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武夷山小导游

本帖最后由cjlcmh于编辑

花心思搞定武夷山小导游,动真情快枪手挥泪叹别离

一屡阳光照在了我的卧铺上,从燥热中醒来的我庸懒的睁开眼睛,车厢里已经大亮。伸手拨开床边的窗帘,一阵耀眼刺得我赶紧把帘子重新拉上。上午六点了啊,我翻看着手机,快到了,武夷山。

我跳下床,拿了毛巾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点了支烟,又恢复不少精神,驱赶掉大部分睡意。今天似乎又是大热天呐,才六点太阳就这么厉害。回到车厢,同行的朋友兀自仍在熟睡,可能是在顺心体力消耗过度吧。一人怔怔往着外面,感受着渐渐缓慢下来的车速,脑子不由得开始臆想,不知道接我们导游什么样,是个美女就好了,能多好多乐趣呢。

车已经进站了,拍醒那两个仍睡得象猪一样的家伙,大家提着行李,准备下车。

一出车厢,火炉般的灼热刺痛了我的肌肤,乘客们纷纷往阴凉处奔去,我们也不例外,迅速往地道口奔去,短短的一路已让我们汗流浃背。继续往出站口走去,我四下寻找写有我名字的牌子,终于在人堆中看见一个小姑娘吃力地举着牌子,出站的人流将他冲的东倒西歪的,令人感觉不忍。

我赶忙上去报到,小姑娘说:“不好意思,你们等下,还有两队散客。”声音平静细柔,婉转动听,仿佛一屡清泉从耳朵流入大脑,流入到全身,尽驱一身暑意。这时,小姑娘娇嗔道:“你们让下啊,三个大男人围着我,我牌子还举给谁看啊。”算我反应够快:“我来帮你拿。”虽然她说不用但还是被我一把抢了过来,高高举起。我想她对我的好印象大概就是这时开始的吧。

上了接团的面包车前往风景区,她就坐在我边上,我细细地打量一下,也算是个小美女吧,身材匀称健康,透射出经常运动的活力。一头黑发有细细的几根挑染成黄色,更显得俏皮和可爱。皮肤并不象其他导游那样黝黑,而是细嫩洁白,配合腮上的两块红晕就象一只快要滴出水来的水密桃,令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眉目非常清晰标志,像用最深的夜色渲染过,挺直的鼻梁下,有一抹薄薄的唇,象贴着片鲜红的小叶子。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独有的清香,令我感觉有几支含苞待放的白玉兰萦绕在自己身旁。这时她发现了我一直在盯着她,一张似笑似嗔的表情浮现上娇俏的脸庞,令人心中一醉。

她咳嗽了声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姓张,叫张妍,你们的武夷山之旅由我来做导游,希望各位能玩得愉快。”

“张妍”我默默记下了她的名字,这名字不错,好记,而且的确人如其名。这时三贱客中的另两贱似乎是醒了,又拿出专业的插科打诨开起了她的玩笑,却不知道两人脸都没来得及洗就下车,一副隔夜面孔,眼角沾着眼屎,嘴角还带着哈喇子,这种形象简直,诶,三贱客英名尽毁。我在她身边保持沉默,只希望她别把我同这两个家伙划上等号。

很快,一路就来到了风景度假区,由于是三人同行,只得开了两间标房。那两贱一进房即进去梳洗、更衣。我一人一间房,于是硬拖着她进了房间坐坐。待我洗漱完毕,两人相对而坐,“你们上海人都这样吗?”

“啊?什么。”

“象那两个人啊,大庭广众下开这种玩笑,好讨厌。”

“饿,我们出来玩都是这样的,要不怎么说是三贱客呢?”“三贱客?”

“是啊,最淫贱,最下贱,最犯贱啊。”她笑了,笑得很漂亮,也很夸张,过一会才摸着肚子说:“第一次碰到有人这么说自己,还真是贱呢。那你是哪一贱?”

“你猜猜看啊?”

“我可没你们这么贱,这种问题我就不猜了,呵呵,”又给她放肆的笑了回。我脑子里想着要解释,更想找些言语来反击他,但一对上她那清澈的眸子,我的思绪一下子就短路了。“你今天多大了。”

“我属龙的,你知道几岁吗?”

“十九啊,真年轻,这个可岁数是女人最最漂亮的时候哦。”

“是吗?谢谢。”

“有男朋友吗?”

“没有,你呢?”

“我有,就是你喽。”

“哇,你真坏,讨厌。”让我逞了口舌之欲,我沾沾自喜。“难道你不愿意吗?”我步步进逼。“你们大城市人哪看的上我们小地方人呦。”

“武夷山是好地方啊,山美水美人更美,我千里迢迢到处跑就是想找缘分,今天我终于找到了。”

“是吗?啊,你又说我呢吧,你真坏。”

“你别老说坏,你一说我坏我骨头都酥了。”

“你,你,好了好了,那我就看你表现哦,这总行吧。”首战告捷。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集中准备出发去天游峰,一路上三贱客仍然不时语出惊人,不是引来捧腹大笑就是招来张妍的娇嗔,那最下贱还挨了几下粉捶,更是兴致勃勃,诶,真TMD贱。我则不时地称赞他美丽,漂亮,然后几句话又给带到缘分、恋爱上去。另两贱客立马会意,反正说啥都往我这儿扯,可怜小姑娘是有口难辩,最后索性不作声了,任由我们自拉自唱去。

到了那一块石头玩三天的天游峰,众人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向上攀登。张妍象头小羚羊一样奔奔跳跳,轻轻松松的就把我们扔在了后面,被牛仔裤紧裹着的臀部不时在我的面前晃动,虽然不算丰满但配合她那修长健美的双腿真是恰到好处。

我似乎从她的双腿和臀部暧昧的波动中汲取了力量,三步两步地赶了上去,同她并行。而另两贱则在烈日下叫苦不迭,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她笑着说:“你们三贱客怎么这么没用,这么快就跑不动了?”远远的那两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坐在台阶上,无力地挥了挥手。我道:“是他们俩,可不包括我哦。”

她用挑战的眼光看了看我,爬的更快了,“我在山顶等你们,你们慢慢爬吧。”我赶忙跟上,笑着说:“他们那两家伙老了,还是我身体倍棒吧。”

“是吗,看不出来。”

“你爬这么快,小心到后面爬不动,要时候还要我背你。”

“哼,我们导游天天爬,还会爬不动,担心你自己吧。”不经意间,这座山竟然变成了我们俩之间的竞赛,她想把我远远的甩掉,而我却象围绕着鲜花的蝴蝶似的总是粘在他身旁同她说笑。“啊……,我看天游好雄伟,天游看我多狼狈。紧跟张导望双乳,只求登顶携美归。”

“挥汗攀天游,胯下九曲流,玉女伴身侧,共登天游顶。”好几首双关意淫打油诗从我嘴中飘然而出,飘入了张妍的耳郭,触动了她大脑中的神经,激活了其他的兴奋区,一张红扑扑的脸蛋转了过来,差点碰着我脸上,鼻尖和两鬓都沁满汗珠,鲜嫩好似带着露珠的红富士,青春胴体散发出的青春的气味,和着喘息吐出的香风几乎将我眩晕,古人形容香汗淋漓,吐气如兰,真是贴切。“你这些诗我怎么听的不太对啊。”“没什么不对啊,都是写武夷山的景色啊,怎么样还不错吧。”

“什么不错,你个大色狼。”

“喂,你自己想歪了还怪我?”

“就是你不好,作的什么东西,狗屁不通,影响我爬山,我要休息下。”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