抓乱了,嘴里嘶叫着(声音再大也不怕,窗户早关好了,),一个已经把另一个按坐在沙发上,抓着胳膊,另外一只手还掐着对方的脖子,另一个也不示弱,虽然处于下风,但一手对掐着对手的脖子,另一只手死揪着对手短裙,嘿嘿,她们俩进来时都穿着短外套,脱掉后一个穿短裙,上身穿一件短袖T恤,另一个里面则穿着黑色连体裙裤袜,是丝的,上面也是半截袖,这样的穿着可真是正好(哈哈,鸡就是这样,里面穿的很少,以便随时脱哦)。
这时该咱上手了,借着拉架的时机,把其中穿短裙的那个鸡在对手揪着处的旁边狠扯了一下,我的劲比较大,撕开了一条口子,然后我便退后了。

哈哈,下面不用我介绍了吧,混乱中,穿短裙的那位还以为是身下的对手扯的,抬手就开扯对方近胸部无领口的丝衫,很快她们俩就互撕在一起,当然揪头抓脸的动作不少,架不住有我这个拉架的挡一下了,当然撕抓别处我是不管的,想想我真是惭愧,幸灾乐祸呀,大约20分钟后,俩鸡的衣服已剩不下什么了,乳罩三角裤还在,不过都已挪了位,别处都只剩下几片碎步,春光乍现的!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