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视频

偷胸围的少女

本帖最后由wangyueaiting于编辑

对於铃木富一郎来说,没有甚麽比坐在他那办公室之中更惬意。

他是这一家大百货公司的总经理。当然,他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绝不是他有甚麽的能力,而是因为祖荫。这一家大百货公司,是由他的父亲所创立,他的家族拥有最大的股份。因此,顺理成章地,他就成为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他本身是一个庸才,不过,公司一切已经上了轨道,加上手下有一班能干的助手,所以,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影响。

事实上,他的父亲临终时,把公司最大的实权,交给了自己两个弟弟,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一个庸才,所以,他并不放心把家族的业务交给儿子。

铃木对此虽然心中介意,却无可奈何。因为,父亲规定,公司的一切,要由董事会中多数通过才可以执行,而两个能干的叔叔,加上几个小股东董事,当然就是掌握了公司的大权。

那麽铃木是否就甚麽事也没有得做呢?当然也不是。

铃木在公司之中,也抓到了一些权,这一个权,就是管理保安部。

大百货公司的所谓保安部,要做的事情其实十分简单,那就是防止高买及盗窃等等的事务。

对於如何防止高买,铃木完全毋须担心,因为属下的保安经理已代设计好了一切。所有重要的地方,都装了二十四小时录影的录影机,又有保安警钟。至於便装的保安人员,更经常藏身於售货员札顾客之中,既防止外窃,又防止内盗。

既然这样,铃木有些甚麽可以做呢?那是他觉得十分有趣的戏弄那些被捉到的高买。

高买的人有各种各样,其中有下少,都是贪小便宜的人,也有一些盗窃成僻。其实,很多人都有钱,却偏偏喜欢盗窃。面对这些人,铃木自觉有一种无上的权威(这是毫不奇怪的,因为,他在公司之中,其实毫无地位,只有在这种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的人面前,他才可弄权)。他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令对方难堪,而令他更加得意的就是,在这一种奇怪的游戏之中,他经常有一些意外收获。

为了使这一种游戏进行得更加有趣,铃木特别在他的总经理室後面,辟了一个特别设计的房间。当然,他要设这样的一个房间,并没有人干涉他,因为他的叔父们也都认为,让他管一些事,总比不管好,一点不管的话,他可能反而会花更多的心思来思考如何夺权。

既然得到默许,他玩游戏就玩得更加的起劲,更多花样了。

不过,一直以来,倒未有发生过甚麽事。那是因为那一些惨被他戏弄的对象,事後都不敢出声。毕竟,偷窃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不可随便宣扬。

今天,铃木又坐在办公室之中,在等候新的猎物。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铃木说道。

开门进来的,是保安主任,他对铃木说道:『总经理,又捉到了一个。』他的手上,拿着一盒录影带,递给了铃木,并讨好地说:

『总经理,今天这一个,你一定会觉得很有趣。』保安主任当然知道铃木的嗜好,他也有意讨好铃木。只要铃木喜欢,他的地位就可以保得住。

铃木点点头,说道:『你先把他带到贵宾房去。』所谓『贵宾房』就是他戏弄高买者的地方的绰号。

『知道了。』保安主任退了出去。

铃木把录影带放进了录影机之中,画面出现了公司的内衣部。

铃木被画面上的一个顾客吸引住了。虽然是黑白录影带,但是,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少女,她背着一个挂袋,一只手,正把一个胸围放人袋子之中。

她有着十分娟好的样貌,面上神情却十分紧张。显然,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她一连偷了叁个胸围,然後,匆匆地转身离去。

不用再看下去,也都可知道,她一定是跟着走出公司的大门,自以为神不如鬼不觉,却在大门口被人截住。

铃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他按了一下电掣,椅子後面的一道门打开,他走了出去。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通道,紧接另外一道门,那是一道玻璃门。但是,玻璃是特制的,只能由这面看过去。

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室内的情形。在那张桌子上,放了那个手提袋,以及叁个胸围,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就坐着那少女。

铃木一看,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那一个少女,样貌竟是如此的漂亮。

刚才看录影带,他已经觉得,那一个少女样貌娟好。不过,录影机的镜头拍摄时离她并不太近,而且又是由高向低拍摄,所以,看得并不太清楚,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这个少女大约只有十八、九岁,有一双很大的眼睛,鼻子高而略带圆形,配上那樱桃小咀,一看就知是一个十分活泼的少女。

只是,她现在却低着头,似乎面带忧色。

铃木按了一下电掣,那一道玻璃门打开,他走了进去。

那个少女抬起头来,她现在的神色,显然更加的惊惶。

铃木故意扳起面孔,然後坐到椅子上,开口道:『你知道偷窃是很严重的罪行吗?会被判坐牢的!』少女更加惊恐,她几乎流出了眼泪,说道:『先生,我知错了,我以後不敢了。』铃木心中暗笑。每一次,他都先後用这一招。这一招,一向都是十分奏效的,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好了,现在我问你,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铃木说:『你叫甚麽名字,今年几多岁了?』『我叫冈田高士子,今年十九岁,我是美知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少女说。

铃木心中又惊又喜,对方竟然是一个女子大学学生,那真是很难得的机会了。

『你住在那里,父母做甚麽的?』铃木问道。

『你要告诉我的父母吗?』高士子急得流出眼泪:『先生,千万不要,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如果知道了,他们……』铃木感到更加奇怪了。原来,对方的父母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不过,另一方面,他的心中也更加得意,因为,对力越不敢张扬,他就可以越玩得放肆。

『告不告诉你父母,是另外一回事,你总得先把名字告诉我,知道吗?』铃木说。

高士子无可奈何地说出了地址和父母的姓名。他们两个,都是大学教授。

铃木望着高士子,问道:『好了,你为甚麽要做高买?』『先生……』高士子哭泣了起来,说道:『其实我不是有心偷窃,只是和同学打赌,他们说我不敢做这样的事,我一时贪玩,才干出了这样的行为。现在,我十分後悔,我愿意赔偿一切,两倍、叁倍付款也可以,只求你放过我,我以後也不会再犯了。』『你如果只是贪玩,为甚麽不偷一些小玩意,却去偷胸围?』铃木问。

少女的面一下子变得通红。她说道:『那是一个女同学告诉我,胸围部门最没有人注意、最容易下手,所以,我才……』铃木故意沉默不语,一时之间,室内的气氛一片死寂。

『好了,你站起来。』铃木说道。

少女依话站了起来。她的身材修长,有五四寸高,发育得十分好,虽然穿着一件松身的T恤,但是可以看得出,她的身材十分好。她的下身,则穿着一条牛仔裤。

她的眼中,流露出恳求的神色,并惶急地望着铃木。

『通常,对於高买者,我们有两种处理方法。』铃木说:『一:报警,警力自然会把偷窃者控告,你有看墙上的那些新闻吗?』这个『贵宾室』墙上,贴着很多的新闻,都是一些高买者被判入狱的消息。

『不、不要。』高士子说道。

铃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他说道:『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找们是用来对付那些未成年的少男少女,那就是通知他们的家长,由他们负责赔偿和管教。』『不,不……』高士子颤声说道。显然,她也十分害怕这一个方法。

『唔,你刚才说今年几岁了?』铃木故意问道。

『我今年十九岁。』高子说道。

『那麽说来,你不属於未成年少女,那我们只能采用第一个方法了。』铃木说。

『先生,求求你。』高士子跪在地上哀求,她的眼中,流出了眼泪。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longhuaqq@gmail.com 网站地图